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替身受假死之后 > 第35章 每天都是愚人节

替身受假死之后 第35章 每天都是愚人节

  

医生问:“有多重要?”

“很重要。”贺炀垂下眼眸,“很喜欢。”

医生:“那他喜欢你吗?”

贺炀握着戒指,没出声。

他知道许承宴是喜欢他的。

所以当时在电话里,他才说别回来了。

因为他知道,无论如何,最后许承宴都会回来。

而他也确实等到许承宴回来了——

只不过他等来的,却是一具尸体。

太迟了。

一切都太迟了。

贺炀将戒指放回盒子里,随即起身,离开了心理诊所。

回到公寓后,贺炀打开灯,习惯性的来到阳台。

阳台上依旧是摆满了盆栽,花盆也还是以前的模样,只不过花盆里种的植物却是已经换了。

原来盆栽里种的那些花因为长期缺水,早就已经枯死,就只能换成新的。

他不会打理盆栽,保姆阿姨也是一周才过来一次。

时间久了,盆栽里新种的花还是缺水,每次都养不了太久。

就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清理花盆,再换成新的。

贺炀闭上眼半靠在躺椅上,手里握着木牌抚摸着。

半梦半醒时,贺炀听到身后响起一道熟悉男声——

“先生。”

贺炀缓缓睁开双眼,没有回头。

他知道公寓里没有人。

又是幻听。

贺炀睁着眼,望着窗外方向出神。

时间过得很慢。

慢到每一天、每一分、每一秒……都过得很煎熬。

时间又过得很快。

快到他连许承宴的模样都有些记不清了,就连两人相处的那些回忆画面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最后脑海里剩下的记忆,是他一个人在这个公寓里漫长的等待。

就好像每次只要他一回头,就能看到青年还在自己身后一样。

可是他什么都等不到,奇迹也并不会发生。

每一天,都是愚人节。

屋外,四季变换。

树上的叶子从嫩绿变得枯黄,再从高处掉落在地上,就只剩下光秃秃的树枝——

又是一年冬天,到了。

过年前一周,贺炀回了老宅。

奇奇还是和原来一样,一看到贺炀的车子过来了,就扑过来找许承宴。

奇奇绕着贺炀转了一圈,没看到人,于是又跑到车门那边去了。

贺炀没有理会大狗,就只是进到别墅,来到了休养室。

贺父还坐在轮椅上,一个人在桌边下象棋。

而桌子角落里,还放着一个相框——

照片上,穿着鲜红旗袍的年轻女人对着镜头,露出笑容。

贺炀一步一步走过去,贺父也听到了动静,抬头望过来。

“回来了啊……”贺父点了点头,又问道:“前几天都回来过了,怎么今天又来了?”

贺炀坐在贺父对面,淡淡道:“我是上个月回来的,现在回来过年。”

“都要过年了啊……”贺父脸上的神情有些恍惚起来,摇头道:“年纪大了,记不住了……”

贺父又望过来,问道:“那个孩子呢?”

“之前你带回来的那个孩子,他没来吗?”

“好像是个钢琴老师吧,他叫什么来着?想不起来了……”

贺父微微皱着眉,还在回忆着。

可贺炀就只是冷冷道:“他死了。”“死了?”贺父这才反应过来,“是啊,他死了……”

贺父忍不住望向桌面的那个相框,低声道:“可能是阿阮想见见他了……”

“他是去见阿阮了……”贺父拿起那个相框,有些红了眼眶,“我也想见阿阮……”

“她怎么不把我也一起带走……”

贺父沉浸在回忆中,情绪有些激动起来。

贺炀就只是安静的在旁边,直到贺父情绪稳定后,这才起身离开。

管家就守在休养室外面,看到贺炀出来了,便跟在贺炀身后。

管家出声道:“老爷最近还是有些记忆混乱,很多事情都记不清了。”

“嗯。”贺炀有些冷淡。

管家看着贺炀的背影,忍不住问道:“贺少,您会难过吗?”

贺炀停下脚步,反问道:“为什么要难过?”

是要像他父亲一样,在尸体旁边哭上几天几夜,然后住进医院?

管家:“夫人她已经——”

不等管家说完,贺炀便出声打断:“不难过。”

他不会难过。

贺炀转身,独自回到房间,坐在沙发上。

而旁边桌上,还放着一本老旧相册。

贺炀望着那本相册,过了许久,最终还是伸手拿过,缓缓翻开相册第一页。

贺炀一页一页翻着相册,很快就翻完。

相册里的照片才放了一半进去,后面还有很多页都是空的。

贺炀拿起手机,给江临打了电话。

电话接通后,贺炀问:“有没有许承宴的照片?”

江临:“怎么了?”

“他的照片。”

“你这时候要他的照片做什么?”电话那头的江临皱了皱眉,“之前你不找我要,这时候才来问我要?”

可贺炀就只是重复道:“照片。”

江临有些烦躁起来,抓了抓头发,还是应下来:“过几天我带给你。”

过年那几天,江临来老宅了。

贺家老宅很冷清,佣人全都走了,除了贺炀和贺父,就只有管家还在。

奇奇倒是还挺有活力,满院子里的到处乱跑,又在雪地上打滚。

江临提着礼盒穿过院子,来到屋内后,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

“我爸让我过来拜年。”江临将礼盒放到桌上。

不过男人没有抬头,就只是低头翻着一本老旧的泛黄相册。

贺炀出声道:“照片。”

“知道了。”江临从包里拿出几张照片,都是嫂嫂大学的时候拍的。

有校运会的照片,有社团活动的照片,还有毕业时穿学士服拍的照片……

嫂嫂留下来的照片不多,这些照片还是他找了很久,从嫂嫂的大学同学那边要到的。

江临将照片递过去,不经意瞥了一眼贺炀腿上的相册,一眼就看到了沈修竹的照片。

江临微微皱眉,收回视线没再去看,就只是坐在旁边沙发上,自顾自的玩手机。

客厅里很安静,偶尔传来相册翻阅的动静声。

两人各做各的事情,都没说话。

直到江临无意间抬起头时,看到贺炀翻到了相册的一页空白处,正拿着许承宴的一张照片,缓缓放了进去。

江临见到了,顿时道:“你把他的照片和沈修竹放一起干什么?!”

“你找我要照片,就是要把照片和沈修竹的放一起吗!”江临瞬间炸了,“你要是喜欢沈修竹就去追啊!别在这里装深情!”

江临:“把他们两个照片放一起是想膈应谁呢!”

“江临。”贺炀脸色沉了下来。

“我是不懂你到底怎么想的!”江临起身,冷冷道:“我回去了。”

江临也不想再待下去了,直接转身离开。

一旁的管家走过来,送江临离开。

不过在送到院子门口时,管家突然出声道:“江少,那本相册是贺夫人留下的。”

以前贺家和沈家住得很近,沈家小少爷每次都会从隔壁跑过来陪贺夫人。

贺夫人很喜欢沈家小少爷,每次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都会留一份给小少爷。

贺少的性格比较沉闷,贺夫人更喜欢小少爷那个活泼性子,经常带两个孩子一起出去玩,还特地让v牌的收工师傅做了一些童装出来,把小少爷当成模特一样,穿衣打扮。

贺少不喜欢当模特,每次都是待旁边看着,而贺夫人则是折腾小少爷,从一大堆童装衣服里挑衣服搭配好,让小少爷换上。

逐渐的,两个孩子慢慢长大,贺夫人也始终陪伴着他们。

贺夫人还给两个孩子拍了很多照片,把贺炀和小少爷的合照收进了家人相册里面。

可贺夫人还没来得及将家人相册填满,就突然离开了。

管家回忆着过去的事情,解释道:“贺少翻那本相册,是想贺夫人了。”

贺夫人已经离开九年了。

当年贺夫人出事的时候,贺少是所有人里最平静的那一个——

没有大吵大闹,就只是很平静的来到病床边,看了一眼尸体。

甚至就连去世第二天,贺少也还是和平常一样出门,完全看不出母亲去世对他的影响。

可九年了,贺少也还是没走出来。

每次都要拿着贺夫人留下来的相册翻看很久,却一次都没加过照片。

直到今天,贺少终于加上了一张新照片。

而那本相册,是贺夫人用来记录家人的。

江临从贺家老宅离开后,去了一趟心理诊所。

又因为过年,街上都有些冷清起来。

江临来到诊所,看到医生已经等在里面了。

江临坐在医生对面,忍不住问道:“你们过年都不回去,还要营业吗?”

“你打电话说要过来,我刚从家里跑出来的。”医生笑了笑。

“啊?”江临一愣,突然有些愧疚起来,小声道:“其实也没什么事……”

“没关系。”医生语气很温和,“有什么事都可以和我说说。”

“也没什么……”江临有些纠结,小声道:“就是我哥他奇奇怪怪的……”

医生听到后,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严肃一些,“贺先生的情况是严重一些。”

医生又说道:“不过看起来,江先生现在应该很好。”

江临点了点头,“我现在挺好的。”

他现在过得很好。

江临深深呼出一口气,又说道:“过几天,我就要去找工作了。”

他毕业后一直在外面旅游散心,连份工作都没有。

家里人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一直催着他去工作。

可他不想去家里的公司上班,总有种被监视的感觉,就跟家里说自己找工作。

“打算做什么方向?”医生问。

“都可以。”江临无所谓,“反正先试试看,不合适的话再换吧。”

医生想了想,倒是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来我家的公司。”

“你家?”江临一愣,下意识道:“是开诊所的吗?”

“不是。”医生笑了起来,又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名片递过来,“是娱乐公司。”

江临看着这个名片,虽然他不懂娱乐圈什么的,不过这家娱乐公司的名字他还是听过,挺有名的。

“真的假的?”江临有些愣住了,问道:“你不是医生吗?”

“是医生。”医生叹气一声,“不好好努力,就只能回去继承千亿家产了。”

江临犹豫道:“可是我专业不太适合娱乐圈……”

“没关系。”医生笑着,“给你开后门,可以空降。”

最后江临还是去了医生家里的娱乐公司。

江临也不好意思空降,于是医生给他安排了一个办公室实习的临时工作。

实习生的工作很杂很乱,每天在工作间里跑来跑去,还有好多文件要整理。

办公室很忙,同事每天对着电脑各种核对艺人工作,安排好行程之类的,还有策划宣传什么的……

一些乱七八糟的琐碎事情,全都是办公室管。

江临跑来跑去的,刚和隔壁部门核对完流程,有些疲惫的回到办公室,准备休息一下。

办公室里还有另外两个女生在,凑在一起讨论着。

“这个剧还有多久拍完?路透是不是可以准备了?”

“先等等吧,我跟秦舟那边说一声,让他配合下……”

“可惜剧组也太穷了,租的这个西装也太廉价了吧……”

江临听着讨论声,从两个女生旁边走过。

只不过当江临不经意朝电脑屏幕望去时,瞬间愣住。

屏幕上,穿着西装的黑发青年靠在栏杆边,侧过头望向镜头。

而那个黑发的五官十分熟悉,一双桃花眼里带着笑意,右眼下还有一颗小小泪痣。

江临看着这张照片,忍不住出声问道:“这个人……他是谁?”

江临的声音还有些颤抖起来,紧紧盯着照片,不肯放过每一个细节。

而电脑桌边的女生抬头望过来,又回头看了看屏幕,说道:“他啊,秦舟。”

江临张了张口,可喉咙里有些嘶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最终江临就只是回到自己的工作位上,又去翻了一下公司的艺人名单,找到了秦舟的名字。

秦舟……

江临连忙去网上搜这个名字,一瞬间,搜出好多信息。

江临迫不及待的点开相册,一张一张看下去,心跳越来越急促。

实在是太像了。

和嫂嫂几乎一模一样。

就好像,嫂嫂还在这个世界活着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