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君臣之礼 > 第六十章体察民情

君臣之礼 第六十章体察民情

  

可能是前一天睡太多了,第二天两人俱是早早醒了过来。

顾放眼珠一错瞟了一眼窗外,天才刚亮呢!

“醒了就别睡了,我们去体察民情。”君若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起床,此刻正站在铜盆边洗脸。

“咳……”顾放轻咳一声,觉得嗓子似乎好了很多,“你……”

“你还是别说话了吧,保护嗓子。”君若寒打断他。

顾放坐在床上盯着君若寒看了半天,怎么看怎么觉得这人出一趟宫跟换了个人似的,让他好生不习惯。

顾放的手不能碰水,君若寒便亲自绞帕子给他擦脸。

“你……咳,给猫洗脸呢?”顾放仰着头享受着天子服务的时候,终于还是忍不出开口挑剔。

能说出声音了,只是不敢太大声,声音也很嘶哑。

“怎么了?”君若寒不明所以,难道他还不够温柔吗?

顾放本来想说,就你这力道眼屎都擦不下来,后来又鉴于人家的尊贵身份,只能换了个委婉的说法。

“你这也太温柔了!”

“你不喜欢?”君若寒问。

顾放:“……”

这他娘的是喜不喜欢的问题吗?是能不能洗赶紧脸的问题啊!

这孩子怎么永远抓不住重点。

折腾了大半个时辰,两人总算出了客栈。

今天他们没在客栈用早饭,准备去街上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小镇的早市并没有君如寒想象中的热闹,而且这个小镇确实挺小,逛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已经从街头走到了街尾。

“想好吃什么了吗?”顾放问。

“嗯?”

顾放声音太小,君若寒根本听不清,只能侧了侧头靠他更近一些。。

“咳……”顾放掩嘴清了清嗓子,这个动作有点儿欲盖弥彰,“我说,你想吃什么?”

这街上虽不热闹,吃的倒是不少。

君若寒觉得这民间的小吃似乎都比宫中的好吃,所以吃什么也无所谓的了。

“都可以。”

“我看刚才那家糖饼子闻着很香。”顾放巴不得他说都可以,于是赶紧建议道。

“那就去吃糖饼子。”君若寒点头。

顾放又皱眉:“可是街头那个混沌铺好像也不错。”

“吃完糖饼子再来喝混沌。”君若寒想这样的搭配倒也合适。

“哎,你说结尾的那家包子会不会也好吃啊?排队的人还挺多的。”顾放又道。

君若寒总算明白了他的意图:“又吃包子又吃饼子,还喝混沌,这一顿早饭吃的也太多了。不行。”

顾放高昂的情绪因为君若寒的一口否决一下跌落谷底:“怎么不行,我在那深山野林呆了大半个月,吃的都是能淡出鸟来东西,这好不容易有点儿食欲还不让吃,回头再给我饿瘦了,回家我娘得心疼了。”

“不是不让你吃,是你经不住一下吃这么多,大夫说了要循序渐进。”君若寒跟他讲道理。

已经饿得两眼放绿光的人哪里听得进去什么道理,硬是拉了君若寒到了包子铺。

“不管怎么说,先吃包子吧!”

君若寒没打算吃那糖饼子,他虽喜欢吃甜的齁死人的点心,但饼子是从来只吃咸的,所以先吃包子正合他意。

只是这包子似乎并不是一般的包子。

皮儿极薄,晶莹剔透的,甚至能透过皮儿看到里面的内容,而且里面的汤汁似乎很多。

“吃啊!”顾放学着其他人先拿筷子把上面捏花儿的地方戳个洞,然后滋溜吸上一口,啧,简直美味。

但见君若寒对着面前的三个包子只看不吃,于是忍不住提醒一声。

“嗯。”君若寒应完仍旧正襟危坐。

周围的人都滋溜滋溜吃的不亦乐乎,就他一人不光长的好看还腰杆儿笔直地坐在那儿动也不动,相当突兀。

周围时不时有人投来奇怪的视线。

待顾放吃完第三个包子见他还是不动如山,于是目标便移到了他面前的包子上。

“你不吃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地帮你解决吧!”

顾放的缠着白布的手刚伸过来便被君若寒拿着筷子敲了一下,他拿捏着力道,并不会真的伤到他。

“谁说我不吃了?”

“那你倒是吃啊,你吃你吃!”顾放收回手还朝他做了个请的姿势。

君若寒的神色明显有些不太愿意,眉心微微皱着。

顾放恍然大悟,这家伙是放不下自己的架子啊!

也对,从小在一堆规矩下长大的,自然一下无法接受这种不顾身份形象在街头滋溜包子的事情。

顾放招招手又要来两个包子,君若寒一看,眉头拧得更紧了:“你还吃?”

这家伙未免吃太多了吧!

“你不吃还不许别人吃啊?再说,这么好吃的包子,只吃三个哪儿够啊!”顾放沙哑着嗓子道,说完又开始滋溜起来,不光滋溜,每咬一口还总要发出一声赞赏的喟叹。

“真有那么好吃?”君若寒似乎有些动摇。

“不好吃,这儿能有这么多人?”顾放说。

君若寒默了默终于还是拿起了自己的筷子,别人都是直接在捏花儿的方戳个洞,他不一样,两只筷子夹起一点点皮,愣是夹破的。

顾放有些无语,接着他就看到更让他目瞪口呆的事情。

只见君若寒一招手:“小二哥,麻烦拿个勺子。”

然后就是在坐的一堆客人纷纷侧头看向他们这桌,就连做包子的老板都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拿勺子吃他家包子的。

用筷子把皮儿夹破一个小洞,勺子接在旁边,汤汁一滴不漏可以全部进到嘴里。

见人家吃的这么优雅,顾放也不好意思滋溜了,有样学样也拿了个勺子吃了起来。

周围的人觉得新鲜,纷纷效仿,果真比趴在桌子上用嘴滋溜方便多了,更重要的是“优雅”。

吃完包子喝混沌,喝完混沌再吃包饼子。

君若寒喝完混沌已经吃不下了,这也归功于他向来自律的生活,可惜顾放的肚子是个无底洞,愣是要了两张糖饼子边逛边啃。

吃就吃吧,还嫌人饼子太薄,非得两张合在一起啃,看得君若寒直摇头,难免要担心一下他的肚子。

“你吃吗?”顾放自己吃有些不太好意思,于是拿着饼子问。

君若寒看了一眼道:“你想让我吃哪张?”

顾放看一眼自己手里的糖饼子,两张上面印着一摸一样的牙印和缺口。

这就尴尬了。

“我也就客气客气!”顾放嘿嘿一笑,手刚要收回来,君若寒低头在自己的饼子上咬了一口,啊不,是一大口。

还就在他刚才咬过的地方。

顾放呆呆地看着手里少了一下少了快一半的饼子,都不知道该先难过饼子没了的事,还是先尴尬一个间接亲吻的事。

等他再回过神来的时候,那偷吃他饼子的人已经走远了。

啧,不要脸。

两人逛了没多久,君若寒摸了摸身上的钱袋,有些忧虑地将人领回客栈了。

“怎么了,不是要体察民情么?”顾放嗓音嘶哑,音量本就不大,除了离他极近的君若寒,别人也听清他在呜呜拉拉讲些什么。

君若寒看一眼他抱在怀里的大核桃,直觉得脑仁儿疼:“再逛下去不是钱没了,就是你的肚子要破了。”

不就花你点儿钱嘛,小气。

顾放不跟他计较,抱着核桃上了二楼。

“对了,江陵的眼睛,太医怎么说?”顾放吃饱了,脑子也开始转了,刻意不去考虑许多事,就这么浑浑噩噩过了一天,但总不能一直这么下去。

商都现在的情况如何?飞云骑还在北城,君若寒准备如何安置?江陵的眼睛还有没有救?还有,宋国公进京了,那封后的事现下如何了?

这些不是他不去想,就真的不存在的事。

“你还挺关心他的……”君若寒淡淡道,又想起了那封信。

“我也挺关心你的啊!”顾放一边砸核桃一边看了他一眼。

“是啊,是挺关心我的,关心我的终身大事,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啊?”君若寒说,他自己都没注意到他那酸溜溜的语气。

顾放想起了那封信的末尾,自己劝他早日封后的那句话。

这个时候他想抽自己一巴掌,还真是不长记性,每次君若寒找茬都是因为自己上了劝谏信,自己怎么还次次都往上撞。

“不用谢,应该的。”顾放讷讷道,忙转移话题,“那个,江童还好吧?”

“比起江陵来倒是招人喜欢的多。”君若寒还挺意外,江陵养出来的孩子竟然不是个阴恻恻的性子。

“说起来,你用真情‘感化’他的事,怎么样了,他被你感动了吗?”君若寒问,“听说你们都同塌而卧了,应该差不多了吧!”

吃醋,这绝对是吃醋了。

顾放拿着核桃在心里默默想,还有,他们同塌而卧的事他是怎么知道的?

娘的,一定又是庄舟那个大嘴巴。

他能承认吗?当然不能了。

“没有没有,我只是打地铺而已,打地铺。”

“是没有还是不敢?”君如寒拿过他手里的核桃,轻轻一捏便开了。

“是不想、不乐意。”顾放说。

嘴上不说,君若寒心情却顺畅了不少,将核桃仁儿扒出来放他手里。

“江陵那人估计是孤独惯了,不喜欢别人跟他睡一张床。”顾放嚼巴着核桃仁儿,真好吃。

君若寒捏核桃的手一顿,合着不想不乐意的不是你,而是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