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君臣之礼 > 第五十八章 王八念经

君臣之礼 第五十八章 王八念经

  

被周围滚滚而来的浓烟和热气再次逼醒,已经不知道是几天后的事情了。

顾放浑身无力,偏头看了一眼,只见在防火带以外的地方尽数烧了起来。

小黑在他身边嘶吼,时不时拿它那马脸拱他,但他已经动弹不了了。

浑身被烘烤得似要烧起来,鼻子里、嗓子眼儿具是被醺得火辣辣的疼。

实在太累了,他坚持不下去了。

就这么睡着了也好……

“顾放……”

“顾放你醒醒……”

遥远的地方传来一个声音,在叫他。

他嗓子疼,不想回应,而且他很困。

“快醒过来,顾放……”

那个声音不依不挠,有点儿烦人。

“师兄,师兄……”

叫他师兄?管他呢,现在就是叫他爹,他也不乐意搭理了。

等等,师兄?

这世上会叫他师兄的人,除了君若寒还有谁?

君若寒?

君若寒!

“师兄……”终于看见怀里的人眼皮动了动,君若寒不自觉地放轻了声音,似怕惊扰了他。

顾放的眼皮动了一下,却没能睁开。

“师兄……”

“皇上,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照这势头,这火没个十天半月是熄不了的,再不走,路就要全被封死了。”苏未在一旁道。

苏未是苏彦青的贴身侍卫,从小跟在苏彦青身边,业务能力非常强,这回跟君若寒来南疆,也是苏彦青吩咐的。

“周大人,这里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吧!”

跟着君若寒来的不光有苏未,还有大理寺少卿周铭焕。

周铭焕咬着牙眉心挤成了一个川字,一脸压抑着的怒火,看着眼前堆满尸体的巨坑,以及仍在坑里空荡荡的甲衣,只觉得心中难受至极,这可都是无辜的百姓,几千条人命啊!

“皇上,臣请旨回京。”周铭焕忽然跪在君若寒面前,“燕王不除,对这些死去的百姓,以及以命相搏的顾将军,都无法交代。”

君若寒看着周铭焕:“准了!”

“臣定当不辱使命。”

“苏未,护送周大人回京。”君若寒吩咐道。

“皇上,臣一个人可以回去。”周铭焕大惊,此次到南疆,他们一行就三个人,苏未护送他走了,皇上怎么办?

“你此去任务重大,不可有任何闪失,这是圣旨。”君若寒不容置喙道。

苏未本想留下保护君若寒,毕竟这也是他家丞相的意思,但是皇命不可违,只能如此了。

君若寒将依旧昏迷不醒的人抱到小黑的背上,四人一道在那只威风凛凛老鹰的带领下,出了大隅岭。

跟苏未周铭焕分开以后,君若寒带着顾放来到了临近南疆的一个小镇上,暂时安顿下来。

他没打算回商都,按照计划,他只要在这里等着韩靖带兵前来就好。

况且顾放现在的状态,根本不可能长途跋涉。

他在死人坑边上看到他的那一刻,只觉得双手都在颤抖,他以为他死了。

不敢上前,不敢查探,直到苏未告诉他,他还活着,他才终于像是能重新呼吸了。

那张脸几乎已经看不出他原来的面貌,衣服破烂不堪,头发也像曾经在商都街头见过的乞丐一样,纠结成一堆。

可他却觉得,这样就好了,至少他还在。

“嗯……”一声低吟唤回了君若寒的注意力。

只见床上的人,嘴巴张张合合,却只能哼哼没能说出一个字。

君若寒立刻端起桌上的水,将人扶起来,小口小口给他喂下。

顾放似不满他的“小气”,眼睛未睁开,手却不由自主地夹住了杯子,直接一抽,结果抽猛了,一杯水尽数倒进了脖子里。

君若寒忙夺过他手里的杯子,去扒他衣服。

刚把湿透的前襟扯开,一直昏睡的人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君若寒的手还在他胸前放着,顾放脑子似没清醒,怔愣地盯了眼前的人好久,久到君若寒都觉得是不是该把手放下来了,他才开口:“你在做什么?”

当然,他并没有说出声音,君若寒却从他的嘴形猜出了他要说的话。

想要说什么掩饰一下正在做的尴尬事,顾放却猛地发现自己竟然发不出声音了,一手抓搭在君若寒的胳膊,一手指着自己的嗓子:“唔……”

君若寒安慰道:“无事,被浓烟呛的,慢慢养着,会好的。”

顾放的眉毛撇成了八字形,那样子看起来相当可怜,想说什么,又放弃了。

君若寒抽回手,拿过一套干净的粗布衣服,递给他:“接到庄舟的信,知道你失踪了,便赶来了,带着周少卿一起,是跟着小花找到你的,也是跟着小花出来的。”

“小花是谁?”顾放无声问道,还有这么厉害的人物,进出大隅岭跟闹着玩儿似的,关键听名字还像个姑娘。

君若寒一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他将艰难地将打湿的衣服褪下来:“一只会送信的老鹰。”

顾放没有察觉,只想着那天晚上庄舟给自己看的老鹰。

褪掉衣服,他才惊觉方才自己脱下的那身衣服不是他在大隅岭穿的那套。

“你给我换衣服了?”他又问。

“我不光给你换衣服了,我还给你洗澡了。”君若寒淡淡道。

顾放瞪圆了眼睛,半天张嘴说了三个字:“辛苦了!”

“不辛苦,应该的。”君若寒嘴角带着笑。

顾放老脸一红,只觉得这孩子怎么变得油嘴滑舌的了。

“你守着的那些南疆百姓的尸体,以及燕王部下丢弃的战甲,周铭焕全数看在眼里,现在他已经回京调兵去了,你就在这里安心养伤。”君若寒说。

顾放点点头,将赶紧的衣服套上,也仅仅是套上,看着自己被包成粽子的手,有些无奈。

那几天他只想着赶紧把防火带挖出来,手掌磨得几乎可以说是血肉模糊,又被雨水浸了几天,恐怕这双手现在的状况不会比他的嗓子好。

但是,包成这样也太夸张了吧!

他把手放在自己脸前比了比,示意君若寒看。

“不至于,还是你的脸大。”君若寒知道他的意思。

顾放一噎,想想换了个说法:“那能不能把我指头分开?”

这样全部裹在一起,剪刀石头布,他都只能出石头。

“分开你也用不上它们,这样就挺好的。”君若寒说着伸手帮他把前襟的衣服系好。

顾放低头一看,没忍住又往脖子上扯了扯。

君若寒看着他的动作有些好笑,将桌上的粥端了起来:“嗓子没好,养伤的这些日子只能吃些清淡的了。”

他乖乖点头,嗓子眼儿里现在跟长了刺一般,别的他也吞不下去。

堂堂天子,此刻正一勺一勺小心翼翼给他喂粥,顾放也不推拒,不光不推拒,甚至还有些得意。

这可是天子啊!

一碗粥喝只喝了一小半,顾放便又困了。

君若寒也不勉强要他吃完,只放下碗让他往里睡一些。

顾放躺在那儿梗着脖子看他,怎么个意思?

“我也奔波数日,安顿下来之后又没日没夜地照顾你,当然也要休息。”他那带着防备的眼神让君若寒有点儿不高兴。

顾放想说,那你可以再要一间房,后来想想说话太费劲,也懒得说了,便往里面挪了挪。

其实不是他不愿意跟他睡一张床,他还跟苏彦青、江陵睡过一张床呢,只是自己心里有鬼,若是没忍住冒犯了天子,那可就不好了。

已经入夏了,两人又挨得极近,甚至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温度,是以被子也用不上了。

顾放翻了个身,背对君若寒闭上眼睛,表面看似平静无波,心里早已暗波涌动。

他忽然想起自己在晕过去之前说的话,抱着君若寒亲一口。

于是脑子一热又转过身,谁知君若寒根本没睡,他一转身便对上他一双藏风栖月的眼,两人的脸离得极近,无论是谁再往前一点点,便能碰上对方的鼻子。

顾放不好意思跟他对视,垂下眼皮看君若寒的鼻尖。

“你对眼儿了!”君若寒说。

“你才对眼儿。”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顾放凶巴巴道,可惜发不出声音,气势上就输了一半儿。

“你睡不着吗?”眼前的人又问。

“没有。”他甚至能感受到对方的气息,这样的场面简直太尴尬了,于是他又垂下眼,一想到自己一看他鼻尖就对眼儿,于是又把目光朝下移了移这下好了,直接移到了人家的唇上。

小师弟的形长得真好,颜色也粉粉的,亲一口滋味儿应该不错。

咳……

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顾放舔了舔嘴巴,不知是渴的还是看小师弟的嘴巴看的。

真是烦人。

于是他又转过身,背对君若寒。

再看下去,他一定会以下犯上的。

“师兄。”君若寒在身后轻生唤他。

顾放动嘴应了一声,才想起来他根本看不见,于是作罢,静静听着。

“师兄你刚才是想亲……唔!”

“闭嘴。”顾放吓得腾地一下坐起身,伸手捂他的嘴,嗓子眼儿里竭尽全力喊出两个字。

虽然不清楚,君若寒还是听见了。

顾放此刻的表情可以用“狰狞”来形容了,狰狞中又带着几分羞恼。

“我也没说什么……”君若寒拿开他的手。

顾放狠狠瞪他一眼,这才又躺下睡觉,这回可算给天子留够了睡觉的地儿,整个人恨不得要贴墙上去了。

“师兄,你是不是害羞了?”君若寒的声音在耳边聒噪。

顾放嗓子不好,也懒得跟他打嘴仗,索性伸手捂住耳朵。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