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君臣之礼 > 第五十六章 一个巨坑

君臣之礼 第五十六章 一个巨坑

  

“皇上……”苏彦青仍不死心,还想再劝,却见君若寒朝卢笙招了手,小卢公公便送上来另两份圣旨。

“这一份是给顾桓顾老将军的,他表面上已经卸甲归田,手里却还掌着三万精兵,宋国公若是有所动作,你便去请他吧!”君若寒说,“还有这个……若是朕在南疆有什么不测,立刻辅端王君千鹤登基,不可给燕王或宋国公留有任何时间。”

苏彦青一一接过,其中一道还是传位诏书。

看来他们这位天子,已经下定决心一定要走南疆这一遭了。

君若寒见他面色凝重,拍了拍他的肩膀:“师兄莫要如此焦虑,或许这两道圣旨一个也用不上呢?”

“但愿一个也用不上。”苏彦青抬头看他,曾经的小师弟,到底是长大了,“皇上放心去吧,这商都,臣替您守着。”

卢笙在一旁直听得怔愣不已,包括他方才宣旨的时候,心里翻起的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

回宫的路上,卢笙终于还是没忍住:“皇上……”

“嗯?”君若寒一双眼半睁睨着他。

卢笙不敢窥探龙颜,小声问道:“皇上此去南疆,带、带奴才一道吗?”

君若寒挑眉:“你想去?”

卢笙大着胆子点了点头:“奴才也担心顾将军。”

“他什么时候轮上你担心了?”君若寒脱口而出,然后就打量着这个小奴才。

十五六的稚嫩年纪,正是顾放爱逗弄的年龄;单薄的少年身形是顾放喜欢的;眉清目秀的长相加上不谙世事的单纯更是招顾放稀罕的。

这么一看,真的是越来越不顺眼了。

当初他怎么会让这么一个奴才在自己身边伺候着。

卢笙没防备君若寒会突然不高兴,但也没搞清楚自己只是关心顾将军怎么就惹皇上不高兴了,明明皇上也很关心顾将军的啊!

“奴才逾矩,请皇上恕罪。”小卢公公怯生生地道。

就是这个诚惶诚恐可怜弱小的模样,简直是顾放根本不能招架的。

“南疆遍地都是叛军,你能保护朕吗?”君若寒问,言语间满满可都是带着刺。

然而小卢公公并没有听出来,认真想了一下然后摇头:“奴才无能。”

“那带着你去南疆,是不是还得朕保护你?”君若寒又问。

这故意怼人的态度实在是不能再明显了。

卢笙立马吓得跪在马车上:“是奴才不知轻重,不懂规矩,请皇上恕罪。”

又是这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君若寒实在不想再看见,摆了摆手:“罢了,起来吧!”

“谢皇上。”卢笙起身后,便不敢再说什么,只在心里道,看来自己只能在宫中等着了。

……

顾放身心疲倦,却只睡了两个多时辰便猛然惊醒,置身这个本就带着恐怖色彩的环境中,想要睡懒觉也是不怎么可能的,况且他还一晚上噩梦不断。

不是鸟长了张人脸,就是人长了獠牙,这獠牙还永远精准地对着自己,无论自己跑向哪个方向。

林子里已经有了些许光亮,至少他能看到一丈多远的地方有只灰兔子,只是雾气未散,看的不是很清楚罢了。

顾放拔出腰间的匕首,屁股都没挪一下,振臂一甩,那灰兔蹬了几下腿便不动了。

“哎,马大哥,去把那兔子给我叼过来。”顾放拍了拍拴在自己身边,已经在吃“早饭”的马大哥。

那马正吃的高兴,被他一拍,很是不乐意地朝他打了个响鼻,然后继续吃“早饭”。

啧,这小畜生。

顾放脱下自己的盔甲搭在马大哥身上,盔甲晚上保暖用用还不错,白天穿着走路就有点儿累了。

顾放自己起身去把兔子捡了回来。

捡回来之后,他看着面前的兔子,有点儿想哭,他身上可没带火折子,难不成要吃生的?

然后转头看马大哥,马大哥吃完这片儿吃那片儿,还挺愉快,时不时甩甩尾巴,看的顾放都嫉妒了,自己要是也能吃草就好了,就不用为吃的发愁了。

顾放蹲到马大哥边儿上,专注地看着它,马大哥丝毫没有被旁边人的围观而影响,似乎还有越吃越开心的势头。

顾放见马大哥上下颌不停地转动,自己不自觉地就咽了咽口水。

从昨天进大隅岭到现在都快一天了,再不吃点儿东西,他真的准备躺下等死了。

没准儿马大哥会成为大隅岭十个里面生还的那一两个人,哦不,是马。

自己总不能还不如一匹马吧!

马大哥完全不知道自己鼓励了这个两脚怪,只见他伸手在自己面前的“食物”上狠狠薅了一把。

顾放选了马大哥面前比较嫩的一片草,揪起一把喂到嘴里,嚼了两下。

呸,真难吃。

虽然听老爹将以前打仗的时候,补给未到,将士们吃草啃树皮都是有的,可惜他没经历过,至少在凤鸣关的五年,君若寒别的不说,补给却是一点都不会少。

都怪君若寒,让自己失去了锻炼的机会。

顾放想还是得找个办法把兔子给烤了,谁知一抬头便对上了马大哥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

他嘴上不说,心里却是真的被吓了一突。

“你……你个小畜生怼我这么近干什么?”顾放往后仰了仰身子,跟马大哥拉开距离。

马大哥朝他狠狠打了个响鼻,那样子有点儿生气。

顾放气的站起身:“不就吃你一把草吗,又不好吃,怎么你还不乐意了?这片儿归你管吗?把你给能的……”

简直欺人太甚。

顾放说完,惊觉自己大概是有毛病,居然还跟匹马说上话了。

太可怕了,他要再见不到人,接下来他会不会跟马大哥交朋友了?

“我给你取个名字吧!毕竟这里只有你跟我作伴,我总不能马大哥马大哥地叫你,挺没礼貌的。”前脚还觉得跟匹马说话的自己有毛病,后脚便准备要给马大哥取名字了,甚至还考虑到了有没有礼貌的问题。

“嗯……就叫你小黑怎么样?毕竟你是匹黑马。”顾放十分草率道。

马大哥当然不会理他。

“既然你没有意见,那就叫你小黑了。”

顾放用绳子将兔子吊在小黑的背上,牵着小黑继续往前走,看看能不能找见生火的东西,钻木生火也不是不行,他就是觉得太麻烦了,要是能找见打火石那就方便多了。

顺便要是能摘点儿野果子充饥那就更完美了。

顾放一边走一边认真观察周围的环境,其实这大隅岭也没有传说中那么玄乎嘛,除了找不见出路以外,他目前也没遇上什么危险。

心里刚这么想,视线一移便倒吸一口凉气。

就在他左前方不足一丈远的地方,有个人。

不,应该说是一具尸体,毕竟有一半露在外面的身体已经白骨累累。

顾放将小黑拴在一边的树下,上前查看。

这具尸体看上去年代已经久远,裹在白骨上的破烂衣物早已褪色,用手轻轻一拉,便断裂粉碎。

尸体周遭除了一个水袋,也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东西,顾放捡起来一看,水袋也已经烂得差不多了。

扔掉水袋,顾放继续牵着小黑往前走,刚走了两步又想到了什么,掏出匕首开始在自己走的路上做记号。

每隔一丈远便会在树上刻一个“仙”字,他也不怕有敌人找见他,相反,这个时候他宁愿被敌人找到,就算死在敌人手里也比面对前路的一片渺茫和未知的死亡来的痛快。

又走了大概两三个时辰,中途遇见了几只野鸡和獐子,不过他却没有要打猎的**了。

他清楚明白,在这山里就算不储存食物也不会饿死,毕竟山里最不缺的就是“野味儿”,他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火。

顾放已经饿得有点儿两眼昏花,走路脚下都在打飘。

抬头看看天,哦,看不到。

只能看见透过茂密的枝叶洒进来的阳光,今天天气不错,就是这里的空气不怎么好,闻着臭臭的,还是一种说不出来的臭。

越往前走,这种臭味儿越浓,顾放的眉心越拧越紧。

这个味道他不是第一次闻见,这是尸臭。

而且数量不会少。

他顺着尸臭味儿寻去,先是看见了不少残肢断臂,甚至有头颅滚落在一边,不过从伤口看来大概是被山里的野兽猛禽叼出来的。

直到尸臭味浓的几乎让人睁不开眼了,顾放才停下脚步,就在前面了。

他撕下衣袍下摆,系在口鼻上以遮挡气味,这才小心往前走去。

走了不到一丈远,顾放没再迈步,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坑,一个巨坑,一个填满了死人的巨坑。

顾放双腿有点儿发软,胃中的酸水也在往上涌。他不是没见过尸体,只是天气慢慢变热,哪怕是在山林里,尸体的腐烂速度也开始加快,况且有不少动物来去,这些人的死状确实不怎么好看。

从尸体的腐烂速度来看,这些人显然刚死去不久,数量上来看,至少有三千人左右。

从哪里来这么多人,还死在了一起?而且是最近才死的。

这个问题只在心里问了一遍,他便找到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