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君臣之礼 > 第五十五章 朕要去找他

君臣之礼 第五十五章 朕要去找他

  

君若寒收到信的时候,礼部的大人们正算着黄道吉日,沈周自是想越快越好,但是事与愿违,这个月已经没了好日子,下个月正好赶上了先皇的忌日。

按照大樾的规矩,从忌日的那个月开始,往后推三个月都是不能行嫁娶之事的。

最终封后的日子定在了九月,

这也就意味着沈周还要在商都待上近四个月。

君若寒面色凝重,心情亦是非常烦躁。

他才是大樾天子,但此时沈周呆在他身边就像一个“监工”,时时刻刻都在监视着他。

这种感觉让他胸口憋了一团邪火。

“皇上,南疆来的密信。”卢笙小心翼翼捧着信进来。

君若寒接过,在打开的那一瞬间紧皱的眉心不自觉地松了松,连日来的躁郁总算得以纾解。

卢笙瞧见,也跟着高兴:“皇上,是顾将军的信么?”

君若寒俊眉一挑:“你看过了?”

卢笙吓得忙跪地摇头:“奴才不敢,奴才只是见皇上刚才打开信之后,龙颜郁色渐消,才、才大胆说出逾矩之言,请皇上恕罪。”

“罢了,恕你无罪,出去吧!”君若寒摆了摆手道。

“是。”卢笙不敢多做停留,退了出去,心里却道,皇上看起来心情确实好了不少呀。

一打开信君若寒就看出了这次的回信是出自他顾师兄之手,难得的是,写字有了明显的进步。

当然,这话只在他看到前面几行字的时候这么想,再往后看,他默默把那句夸奖的话从顾师兄身上摘掉。

嗯,这才是他熟悉的顾放。

一封本就不算长的信中,一半是国家大事,剩下的一半是关于江陵的事,而关于自己的,则只有最后一句,还是崔他赶紧封后的。

方才的好心情,瞬间化为乌有。

他这个师兄,是最知道怎么气他的。

君若寒对江陵中的毒上了心,总觉得这种毒他在什么书上看到过。

找来陈太医一问,竟是舆佘族的毒。

这种毒算是常见的毒,没有解药。

时间一长七窍的功能退化完毕,就看身体自身的解毒功能了,如果解毒能力好,视觉、嗅觉、听觉等慢慢恢复正常,如果自身解毒功能不够,那就永远这样了。

这个时候只能庆幸,幸好江陵伤及到的只是眼睛。

半个月后,卢笙再次捧着来自南疆的密信进来的时候,本以为皇上会和上次一样开心,谁知到打开信不到片刻,主子脸色变得铁青。

顾放失踪了,还失踪在大隅岭。

第二次与叛军的交战,顾放背着江陵去了。

出乎意料的是,燕王不仅没有阻止他,甚至还乐观其成。

江陵的眼睛已经只能看见深色的东西了,指挥飞云骑是不可能,这个任务落到了唐龙头上。

有燕王这个细作,叛军自然应对自如。

顾放穿梭其中,眼看着飞云骑的精兵被叛军打的狼狈不堪,这大概是飞云骑历史上最耻辱的一回了。

顾放与这些从头罩到脚,甚至连脸都看不清的人交手,只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人跟他在凤鸣关日日操练的那三万老弱病残没什么差别,非要说差别那就是比他们身强力壮,战斗力强一些,但是一招一式都能看得出来是出自军营。

不过能确定这些,目前来说也并没有什么用了,顾放独自走在深山密林里。

撤退的时候他被叛军冲散了,最后被逼至大隅岭脚下,双全难敌四手,况且追着他而来的还不只四手。

于是他牙一咬,一拍马屁股冲进了大隅岭。

这大隅岭可不是什么普通的深山老林。

南疆的大隅岭早在几百年前就出现在志怪读本中,大隅岭东北至西南走向,绵延近千里,以食人怪物、剧毒草木、某些地段终年不散的剧毒雾气而闻名,更可怕的是,进了这个鬼地方的,十有**的人都没能再出来。让人闻之色变。

十有**没出来,又不是十个都没出来,将来等他出去之后,他也写本书,流芳百世,名字都想好了,就叫“大隅岭游记”,通俗易懂。

顾放一边牵着马一边往前走着,其实也不能说往前走,他现在连哪儿是前都搞不清楚。

这个时节,花草树木都枝繁叶茂的,尤其是在深山野岭中,参天的大树遮天蔽日,根本分不清自己身处何方。

敌人在后面追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就已经看不见踪影了,不知道是原路折回了,还是走岔了道。

要是前者还好,若是后者,他不仅要想办法出这大隅岭,还不能被敌人发现。

不过多半是原路返回了,至少他们不会为了追自己,以身犯险的吧!

再说,把自己逼进大隅岭跟亲手杀掉自己,在他们眼里应该是没什么区别!

直到天色渐黑,林间已无日照,顾放才终于决定停下休息。

其实他早就累了也饿了,但他不敢停下,不是怕被敌人追上,而是怕自己一旦停下,就会有‘在这里等死也不错’的念头。

虽然他一边安慰着自己,他很可能就是十个人中能出山的那一两个,但另一个理智的声音在告诉他,那是不可能的,凭什么好运都落到你头上,就因为你英俊潇洒吗?

直到林子里再也见不到一点光,顾放才靠在树下十分不情愿地闭上了眼睛,因为即便睁着眼睛也没用,他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此时此刻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哪怕是闭上了眼睛,也不可能睡着。

一想到他将再也见不到小白,见不到爱发脾气的老头子,见不到疼他的娘亲,见不到那个……心心念念许多年的小师弟,他就觉得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不明不白死在这里。

君若寒深夜再次被噩梦惊醒,卢笙绞着帕子在一旁伺候着,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君若寒一手撑着额头,眉心紧紧拧着。

他做噩梦可以说是家常便饭了,可是这一次,在悬崖边上,掉下去的人不再是二哥,而变成了顾放。

随后便是顾放抓着他的衣角绝望地喊着“救我,救救我”,然而他拼尽全力还是没能将人抓住,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跌入万丈深渊。

梦境太过真实,导致他猛的惊醒的时候,有瞬间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卢笙递上帕子,君若寒却没有伸手接,他也不敢出声去叫,更不敢胆大妄为地上前替主子擦汗,于是就这么跪在塌边静静等着。

大概过了半柱香的时间,榻上的人终于动了。

君若寒睁开眼,此刻男人眸中一片清明之色。

“更衣。”

简短的两个字让卢笙反应了半天,这么晚了,主子是要去哪里?

卢笙不敢问,只应道:“是。”

君若寒更衣束冠之后先到了书房,提笔写了三道圣旨,然后带着圣旨出宫了。

一路到了丞相府。

苏彦青得知君若寒来了,不自觉地皱了眉。

“相公?你怎么了?”丞相夫人见他面露忧色,关心问。

“无事,你休息吧!”苏彦青穿戴整齐出门迎驾。

这么晚了,若有急事,差人召他入宫便是,君若寒却亲自来了,看来此事非同小可。

到了苏彦青的书房,君若寒表明自己的来意。

“师兄,朕准备去南疆了。”他说。

短短几个字,苏彦青愣是咀嚼了半天才分析出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应对圣上的这句话。

或者说,此事太过震惊,惊到他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表情了。

不光是苏彦青,就连站在君若寒身后的小卢公公都傻眼了。

“为……为什么?”

君若寒将庄舟的信给他看。

“大隅岭……是那个大隅岭?”苏彦青在心里消化着这个消息,不,说是噩耗更贴切一些,进了大隅岭,想要活着出来,几乎是没可能的。

“朕要去找他。”君若寒说。

“皇上,臣知道你担心顾放,可、可是……”苏彦青也很矛盾,他很担心顾放,但是让一国之君为了一个臣子丢下朝政不敢,只身犯险,他也是不能认同的。

“没有可是,朕要去找他。”此刻的君若寒,可以说是有些偏执了。

苏彦青闭了闭眼:“皇上,国不可一日无君,况且南疆形势不明,宋国公此时又在皇城中,稍有差池……”

“这也是朕来找你的原因。”君若寒道,“朕把朝上的一切事物交给你……”

“皇上万万不可。”苏彦青吓得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他年纪轻轻已居高位,朝堂上不少老臣本就对他不服,此时君若寒离京,命他监国,这担子太重,他怕自己挑不起来。

“这是圣旨,苏丞相。”君若寒冷声道。

卢笙适时拿出圣旨来:“苏丞相接旨。”

苏彦青头皮一紧,额头点地。

“今,南疆形势危急,朕欲亲赴解南疆之危,特命丞相苏彦青,于此期间监管朝政,钦此。”

“臣……领旨。”苏彦青咬着牙,即便认为此事有大大的不妥,却不能违抗圣意。

见他双手接过圣旨,君若寒这才将人扶起来:“在这皇城中,若说朕还有信得过人,那便是师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