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君臣之礼 > 第五十四章 阴谋

君臣之礼 第五十四章 阴谋

  

这天,商都还未到开城门的时间,守门的将士便按照上头的指示早早开了城门。

今天,淮西的宋国公要进都城了。

大樾天子领着一众文武百官亲自到宫门口相迎,这对臣子来说是何等的殊荣。

君若寒一身明黄色的龙袍,负手而立,好似睥睨天下,俯视万生。

“禀陛下,宋国公到。”

其实他已经远远看见了。

“嗯。”

天子并没有任何动作。

直到沈周领着近百人的队伍走到他面前,齐声跪拜,高呼“吾皇万岁”,他脸上的表情终于有所松动,不过,也仅仅是扯了一边的嘴角而已。

“宋国公请起。”君若寒虚扶了一把,将人扶起身。

沈周年轻时是有名的美男子,即便现在上了年纪,也丝毫不见颓态,腰杆笔直挺拔如松。一双略带浑浊的眼睛里闪着精光,一如他年轻时那般丝毫不藏锋芒。

“国公一路辛苦了。”君若寒道,目光却扫向了他身后击败身披战甲的将士。

沈周哈哈大笑,声如洪钟:“有劳陛下亲自相迎,不辛苦。况且两位小女在宫中叨扰这几个月,要多谢陛下的照顾了。”

“国公客气,沈小姐将来是朕的皇后,您这声谢又该从何说起啊!”君若寒说。

这话让沈周更加高兴了,不住点头:“陛下说的是,说的是,是臣糊涂了,哈哈哈……”

沈周的到来,让本就步履维艰的君若寒陷入更加难以施展的境地。

他收到了庄舟的信,燕王已经开始屯兵了,清理掉燕王一派刻不容缓,但是沈周带兵到了商都,如果不如他愿封沈秋云为后,这老东西定然不会让他的皇位坐的舒服了。

从信中那一个个疑点,以及顾放提到的顾老将军临行前的话。他给庄舟去了信。

如果他猜的不错,所谓的南疆动乱都是君廷昭自己搞起来的。

那些叛军才不是什么前朝余孽,而是他自己折损的那过半的兵力。

西城里尸横遍野,将士的尸体比百姓还多,转眼再去探查便被清理的干干净净,且觉得叛军人数增多不少。

加之后来一次正面交锋,在君廷昭的通风报信下,他自己的人还伤亡惨重,那些战死的将士想必换身衣服就成西城的叛军了吧!

这个时候江陵知道真相却毫不作为,大概是得到了柳太尉的指示。

此行的任务现在已经变得明确,无论如何,南疆这场乱不是掌鉴司能平的了。

他们只要找到燕王将自己兵力转移成叛军制造动乱的证据就好了。

这样他就可以师出有名,清了这块挡路石。

庄舟收到信件,敲开了隔壁的房门,里面的顾放正和江陵在玩儿着什么不知名的游戏。

至少在庄舟眼中是这样的。

江陵坐在桌边,顾放拿着几张巴掌大的纸,每张纸上写着不同的字,退后一步换一张,嘴里还念念有词:“看得见吗?”

“昌?”江陵眯了眯眼,不太确定道。

顾放偏头看一眼:“这哪里是昌,是宣。”

“呃……打断一下。”庄舟身子在门外,头探在门内。

屋里两人齐齐朝门口看去。

鉴于江陵在场,庄舟不好明说,只朝顾放挤眉弄眼,小声道:“晚上来我房间,给你看个东西。”

顾放眉毛一挑,仔细品味着庄舟的表情,三分谨慎七分猥琐,兴奋中带着些许贱兮兮。

这样生动的表情好生熟悉。

待庄舟走后,他才恍然大悟,当年户部侍郎的儿子喊他看春宫图的时候,也是这样。

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涉猎这门“知识”,相当刺激。

晚上吃完饭,顾放便迫不及待地把还在啃馒头的庄舟给抓回了他的房间。

“别吃了,快拿出来让哥哥我给你品鉴品鉴。”说起来他有多少年没看这玩意儿了?反正他也不记得了。

“什么?”庄舟咬着馒头,满脸疑惑。

“啧,这会儿了,你给我装。”顾放烦他这装腔作势,又道,“你不是说晚上有东西给我看吗?”

“哦,你说这个啊!”庄舟三两口把馒头解决,拍了拍手上的馒头屑,从腰间抠出一个小纸条,还是叠得方方正正那种。

顾放只见他掏了个铜钱大小的玩意儿出来了,相当震惊,该不会是他自己画的吧!

这小子,看不出来啊!

两人头对头围在一起,深怕被人瞧见了一般,宝贝似的把信展开。

说是信,其实不过是张巴掌大的纸条而已。

可能是为了节省地方,字体都是蝇头小楷,俊秀飘逸,很有君若寒的风格。

在看到上面密密麻麻的字的时候,顾放脸上的光芒瞬间黯淡。

“怎么了?”庄舟也发现了他的表情变化。

“你……神秘兮兮地喊我晚上过来,是看信啊!”顾放问,言语满满的失落。

“是啊!”这下换庄舟一头雾水,问,“不然,你以为我喊你来看什么?”

“没、没什么……”顾放咳了两声,以掩饰自己的心虚。

搞了半天是自己想多了,这主要也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庄舟,明明说着正事却用错了表情。

顾放收拾一下自己的心情,换了一张正经脸,开始一字一句看信。

看完之后,两人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不怪他俩想不到君廷昭的这个阴谋,实在是没有人会往这个方向去想,把自己的人变成叛军,还请求朝廷支援,目的是为了慢慢蚕食君若寒手中的兵力吧,京城本就兵力不足,这个时候有所损失,怕是不妙。

只是估计燕王也没想到柳太尉会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竟然上奏让掌鉴司揽了这个差事。

早知道的话,他大概会提前与柳太尉通气的吧!

“要找到燕王制造动乱的证据。”庄舟说。

“嗯。”顾放点头,“江陵早就知道了燕王的阴谋,却打算不管不顾,掌鉴司这趟南疆之行怕是准备只走走过场了。”

“太难了,只靠我们两个人的话。而且还不能让人知道我们发现了燕王的秘密,否则定会招来杀身之祸。”

顾放嘴角抽了抽,他本就有杀身之祸,虱子多了不怕痒,爱咋咋地。

“下次交战定在什么时候?”

“五天以后。”庄舟问,“你想做什么?”

“没办法接触到西城那群所谓的叛军,如何找到证据证明他们就是燕王的旧部呢?”顾放说。

“你要去?”

“要不,我来这儿干什么?感受被追杀的刺激吗?”

“别说燕王会不会同意,江副总司都不会答应的。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他弟弟可就没了。”庄舟想劝他放弃这个念头,毕竟顾放出事,除了江陵,自己也要担责任的。

“你以为皇上真那么残暴吗?再说,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咱们天天坐在燕王眼皮子底下看着,就能找到证据吗?”

“我同你一起。”庄舟想了想。

“嗯。”顾放默了默,又道,“江陵的眼睛,好像出了问题。”

“啊?什么问题。”庄舟想起了今天去隔壁时,两人的奇怪“游戏”

“好像自从遭遇刺客那晚之后,他就开始看不太清东西了,这两天情况更严重了。”顾放说,“我怀疑,你今天去隔壁的时候,要不是出了声,他都不知道来的人是谁。”

“这么严重……”庄舟震惊,“那,有没有请大夫看一看?”

顾放摇头,他也提议要请大夫来诊一诊却被江陵拒绝了。

他说如果让有心人知道他眼睛出问题了,那些想要他命的杀手恐怕会更加肆无忌惮了。

“江陵说大概是那刺客逃跑时洒的迷药,那东西进入七窍,便会使其功能满满退化。只是这个时间会比较缓慢而已。”顾放说。

这种毒药说它毒吧,它也不要人命,说它不毒吧,七窍里任何一个功能退化,都十分影响正常生活。

他很愧疚,若不是当时江陵为了保护他,也不至于变成这样。

这次给君若寒的回信是顾放执笔写的,前半部分在庄舟的监督下,顾放十分用心,甚至每写一句之前都要问问他这样措辞合不合适。

后来庄舟被问烦了,干脆甩手坐到床边去看月亮也不愿再理他了。

庄舟一走,顾放也开始随心所欲,说完正事,又把江陵眼睛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最后改不了一颗老妈子的心,酸溜溜地问了一句:宋国公入都城了吧,请皇上早日封后,以稳固时局。

“哎……”写完这句,他不自觉地半仰着头,哀叹一声。

庄舟回头瞅他:“什么毛病,把自己给写哭了?”

“嗯,被自己的文采感动了。”顾放顺着他的话道。

“第一次看见写个密报这么感情充沛的……”庄舟摇摇头,觉得他大概是个傻子吧!

顾放把信叠好,也叠成铜钱大小的方块儿,交给庄舟:“说起来,你们都是怎么联系的啊,也不怕被人截了。”

庄舟不说话,只是点了一支香,香味挺特别。

不一会儿一只黑乎乎的东西扑棱着翅膀冲了进来。

顾放定睛一看,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卧槽!”

别人传信要么用人要么用信鸽,他们倒好,用老鹰,佩服佩服。

“威风吧!”庄舟有点儿得意,仿佛这霸气侧漏的鹰老大是他的宠物一般。

顾放点头,还是觉得这俩人有点儿奇葩:“你们就不能随大流一些用信鸽吗?”

搞这么花里胡哨的干什么!

“皇上说怕鸽子碰见你,被你给煮了。”

顾放:“……”

看来小师弟对他很了解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