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君臣之礼 > 第五十章 神秘人

君臣之礼 第五十章 神秘人

  

柳太尉见此人,面露不悦:“我说过我们见面最好不要如此招摇,你是嫌宫中那小子抓不住我的小辫子是不是?”

来者灿然一笑:“太尉大人太过谨慎了,你放心,现在你们的皇上一双眼睛盯着国公大人都来不及,哪里还顾得上你。”

“再说……”那人又道,“他不看着你,难到就不怀疑你了?”

“说吧,你来做什么?”柳太尉不欲与他绕弯子。

“这个你看看。”来人将几张手掌大小的画纸交到他手上,“太尉好好看看吧,我说过,顾放那个人的性命可不是这么轻易就能到手的。”

这几张小小的画纸上的画连起来就是昨晚远在南疆的客栈和树林里发生的事——江陵帮着顾放解决了他派去的杀手。

柳太尉一一看过,一双浑浊的眼气的越瞪越大:“这个逆子,他想干什么?”

不仅不听自己的命令,甚至还敢出手阻挠,当真事不把他看在眼里了吗?

“很明显,他要保下顾放。”那人慢慢悠悠道。

“他……”柳太尉转而一想,又心生疑惑,“我怎么知道这些东西是不是你伪造的。”

“那太尉大人大可以等,看看你的人最后会不会回来。不过……”来人拉长了尾音,看向柳太尉,“等到那时候,恐怕你再派人去杀顾放,为时已晚了!”

柳太尉此人混迹官场半生,早已是只老狐狸了,定然不会轻易相信他的话,但是一想到顾放,他又不能轻易放过他。

“陵儿为何要保他与老夫作对……”这是他如何都想不通的。

来人摇头似嘲讽:“江陵说是你的义子,你究竟是把他当儿子还是当利刃了,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他也是个人,难道他就感受不到吗?”

柳太尉自认对江陵很是了解,即便江陵知道自己把他当工具,也不会做出违背他意愿的事。

“就算是这样,他也不可能背叛我。”

“是啊,因为柳家在他心中是最重要的,比自己的命都重要。可事实摆在眼前,他确实背叛了你,你想想是为什么。”那人说。

柳太尉抖着胡子,思索良久,才开口:“莫非,莫非……”

“除非在他心里有了比柳家更需要珍惜的人或物。”

“你知道?”柳太尉似乎有些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是他救了他,给了他一条命,给了他现在的荣耀加身。他怎么能背叛自己。

“看来你对这个‘儿子’实在是太不上心了。”那人拿起桌上点心左看右看,最后却似有些嫌弃一般,又放下了,“他五年前收养了一个小孩儿,这个孩子陪他朝夕相处了五年,你说,能没有感情吗?”

柳太尉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他是真的不知道。或者应该说,他根本没有时间也没有兴趣去了解这个义子的生活。

而且,他也不认为,这个冷冷淡淡的孩子会因为孤单跑去收养另一个孩子,这可一点儿都不像他。

“他收养的那个孩子,如今已长成十二三的少年,不过此刻,那少年已经被皇上的人带走了。”

原来如此,皇上是拿那少年胁迫了江陵。

柳太尉慢慢消化着这件事,后又思索良久才道:“现在,你有更好的想法?”

来人笑了笑:“当然,他们出发前我就说过,你的人杀不了顾放的。现在又有江陵护着他,你觉得你派的那些人是‘黑面阎罗’的对手吗?”

柳太尉沉默不语。

“顾放的人头我替你拿,只希望不久的将来,柳太尉能与我行个方便。”

柳太尉看着眼前的人,这人就是一条毒蛇,可他无从选择。

“好,我答应你。”

“多谢!”目的达到,此人不作停留,掸了掸衣袖离去。

……

飞云使在西城探明了叛军的大概人数,约在八千左右。

“我没记错的话,燕王手下的兵力大概在两万左右。”江陵说。

“不错,五年前燕王到南疆,确实是带了两万人。”顾放说。

“两万兵力被八千人逼到如此境地,也是不容易。”江陵觉得此事大概是有蹊跷的。

“扣扣”有人敲门。

“谁?”顾放警惕询问。

“顾将军!”外面一把熟悉的嗓音传了进来。

顾放一怔,与江陵交换眼神:“是燕王。”

两人心有疑惑,却还是开门将人迎了进来。

“见过王爷。”两人朝君廷昭躬身行礼。

燕王看似热情,亲自将二人扶起身,而后环顾四周,最后道:“江副总司与顾将军到了此地也不知会一声,让本王一通好找。”

“只是飞云骑的勘查任务还没有完成,不好上门打搅。”江陵说。

“江副总司这是哪里话,飞云骑是皇上派来支援南疆的,何来打扰一说。”

顾放看见君廷昭就烦,之前在商都故意跟自己套近乎,搞得君千鹤都要怀疑自己了,况且之前冬猎还想杀他。这回他孤身一人来到南疆,恐怕这人不会轻易放过如此好的机会。

饶是江陵再不喜欢被指挥,但都被人找到了,也只能跟人到了燕王的城中。

不过他心有疑虑,究竟是谁把他们的行踪告知燕王的呢?

吃过晚饭,燕王便以上位者的身份开始询问江陵,此次带了多少人,兵分几路,对叛军的情况了解多少,准备如何作战。

随着一个个问题抛出,别说是江陵了,就连顾放都黑了脸。

“王爷,这城中还剩多少兵力?”江陵不答反问。

顾放在一边喝着茶,看着两人暗中较劲儿。甚至还有点儿想看燕王吃瘪的样子。

毕竟江陵这个人说话做事是不懂得看人脸色的,其实也不能说他不懂看人脸色,他看人脸色得首先看自己的心情。

燕王没想到这人如此放肆,嘴上却不能说什么:“自从与叛军交手以来,兵力损失惨重,两万人折损了近一半。”

“哦?那些叛军竟然如此厉害。”顾放佯装刚刚知道。

“那些人,你们知道的,岚国的余孽,善用毒蛊,这样的情况是本王未曾预料到的。”燕王说,那样子看起来相当自责。

“什么样的蛊?”江陵问。

“我也说不清楚,请了几名大夫也没查出所以然来,就是被下了蛊的百姓要么直接死掉,要么就如行尸走肉一般,能供那些人驱使,其实我们的那一半兵力并非都是战死,有不少人是中了蛊,只能将他们留在西城了。”燕王说。

话音一落,江陵轻哼了一声。

燕王不太确定自己是否是听错了,这人竟在对着堂堂王爷哼哼,会不会太过分了。

“江副总司这是何意?”他脾气再好,到底是大樾的王爷,身份和自尊心都容不得别人如此轻视。

拿出几分上位者的气势来,倒还是那么回事。

不过顾放却在心里发笑,燕王这回也算是遇到对手了,江陵是那种能被他吓唬到的人吗?

显然不是。

果然江陵又哼了一声,道:“王爷怎可犯下如此大的糊涂,因为自己的将士中了蛊,所以就将人留在了陷落的西城,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跟那叛军是一伙的呢!”

此话诛心,燕王可是受不住的:“放肆,此事非同小可,江副总司可不要血口喷人。”

顾放面色亦是难看:“王爷,我若是你,便是将那些中蛊的将士尽数杀了也不能留与叛军,助长他们的势力。”

君廷昭怎会不知道这个道理,懊恼又无可奈何:“到底都是跟着本王五年的人,日日在这偏远贫瘠之地不辞辛劳,你们让本王怎么狠得下心。”

江陵不说话,一双带着刺的鹰眼注视着君廷昭。

晚上,顾放一改前晚的大小姐做派,自己卷着铺盖卷儿敲响了隔壁江副总司的门。

江陵打开门看见他这架势,有些意外,抱着双臂看他:“这是要作何?”

顾放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挠挠头:“那个……能否借宿一晚?”

“为何?”江陵依旧堵在门口动也不动,那样子分明是没打算让他进去。

“进去说。”顾放装作不明白他拒绝的意思,抱着铺盖卷儿直接把人撞开,直朝床铺而去。

江陵看着他在床前纠结了一会儿,然后还算自觉地在床前打了个地铺,走上前去:“现在可以说了?”

顾放整好地铺,盘腿坐在上面。

江陵站在他面前有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再加上还一副淡漠又带着高傲的表情,让顾放不自觉地感到被人压了一头,于是也站起身。

“你可能不知道,君廷昭他早就想杀我了。”

“哦。”江陵应一声,继续看他。

所以呢?

顾放见他那无所谓的样子,有些心急:“你得保护我啊,我要是出点什么意外,皇上是不会放过你弟弟的。”

江陵这会儿觉得自己有些搞不懂了:“你的意思是,不管是不是义父派人想杀你,左右你此行的安危都是我的责任?”

顾放很高兴他终于明白了,忙不迭点头:“没错。”

“呵~”江陵冷笑一声,“也就是说,不管是谁杀了你,最后这黑锅都会背在我义父身上,而责任全是因为我没有保护好你,最后遭殃的都是我弟弟?”

顾放知道这样很不厚道,但他说的可是一点儿都没错。

见他嘿嘿一笑算是默认,江陵脸上的表情收的干干净净,冷冷道了句:“皇上不愧是皇上。”

年纪不大,脑子里的弯弯绕绕却是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