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君臣之礼 > 第四十九章 不能招惹这样的人

君臣之礼 第四十九章 不能招惹这样的人

  

“可是,不跟燕王配合,这乱要如何平?”小半个月没沾过床铺枕头了,顾放洗了脸之后就往床上一摊,烙饼似的摆了个大字型。

啊,舒服!

江陵看了窗外几眼便将窗户关上,回身坐到桌边给自己斟了杯茶:“到了南疆的地界,所有的事都该谁来做主?”

“那自然是燕王。”顾放阖着眼睛道。

“没错。”江陵说,“可是我不喜欢听别人指挥。”

顾放不由得嘴角一抽,这人看着对什么都冷冷淡淡的样子,骨子里可是又狂又傲啊!

“那行吧,只要把皇上交待的事儿办妥了,就算没有通知燕王也无所谓了。”顾放坐起身准备脱衣休息。

手刚移到衣襟处,但见那坐在旁边的人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便停了下来:“我要休息了。”

“我也没拦着你。”江陵说。

“你要坐这儿看着我睡觉?”他问。

江陵有点儿好笑:“我可没这样的嗜好,我也要休息。”

顾放后知后觉,方才在楼下,这人只开了一间房。

“我不喜欢跟人同床共枕,尤其还是男人。”顾放说,忍不住想起来君若寒抱着奏折夜宿将军府的那晚,关于被蚊子精咬了的事。

江陵看着他眼神忽然游移,脸上还莫名其妙地有些发红,不过他也没兴趣细问,只道:“你以为我愿意?”

“那……”

“我只是身上没有钱了而已。”江陵说。

顾放无言以对,毕竟他从小就知道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道理,况且自己临走时抓的那一把银票着急忙慌的也给忘了。

“你身为掌鉴司的副总司,出门竟然连银子都不带……”

“彼此彼此。”江陵退下外衣,站在床边伸手在他腿上拍了一下,示意他往里挪挪。

顾放不情不愿地往里挪了几下屁股,给江陵留了足够的空间,他可不想和别的男人挨得紧紧的睡在一张床上。

顾放在床上像个大姑娘看色狼一般看自己的行为,把江陵给搞糊涂了,后来想想,算了,这人奇奇怪怪的也不是一两天了。

顾放是真的累了,再加上年龄也不小了,他自己这样认为,虽然江副总司和他一般大。这一觉就睡到了天昏地暗。

江陵身体疲累,精神却一直紧绷着,在进了城以后尤其明显,中间睡睡醒醒了好几次,而每一次看身边人,这人总是能给他“展示”新的睡姿,他表示很服气的。

再一次醒来时被顾放一只胳膊给砸醒的,好歹是一个常年在外领兵的成年男人,这一膀子下来,又是在他没有任何防备的情况下,直把江陵砸的懵了片刻。

江副总司第一次为了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生了气,一巴掌在那只胳膊上抽了回去。

然而这人只是哼唧一声迅速收回了手臂,咂巴两下嘴竟是又睡了过去,不,不是“又”,而是这人根本就没醒。

江陵见他那样彻底没了脾气,起身准备去寻点儿吃食。

天早已完全黑了下来,根本看不出现在到底是何时辰了。

江陵起身刚将外衣披上,便听的一阵悉率的声音,很轻。

眉心微皱,看一眼床上这个还睡的不知死活的人,只得将人晃醒。

“唔~”顾放睡的昏沉,被人弄醒十分不悦,刚要出生撒癔症便被人捂住了嘴。

“嘘,外面有人。”江陵低声道。

这下他是彻底醒了,有人?什么人?

江陵侧耳听了听,又道:“人数不多,楼下也没有大的动静,依我看,应该是冲你来的。”

如果是叛军一定会大张旗鼓闯进来,早就在一楼闹个天翻地覆了,况且今日他们进北城的时候四处观察过,北城内部的巡防还算是严密。

顾放心道,这柳太尉的人还真是会挑时间,选他身体最是疲累,精神却又最放松的时机。

如果今天不是江陵在身边,他十有**是要遭毒手了。

“你要保护我啊!”切身的危机让顾放撸起了袖子,把狗牙手串取了下来交到江陵手中,“我若是不能完完整整回去,你弟弟……”

“知道了,闭嘴。”江陵最讨厌被人威胁,但却总是逃不脱被人威胁的命运,“衣服穿上,躲到门后面去。”

顾放一怔,他也不是手无寸铁的柔弱书生,若是正面起冲突未必是不能帮上忙的。

他是需要江陵保护,可不是完全把他当保镖啊。

“其实,我可以……”

“我怕你碍手碍脚。”听着声音越来越近,江陵有些不耐地将人从床上抓起来扔到了门后。

事已至此,顾放也不挣扎了,抱着衣服十分乖巧地站在门后。

其实他在思考问题,自己真的会给别人拖后腿吗?

这也不一定啊!

眼睛适应了黑暗,顾放只见面前的门慢慢被推开,门板离自己越拉越近,他将脊背紧贴着身后的墙壁。

就在那扇门快要碰到自己鼻尖的那一刻,忽然听到“哗啦”一声,接下来便是几滴热液透过单薄的门板纸浸到了自己脸上。

鼻端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

门外微弱的月光洒在江陵脸上,说不出的诡魅。

“二公子。”门外的同伴显然没想到还没进门便倒下一个,待看清是谁,才放下一颗心,主人说过到了这里,二公子会助他们一臂之力,即便是不出手相助,也不会阻挠他们。

江陵眸光未变:“来了多少人?”

“四人。”刺客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没有任何察觉。

“很好。”江陵声音很轻,“好”字刚落,便是一声重物倒地的声音。

顾放听的心惊胆寒,这种惧怕不是来自刺客,而是江陵。

这个人做事……真的是果断利落啊!

他暗自在心里道,可不能招惹了他!

“二公子,你……”剩下的两人显然不明白为何会出此变故,但纷纷意识到了危险,对江陵举起了剑。

顾放躲在门后,只能看见交错缠斗的身影映在门板上,却看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能肯定的是,他没有听见兵器交接的声音。

只有利刃划破皮肉的声音。

仅仅片刻,两声呜咽,缠斗停止,江陵的声音响起:“出来吧!”

这……这就完啦?

顾放从门后走了出来,四名刺客叠罗汉一般摞在一起,堵在了房间门口。

他严了咽了咽口水,看向江陵的脸,跟方才打开门的那一刻几乎没有任何变化,情绪也没有任何波动。

这样的人,真的不能招惹。

杀人的事交给江陵,那么处理尸体的事就落到了顾放头上。

他打心眼儿里拒绝。

但是江陵有自己的考量,这些人毕竟都是义父的人,若是留下什么蛛丝马迹,皇上派人来查,那就是做实了义父暗杀朝廷命管的罪名。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刺客是谁派来的。

来回四趟终于将四名刺客的尸体全数搬到了一处密林中,江陵一把火将其烧成灰烬。

天已经快亮了!

“走吧!”江陵看着火光渐渐变小,最后熄灭,尸体并没有尽数烧成灰,不过再怎么看也只是四具来路不明名的焦尸而已。

回去的路上,顾放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其实,柳太尉何必如此麻烦,直接让你杀我岂不是更方便省事。”

江陵功夫比他厉害,真想杀他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他不放心我。”江陵说。

顾放了然,柳太尉不是不放心他,而是不信任他,只是江陵说的委婉罢了!

义父何曾没有对自己下过那样的命令呢!

只是当时他拒绝了,倒不是可怜他这一条无辜的性命,而是这人活着或许对柳家没用,但是死了一定会对柳家造成不可挽回的打击,毕竟他可是天子的师兄啊!

其中的厉害关系,他不止一次分析给义父听,但是之前义父还有所顾忌,后来却却不知又有了什么打算,势必要顾放这条命给柳修文陪葬,还告诉他不必担心柳家,柳家有了更大的靠山。

这个更大的靠山是谁,他不清楚,义父也没有对他说起过。

“你这么坏他的好事,就不怕他后来怪罪你?”顾放又问,只觉得这江陵看似无人可撼,实则也是个可怜人。

“来人都已经灭口,他如何知晓是我阻挠?”江陵说,然后看着泛起鱼肚白的天边,“就算知道了也无妨,跟他请罪便是……”

要如何请罪?柳太尉会放过你吗?

这些话,顾放没有问。

燕王君廷昭站在城楼上遥遥望着西城的方向,却看不出半分担忧的模样。

“王爷,有密信。”要一个小兵小跑上城楼,递上一封信。

君廷昭接过信,摆了摆手,小兵立马退下。

信上只有一行字“援兵已到,谨慎行事。”

燕王重重叹息一声,他知道这次的援兵是飞云骑,也知道飞云骑由江陵掌管,这人不好掌控他一直都知道,但好歹他义父柳太尉都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量这个江陵也不敢在他面前太过放肆。

可没想到的是,人家到了他的地界儿压根都不知会一声的。

飞云骑不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到底是不能让人放心。

与此同时皇城的太尉府也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