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耽美爽文 > 某某 > 第50章 干扰

某某 第50章 干扰

  

  国庆留校的人比盛望料想的多。


        他以为会出现一栋楼只剩他和江添的惨状,没想到单单6楼就有五个宿舍没走空,更别提高三那边了。


        留校的理由千万种——因为家住得远的、想抓紧时间学习的等等,这些都算正常。


        还有一些就比较特别了比如家里管得太严,觉得呆在学校山高皇帝远的;比如长辈外出,留在学校蹭食堂的……


        再比如想体验一下假日校园的。


        最后这种思维角度略显清奇,但隔壁602就有,还不止一个。602宿舍里住的学生来自高二某个比较特别的班级。


        众所周知附中重理化,所以理化班占了大半壁江山,除此以外就是物生班和常规的文科班,以及一个不太常规的文科班——史化班。


        江苏高考文科必选历史,理科必选物理,另一门选修随便你。于是就出现了历史加化学这种比较小众的组合。


        盛望也是转学过来才知道文科生还踏马有这种式样的。


        602全是这种式样的。


        这个班的人论背书,比别的文科生少一门政治,论刷题,比别的理科生少一门物理,在附中的生存环境下,一不小心活成了全年级最轻松的学生。


        人一旦太过轻松,就容易骚。


        这种骚劲某种程度上跟a班的人不谋而合,于是这俩班一个在顶层一个在底层,隔着明理楼的对角线,变成了关系最好的两个班,学生私交颇为频繁。


        602就住着两个高天扬的狐朋狗友,一个叫毛晓博、一个叫于童。他俩跟江添关系也不错,又在国庆留校期间迅速发展成了盛望的狐朋狗友。


        放假第一天,老毛和童子就闲不住来串了三回门。


        第一回是早上10点,两人各自捧着一沓卷子冲过来,进门就开始假哭说“盛哥添哥,你们班发作业了没?”


        彼时江添刚从食堂买了早饭拎上来,盛望正慢条斯理地吹着勺子喝粥。


        他听见这话,顺手朝桌边一指,示意那两人自己看“发了,都在那儿呢。”


        老毛定睛一看“靠,这么厚?多少张?”


        盛望把小菜里的胡萝卜丝一根一根拣出来,又用勺挑了一颗嫩青色的煮豌豆吃了,问江添“34还是36张来着?我没数,就听老高嚎了一嗓子。”


        “36。”江添说。


        “多少???”老毛以为自己听岔了。


        “36张。”江添说。


        老毛和童子对视一眼,也不哭了,拖了两个空椅子在桌边坐下。


        童子冲江添和盛望竖了个拇指说“讲究,霸霸就是霸霸!36张卷子等着做呢,你俩还有空吃早饭?要换成我跟老毛,抄都抄不及。发的时候你们班没人嚎吗?”


        盛望说“有啊,我就嚎了。我说不知道的以为放寒假呢,但是我人不在班上,老师没听见。”


        老毛直乐。


        “我们班发了19张卷子,相当于你们一半。”童子把卷子恭恭敬敬铺在桌上说“今天我俩能在这蹭个位么?沐浴一下学霸的光辉,说不定做题思路都顺一点。”


        “行啊。”盛望欣然道,“我最喜欢有人跟着一起惨。”


        “还是你们比较惨。”老毛客气地说。


        他们掏出了笔,等两位学霸一起学习。结果等了5分钟,他们盛哥还在挑那个倒霉催的胡萝卜。


        江添把蒸饺推过去说“别挑了,这里面没有。”


        “你确定?”盛望将信将疑地夹了一个,“我早就想问了,附中是偷偷包了胡萝卜田还是怎么的?天天炒天天炒,哪个菜里都有它,要是塞肉也这么见缝插针就好了。”


        老毛干笑一声,说“见缝插针是不可能的,肉丝细得倒是可以穿针。”


        他们翘首等待,估摸着盛望吃完两个蒸饺应该就差不多了。谁知这位大爷咬了一口,鼻梁倏然一皱。


        又怎么了……


        童子攥着卷子有一点焦急。


        盛望把半只蒸饺翻了个面,指着三鲜馅里一个极小的红点说“看见没,无处不在。”


        “你53的视力全用这上面了吧?”江添瘫着脸把自己的粥盒往前一推,示意盛望把剩下半个蒸饺放过来。


        童子有点木。


        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跟老毛出现在这里似乎不太对。但学习的**压制住了那一刻的直觉。


        盛望似乎也有点意外,盯着江添的粥盒愣了一会儿,老老实实把剩下半只蒸饺也吃了。


        他咽下蒸饺,又喝了一口温水,这才道“我都咬了,下回分你个完整的。”


        江添挑了一下眉,也没多说什么,兀自喝了剩下一点粥。


        看见江添收了两个盒子,童子和老毛对视一眼,心说总算吃完了。结果一抬头,就见盛望又叼了个蛋挞。


        祖宗诶……


        老毛和童子有点崩溃。


        他俩痛苦的表情过于明显,看得盛望有点不敢咽。他迟疑片刻,指着餐盒说“你俩没吃早饭啊?要不也吃点?”


        童子挤出一句“没,不饿,我们没有吃早饭的习惯。赶作业比较要紧,我俩指望今天搞完,明天出门浪呢。”


        盛望总算明白这俩急什么呢,拍着手上的酥屑揶揄道“你俩先开始呗,还要我们喊预备齐啊。”


        话虽这么说,但他也并没有再拖下去,摁开手机屏幕看了一眼时间,说“来得及。”


        他把餐盒收进垃圾袋系好,然后把两手直直伸到江添面前,摊开手掌招了招“来,上卷子。”


        江添起身绕过俩外来客,拿起桌角厚厚两沓卷子,把其中一本重重地拍在盛望手上。


        四十多分钟了,这位大爷从没离开过椅子,就被安排得妥妥帖帖。


        童子看向老毛,问“这还是我认识的添哥吗?”


        老毛摇头说“不是。”


        盛望有点好笑,他伸出左脚晃了晃拖鞋说“伤员还不能有点特殊待遇?”


        童子又说“我要是崴了脚,能收获一个这样的室友吗?”


        老毛说“做梦去吧。”


        江添握着卷子,路过的时候一人给了他们一下,这才在桌边坐下,掐了个计时器说“再废话自己滚回去写。”


        两人立刻怂了,道“闭嘴闭嘴,不说话了。”


        整个高二年级的进度条其实差不多,但不同班级挖的深度不同。所以a班的卷子跟老毛、童子的作业有一部分是重合的,这也是他们过来蹭地方的原因——


        万一,不对,最后两题肯定做不动,到时候能借这俩学霸的卷子看。这俩撑着,他们就不会太痛苦。


        然而很快,他们就发现自己错了,错得太离谱!


        江添摁倒计时的时候敲了敲屏幕,盛望看了一眼,把两个小时掐掉,改成了一个半。


        童子和老毛感慨道学霸就是学霸,平时做卷子都有考试意识,还根据考试时长来。


        化学考试1小时40分钟,跟这时间差不多。于是两人默契地抽出了化学卷子,结果发现盛望和江添抽的是数学。


        童子一脑门问号看向老毛,然后急急忙忙换成数学卷。


        接着,漫长的虐待开始了。


        1小时15分钟左右,老毛和童子才写到第三道大题的第一问,江添已经搁下了笔。


        他捏着关节扫了一眼卷子,然后用指尖敲了敲桌面。


        童子和老毛同时看向他,表情有点焦灼。江添瞥了他们一眼说“跟你们没关系。”


        童子和老毛这才又埋头苦干。


        盛望从头到尾在装聋,江添一脸淡定地把暂时用不着的计时器搁在了盛望手边。


        这就傲得很讨打了,盛望翻了个白眼,顺手捞过一本书盖在计时器上,继续飞快地写着最后的算式。


        他一急,字就又开始展翅高飞。


        江添在对面都能看出那有多丑,忍不住提醒道“你字是白练的么?”


        盛望手指一顿,不甘不愿放慢速度,老老实实把最后一行写完。他把笔搁下就去摁了计时器,一看,比江添慢了10分钟。


        盛望气得仰倒在椅背上,半晌之后指着江添怒道“变态。”


        江添没跟他一般见识。


        这个词分人,从史雨口中说出来显得很无聊,从盛望口中说出来就令人愉快。主要在于说这话的人够不够强。


        “还有多少?”盛望骂完他哥,终于想起来关心一下底层人民。


        但童子和老毛并不希望被关心,他俩急得脸红脖子粗,最后伸出两根手指说“还有两题半!”


        江添面露疑惑“我写完的时候你们就在写第三题,现在还在写第三题?”


        童子抬了一下头,盛望看到他羞愤的脸,决定去堵江添的嘴。


        “别气人了,看我。”他冲江添打了个响指把对方目光引过来,指了指倒计时设定问江添说“下张做哪个?”


        “不是有三份数学卷?”江添说。


        “行吧。”盛望又订了一个新的倒计时,抽了卷子出来开始刷。


        童子简直不能理解“你们连刷三份数学不会吐么?”


        “这两张还行,一个填空练习,一个附加题练习。”盛望说“做得快。”


        童子和老毛卡在了数学最后两道题上,每道折腾了不下五种思路,条条都死在了半路。等他们好不容易折腾出倒数第二题的前两问和最后一题的第一问,那两个学霸填空练习已经做完了,附加题刷了半面。


        老毛幽幽地说“他们吐不吐不知道,我想吐了……”


        他俩借了盛望和江添做完的卷子研究了一会儿,彻底搞明白的时候,那两位的附加题也刷完了。


        “还写吗?”童子瘫在桌上,半死不活地问。


        盛望说“随你们啊,我们肯定要写的,三十来张卷子呢。”


        童子咬了咬牙,说“那就再做一张化学。”


        他心说化学总共也就1小时40分钟,差距能拉到哪里去,更何况他还是他们班化学课代表,这门成绩还是可以的。


        这次盛望和江添没再刺激人,老老实实给计时器设定在100分钟。童子和老毛放心地上路了。


        结果倒计时归零的瞬间,两人同时爆了一句粗,心说放心个鸟!


        总时间100分钟,他们俩是做完了一张化学卷子没错,但江添和盛望搞完了两张……


        他们以前是知道a班做题速度快,但他妈的没想到有这么快!


        两人原本是想来沐浴学霸光辉的,结果沐得心理防线全面崩塌。童子三两下收起卷子,冲他们一抱拳说“告辞。”


        盛望哭笑不得“真走啊?作业不做啦?”


        老毛说“走,再不走命都要搭进去了。”


        那两人逃荒似的跑了,剩下盛望和江添大眼瞪小眼。


        盛望抖了抖刚拿出来的英语卷子,问江添说“还写么?你饿了没?”


        “不饿,早饭吃太晚了。”江添说。


        盛望用手指节蹭了蹭鼻梁,有点讪讪。早饭之所以吃那么晚就是因为他装死赖床,不论江添怎么挖都不起来,愣是趴着睡了个回笼觉,睁眼就快10点了。


        “那把英语刷了我们找点东西吃?”他试探着问。


        江添点头说行。


        凑热闹的群众一走,盛望也不定倒计时了,本来他跟江添的速度也差不多,只会越带越快,不会下意识放慢。


        他瞄了一眼开始时间,便低头刷起了题。


        英语几乎毫无悬念,他比江添先做完,扳回了数学上输的那城。如果说之前江添把手机屏幕放他手边是闷骚式干扰,那他就是明着骚了。


        他学着江添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对面眼皮都没抬。他手指模仿着迈步的动作,顺着桌面往前爬了一截,又敲了几下。


        江添依然不理。


        盛望手指再爬一截,直接摁住了对面的卷子,在卷面上敲了好几下。这种干扰要还能无视,那就真的得瞎了。


        江添总算有了反应。


        他右手不停,还在写着选项,左手推着盛望捣乱的手指。他推了两下没推动,干脆把那只手整个捂住了。


        盛望愣了一下。


        江添的手掌覆在他手背上,长长的手指搁在他腕骨上,触感有点凉。


        他垂眼看着那只手,嘴角的笑意慢慢褪淡下去。皮肤的触觉突然变得极其敏感,他下意识想把手抽回来,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并没有动。


        江添似乎觉察到了那一瞬间的异样,盛望看见他顿了一下笔,眸光朝眼尾瞥过去,似乎看了一眼两人的手。


        有那么一两秒,他也没有动。


        又过了片刻,他才恍然回神似的收回手。


        他单手捏着指关节,搁下笔说“我写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