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耽美爽文 > 某某 > 第47章 误入

某某 第47章 误入

  

片区附近修地铁站弄断了电缆线,傍晚时分,附中突然停电。


        学校其实备有专门的发电机,但偏巧出了故障迟迟没能把电送上来,各年级开了个小短会,决定晚自习不上了,放一晚上假,可把学生给乐坏了。


        走读生拎着书包冲出学校,住宿生因为校卡不同,出不了门,只能乖乖回宿舍等电来。


        昨天刚考完周考,大家心思都很散,根本静不下心来学习。史雨在宿舍转了两圈,接了三通电话,终于拉下脸皮问江添:“添哥,我听说你学老师签名特别像。”


        江添正坐在床边跟人聊微信,闻言蹙起眉问:“谁说的?”


        这个传言由来已久,a班的人多多少少都提过一嘴。主要是因为江添写字好看,行的草的都拿得出手。据说他只要扫一眼老师的签名,就能写得**不离十。


        史雨并不知道源头在谁,只知道自己有求于人,得根据实际情况来。于是他斟酌两秒,答道:“听盛望说的。”


        江添抿了一下嘴唇,“哦”了一声。


        史雨松了一口气,感觉自己成功了一半。


        江添又低头打起了字。


        他看上去心情还不错,至少眉眼线条是舒缓的,没那么冷若冰霜。史雨有点好奇聊天另一方是谁,但并不敢偷看屏幕。


        学校里追江添的女生那么多,他作为舍友都经常被人要微信。这没准就是其中的某一个,费尽心思终于把这尊冰雕捂化了一点。


        史雨翻出一张“外出条”,想趁着江添心情好,求他模仿一下徐大嘴的签名。谁知他刚递出去,江添冲他举起了手机屏幕。


        屏幕上是微信聊天界面,顶上是对方的昵称,叫做贴纸。


        史雨心说我日,搞了半天你踏马是在跟你弟聊天???


        他刚腹诽完,就看到了下面几句对话——


        江添:你跟人说过我会模仿老师签名?


        贴纸:没有啊


        贴纸:天地良心


        贴纸:哪个牲口造谣污蔑我?


        什么叫公开处刑,这就是了。


        造谣的牲口抱着床栏就往地上跪,哭丧着脸说:“添哥我错了,添哥行行好给签个名吧,添哥我想出去玩……”


        “自己签。”江添说。


        史雨见功亏一篑,垂头丧气钻去阳台打电话了。


        江添没管,他走到桌边拉开椅子坐下,从堆叠的题集里抽出一本,问对面的邱文斌:“充电台灯借我一下?”


        邱文斌点头说:“你用你用。”


        江添拧开灯,翻开一本本子刷刷写起字来。


        邱文斌原本已经躺上床了,他今晚什么也不想做,停电是个绝好的借口,趁机休息一天无可厚非。


        但年级第一都在下面奋笔疾书,他有什么脸偷懒呢?邱文斌顿时感觉自己睡了张钉床,他翻了好几次身,终于放弃似的坐了起来。


        但当邱文斌坐到江添对面才发现,这位年级第一的大佬并没有在刷题。他总是一翻十来页,目光匆匆扫过书面,然后在本子上记下页码和题号。


        “大神,你在干嘛?”邱文斌忍不住问。


        “整理。”江添说。


        “整理什么?”


        “有意思的题。”


        邱文斌瞄了一眼他记了标号的题面,心说学霸的乐趣凡人果然体会不到,您开心就好。


        江添当然不是为了自己开心。


        昨天考试前,何进说这次周考是近期最后一次练手,期中考试即将到来,a班的“滚蛋式走班制”可能会有所变动,为了让大家更有紧迫感,走班制会变得更刺激一些,不仅仅是班上最后三名的事了。


        具体规则还没出来,但江添觉得盛望并不安全。尽管他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上升了200名,就连老师们都佩服得五体投地,但他目前排名79,依然有点危险。


        高天扬他们开玩笑说盛望也是个挂逼,但挂逼升级也需要时间,不是一天就能满级的。江添想替他把升级时间再缩短一些。


        更何况……


        某人已经在微信里嚷嚷一天了,说自己无聊得要发霉。


        江添想给他理一套升级题打发时间,都是最近刷的题目里挑出来的,去粗取精。


        史雨又打了两个电话,顶着一张豁出去的脸离开了宿舍。邱文兵在对面咬着笔头跟题目死磕。江添挑完一本,正要去抽第二本,手机屏幕静静亮了几下。


        他拿过来一看,果然还是那位发霉的。


        贴纸:江添


        贴纸:江添


        贴纸:江添


        江添:……


        江添:在


        他感觉盛望突然有点亢奋,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贴纸:来电没?


        江添:还没有


        贴纸:对了,你昨天不是说今晚有事么


        江添:嗯


        贴纸:什么事?


        江添瞥向手边的本子,他昨天顺口一提,指的其实就是帮盛望整理精题这件事。但他嘴硬的毛病根深蒂固,让他直说是不可能的,显得很矫情,还像是邀功。


        他还没答,聊天框里又跳出一行字——


        贴纸:要出校门办么


        江添没想到借口,顺势道:嗯,去梧桐外。


        他和盛望每天都要去丁老头那边吃饭,这点跟徐大嘴沟通过,对方在门卫处留了一张长期外出条,省得天天找他签字,只要两人能保证在查房前回宿舍就行。


        贴纸:那你办事去吧,我吃饭了


        他说完这句话便安静下去。


        屏幕半天不亮,江添又有点不习惯。他挑一会儿题就朝手机瞥一眼,再挑一会儿就再瞥一眼,过了将近半小时,盛望始终没有动静。


        周围无事发生,也无事可聊。江添目光停留在一道异常麻烦的题目上,正想着要不干脆拍一张发过去钓鱼执法,对面终于又来了新消息。


        贴纸:我吃完了,你还有多久?


        江添:办完了


        贴纸:这么快???


        江添:怎么?


        贴纸:没什么,那你已经回学校了?


        江添在“嗯”和“还没有”之间短暂地斟酌了一下,挑了字多的那个。


        发完他又补充了一句:正往回走。


        盛望回了他一个笑不露齿的表情包,像是憋了什么坏水儿,有点皮。


        江添有一瞬间的纳闷。


        两分钟后,盛望又发来一句:你走到西门了?


        江添:刚出巷子,过了马路就是西门。


        对面又有几秒没吭声,江添慢慢皱起了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突然,头顶的灯管闪了一下,冷白色的光就那么毫无征兆地笼罩起来,周遭由暗变亮,江添被晃得眯起了眼。


        手机屏幕就在那一刻又亮起来。


        江添挡了一下白光,垂眸看过去。就见盛望发来两句新的消息——


        贴纸:你真走到西门了?


        贴纸:我怎么没看到你???


        大概是灯光太过晃眼的缘故,江添看着那两句话,陷入了一瞬间的怔愣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抓着手机下楼梯了。


        邱文斌的声音从楼梯上方传来,纳闷地问:“大神你干嘛去?”


        “接人。”江添说。


        整座学校正从夜色中挣脱出来,三号路一侧的教学楼和办公楼一间间亮起灯,乳白色的光穿过玻璃,从不同楼层倾斜着投落下来。


        路上有不少没回宿舍的师生,三三两两、聊天散步,又在灯亮的瞬间驻足。


        江添从人群中穿行而过。他皮肤白,跑跳出汗的时候更显出一种冷调来,引得路过的女生频频回首又不敢上前。


        *


        盛望软磨硬泡,把小陈叔叔哄走了,自己单肩挎着书包,就站在西门外的门卫亭旁。


        他这两天可以走路了,但左脚仍然不能过度受力,即便这么站着,重心也都放在右侧,并不那么挺直,显得懒洋洋的,有点吊儿郎当。


        他背对着校门,面朝着梧桐外的巷子口,单手敲着键盘怒斥某人。刚斥到一半还没来得及发,一个电话切了进来。


        江添的名字在屏幕上跳,盛望重重按下接通,张口就道:“你蒙我?!”


        他朝巷子口又望了一眼,那里只有两个老人搀扶着蹒跚走过,并没有任何其他人的身影。


        “我都在这站半天了,门卫大叔以为我凹造型呢。你不是过个马路就到西门了吗,你人在哪呢?”


        他刚问完,忽然听见背后脚步声由远及近,什么人跑了过来。他转过身,就见江添在面前停下脚步。


        大概是一路跑得太快的缘故,他鼻息有点重,修长清瘦的手臂垂在身侧,靠近内腕的地方可以看到微微突起的青筋。


        他低着头压了一会儿呼吸,然后摘下一只耳机对盛望说:“我现在在了。”


        盛望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对上江添的视线,愣了片刻后又倏地收回来,哦”了一声道:“看在你来得够快的份上,我可以大度一点。”


        “为什么突然回学校?”江添问。


        “还能为什么。”盛望没好气地说,“来学校我还能动两下,在家他们压根不让我出卧室。你回去躺五天就知道有多难受了。”


        江添把他书包接过去,他刚开始还死要面子不肯给,后来想了想三号路有多长,还是妥协了——能直着走完就不错了,负重就算了吧。


        “还有,孙阿姨每天三顿给我炖猪蹄你敢信?”盛望絮絮叨叨地抱怨着,张口就能列举出无数被逼无奈回学校的理由:“别人腿折了都是煲筒子骨,她煲猪蹄是怎么个意思?”


        江添说:“吃哪补哪的意思。”


        “滚。”


        盛望说着又不太放心地侧过身,问江添:“我有什么变化么?”


        江添:“有。”


        盛望盯着他:“你想好了再说。”


        江添点了点头说:“胖了。”


        盛望顿时有点忧郁,结果还没忧上两秒钟,就瞥见江添偏过头去了。


        “……”


        踏马的一看就是骗人的!


        盛望伸手就要去勒他脖子:“你一天不怼我就过不下去日子是不是?”


        江添避让得不太认真,大概怕他动作太大又崴一次脚。两人闹着闹着一抬头,发现他们下意识抄了修身园那条近路。


        白天的修身园人少清净,他们常从里面穿行,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这会儿的修身园就有点不同了,盛望一眼就看到不远处有两个人影牵着手一边在林间走一边小声说着私话,再远一些的地方,一个男生故作大胆地搂着女生的肩,用额头蹭了一下对方的脸。


        林间的氛围太过暧昧,盛望觉得自己身在其中格格不入,又有种说不出来的不自在。


        他想说“我们还是换条路吧”,结果转头触到了江添的视线,明明和往常没什么区别,他却莫名觉得有点慌。


        他倏地收回目光,舔了一下发干的唇角,说:“好多人,怪不得叫喜鹊桥。”


        江添已经瞥开了目光,他似乎在找出去的岔路,低低的嗓音在盛望耳边应道:“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