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巨星不落 > 4第四章

重生之巨星不落 4第四章

  

戚安然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正午。


    他从床上翻身坐起,先是头脑空空地发了半分钟的呆,随后回过神来,记起昨天的事情。


    戚安然有点脸红,他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对着个年纪比自己还要小的青年那么自然地就叫了哥哥,还在他怀里无意识地撒娇……


    他几乎能想到戚不复该有多么诧异了。


    戚安然叹了口气,算了,既然自己已经不是沈青了,那么自然应该按着戚安然的轨迹生活下去,更何况,戚不复的怀抱真的非常结实温暖,从未有过如此结实的身体的戚安然非常羡艳,不论怎么说,戚不复确实给了戚安然非常清晰的兄长的感觉,于是那种无意识的依赖也就这么顺势流露出来了。虽然表面上无迹可寻,但戚安然自己心里清楚,第一次得到能够相依相偎的家人,他心里的感恩多的快要溢出来了。


    最后……好像是晕掉了,结果被送到了自己的房间吗?


    戚安然回过神来,自己打量自己所处的这个地方。


    看起来之前那个“戚安然”的品位似乎非常糟糕,床对面悬挂了一个非常狰狞的骷髅头,青中透黑的色泽看起来有点诡异,但这个骷髅头还是很有质感的,一眼就能够看出价值不菲。


    骷髅头下是绵延了一整片墙的镜子,镜子里的戚安然微微讶异地挑着眉,但他早已习惯了处变不惊,这个时候甚至于连心脏的跳动都没有什么错乱,怔了一会儿,戚安然掀开被子下了地。


    左右看了一会儿都没发现拖鞋,是戚不复把自己抱到床上来的?还好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戚安然低头看了一眼,忍住快要溢出口的叹息,忽略掉脚底诡异的墨紫色绒毛地毯,回身去把被子抖好。


    拉开窗帘,打开窗户,这里是二层,底下就是一大片茂盛的玫瑰园,远远看去,能瞧见远方小小的尖顶,是小区里的其他住户。戚安然不太喜欢玫瑰的气味,呼吸了一下新鲜空气就觉得肚子有点饿了,他反射性抬起右手,却发现右手腕空空如也。


    ……是了,也许戚安然是不习惯戴腕表的吧?


    戚安然回身寻找到换衣间,从里面的小抽屉里挑选出一个不大的黑色机械表,现在是十二时多一点点,看起来他晕过去并没有多久。


    翻找了一会儿,都没找到能吃的东西,戚安然叹了口气,只能轻轻拉开房门。


    门口很安静,一个人也没有。木质的长廊空空荡荡的,门外放着那双格子的棉布拖鞋,戚安然走上前去,朝着悬空的扶手下看去,一层有个胖胖的女佣弯着腰正在摆弄厅堂里的花瓶。


    戚安然没有出声惊动她,自己慢慢扶着墙壁到了楼下,还好,戚家虽然占地很大,但多半的地方都用于设立泳池花圃和外围丛林,实用面积并不多,厨房就在不远的地方。


    “主人?”


    “卡曼?”


    戚安然回过身,果然看到卡曼低着头站在角落里。既然被发现了,戚安然便大大方方地招了招手:“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卡曼走上前来扶着他的手臂,小声地回答:“我看到主人的房门开了,于是下来寻找。”


    “我没事,只是醒了。”戚安然笑了笑,“别叫我主人了,我自己可以走,有吃的吗?”


    “我带您去餐厅,”卡曼低下头轻声回答,然后对不远处的胖女佣吩咐,“去做些吃的来。”


    ***************


    餐厅空荡的有些吓人,戚安然头昏昏的,即使是饿极了也难免有点食不下咽,还好食物不多,他吃了两个珍珠饼加一碗核桃酪,已经有点半饱了。


    眼看饭点都快过了,戚不复还没有出现,戚安然有点不解:“哥哥去哪里了?”最近戚不复应该不忙才对。


    卡曼还没来得及回答,戚安然身后就传来一阵动静不小的脚步声,他回过头,原来是戚不复。大概是硬质的皮鞋踩在木板上的原因,他走路的声音非常大,边走边系着领带。


    他今天穿了一身银灰色的西装,腰身出勾勒的特别好,显得他身材欣长挺拔,非常养眼。戚不复头顶的发胶还没有全干,看上去也没有平时那么严肃,反而有些悠闲随意,他把领带朝上推了推,大概是发现了戚安然的视线,眼睛瞟了过来,皱起眉头。


    戚安然看他大步走了过来,淡淡的一股冷香钻入鼻腔。戚不复伸手捻了枚珍珠饼丢到嘴里,在戚安然对面坐下,朝着走近的佣人开口:“有什么吃的?”


    戚安然抢先笑着说:“今天的核桃酪很不错啊。”


    戚不复生硬地扫了他一眼,眉头皱的更紧了,不冷不热地哼笑道:“把甜点当成正餐吃也只有你才能干出来。”


    戚安然也没有生气,依旧淡笑着坐在原地,看着戚不复慢悠悠吃东西,这才觉得这个房子里终于有了一点儿人味儿。


    “哥哥下午要去哪里?”


    戚不复抬头看他一眼,低头扒饭:“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想出去走走,”戚安然温和地压过戚不复尖锐的气势,“老是呆在家里很没意思的。”


    果然还是没有变!戚不复狠狠地嚼着自己嘴里的肉末,恨恨地想,那么爱玩的性子什么时候能安静下来才有鬼了,自己真是鬼迷了心窍才会以为他改过自新了。


    “我要去参加沈青的葬礼,”戚不复抬起头看到戚安然微微能看出惊愕的表情,冷笑一声,“谅你也不知道沈青是谁,算了,反正我已经跟你把话说明白了,管你去哪里疯,惹了麻烦不要来找我就好。”


    戚不复吃完碗里最后一口饭,伸手拿过女佣递来的手巾揩干净嘴手,起身就要离开。


    然后他就顿住了,转过桌子的时候,他的袖子被戚安然抓住。


    “带我去吧,”戚安然有点感伤地垂下头,好一会儿才抬起来,眼睛有点红地看着戚不复,“我想去,哥哥你带我去吧。”


    戚不复眼角狠狠地抽搐了一下。


    这种兄友弟恭……耶稣疯了吧,怎么可能出现在这个混蛋弟弟身上!?


    但是看着戚安然第一次这样微仰着头看着自己,没有针锋相对的火药气味的气氛竟然让戚不复一时间不忍心打破。


    这是第二次了,从醒过来开始,戚安然的示弱。


    也许这辈子也不可能会有几次吧?他们兄弟两个,说的不好听,就跟仇人一样。


    以至于他竟然是到了今天才知道,原来安静下来的戚安然竟然还能给人这样恬淡的感觉。不同于从前火似的灼烫,现在的他,如同熏人的春风,就连那头火红的发,也只能让人注意到他更显白皙的皮肤,而不是乖张叛逆的性格。


    “你……”戚不复恶狠狠地盯着戚安然抓住自己袖子的那双手,纤细的长长的指骨因为用力过度有点发青的趋势。好一会儿之后,戚不复才爆喝出口,“既然要出门,那你穿着一双拖鞋是想要干什么!!”


    戚安然顿时勾起一个清浅的笑容,低声道谢过后,转身快步上楼。


    这个哥哥,完全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不好相处嘛。


    *******************


    低调优雅的迈巴赫保姆车缓缓驶过市中心开往郊区,沈青葬在在B市平民墓园里,他没有亲人,也没有配偶,后事是朋友兼绯闻对象季歌鹤一手操办的,报纸和新闻对他的这个行为各种臆测,说什么话的人都有,奇怪的是这一次季歌鹤却反常地没有任何澄清的举动。


    墓园里从未那么热闹过,就好像要开记者招待会似的,镁光灯在路两边排出长长的队列。墓园里的另一个方向驶走一辆又一辆保姆车,墓园的中心地带拥挤不堪。


    地上铺了白色的地毯,两边纵列开各色的菊花,戚安然自嘲地笑了笑——真是没有料到,自己的葬礼,居然会有那么多人参加。


    不过这倒真的是个不错的出镜机会。


    戚安然看着两边大群拼命拍摄的记者,又觉得自己的自嘲有点可笑。


    除了最新的杂志报纸版面,还有谁记得这里并不是新闻发布会而是沈青的葬礼呢。


    戚不复的出现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虽然娱乐圈是金钱的云集地,但能开得起迈巴赫的人在这个墓园中也寥寥无几,当保姆车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时,所有人都轰动了——


    为什么戚不复回来参加这个小人物的葬礼!?他并不需要借此炒作了啊?!


    临下车前,戚安然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他也非常困惑,沈青和戚不复甚至除了台词都没有说过几句题外的话,他一度认为,在那场戏过后,戚不复应该是忘了他的。


    戚不复瞥他一眼,眉头皱了起来:“你问这个东西干什么!”


    戚安然凝神看着他,发现了他被不耐烦的表情遮掩住的一点点不自在。


    戚不复在害羞?


    戚安然笑了起来:“我只是有点好奇,哥哥应该和沈青不熟悉才对。”


    “我跟他合作过,”戚不复看到戚安然的笑容,晃了晃神,恢复凶神恶煞的模样简短地蹦了六个字出来。


    他想了想,又加上一句,“你要是有他一半的省心,戚家列祖列宗都会笑醒的。”


    戚安然回给他一个苍白的微笑,戚不复一愣,紧紧地抿起嘴扭过头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