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巨星不落 > 3第三章

重生之巨星不落 3第三章

  

x  但是很快的,戚安然就明白自己的担忧完全就是多余的。


    眼前这个态度恶劣的戚不复,对待弟弟的方式和对待外人的方式全无不同。


    戚安然尴尬地抱着茶杯半靠在床头,听着戚不复冷冷的声音。从进门开始,这个做哥哥的似乎都没有关心一下弟弟的身体。


    “你自己说说这是第几次了?”


    戚安然垂下头喝了一口茶,他怎么知道这是第几次,戚不复这个问题真是莫名其妙。


    可惜的是即便是这样,戚安然还是得乖乖地说对不起。


    给他送过两次炖汤的老人端了一盘切成小方块的火龙果过来放在床头上,看着又一次僵持的兄弟二人叹了一口气,戚家总共才兄弟三人,戚不复从小就早慧,性格也和普通小孩子不一样,一点也不可爱,当然不可能得到父母过多的关爱。戚安然是早产儿,戚母临近预产期时出了点小意外,所以戚安然从小身体就不好,家人中除了戚不复,大多数人都事事顺从他,结果过犹不及,把个小孩子养成了这种天不怕地不怕乖张跋扈的毛病。


    戚不复看不顺眼这个弟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的花边新闻少得可怜,唯独的那几个都和戚安然有那么点关系,再看他毫无品味的衣着打扮,火红的头发和一天到晚见不到全眼仁儿的白眼,真是一点也对不住他乖巧的名字。


    戚不复抢过戚安然的手机翻弄了两下,抛了回去:“以后出事情不要找我了,我把我的电话删掉,警告你,要是你敢让记者听到这件事的什么风声……”戚不复哼了一声,懒的再说下去,这种威胁的话他早就已经倒背如流了,从戚安然第一次犯错误开始到现在,他一直在说这一句台词——


    戚不复看着面无表情的戚安然,又觉得脑仁儿抽痛,面前这个病床上的人是他的亲弟弟。所以他才会耐着性子一次又一次地出言训斥,要是放在其他人,戚不复是一句话也懒得讲的。


    揉了揉额头,戚不复叹了口气,问站在窗边搭理窗帘的老人:“戚叔,爸妈那边怎么说的?”


    戚安然也看过去,戚家父母?也许他们才是自己最应该担心露出破绽的人选才对。


    “二少爷才醒过来我就通知他们了,”戚叔眼中带着一丝责备看着戚安然,看得他不好意思地撇过头,才说,“他们很担心,但是伦敦最近大雾,所有交通工具都没办法回来,只能过几天了。”


    “哼,”戚不复从椅子上站起身,“他们动作倒是快。”


    戚安然听出他话里有那么点点气愤,扯出一个淡淡的微笑,干脆不说话了。比起二儿子,戚家父母对大儿子确实是有点太不关心了。


    没有戚安然的针锋相对,戚不复一个人冷言冷语也有点没趣,没一会儿就离开了。


    戚叔去给戚安然办出院手续,然后带着他从后门离开,就那么一会儿工夫,大门口就聚集了大批记者,镁光灯闪烁,众人都试图从什么地方将戚安然给揪出来,戚安然的红头发太显眼了,坐在车里小心翼翼离开的时候被认了出来,顿时一阵人仰马翻。


    戚安然脸色有点发白,这种被围追堵截的感觉并不好受,让他想起了跟季歌鹤传出绯闻时那些记者们尖锐的质问。


    戚叔有点担心他,戚安然摇摇头,看向窗外车水马龙的街道。这是他所熟悉的城市,商厦、广场、下班拥挤的人群,沈青死了,但世界的一切都在继续,没有人会记得他。


    谁离了谁还不能活呢?戚安然难过地发觉,自己居然一点也不想念季歌鹤。


    也许很早之前就有这样的兆头了,哪怕是陈子然发来了这样的照片,那个时候心里其实也是没有多少痛苦的,充其量只有些失望罢了,不管多么浓烈的爱情,这么多年下来,都已经变成了白开水,寡而无味了吧?更何况,季歌鹤还是那样爱玩的一个人……


    在这次的事情过后,连戚安然自己也无法分辨清楚,自己对那个曾经的爱人,究竟会抱着怎样一种感情了。


    他不是圣人,当然会有怨恨,但更多的,也许还有对自己不争气行为的恼怒吧。


    汽车缓缓滑过街道,没有一丝晃动驶出闹市进入边郊,两旁的行道树从高大的白杨渐渐转变成了茂密的梧桐,安静的四周显得精致幽静,戚安然知道,这里是有名的私家豪华园林区,独门独户,每户拥有足够的私人园林,这是绝对不会被人侵犯的私密个人空间,附近保全设备非常健全,市区也优先朝这边提供警力,所以很多资产雄厚的富豪们愿意在这里定居,安全、且够隐秘。


    至少凭借着门卡、指纹、瞳膜三层关卡,那些偷拍的狗仔们是肯定进不来的。


    戚安然羡慕地抿了抿嘴,如果沈青也能有这样好的条件……就不至于被堵截的记者们逼地曝尸街头了吧?


    居住区内不允许进车,戚安然拒绝了保全的接送车,戚叔扶着他慢慢的走。


    其实一整个别墅区也不过那么几十来户人家罢了,戚家住的方位极好,离大门也不远,路程近一些,要是里面的那几户人家,开车走直线就大约需要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了。


    沿路是一排同等大小修剪整齐的四季桂,都栽种在大方漂亮的铜盆里,四季都可替换,现在桂花正是花期,怒放的香气弥漫了整个街道,金黄色的花瓣在行道墨绿色的地坪上铺了薄薄的一层,花瓣踩上去软软的,却因为软质的地坪托底的缘故并不爆裂开,所以看起来一点也不凌乱。


    戚安然踩一脚又踩一脚,嗅着鼻端的花香,脸上一如既往挂着淡淡的微笑,总觉得自己从来没有像这一刻那么轻松惬意过。


    沈青的一生,匆忙而凌乱。童年贫困的家庭注定了沈青不能像普通的孩子那样肆意玩耍,后来查出来先天身体不好,治疗的费用更是给贫困的家庭蒙上一层更加沉重的阴影,小小的沈青学习着各种讨人喜欢喜欢的行为,谁都说他乖巧懂事,却仍旧没能战胜命运的强硬轨迹。


    被丢弃的时候其实还很小,是三岁还是四岁沈青早已记不清了,因为长得丑,他也不讨收留机构的姐姐阿姨们欢心,虽然不至于被虐待,但其他人都拥有的关心沈青却得到的很少,六七岁的时候,因为机遇被选择出演一部需要很多群众儿童出演的神话剧的群众演员,这就是他踏入演艺圈的起因了。


    从年幼打拼到中年,他仍旧是一个配角。


    戚安然抬起头,遥遥地望向湛蓝深远的天空,那里一丝云也没有,如洗的澄净。


    戚安然希翼地抚上自己的脸颊,扯起一个发自内心的微笑——也许,这一回,自己的未来会如同这天空,再也没有能够造成困境的障碍了吧。


    戚家很大,单是一个栽种了各色花丛的前院就走了五分钟,这是标准的中式建筑,在长廊外换上布鞋,慢慢朝里走着,偶然能从茂密的树丛花间看到轻手轻脚忙碌的佣人,都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华国脸孔,这群外籍佣人们不会说一个华国字,能够最大限度地保证主人的**不被外泄。戚家除了戚叔和两个司机外,所用的仆俑都是菲律宾籍和印度籍,菲律宾的仆人们很能干,印度的男佣足够忠诚,正是如此,才使得原本戚安然的骄横有了更加肥沃的滋生任性的土壤,从小享受男仆跪地穿鞋待遇的戚安然丝毫不懂得如何迁就别人。


    “Master.”


    戚安然听到声音低下头,就看到一个褐色皮肤的男人顺从地跪在自己斜前方,手里捧着一双格子花纹的棉布拖鞋。


    他在心底倒抽了一口凉气,幸好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对劲,他立刻认出,这是家里属于自己的一个印度籍男佣,出生于贱民家庭,他从小就被戚父买下,后来带了回来,赐予了名字,从此安心的开始服侍戚安然,从十岁开始就懂得如何使用逆来顺受应对戚安然的脾气了。


    “卡曼,把鞋子放在那里,”戚安然尽量使自己声音不出现异常,并且吐字清晰,“我自己穿。”


    卡曼微微怔了一下,没有抬头,很快就乖巧地离开了。


    看着他的身影消失,戚安然松了口气,这种旧社会奴隶主的生活他可从来没有追求过……


    戚叔只在进入长廊的时候消失了一会儿,也许是还不放心让他一个人行动,他很快就回到了戚安然身边,搀扶着他继续往里走,戚安然实在是不好意思了,让一个老人家搀扶这种事情让他觉得很别扭,戚叔看他坚持,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很安静地后退半步慢慢地跟在后面。


    虽然两个人走的很慢,但这具身体实在是太废柴了,到达主宅的时候,戚安然苍白着脸色扶着柱子微微喘着气,鼻尖冒出一大片汗珠,眼神也很疲惫,双腿更是在发软,更糟糕的是,一种如同众蚁爬行的麻痒感开始渐渐从脚底升起——戚安然知道,他的毒瘾又犯了。


    之前在医院的时候毒瘾也犯了一次,医护们用绑带将他绑在了床上,戚安然的忍耐力非常好,全程没有做出什么非常疯狂的挣扎,但那种痛苦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但好在,这种程度的痛苦戚安然还是能够忍受的,沈青的身体不好,也因为身体问题不能使用麻药,平时做一些必要的手术都是……比起肌肤被切割开的疼痛,毒瘾虽然可怕,但也尚在容忍范围内了。


    戚叔那一次非常惊讶,但普通人不可能会想到那么诡异的移魂事件的,戚叔后来的问题戚安然也推过去没有回答,这事情也就那么过去了。


    眼前的情景变得逐渐模糊,戚安然知道不好,颤抖着低低对着戚叔说:“带去我房间……快把我绑起来!”


    戚叔眉头一跳,立刻紧张了起来,朝着院子里大喊了一句:“快来人帮忙!”


    院子里立刻凭空出现了两个女佣和一个男仆,他们惊慌地跑上来将戚安然抬了起来朝着屋里奔去,戚安然虽然难受,可被这样托着还是觉得有点囧,可惜情况不容他多想,在到达房间之前,那种让人难以承受的巨大痛苦已经降临,没有被捆绑住的戚安然难以自制地缩成了一团开始痛苦哀鸣,几个人没来得及跟着他变化姿势,于是戚安然被直直的摔到地上,雪上加霜。


    “怎么回事?”人群外忽然传来冷静的声音,戚不复拨开几个人大步走了过来,他在客厅看报纸,戚安然的大阵仗不可能不让他注意,一走过来怎么就是这种状况?


    戚安然双眼早已模糊,眼前却缓缓步来高大的身影,他脑中的记忆零散混乱,如同幻灯片的画面忽闪滑动,定格在漆黑的,吹着冷风的秋天。


    被灌下安眠药的小孩意识还有些清晰,被人从温热的臂弯挪移到冰冷的地面上,脸颊贴着粗粝的沙石……


    戚不复居高临下地双手环胸盯着戚安然痛苦的模样,红发已经有点打湿了,贴在瘦削的脸庞上,这样的戚安然,看上去竟然有点意外的柔弱。


    戚不复嗤笑了一下自己的臆想,戚安然要是懂柔弱,母猪都能爬树了。


    “毒瘾犯了?活该我告诉你,你这不是咎由自取是什么……”戚不复冷厉地注视着戚安然,好像幸灾乐祸似的教训着,但他这话终究没能说完——


    “哥哥……”他看到戚安然缩成一团卧在地上,微微皱着眉头看了上来,眼里水雾蒙蒙的,不同于往常的咬牙切齿的模样,竟然像换了个人似的,乖乖地叫着,“哥哥。你抱我上去好不好?”


    戚不复心里一跳,随后眉头皱的死紧,好像看一团垃圾一样盯着戚安然看了半天,可最后还是蹲下.身弯腰将他抱了起来。


    温热的……肩膀和臂弯……


    多少年前……多少年之前,沈青也曾拥有过这些……


    戚安然难受地死死扣住戚不复的肩膀,嘴里像小奶狗似的不停呜咽着,不知道多可怜。


    戚不复抿了抿嘴,最终还是咽下了嘴边的毒舌,没有多说什么,将他抱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