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重生之巨星不落 > 1重生

重生之巨星不落 1重生

  

 沈青已经在片场里站了快半个小时。


    《功勋》正在拍摄第一场,主角偶遇出洋留学的未来的得力助手的一幕。


    主角陈子然演的很顺利,可这却不是沈青愿意看到的,因为原本站在这里的人并不该是他。


    好不容易导演宁杭成喊了“卡”,刚刚沉浸在民族大义里的主角配角们一哄而散,纷纷坐到场外休息,路过的剧组人员瞥向尴尬站立原地的沈青的眼神里掩饰不住的异样。


    沈青忙迎了上去,堵住打算起来跺跺脚离开的宁杭成:“宁导,您开什么玩笑?开机怎么没有通知我,莫名其妙就把我的角色刷下来了?”他急的要命,《功勋》是他的翻身之作,最近的负面消息实在是太多了,如果再失去了这个角色……而且最重要的是,沈青上星期刚刚过完三十五岁的生日,他已经演了快要三十年的配角,这是他第一次有机会饰演主角。


    宁杭成看着沈青掩饰不住青影的眼眶,和遍布密密麻麻血丝的眼眶,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头。


    无他,只因为沈青……实在是不适合这样忧郁的表情。


    他长得太平凡了,蒜鼻小眼,虽然有肥厚性感的唇,但组合在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上那就完全是个悲剧了,这样困扰的表情做在他脸上,就凭空让人觉得他在算计谁似的——不演戏的时候,谁都看不出沈青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情绪。


    “沈……老沈啊,”宁杭成本来想把距离拉的远些,但已经合作了很多次了,心里又忍不住的可怜眼前这个男人,还是改了口,但话里却是毫无转旋之地的,“你也体谅一下,我是做商业片的,演员的风评真的很重要,你最近……闹的真的有点过分……”


    他说的是沈青最近和季歌鹤闹出的同性绯闻。在一星期之前,《功勋》开机前期,如同燎原之火熊熊燃烧遍整个网络。当然,这种绯闻其实很多时候并无法闹出很大的动静,但实在是,这次的主角双方,差距太大了。


    季歌鹤是内地声名鹊起的当红演员,很懂做人,观众缘也好,长的也是时下大部分女性都很青睐的模样,狭长的丹凤眼内光芒摄人心魄,举止又彬彬有礼。与之相比,沈青……光凭长相,就可以说是云泥之别也不为过了。


    虽然他在娱乐圈中打拼快三十年,资历老到年纪比他大的宁杭成也不敢随便小瞧,但是却因为先天条件的原因,在这个不以资历论辈的娱乐圈里,连块干净的立足之地都还未曾找到。


    宁杭成倒是相信他的,沈青不是那么功利的人,他一路走来打拼地那么辛苦,不可能会做出这种自毁长城的举措。


    那么一张无分辨率平凡无奇的脸,沈青在这个时时有新人交替的演艺圈里却用了三十五年,用打拼来的钱还掉了助学贷款,还掉了房贷车贷,积累了一定的观众基础,虽然……这些粉丝的平均年龄基本在五十岁以上,但他们大多是已经有了一些阅历的人,已经能够透过现象看到另外一个人的本质了。


    可惜仅仅有他们的相信是不够的,三人成虎,沈青这回不知道是被谁给算计了。


    沈青的粉丝群拥有的力量实在是太小了,四五十岁还懂得上网掐架的人少之又少,那些季歌鹤的疯狂粉丝们愤怒起来又毫无理智可言,所以在网上开始呈现铺天盖地之势轰炸沈青跟季歌鹤的消息时,只短短的几小时,一切的负面言论全部朝着沈青刮来了。


    那些似是而非的偷拍照、短信、人肉出来的聊天记录,全部变成了沈青自我炒作的证据,几乎所有人都在有志一同的鄙视他——


    ——癞蛤蟆想要吃天鹅肉,却不知道照照镜子。


    沈青艰难的笑了一下,眼里的光芒依旧温柔,对宁杭成的话,他一丝反驳的理由都说不出。


    自作孽……自作孽罢了,谁让他那么多年下来,还是这样不温不火;谁让他……答应了季歌鹤……


    “宁导?”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熟悉的清亮喊声,沈青眉毛跳了跳,缓缓地转过头去,陈子然卸了妆,一条白毛巾包裹着湿漉漉的头发,走了过来。


    清秀干净的脸上,满是不知世事的纯真。


    沈青心里一动,神色开始复杂起来,陈子然,现在接替了原本是他的角色。但更让他难以释怀的,是他和季歌鹤的关系……


    陈子然好像是才发现他似的,吓了一跳,立刻站正问好:“沈哥?不好意思刚刚没有看到,好久没见了啊。”


    “好久没见……”沈青复杂地看着陈子然,嘴唇有点干涩,不知道说什么好。


    陈子然却好像没心没肺般笑了起来:“是啊!您最近挺忙的吧?前几天和阿鹤吃饭的时候,还听他问起过您呢!”


    陈子然和季歌鹤也很熟的,基本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沈青和季歌鹤外出吃饭的时候,他都会到场,季歌鹤说,那是为了防止狗仔捕风捉影来着。


    沈青尴尬地对着他笑了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陈子然既然装成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那么他自然不可能主动提起。沈青呼吸有点急促,想到自己的身体,他终于呆不下去了,这里没有他立足的地方。


    匆匆的道了别,他的脸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苍白,背影也急匆匆的,宁杭成看了他背影很久,又撇过头来扫了陈子然一眼,巧妙遮掩住眼神里的厌恶。


    ********************


    沈青也不敢回公寓,用围巾包裹住了脸,他缩在公园的草丛里不知所措的盯着脚下枯黄的草。


    家门口这个时候大概聚集了几乎所有的娱乐媒体吧?那些记者狗仔的追问、质疑,就像尖刀似的,戳的人疼痛不堪。


    “为什么是陈子然?”即便是在责问,沈青的嗓音还是温和的。


    电话那头的季歌鹤安抚他:“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反正剧组的人已经要把你换下来了,我想着小然现在需要机会,就跟制片推荐了他……”


    沈青把脸埋进手心里,手脚都在发软:“那我怎么办?”


    “青……你别这样……”季歌鹤的声音里能听出些愧疚,“你现在在哪里?”


    “……”沈青顿了一下,“在外面吃饭,我没法儿回家了。”要来接自己吗?


    “啊……”季歌鹤很尴尬,两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忽然听他笑着转移话题说,“不说这个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我这次的新片票房突破三个亿了!导演说下周会有庆功会啊!”


    季歌鹤的新片伴随着绯闻上映,迄今三天已经突破三个亿,许多人就是奔着他这个“被丑男捆绑卖腐的受害者”的名声来捧场的,一边看完,一边在网络上多传播一次对沈青相貌的鄙夷。


    但谁能知道,这次的绯闻,到底是因何而起的呢?


    沈青什么也不想说了,他累得很。不知道为什么,只要听到季歌鹤的声音,他就觉得浑身疲惫。


    “啊!时间到了!”季歌鹤忽然出声,“青,要不这样,你一会儿把地址发给我,我去接你。你不要随便乱跑啊,我还有个通告,一会儿聊!”


    沈青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听到那边滴滴滴的挂线声。


    沈青叹了口气,把整个人缩成了一个球,埋首进膝间,掩饰住浑身散发的脆弱。也许季歌鹤现在也很不想看到自己吧,要知道,自己在他身边,从来都是那么省心……沈青忍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然而公园对面的百货商厦的大屏幕却在此时“刷拉拉”的闪动了一下,开始播放新闻。


    劲爆的隐约伴随扭动起舞的妖艳女郎,款摆的腰肢特写过后,舞伴身后的台阶上逐渐走出一个身着红色紧身连衣裙的干练中年女人,她握着话筒,笑容完美无缺,是业内最当红的主持人之一。


    “今天有幸邀请到了现在最当红的影坛小生季-歌-鹤-来到会客室!各位掌声欢迎!”


    “大家好,我是季歌鹤。”


    雷鸣的掌声,响起的季歌鹤新剧的主题曲,沈青浑身一震,麻木地抬起头来——


    ——直播通告?居然是今日会客室……这是个很难上的节目啊……


    他和季歌鹤现在被闹不清的同一件绯闻缠身,但世界就是这样不公平,只因为长得丑,沈青就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而季歌鹤……却变得越加忙碌了。


    还好……


    沈青心中忍不住庆幸,季歌鹤的事业心那么强,要是也和自己一样被隐形封杀,那么估计会变的比自己还要颓废的吧?


    沈青眼中闪烁着淡淡的宠溺,和季歌鹤的爱情长跑到了如今,该有七年了,能够在诱惑丛生的娱乐圈里如此纯粹的维持一段感情,真的太难太难,但好在,他和季歌鹤都坚持下来了。如果,他能够借此机会一举成名,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沈青在不在,是否消失,对观众来说从来不是那么重要的,他只是一个万年配角罢了。


    “对于近日圈内传言的您和沈青前辈的感□件,您作何回答呢?”


    沈青皱起眉,这节目的问题问的刁钻,太像是有意刁难了,季歌鹤到底年纪小,别到时候把自己套进去——


    ——“有这样的事情吗?沈前辈他……确实对我比较亲近,说实话,我有时候也有点苦恼怎么回绝他的好意呢……不过大家一定是误会了,沈前辈不会是那样的人的。”


    沈青如遭雷劈。


    “有点苦恼呢……”


    季歌鹤……他……


    沈青抬起头,屏幕的分辨率并不好,但季歌鹤修长的眉头微微撇起有点无可奈何的模样,却巧妙地从这一刻开始将他从绯闻的泥潭里洗刷的干干净净。


    没错……这一切,只是沈青,只有沈青一个人在死缠烂打罢了。


    沈青闭起眼睛,觉得脑中嗡嗡的不知道在吵些什么东西,胸腔里沉闷地喘不过气来,他心脏不太好,平时只能心平气和保持心脏平稳,对任何人不要动喜怒的,像现在这种剧烈的情感波动是大忌。


    他原本不愿意想起来的……陈子然在那天夜里,传到自己手机上的那张照片……


    原来从一开始,事情就早已落下定局。


    ***************************


    如坠迷雾浮沉跌宕,挣扎片刻,鼻尖嗅到湿湿的空气,灌进干燥的鼻腔,简直通体舒畅。


    就像缺氧很久了似的,猛然剧烈的电击在胸膛,沈青感觉到身体砰的一下直直地弹飞起来,浑身被电的发麻,耳边的仪器滴声不断。


    “老天!他真的恢复心跳了!血压在升高!”


    “快给他换一个氧气罩!”


    “胃管在哪里!?!”


    “周医生,电击?”


    “不用,可以去联系加护了。”


    ……


    沈青脑子在嗡嗡乱叫,耳边的吵嚷声叫他难受的反胃。身体被任意摆弄,换到一个又一个地方。


    他四肢僵持无法动弹,就连发抖都是奢望,更勿论张口拒绝了,好在,只煎熬了片刻,周围就逐渐安静了下来。


    迷雾般的寂静再一次包围住沈青全身,在脑中一声长长的轰鸣过后,他再次陷入了无法自拔的沉渊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