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解药 > 65、第65章

解药 65、第65章

  

 陈庆这车哪哪都挺好的, 插队灵活,停车方便,车上还装了个显示屏, 插上u盘能窝这里头看个电影什么的,但就是车速不行。


    给程恪买了一套煎饼果子和一杯豆浆之后, 一路也没堵,但等他到了程恪店里的时候,陈庆大斌他们已经到了。


    不过他没看到人, 进门的时候程恪正坐在吧台旁边,看到他进来就问了一句:“陈庆和大斌怎么过来了?”


    “我叫他们过来的,”江予夺把吃的放到桌上,“你先吃吧,按早点的规格买的。”


    “我靠,这么大。”程恪拿起煎饼果子发出了惊叹。


    “料足, 味道也好, 他家能卖到中午不是没原因的。”江予夺坐到椅子上, 从玻璃门往外看了看, 这会儿店里没有开灯,看外面很清楚, 但外面往里看就基本看不到什么了。


    “你叫他们过来干嘛?”程恪咬了一口煎饼果子。


    “我过来的时候有人跟着我, ”江予夺说, 煎饼果子很香,他虽然吃饱了,闻着还是有点儿馋, 于是从程恪手里扯了一小块煎饼吃了,“是建材市场跟着我们的那个,一个衣服上有白道的,一个就是他。”


    “你确定吗?”程恪看着他。


    “确定,”江予夺说,“我记得他俩的样子,我转过来的时候他的车往前开了,陈庆他们会去跟着。”


    “然后呢?”程恪看上去有点儿紧张,“不会弄出什么大动静来吧?”


    江予夺绷着脸:“动静大不大不由我控制,要看那人想干什么了。”


    程恪没有说话,表情有些捉摸不定,最后停留在一脸担心上,他皱眉着:“如果真弄出什么事儿了,你要跟我说。”


    “干嘛?”江予夺问。


    “我就说我让他们干的,成天跟着我,”程恪说,“我再找人去处理。”


    “找谁?许丁吗?”江予夺又问。


    “不一定,谁能行找谁。”程恪啧了一声。


    “你不是已经被你那些朋友划出圈儿了吗?”江予夺说。


    “你他妈真是不会说话啊三哥,”程恪叹了口气,“划不划出圈儿都可以找人,肯开口就行。”


    江予夺看着他,没有说话。


    他说动静大不大不由他控制那句话,只是想逗逗程恪,程恪对他们这些混混不太了解,这种事儿他们一般不会在超出了自己势力范围的地方干,今天他叫陈庆大斌过来只是以防万一,只要对方没有动作,他们也就是跟着,什么也不会干。


    但程恪的话让他突然眼圈儿有些发痒。


    程恪没有拦着他,没有让他把陈庆和大斌叫走,只是告诉他如果出事儿了他去想办法。


    但程恪找人得“肯开口”,除了许丁,江予夺知道他基本没有朋友,有时候他会接到几个除许丁之外的人的电话,但态度基本都是冷淡敷衍,如果“肯开口”,他也不至于这样了。


    江予夺从他手里又扯了一块煎饼吃了:“你别担心,我就是让他们跟着,看看到底要干嘛,如果他们想在这儿就干点儿什么,陈庆他们才会防卫一下。”


    “嗯。”程恪点了点头,像是松了口气,然后看了他一眼,把手里的煎饼果子递了过来,“别揪了,咬一口吧。”


    江予夺也没客气,抓着他的手往自己面前一拽,低头咬了一大口。


    过瘾!好吃!


    “你这么饿,就买俩不行吗?我又不是不给钱。”程恪看着手里的煎饼果子。


    江予夺也看了一眼,顿时有点儿不好意思,他咬的时候没觉得能咬掉这么多:“你要不够吃的话我去对面超市给你买个面包吧。”


    “够了,”程恪说,“我就是感叹一下。”


    说完这句话,他又犹豫了两秒,把豆浆拿到了自己面前。


    “干嘛?”江予夺问。


    “怕你把这个也给我喝没了。”程恪说。


    江予夺笑了起来:“三岁半。”


    “抢食儿的还说我呢?”程恪低头吃着。


    “抠死了。”江予夺笑着说。


    手机在兜里响了,程恪很快抬起头,盯着他的手。


    江予夺把手机拿了出来:“是大斌。”


    “没事儿吧?”程恪问。


    “没事儿,有事儿的话肯定是陈庆给我打电话,大斌得跟人动手,”江予夺接了电话,“怎么?”


    “绕了一圈儿,那车回到店那里了,就停在超市门口停车位那些,”大斌说,“你在店里二楼能看到那个车。”


    “好,”江予夺说,“没发现你们吧?”


    “没发现,”大斌说,“庆哥开的车,离得特别远,差点儿跟丢四回。”


    “那行,”江予夺说,“你们再盯一会儿吧。”


    “放心吧三哥。”大斌说。


    江予夺挂了电话,拿过程恪面前的豆浆一仰头都喝了,然后站了起来:“我去二楼看看,现在车就停在对面了,我本来以为那个开车的不是一起的呢。”


    “在对面?”程恪抓着没吃完的煎饼果子和已经空了的豆浆杯子也站了起来,跟在他身后,“操,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不知道,”江予夺上了楼,“你别过来。”


    程恪停下了。


    江予夺顺手拿了张椅子,扛着从窗户面前走了过去,往外看了一眼。


    “在吗?”程恪站在楼梯转角那儿问。


    “嗯,”江予夺放下椅子,又拿了张小茶几从窗户前经过,“在,不用管,先看看吧。”


    “这到底是在跟我,还是跟你?”程恪问。


    “跟我们。”江予夺看着他。


    “什么意思?”程恪愣了愣。


    “我上午去出租房那边了,没有人跟着我,”江予夺说,“你上午到这边来,也没有人跟着你,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有人跟着,起码是我有可能去找你的时候。”


    程恪看着他,过了很长时间才轻轻说了一句:“程怿?”


    “你觉得是他吗?”江予夺问。


    程恪并不确定是程怿,而且也不愿意相信是程怿,但现在这样的情况,他实在不能不怀疑。


    江予夺是个老大,但平时也就是收个租,给小弟出头打个架,就算有仇家,也真犯不上这么天天跟着。


    从发现有人跟踪到现在是两天,但之前有没有并不清楚,就算是只跟了两天,但什么动静也没有,要打要寻仇的用不了这么长时间。


    现在这样,倒更像是监视。


    何况他刚租下房子的时候,程怿就曾经在不知道地址的情况下出现在他面前了。


    如果是监视,就有点儿像程怿的风格了,程怿一直来的习惯就是想要所有的事都在掌控之中。


    只是如果真做到了这个程度,对于程恪来说,就不只是一句为什么了。


    而是愤怒。


    程恪坐到椅子上,吃完了那半个煎饼果子,他的食欲和味觉居然都没有被影响,煎饼果子还是很好吃,就是有点儿凉了。


    吃完煎饼果子,他喝了一口豆浆,不过一直把脑袋都快仰成九十度了,这口豆浆也没喝到嘴里。


    他这才发现豆浆已经没了。


    “你什么时候给我喝光的?”他晃了晃空杯子。


    “我去给你买一杯。”江予夺马上往楼梯走过去。


    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一把拉住了江予夺的手:“不用了。”


    “我出去买杯豆浆,不会有什么事儿的,正常行为。”江予夺看着他。


    “不正常行为也没所谓,”程恪说,“我现在就是不想你走开,也是正常行为,你就站这儿陪我。”


    “我坐着陪你行么?”江予夺问。


    “操,”程恪笑了起来,“行,要不你一边拌水泥一边陪我吧。”


    “嗯好。”江予夺也笑了笑。


    江予夺把外套脱了扔到一边,挽了袖子在露台上开始拌水泥倒模。


    程恪拖了椅子坐到旁边指挥着。


    倒好水泥之后就是打磨防腐木板子,这个比锯板子容易,就是灰大,程恪拿了个口罩给江予夺戴上,盯着他看了很长时间。


    “怎么了?”江予夺抬头问了一句。


    “没,就是”程恪话说到一半又被打他断了。


    “我提醒你,在这儿说话可撤回不了啊。”江予夺说。


    “滚!”程恪骂了一句,虽然戴着口罩,他还是能看出江予夺笑了,眼睛都笑眯缝了。


    “其实我有时候也会想你,”江予夺低头拿着砂纸继续在板子上打磨着,“我要是说了就不会撤回,你也太心虚了。”


    “那你现在给我发一条不撤回。”程恪说。


    “我现在又没想你。”江予夺说。


    “我就是让你发一条,”程恪说,“没说你现在想我。”


    江予夺看了他一会儿,把手里的东西放下,拿出了手机,低头在屏幕上戳了几下,然后收好手机继续干活。


    程恪的手机响了一声,他笑了笑,拿出手机,点开了江予夺发过来的这条消息,然后愣了愣:“我操|你大爷江予夺你幼稚不幼稚?”


    -一条不撤回


    “我不操|你大爷也是你更幼稚啊少爷。”江予夺头也没抬。


    程恪看着这条消息,忍不住乐了半天:“我真是小学就没玩这套了。”


    “你上小学的时候,”江予夺抬起了头,“是什么样的啊?胖吗?一个胖小子?”


    “不胖,”程恪想了想,“我给你找找啊,我妈朋友圈里发过我小时候的照片。”


    “快找,还能看到吗?”江予夺立马凑了过来。


    “去年发的了,我还在家的时候,不过她朋友圈没设时间,”程恪一路往下划拉着,好在老妈不太发东西,一个月也就十多条,没翻太长时间就翻到了,“就这几张。”


    照片是收拾书房的时候收拾出来的老照片,老妈就让人扫描了发了朋友圈。


    第一张是张全家福,第二张是程怿,第三张是程怿跟他的合照。


    程恪点开了第三张:“右边的是我,左边的是程怿。”


    “你”江予夺伸手把照片放大了,一直到他单人占满屏幕,“你小时候居然这么可爱?”


    “小孩儿都可爱吧,”程恪看了他一眼,“什么叫居然?”


    “你小时候长得太像个没煮的汤圆了!”江予夺说。


    “你这都什么形容啊,没煮的和煮了的有什么区别吗?”程恪听乐了。


    “没煮的是粉的,就是粉嘟嘟的,”江予夺说,“煮了就是光的了。”


    “哦。”程恪笑着点了点头。


    “这照片你截一半发给我行吗?”江予夺问。


    “要这照片干嘛啊?”程恪把照片缩小,看着左边的程怿。


    程怿小时候是个非常可爱的小家伙,圆脸大眼睛,就是没有笑容,他记忆里程怿拍照好像一直不太爱笑。


    他皱了皱眉,明明挺可爱的一个弟弟,长大了居然变成了这样。


    “我也存了陈庆小时候的照片,”江予夺说,“还拍了三岁半的照片存着,就想看看别人小时候什么样,我不知道我小时候什么样,没有照片,都没照过镜子。”


    程恪突然心里一阵堵,一把搂过江予夺的脑袋,在他脑门儿上用力亲了一口,因为用力过猛,他感觉到自己牙都磕到了江予夺脑门儿上,有点儿发酸。


    “靠,”江予夺捂着脑门儿,“你是亲我还是砸我啊?”


    程恪没说话,又过去在他嘴唇上用力贴了一下。


    江予夺还捂着脑门儿,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放下了胳膊:“我以为你看到程怿的照片会心情不好呢,看来兴致还不错?”


    程恪笑了笑,低头把照片戳了一下,把自己的那半边发给了江予夺。


    “如果真是程怿,”江予夺看着他,“你会生气吗?”


    “我现在,”程恪转了转手机,左手灵活度太差,手机掉到了地上,他捡起手机,“已经很生气了。”


    “我没看出来。”江予夺说。


    “如果真是他,”程恪笑笑,“我就得跟他算个总账了。”


    江予夺看着他。


    生气。


    愤怒。


    但又似乎气得有些平静,平静得都不太在乎了。


    程恪看着在露台上忙碌着的江予夺,不知道自己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一直到江予夺把所有锯好的板子都打磨好,刷上了桐油,他都一直那个姿势坐在椅子上没动过。


    “好了,”江予夺走到他跟前儿,“暂时没什么可干的了。”


    “嗯,”程恪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腿,又蹦了两下,“我屁股都麻了。”


    江予夺想也没想,抬手就往他屁股上啪啪啪地拍了好几下。


    “操!”程恪震惊地看着他,“你干嘛?”


    “你不说屁股麻了么?”江予夺说,“拍几下就好了,加速血液循环,陈庆”


    “你还帮陈庆拍屁股?”程恪打断他。


    “他帮我拍过,”江予夺说,“管用。”


    没等他再说话,江予夺过来又是啪啪两巴掌:“怎么样,是不是不麻了?”


    程恪简直无言以对:“陈庆也用这么大劲儿拍的吗?”


    “劲儿很大吗?”江予夺愣了愣。


    “不麻都让你拍麻了”程恪叹了口气,“好了不麻了,别拍了啊,再拍我抽你。”


    “嗯。”江予夺拿过外套穿上了,又帮他把外套穿好一个袖子,“走吧,那车还在下面。”


    “车上有人吗?”程恪问。


    江予夺走到窗边,把玻璃上粘着的一点儿腻子抠掉,然后转身下楼:“有人。”


    程恪跟着江予夺上了陈庆那辆袖珍小车,关上车门之后,江予夺给陈庆打了个电话:“你们跟着,我回家,小街口堵他们。”


    他挂了电话之后程恪问了一句:“堵着人以后呢?”


    “不说干嘛的就打。”江予夺回答得很简单。


    “我要在场。”程恪说。


    江予夺发动了车子,偏过头看了看他:“好。”


    车开出去之后,程恪在后视镜里盯着,没看到有车跟上来,过了快二十分钟,他才在后视镜里看到了一辆车,转了三个路口都在他们后面跟着。


    快到江予夺家的时候,那辆车才从街口拐弯了。


    程恪不知道江予夺是怎么判断的,但那辆车转出去的方向,就是之前他告诉大斌堵人的小街口。


    江予夺踩了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下了车往小街口那边走的时候他说了一句:“你在我后头。”


    “嗯。”程恪放慢了脚步,跟在了江予夺身后。


    从这里转出去到小街口,经过一条也就三十米左右的小街,因为是单行,车不算太多。


    一转过去就看到了中间的路边斜着停了一辆车,前面堵着的是一辆路虎。


    陈庆够气派。


    程恪忍不住在心里给他鼓了鼓掌。


    但是越走越近的时候,程恪心里又开始有些发慌。


    他不怕发现这是程怿的人。


    他怕的是这些人跟程怿无关。


    “三哥,”陈庆迎了过来,手里拿了根水管,“人在车里头,不开门。”


    江予夺没说话,从他手里抽过水管,过去一扬手,水管嘭的一声砸在了驾驶室的车窗上。


    程恪被突如其来有些沉闷的这一声响吓了一跳。


    车里的人明显也吓得不轻,猛地往中间躲了一下。


    江予夺第二棍紧跟着又砸了上去。


    这一棍砸在车窗玻璃的一角,玻璃被砸碎了。


    大斌跟着过去一胳膊肘撞开碎了的玻璃,指着里面的人:“别他妈乱动!动一下今天你俩横着出去。”


    “你们干什么?有病吧?”副驾驶的人说,“我报警了!今天谁也别想走!”


    大斌没说话,一直接把车门打开,一把拽出了司机。


    一块儿的几个小兄弟一轰而上钻进了车里。


    场面有些混乱,程恪看不清车里状况,只能确定钻进车里的这些人手上都没有刀。


    不过混乱持续的时间很短,有人从车里扔出了一个手机。


    陈庆捡起手机看了看:“指纹的。”


    “伸手解了!别他妈等我剁你手指头!”车里有人吼。


    手机的主人很坚强,手被人从车里拽出来的时候是握着拳的。


    江予夺看了一眼,从地上捡了一小坨碎玻璃,往那人手上按了一下:“不松开就切。”


    那人也看不清这边是什么压在了他手上,喊了一声之后松开了拳头。


    陈庆把手机拿过去解了锁。


    “看照片。”程恪说。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拿到手机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照片。


    陈庆在手机上戳了几下,然后猛地转过了头:“操!”


    程恪一把抢过了手机。


    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和江予夺的照片。


    连着翻了好几张,都是他和江予夺,看起来应该就是这两天拍的。


    程恪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发抖的手指,感觉全身都因为愤怒而有些发冷。


    虽然这些照片看上去并没有什么问题,顶多能看出他俩关系比较近,会在一起过夜,但他这一瞬间还是想要把手机砸了。


    江予夺拿走了手机:“通话记录要看一下吗?”


    “不用了。”程恪说。


    他拿出了手机,拨了程怿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