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解药 > 64、第64章

解药 64、第64章

  

 程恪那条消息发过来又迅速撤回的时候, 江予夺手机都还没黑屏。


    如果不是程恪瞬间撤回,他估计还没那么快能反应过来。


    就是想你了。


    江予夺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并没觉得它有什么值得撤回的价值, 他也会想程恪,过年的时候他一直看着程恪的朋友圈, 等着他发过来的消息,想要去店里帮着程恪干点儿什么。


    因为他想跟程恪在一块儿呆着。


    没在一块儿呆着的时候,就也会想他。


    他给程恪回完消息之后才有些发愣, 这句话的意义大概并不像他自己想的这么简单。


    想你了。


    陈庆也跟他说过差不多的话,经常说。


    三哥一块儿吃个饭吧,我想你了。


    三哥出来转转吧,好几天没见了挺想你的。


    无论是哪种格式,给他的感觉都跟程恪说的这一句不一样。


    跟他想要跟程恪呆在一起的那种感觉也不一样。


    手机响了一声,程恪的消息回了过来


    -晚安, 傻逼


    江予夺看着这四个字笑了, 都能想像得出来程恪现在的表情。


    -晚安


    他给程恪回了消息, 正想再发一张喵的照片时, 手机突然响了,有电话进来, 他扫了一眼, 是大斌。


    “怎么?”他接起了电话。


    “三哥, 看到一个,”大斌说,“不过只是在你家附近转了一圈就走了, 别的没干,我就没让人动手,怕惊了。”


    “嗯,”江予夺应着,“走哪儿去了?”


    “打车走的,”大斌说,“我骑摩托跟了一段,往北走的大街,那边摩托过不去,我就没跟了。”


    “没事儿,真有什么会再来的,”江予夺说,“那边呢?”


    “恪哥那边儿没有人,”大斌说,“我拍了张那人的照片,给你发过去吧,你看看能不能认出来?就是拍得有点儿糊,天儿太黑了。”


    “行,”江予夺点了根烟,“你们回去吧,明天有时间再出来。”


    挂了电话之后,大斌发了张照片过来。


    看到照片的时候江予夺就想让他去跟陈庆学学,比陈庆拍的照片还要糊,陈庆还经常能拍出挺有感觉的,大斌这直接就糊成了一坨,一般人也就能看出上头有个人。


    不过他能看出来,他对黑暗里的人影非常敏感。


    这种时候看人不靠细节,只看个轮廓,身体的走势。


    这个人是今天看到的那两个人之一,衣服上带白杠的那个,换了衣服,但整个人的感觉都没变,因为今天看到他两次,江予夺印象很深刻。


    他给大斌回了个消息,让他注意这个人。


    然后放下手机走到了窗户边。


    虽然程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仇家”,这个人应该不会是冲他来的,但江予夺差不多能确定,这就是冲着程恪来的。


    如果是冲自己来的,不会是这样。


    想找老三的麻烦,并不需要这么大费周张,又是跟踪,又是四周转悠的,一般都是像张大齐那样,碰了面儿就开打,或者像八撇那样,直接送货上门。


    今天这两个人,完全不是他们这片街面儿上的风格。


    只是他还没法确定,冲程恪来的话,是图什么,这位少爷身上唯一值钱的东西就那块钱,已经被他扒了。


    不过无论原因是什么,又是冲谁来的,他都无所谓,在这里,这个世界里,从他当初来到这里的那一天,到现在,没有什么让他害怕的东西。


    他清楚这里的风格,了解所有这些人的作派,也知道自己在这里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害怕的


    他猛地把窗帘拉上了,转过身。


    忽略。


    忽略掉。


    忽略掉那个人。


    那个在他视线里迅速躲进黑暗的人。


    他握紧拳,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吐出来。


    忽略。


    他可以忽略那个人。


    可以当没有看到。


    但却无法忽略从内心深处慢慢弥漫出来的恐惧。


    恐惧是无法忽略的,它不受意志控制,来去自如。


    “害怕吗?你躲不掉的,去面对他,去打败他!没得选择,害怕的打败就行了!”


    江予夺冲出房门的时候,听到喵懒洋洋地叫了一声。


    就像是他跟这个世界此时此刻,最后的交集。


    “三哥!”陈庆的声音从客厅传到了卧室,“三哥我进来了啊?”


    “嗯。”江予夺哑着嗓子应了一声。


    “我买早点了,”陈庆出现在卧室门口,“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啊?”


    “睡着了没听见,”江予夺转过头看了他一眼,“现在几点?”


    “八点多,”陈庆说,“今天我休班,是不是要去出租房那边?”


    “是。”江予夺低下头,闭上眼睛让自己缓了缓,好几秒之后腿才开始有了知觉,一阵阵发麻,他皱着眉轻轻抽了口气。


    腰和后背也酸得厉害,像是有把钩子钩住了肌肉,上下拉扯着。


    他坐在地上,靠着墙,这个姿势保持了多久,他现在还不能确定,手机就在脚边,他拿过来想看看的时候,发现屏幕右上角裂成了一张蜘蛛网。


    不过还能用,他点亮屏幕,看了看昨天跟程恪说晚安的时间。


    不到十个小时吧,还行。


    他用手在腿上搓了搓,麻劲过去之后他站了起来,靠着墙轻轻叹了口气。


    幸好昨天没有在座程恪家过夜。


    但他还是很沮丧。


    他不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还是不能忽略?


    为什么就是做不到?


    为什么想让自己像个普通的“正常人”一样,就那么难?


    为什么?


    他们除了想要让他永无宁日,还想得到什么?


    江予夺扑到床上。


    他一直以为自己比所有人都有更强的控制力,更强的意志力还是高估了自己。


    “你昨天睡没睡啊?”陈庆把喵喂了之后又走到了卧室门口,“怎么又趴下了?”


    “坐着睡的,腰酸背痛的。”江予夺把脸往被子上埋了埋,蹭掉了眼角的湿润,然后起身下了床。


    洗漱的时候他感觉自己手背上火辣辣的,低头看了一眼,皱着眉又握了握拳,关节上的伤口只是擦伤,但绷紧之后疼痛变得更加清晰。


    他抬起手,两只手都握着拳慢慢顶在了墙上,一点点用力,直到所有的伤口都跟墙壁贴合上。


    也许是两拳,也许不止。


    除去表皮擦伤的疼痛,还有隐隐的钝痛,不过应该没有伤到骨头。


    回到客厅,他拿出药箱,随便往手背上贴了几片创可贴。


    “昨天是不是碰上什么事儿了?”陈庆边吃边看着他贴创可贴。


    “有几天是不碰事儿的,”江予夺说,“二秃的腿怎么样了?”


    “在家养着,”陈庆说,“我去看了,不太严重,不过张大齐那逼肯定不是就这么就能完的。”


    “他想要我过去给他低个头。”江予夺拿了个包子咬了一大口。


    “说句软话什么的,”陈庆皱皱眉,“要去吗?”


    “不去,”江予夺说,“他没动手,都是他的人,我去了没有话头。”


    “那怎么办?”陈庆问。


    “这么多年,也不是只碰过一个张大齐,”江予夺说,“没有什么怎么办的,我不急。”


    “也是,”陈庆点点头,“张大齐也算混得差不多了,过几年可能该退休养老了吧,那帮老东西不都这样么,蹦到最后也就这样了。”


    江予夺喝了口豆浆,没说话。


    “咱们多年轻,”陈庆一挥手,“让他先滚吧。”


    江予夺埋头吃着,没再开口接陈庆的话。


    他接不了。


    他突然很害怕。


    这是一种全新的害怕。


    陈庆说出“咱们多年轻”的时候他才第一次体会到的害怕。


    他才21岁,还有好几个月才22岁,他还有很多年,五年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就在这里,就在这样的生活里。


    无聊而平静,波澜不惊,满是无望。


    他跟在这里所有的人都不一样,虽然他曾经想让自己相信,他就是这些人里的一员。


    但陈庆和那些小兄弟们,他们有父母,有家,有融入这里的一切,他们有来处,有归处,哪怕无望,也是存在。


    而他,在这里一年又一年,被淹没在这片繁华之下,没有人看得见他,他是那个十年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小孩儿,他是老三,他是那个传说中没有痛觉神经的三哥。


    最后没有人还会记得他,因为从来就没有人看到过他。


    他只是自己故事里的一个路人辛。


    昨天跟程恪一块儿在店里忙活的时候,他第一次想要做些什么。


    罗姐说起这些的时候,什么头绪都没有的他只觉得烦躁和恼火,而昨天他却突然想要做些什么。


    实实在在的,在某个地方站着。


    只是


    可能也只是“想要”而已。


    他想挣扎一下,但却不知道从哪根手指开始。


    又应该怎么开始。


    陈庆今天开的是辆甲壳虫,敞着篷停在门口。


    江予夺上车之后转过脸看着陈庆,陈庆一边打着了车一边也看着他:“怎么了?”


    “现在几月?”江予夺看着他,“几度?”


    “你是说这个篷吗?”陈庆问。


    “我不是说这个篷,”江予夺说,“我是他妈让你关上这个篷!”


    “不是,三哥,”陈庆有些不好意思地靠近他,“今天店里没有合适的车,就这一辆,这辆车吧它它是来修车的,它的篷关不上了。”


    江予夺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你开着它出来的时候是不是还挺感谢老天爷今天没下雪的?”


    “好几天都没下雪了,我估计不会下了吧。”陈庆开着车拐到了大街上。


    “老北风是不是也不刮了啊!”江予夺冲着他吼了一嗓子。


    “你裹好点儿。”陈庆缩了缩脖子。


    江予夺叹了口气,把陈庆外套拉链拉到了头,然后把自己外套的帽子扣到头上,尽量往下扯,把脸遮上了,低头靠着椅背。


    “三哥,挡脸没用的,”陈庆说,“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旁边这人是你。”


    “滚,”江予夺躲在帽子里,闷着声音,“万一人以为是程恪呢,这衣服是他的。”


    “操,”陈庆愣了愣之后一通狂笑,“哎!我就说你今天这件衣服明明没看你穿过但又有点儿眼熟呢,是他妈积家的啊?”


    “嗯,他拿这件换了我那件厚的。”江予夺说。


    “他还真是少爷作派,他这件够买二十件你那件那样的了,”陈庆说,“缺心眼儿。”


    “关键不是买不着么。”江予夺笑了笑,有时候想想程恪,真是个活得自我而迷瞪的人。


    “你问问他要不要我的,”陈庆说,“我有件更厚的,没穿过两回呢,让他拿他那件厚昵的短风衣来换吧,我看那件他穿着挺好看的。”


    江予夺手指顶起帽檐瞅了瞅他:“你要点儿脸吧,给你肩膀上捆块木板你看看你能不能把人那件衣服撑起来行吗?”


    “我增肥了,过年胖了好几斤呢。”陈庆不服。


    “闭嘴开你的车!”江予夺把帽子拉好。


    出租房外面的地上全是红色的炮仗碎纸,新的旧的,还有各种被雪水泡湿又被来回的人和车压成了黑泥饼的烟花筒子。


    江予夺看了看四周,明明满眼过年的红色喜气,却总让人觉得颓败和落寞。


    “先去3号楼。”他往前走。


    “嗯,”陈庆跟着他,“还是一家一家通知让他们收拾吗?”


    “不然呢。”江予夺说。


    “应该弄个楼长,就跟人家小区的业主委员会那样,”陈庆说,“这样就方便了。”


    江予夺看了他一眼,都不想说话了。


    “我就随便说说。”陈庆说。


    “以后别老这么随便。”江予夺说。


    陈庆笑了半天。


    通知这些租户各自打扫好楼道,再把楼下的卫生小片区打扫干净,这事儿挺烦人的,得解释。


    “为什么还要扫楼下啊?我家又没放炮,”一个女人抱着孩子很不高兴,“再说了,那是街上了啊,清洁工应该打扫啊。”


    “这儿清洁工不管,你们不想打扫,我就请人来扫,”江予夺说,“请人的钱就加到这月房租里。”


    “凭什么加房租啊!”女人提高了声音。


    “凭这儿的房租是这片最低的,”江予夺冷着声音,“别家也一样自己扫,房租还比你们高,自己决定吧,不想扫的一会儿跟我说一声。”


    “一家就他妈打扫巴掌那么大点儿地方,”陈庆跟着也提高声音,“我一屁股坐下去都比那点儿地方大了,平时都没让你们扫,一年就这一回还不乐意呢?不乐意就搬到隔壁去,一月多交50,一样得打扫。”


    江予夺上了三楼,陈庆一层层往上,他敲开了三楼的一扇门。


    “张叔,”江予夺跟开门的人打了个招呼,“找你有点事儿。”


    “什么事儿?”张叔问。


    “上回我过来,看你这儿有不少木条木块儿的是吧?”江予夺进了屋。


    “有不少,”张叔指了指厕所旁边的一堆杂物,“都在那儿呢,怎么?你要啊?”


    “我记得有一种木条,花色挺漂亮的,”江予夺走了过去,憋着气在这堆东西里翻着,从一个破塑料箱里抽出了一根一指来宽的木条,“就这个。”


    “这个是鸡翅木,都是碎料,你要这个干嘛?”张叔问。


    “做东西,”江予夺看了看,“就这种挺合适的,你有多少?”


    “都在那箱子里了,你找找吧,”张叔说,“做什么啊?”


    “做个灯,”江予夺把箱子拖了出来,在里头一堆破木头里翻了翻,长长短短的找到了七八根,“这些,我买了,多少钱?”


    “你拿去吧,”张叔说,“这是我拿回来做筷子的,你给我留两根就行。”


    “嗯。”江予夺抽出两根短的放了回去,“你那工具借我用用吧,就锤子小锯子什么的,还有砂纸桐油有用剩下的吗,也给我点儿。”


    “你做个什么灯啊?”张叔一脸莫名其妙。


    “跟你说不清,做好了拍个照片给你看,说不定能启发一下你的灵感,”江予夺说,“以后去给人做家具的时候提高一下档次。”


    “你得了吧。”张叔笑了起来。


    江予夺本来想就用程恪那儿做桌椅剩的防腐木做这个灯,但程恪太烦人,什么惊喜惊喜的,为了好歹让这事儿还有点儿惊喜,他决定换一种木头来做。


    算是惊喜吧,材料不一样了呢。


    他给张叔放了两包烟,拎着一堆东西出来了,一想到这些东西必须在明天之内变成一个灯,他就有些兴奋。


    虽然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做,但他感觉自己已经做出来了。


    把几个楼的事儿都安排好之后,江予夺跟陈庆一块儿随便吃了点儿东西,准备去程恪店里继续做那个工地风的水泥桌子。


    “我送你过去吧,”陈庆说,“省得打车了。”


    “就这个车啊?”江予夺看着他,“我都怕你一会儿开回店里要感冒。”


    “开我自己的车啊!我又不是没车。”陈庆说。


    江予夺叹了口气:“你把车借我吧,我开过去,下午我还能把程恪带回来,要不还得打车。”


    “也行。”陈庆点点头。


    江予夺开着陈庆的小车还没到路口,程恪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我现在过去。”他接了电话。


    “你吃午饭了吗?”程恪问。


    “吃了,”江予夺看了一眼时间,“这都一点多了,我跟陈庆一块儿吃的,怎么?”


    “你一会儿给我带点儿吃的吧,我吃早饭。”程恪说。


    “你一上午什么也没吃?”江予夺愣了愣。


    “不想吃,”程恪说,“这会儿饿了,手机看了一下外卖,没有想吃的。”


    “那你想吃什么?”江予夺问,前面红灯,他踩了一脚刹车,习惯性地看了一眼后视镜。


    “不知道,你随便带吧,随缘了。”程恪说。


    “好。”江予夺应了一声,后面跟着的是一辆很普通的黑色小车,但副驾上坐着玩手机的人却很不普通。


    江予夺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在假装玩手机。


    这是昨天跟着他和程恪的另一个人。


    挂了程恪的电话之后,他给陈庆打了个电话:“你和大斌带几个人去程恪那个店,地址我一会儿发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