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解药 > 63、第63章

解药 63、第63章

  

  江予夺这话说的程恪那点儿正想蓬勃一下的兴奋劲还没找着在哪儿就解散了, 他啧了一声:“这是我起的头吗?你让谁算了啊?”


    “不是你先说的吗?”江予夺松开了他,瞪着他看着。


    “我把你干了,跟我操|你大爷之类的话差不多, ”程恪说,“我说要怎么干了吗?”


    江予夺皱着眉不说话。


    “是你说的吧?”程恪抬起石膏指了指他, “是你吧三哥?”


    “换个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不给我面子,”江予夺也指着他, “我能打得他四条腿儿都上石膏。”


    “滚。”程恪说。


    “我有点儿饿了,中午也没饭吃,还干好几小时活。”江予夺说,“我要吃午饭。”


    “现在该吃晚饭了,”程恪看了看墙上新挂上的钟,“回那边儿吃还在是在这附近转转找点儿吃的?”


    “午饭。”江予夺说。


    “现在都五点多了还午饭?”程恪说。


    “嗯, 因为午饭还没吃呢, 必须得吃午饭。”江予夺很肯定。


    “那晚饭呢?”程恪问。


    “晚上吃啊。”江予夺说。


    “行吧, 就是都往后挪, 反正一顿也不能少,对吧。”程恪笑了笑。


    “嗯, ”江予夺点头, “回那边吃吧, 这边我不熟,万一还有人跟着,不好处理。”


    “好。”程恪把地上的板子都踢到一边, “明天你有时间过来帮我倒模吗?”


    “下午。”江予夺拿过外套。


    “我给你算工资吧?”程恪说,“这一堆东西,本来是要买的,得花不少钱,我想自己做倒不是为了省钱,是觉得有意思,现在活儿都堆给你了。”


    “多少?”江予夺问。


    程恪这话本来也就是随便问一下,想让江予夺有一种木工泥工师傅干活赚钱的感觉,他是估计江予夺可能不会接受,没想到江予夺很干脆就开始问价格了。


    “我去查一下,这套东西如果外头买的话,得多少钱。”程恪笑了。


    “行,”江予夺说,“你就别吃回扣了啊。”


    “我不吃,但是设计费什么的要扣掉,材料费也要扣掉,”程恪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严肃地数着手指,“你拿的就是手工费。”


    “我手工费挺高的。”江予夺说。


    “为什么?”程恪问。


    “我帅。”江予夺把外套往他身上一披,往楼下走过去。


    “不是我打击你,”程恪跟在他身后,“三哥,你真不算特别帅的,就是个普通帅哥,不”


    “你说什么?”江予夺转过头。


    “我还有个转折呢,”程恪说,“不过,要听吗?”


    “给你面子。”江予夺说。


    “不过你轮廓特别好,算是能扛住各种角度的那种脸。”程恪说。


    “听不懂,”江予夺叹了口气,往楼下走了两步又停了停,“上回许丁”


    话没说完,他又继续往下走了。


    “许丁什么?”程恪问。


    “我估计他是随便说说。”江予夺说。


    “他说什么了?”程恪追问。


    “他说有机会找我拍视频,”江予夺有些不好意思,“这算是场面话吧,没话找话说。”


    “许丁不是这种人,他要没这么想,没话找话也不会这么说,”程恪看着他,“他什么时候说的?”


    “你跟林煦拍那个光屁股视频的时候。”江予夺说。


    “谁光屁股了!”程恪说。


    “林煦。”江予夺说,“跟光屁股差不多了。”


    “放你的屁,”程恪听笑了,“他不一直穿着件长衣服么。”


    “敞怀的。”江予夺啧了一声。


    “你”程恪发现自己被江予夺很轻松地就带跑题了,只好掐住,把话题拎了回来,“你想拍吗?”


    “什么?”江予夺愣了愣。


    “拍视频,”程恪说,“许丁那儿挺多拍视频的活儿,收入比你一个新手木工高,或者你也可以兼职。”


    江予夺看着他,没说话,一直到出了店门,把门又锁好了,程恪都没有等到他的回答。


    “你是不是没什么兴趣?”程恪只好又问了一句。


    “你怎么还当真了。”江予夺说。


    “怎么不当真?”程恪拉了拉外套,“我说了,许丁不是随便会说这种话的人。”


    “对你们当然不是啊,”江予夺帮他把外套拉链拉上了,扯着他空着的那只袖子往路口走,拿了手机看了看,“车马上就到了。”


    “江予夺”程恪看着他侧脸,想问清江予夺的想法,对拍视频是不是有兴趣。


    “我,”江予夺转过脸,指着自己,“一个混街面儿收租的,去拍视频?你自己想想啊,逗谁呢。”


    “你是干什么的跟拍视频没什么关系,”程恪叹了口气,“现在这些都不在考虑范围里,只有你想,或者不想。”


    江予夺沉默了。


    程恪也没有再追问,江予夺很明显是自卑,或者说,他给自己划了一条非常清晰的线,无论线的那边是什么,总之他在线的这一边。


    叫的车开过来,停在他们身边,江予夺扯着他的袖子过去把车门打开了,他上车的时候,江予夺很低地说了一声:“我是不敢。”


    程恪刚想转头,已经被江予夺推进了车里。


    拽着袖子是个很好的方法,跟放风筝似的,可以帮着他使劲。


    坐好之后,程恪发现司机正转了头看着他。


    “胳膊没了?”司机问。


    程恪愣了愣,刚想说话,司机又冲他握了握拳:“没事儿,小伙子,还有一条胳膊呢!”


    江予夺拉开另一边车门上了车:“聊什么呢?”


    “我鼓励他呢,”司机说着把车开了出去,“这个社会还是公平的,无论是健全人,还是残疾人,只要你肯努力,都会生存得很好!你说对不对,小伙子。”


    “是。”程恪看到司机这么热情友好,有点儿不好意思驳他面子,于是点了点头。


    江予夺看了他一眼,把外套帽子戴上了,帽檐扯下来挡住了大半张脸,然后靠到了车窗上。


    程恪赶紧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上车的时候他说的那句话


    但是江予夺在笑,虽然看不到他的脸,但能看出来他笑得肩膀都抖了。


    他伸手在江予夺腿上掐了一下。


    江予夺抽了口气,搓着腿转过了脸,脸上还有没来得及收起来的笑,压着声音:“操,掐我干嘛!这么大劲儿!”


    “你再笑一个。”程恪也压着声音。


    江予夺迅速把帽子一拉,转过头冲着车窗又笑上了。


    司机是个挺好的人,一路都在鼓励程恪要努力,不要因为胳膊少了一条就放弃自己的人生。


    下车的时候程恪很认真地向他道了谢。


    江予夺拽着他袖子把他往外拉的时候他没配合着用力,全靠江予夺的力量把他给拽出去的。


    车开走之后,江予夺骂了一声:“你他妈是不是腿也断了!一点儿力都不出是吧!”


    “我残疾人。”程恪说。


    “滚!”江予夺瞪着他,想想又笑了起来,“哎,你怎么不告诉他啊?”


    “本来想说的,但是他都已经说了好几句了,”程恪笑笑,“我怕他尴尬,再说了,这样的人挺好的,万一以后他真碰上残疾人呢。”


    江予夺看着他没出声,过了一会儿才伸手在他脸上拍了拍,啪啪的:“你也是个挺好的人,特别善良。”


    “你手上有没有点儿数啊!”程恪摸了摸自己的脸,“你他妈要不说我是个挺好的人,我以为你挑衅呢!”


    “挑个屁,你四条腿都打不过我,现在三条半还用我挑衅?”江予夺看了看自己的手,又对着空气拍了拍,“劲儿很大吗?我没感觉用了力啊。”


    “啪啪的你听不见么?”程恪啧了一声。


    “业务不熟练,”江予夺笑了起来,“操,我以前真就跟人打架的时候拍过人家的脸。”


    “找饭吃去。”程恪说。


    这会儿饭点,无论什么馆子,人都挺多的,最后他俩决定吃简单些。


    “石锅拌饭吧,”江予夺指了指前面,“卢茜第一次给我发了工资,我就请陈庆来这儿吃的,非常老的老店了。”


    “你第一次请陈庆吃饭请得还挺时髦啊,”程恪说,“我以为就请个煎饿什么的呢,俩小孩儿。”


    “我发现你非常厉害啊少爷,”江予夺看着他,“这店以前就是卖煎饼的,还有大肉包。”


    “一顿花了有没有十块啊?”程恪笑了起来。


    “有吧,那会儿也能吃挺撑了。”江予夺说。


    “抠门儿。”程恪说。


    “也不是我抠,”江予夺说,“我不知道卢茜能留我多久,万一下个月没钱了呢,就意思意思吧。”


    程恪没说话,他想了想自己初中那会儿的状态,其实别说是那会儿了,就是现在,就是当时只有一百块的时候,他也没有想过“万一下个月没钱了”这样的问题。


    从小到大他都没有考虑过跟钱有关的问题也许江予夺考虑过的那些问题,他一个都没有想过。


    所以很多时候,他不能马上理解江予夺的某些想法。


    比如刚才上车时的那句“我是不敢”。


    不敢?


    为什么不敢?


    是因为害怕而不敢,还是因为没有自信而不敢,或者是因为有顾虑而不敢?


    江予夺点了两份拌饭,都另加了肉和菜,往桌上一放,程恪立马感觉自己吃完这一大锅有点儿困难。


    “怎么还加菜了?”程恪费劲地用左手拌着。


    “还加了蛋呢。”江予夺说,“省得你说我抠。”


    “真记仇。”程恪说。


    “嗯。”江予夺点点头,伸手把他这锅饭拿了过去,很快地拌着,“不是我说,有时候看你做什么事儿真是让人着急啊。”


    “我用的左手。”程恪瞪着他。


    江予夺没说话,迅速把勺换到了左手,继续拌着,动作不如右手利索,但比他的左手那的确是利索了很多。


    程恪冲他竖了竖拇指。


    拌好的饭程恪尝了一口,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多放了一个蛋,特别好吃,比他用右手拌的都匀。


    “一会儿吃完我送你回去,”江予夺边吃边拿了手机戳着,“我回家。”


    “嗯。”程恪点点头,听到江予夺今天晚上不在他那儿守夜了,他有点儿失望,但又很快因为自己这点儿失望而有些尴尬。


    “我叫人在附近转着了,”江予夺说,“如果那俩人还会来,我想看看他们是冲你还是冲我。”


    “哦!”程恪恍然大悟。


    江予夺扫了他一眼。


    “也许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严重,可能弄错了也不一定,”程恪说,“老板说那儿小偷不少,可能想偷东西,以为被发现了。”


    “有可能。”江予夺说。


    程恪感觉江予夺一旦区分出了“他们”和“非他们”之后,对待两者的态度就有着非常明显的区别。


    现在江予夺认为那两个人不是“他们”,就很冷静,并且也能接受或许是看错了的判断。


    一想到这些,程恪就觉得有些堵,忍不住又问了一句:“你那个心理医生”


    问出口了之后,他才感觉有些唐突,他甚至没想好要问什么。


    “姓罗,”江予夺一边戳手机一边头也没抬地回答了他,“我叫她罗姐,你真要有什么猜测,你还不如猜卢茜呢,卢茜多漂亮。”


    “我没那个意思。”程恪埋头吃饭。


    江予夺安排在附近转悠的人还挺能隐藏的,要不是他临走之前告诉了程恪那俩人是他的人,程恪还真注意不到。


    两个很普通的人,看着跟路上能看到的任何人都没有区别,甚至察觉不出他们身上平时恨不得漫出去百米远的混混气质。


    而且这俩人并不一直在某一个地方呆着,程恪看着楼下,他俩聊完一根烟的时间之后就不见了。


    后来又来了一辆面包车,又开过一辆摩托,又有个围巾包着头的人站了一会儿程恪分不清哪些是,哪些不是。


    站在窗口看着楼下的时候,他突然有些能体会到江予夺站在窗帘后面看着外面时的心情。


    他现在只是单纯地猜测,如果这里面夹杂着重恐惧,而你需要在恐惧里分辨出哪些是源头


    程恪回到沙发上坐下,今天挺累的,虽然他没干什么活儿,但一整天都来回走着,也没太坐着休息,这会儿腿有点儿发酸。


    挺长时间没锻炼了,还真体力不支啊。


    程恪拿过手机,看着小杨教练发过来的好几条催他去锻炼的消息,他一直没回,懒得一遍遍跟人说自己手骨折了,不小心摔的,没事儿的,过一个月就能拆石膏了


    手机响了一声,许丁发了条消息过来。


    -我在店里,你居然把东西都安排好了,我还说过来看看要怎么弄呢


    -今天工人都在,就全弄了


    程恪给他回复了一条。


    犹豫了一下,他又打了几个字。


    你是不是想找老三


    他把这几个字删掉了,又重新打了几个字。


    你觉得老三能


    再删掉。


    对着空白的输入框愣了半天之后,他叹了口气,在没弄清江予夺为什么“不敢”之前,他还是不要跟许丁提。


    如果他提了,许丁估计会马上安排。


    江予夺拍视频,其实还挺不错的,只是可能需要一些时间训练,那些跟他平时接触的小兄弟们完全不同的各种人,他也需要去适应,万一他觉得谁是可疑的陌生人


    程恪皱了皱眉。


    是因为这个吗?害怕这样的情况出现?


    如果江予夺的“不敢”是指这个,那就更证明了他还没有“好了”。


    程恪把手机扔到一边,倒在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随便找了个台,听着电视剧里的声音。


    电视剧插播广告的时候,手机又响了一声。


    拿起来的时候程恪有些意外,但是更多的是愉快,消息是江予夺发过来的。


    -沙发要换了


    -怎么了?


    程恪飞快地给他回了一条。


    江予夺发了一张照片过来,拍的沙发,能看到沙发上有一块湿了。


    -。。。又尿了?


    -拉的屎


    -。。。。


    -我教育它了,但是它不服


    -怎么教育的?


    江予夺又发了一段小视频过来。


    画面里喵被他仰面朝天按在那片水渍旁边,他手里拿着根筷子比着喵:“现在我要对你用刑了啊,你现在给我跪下还来得及。”


    但喵完全不受威胁,抱着他的手在筷子上愉快地啃着。


    程恪笑了半天。


    -你这视频好意思让你护法和兄弟们看到吗


    -我平时就这么教训他们的


    程恪又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之后又叹了口气。


    江予夺在不受某些因素干扰的时候,是一个很可爱的人,虽然跟漂亮不沾边儿,但叫一声“小可爱”也还是合适的。


    只是更多的时间里


    对着天花板愣了一会儿之后,程恪坐了起来,拿过手机点开了,搜索了一下“有对方身份|证号码能查到通话记录吗”。


    不能,似乎还得有服务密码。


    程恪拧着眉。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想法会不会有些过头了,江予夺极力想自己看起来已经“好了”,在提及过去和心理医生时,都表现得很镇定平静。


    再在这个问题上,江予夺不会再给他有进一步探究的机会,而他也不想再表现出不信任


    但查通话记录找到心理医生罗姐这样的事,他实在也很犹豫。


    他没有任何立场,去做这件事。


    想了很长时间之后,他还是给许丁发了条消息。


    -知道手机号和身份|证号,能查到通话记录吗?


    他的确是个废物,一向对“朋友”这种关系都懒得经营的废物,在这种时候,他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许丁。


    但就算还有别的人,他可能想到的依旧只有许丁。


    毕竟许丁认识江予夺,也可能已经猜到了他跟江予夺的关系,或者说误会了他和江予夺的关系。


    许丁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


    -可以找人帮忙查


    -好的


    他简单地回了一句。


    许丁的加复让他松了口气,这句话给他留了足够的余地,没有问是谁要查,也没有问是要查谁。


    发了一会儿愣,他又点开了江予夺发过来的那条小视频,循环看了能有十几遍。


    “现在我要对你用刑了啊,你现在给我跪下还来得及。”


    “现在我要对你用刑了啊,你现在给我跪下还来得及。”


    他边听边乐,给江予夺又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给我发张照片看看


    -干嘛?


    江予夺回了消息,虽然有疑问,但还是发了张照片过来。


    程恪一看,顿时又笑了半天,江予夺给他发的是之前拍的那张大写o的大字造型图。


    “傻逼,”程恪发了条语音过去,“谁要这张了,我是让你现在给我拍一张。”


    江予夺挺配合地自拍了一张发过来。


    大概是因为想跟喵一合影,但是喵不太配合,所以整个画面都糊得厉害。


    不过还是能看得出来江予夺这会儿心情不错,咧着嘴笑得挺开心。


    -你是不是害怕啊


    -我的人在你附近呢,有什么不对你给我打电话就行


    江予夺又发了两条消息过来。


    -不是,就是想你了


    程恪这条消息发出去的瞬间就后悔了,赶紧点了撤回,然后盯着屏幕。


    过了几秒钟,江予夺的消息回了过来。


    -我看到了,傻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