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耽美爽文 > 某某 > 44、陌生人

某某 44、陌生人

  

  阳光流淌到草尖上, 青葱欲滴, 盛望被晃得眯起眼, 热意从额前耳后泛上来。


    他怀疑是高天扬带过来的热风,拎着领口扇了两下才对江添说:“这怎么当赌注,赌来赌去都是我吃亏。”


    江添挑了下眉,未置可否。安静了一会儿才半是无奈半纳闷地说:“你坑我的时候怎么不觉得亏?”


    “那当然不一样。”盛望笑起来, 又觉得热意没那么浓了,凉风扫过, 还是一派秋高气爽。


    他理直气壮道:“你都说是坑你了。”


    “什么坑?”高天扬从负责后勤的同学那边拿了瓶水, 边走边灌。


    “没什么,说你这个惊天巨坑呢。”盛望指了指江添身上的衣服,随口答道。


    三人目光又聚焦到了操场上。


    在上赛场之前,盛望就做好了心理准备, 看宋思锐的身高和腿就知道他跑不了多快,但他没想到居然可以这么慢……


    “你最好告诉我老宋是在留力, 后面有冲刺。”盛望指着逐渐被别班反超的人说。


    高天扬干笑一声:“跑200米还用留力?”


    说话间,8班一个女生超过了宋思锐,他迈着小短腿挣扎了一下,无济于事。


    “起跑就是最快速度了。”高天扬损起宋思锐向来不客气:“最后50米你会发现他腿抡得特别快, 看过仓鼠球没?就那个效果。视觉上是冲刺了,但实际没有,非常梦幻。”


    果然,宋思锐如他所说抡到了交接点,当他把棒子给李誉的时候, 高天扬的优势已经被败完了。从遥遥领先到倒数第五,只要200米。


    “稳住,别崩。想想咱们班口号。”高天扬指着显眼的大红横幅说:“输赢看淡,比完就算。壮哉我大a班。”


    盛望:“……”


    “我为什么要答应他上来丢这个人?”盛望认真地问江添。


    江添不咸不淡地说:“我也在想这个问题。”


    “敬伟大的友情。”高天扬举了举维他水瓶。


    他们三个心态还行,接棒的李誉却彻底崩了。她本来就不擅长这个,只因身为班长被拉来凑数,这数凑完,倒数第五飞速变成倒数第一。


    这边裁判举了一下旗,负责跑第四棒的同学上了跑道,盛望就是其中之一。他之前热过身,这会儿原地小跳了几下,便做了准备动作在接棒点上等。


    一个又一个同学冲过来,其他班的人纷纷接棒,李誉还有十多米。


    菁姐常说她心态不稳,容易紧张容易焦虑,这一点在肾上腺素飙升的体育场上被放大了好几倍——


    她跑到最后眼泪都出来了。


    模糊的视野里,盛望在接棒点已经小跑起来,是一道干净又张扬的剪影。


    她把接力棒递出去的那一刻,听见盛望说:“唉,别哭。”


    下一秒,男生便像离弦箭一般出去了。


    飞扬的少年最动人心,奔跑的时候像是穿过了光阴。不过那一瞬间,没人会想这些矫情的东西,只有最直接的反应——整个a班都沸起来了,冲着跑道声嘶力竭。


    紧接着他们便发现,叫起来的不只是a班人,其他班比他们还疯。


    “我操——你们他妈买挂了吧!!!”b班体委没参加接力,在座位上冲着a班喊。


    “有本事你也买!”一个女生毫不客气地喊了回去。


    盛望超过了8班、6班、3班、9班……


    每超过一个人,看台就是一阵喧嚣冲顶,哪个班都在叫。


    然后是12班、7班、2班、b班。


    b班跑前几棒的人都没离开操场,站在草坪上实时跟进,其中就有和盛望江添同宿舍的史雨。


    英语竞赛成绩出来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里,尽管盛望并不知道他等着看笑话的心态,但他还是觉得自己脸被打肿了,羞于见人。


    可能是因为贺诗夸了盛望好几天,也可能只是男生的胜负欲作祟。史雨突然进入了“竞争状态”,把盛望列为比较对象,开始了单方面悄咪咪的争强好胜——


    盛望做了一礼拜竞赛题,物理化学周考只比他高10分,不过如此。


    盛望古诗文都认真背了,平时的作业也是自己做的,周考语文也才126,不过如此。


    盛望英语……英语大概是天赋。


    人嘛,总会有那么一两样天赋。盛望点在英语上,他点在体育上了。


    史雨一直觉得自己在肢体上天赋过人,速度、爆发力、弹跳都很好,随随便便就比别人厉害。他始终认为天生差距是追不上的,是命,这也是他抄作业、玩游戏、不复习时常念叨的理由。


    但这一瞬间,他念叨了很多年的东西突然被动摇了。


    他眼睁睁看着盛望连超十二人,离第二名越来越近,俨然是整个操场上最恣意耀眼的存在,忽然就觉得自己所谓的天赋也没那么突出了。


    “草,太骚了吧!”b班几个人都忍不住感叹道,还有一个勾了史雨脖子说:“你他妈也是绝了,你舍友这么牛你知道么?”


    史雨干笑一声,终于没再想“不过如此”,答道:“你说呢。”


    盛望跑到接棒点的时候,跟第二名并肩,离第一名只差两步。


    他把接力棒递给辣椒的时候都没能刹住冲势,又往前跑了七八米才堪堪停下,带起的风扑了辣椒一脸。


    下一刻,辣椒满脸通红地冲了出去。


    中间两棒大多是男生,a班同学本以为优势又要被败下去了,万万没想到女生疯起来简直一切皆有可能!


    “妈耶……”b班体委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a班愣了一瞬又沸腾起来,好像他们嗓门大了能给辣椒挂档似的。


    “辣椒今天起正式更名为风火轮!”有男生叫道,其他人想了想还挺形象,跟着便笑死了。


    这姑娘愣是又超过了一位,200米跑完a班又到了第一。班上男生多,欢呼起来调门明显不同,气震山河。


    然后,心脏病之旅就开始了——


    盛望拿着一瓶水站在场边喝,看了几秒他就决定不喝了,怕噎死在这里。


    先是第六棒赵巧娜脚滑,接棒踉跄了几步,七八个班的同学就在她身边呼啸过去了。


    她一急,呼吸节奏又出了问题,跑了一百多米就喘得不行,她这棒跑完,a班掉到了11。


    接着第七棒被隔壁4班的人撞了一下,差点儿摔跟头,两手都撑地了又直起身来追……


    把自己追到了最后一名。


    过山车都没这么玩儿的。


    盛望半途看情势不对,横跨半个操场跑到了江添那边。


    彼时老师已经举过旗了,江添正站在接棒点上,高天扬趁着没轰人,在他耳边灌鸡汤。灌了半天发现他添哥在走神,一句没听。


    他顺着视线看过去,看到了场边的盛望。


    “得嘞,您老心态稳得一批,我还是退下吧!”高天扬拱了拱手。


    盛望刚想越过跑道线,场务老师就开始轰鸡了。高天扬灰溜溜跑过来说:“不让过去了,你要说啥直接喊吧。”


    盛望一愣,忽然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要说什么。那他穿过操场越过跑道干嘛呢?


    只是在场边站着?只是……来看看?


    “噢,我以为你急急忙忙跑过来是有什么注意事项或者战术。”高天扬大手一挥,道:“那咱俩老老实实加油吧!添哥——好好跑啊!”


    江添正在活动脚腕,清淡的眸光越过跑道看过来。


    其他班的第七棒已经绕过弯道冲过来,a班落在最后。


    盛望皱着眉,面露担心。


    而当他从远处收回目光的时候,他看见江添冲他抬了一下拇指,接着便侧过身去,伸手稳稳等着后方冲过来的女生。


    盛望忽然就放下心来。


    这一天,a班同学犹如坐上了死亡过山车,心脏病好了犯,犯了又好。


    最后看到江添一个个超人的时候,群情激动,干脆跟着数了起来。


    数到13的时候,这场接力赛终于结束。江添第二个跑过终点,第一的是4班,差距小到几乎难以辨别。


    a班乐坏了,第二名够让他们鬼叫,毕竟以前接力赛都是垫底。


    语文课代表连广播稿都写好了,谁知裁判老师打了个手势,把拐角几个学生叫过去问了几句话。


    几分钟后,a班积分牌被人翻了个数字:直加15分。


    “什么情况???”


    a班人都以为加错了,却听回来的高天扬叫道:“4班撞人违规,名次取消,其他班按顺序往前进一位,咱班第一!!!”


    江添对此并不知情,正从终点往回走,垂着的手里拎着水。


    他把一边短袖翻卷到肩,正透着热气,突然听见有人从后面跑过来,一把勾住他的脖子说:“我们第一!”


    是盛望。


    除了他没人敢这么糊到自己身上来。


    江添顺势低了头,弓着肩背踉跄两步,一脸淡定地拧开水喝。


    “你听见没啊?我们第一,第一!”


    有人得寸进尺,不仅敢勒他脖子,还敢呼撸他的头。


    “听见了。”江添嘴唇抵着瓶口回了一句,又喝了几口水才把瓶子放下,露出笑来。


    他们要转到看台背面去检录处做个登记,结果刚拐过墙角,江添忽然看着前方某处刹住了脚步。


    盛望还勾着他的肩,眼看着他的笑意倏然消失,表情冷了下来。


    他愣了一下,顺着江添的视线看过去。


    西门通往操场要走三号路,中途有台阶延伸过来。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正从台阶上下来,见到江添后停在了台阶中段。


    盛望第一反应是觉得对方有点眼熟。他很少能记住人脸,但凡有印象的,一定有哪里很特别。


    他愣了一下突然意识到,那人的特别在于他跟江添有几分相像。


    接着他又想起来,这人他见过。就在梧桐外,丁老头家附近的巷子里。


    “小添。”对方叫了一声。


    盛望知道了,这是江添那个一直没出现过的爸,季寰宇。他想起丁老头对于江添童年的描述,觉得这人出众的气质变得令人反感起来。


    江添没应声。


    盛望看到季寰宇的目光朝自己掠过来。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感觉江添站直了身体。


    勾着肩膀的动作突然变得不那么顺畅,盛望愣了一下,松开了手。


    “这位同学是?”季寰宇偏了一下头,显然对盛望有点好奇。


    问到这里,江添总算开口理了一句。


    “关你什么事。”他嗓音很冷,说完轻轻拍了一下盛望的肩道:“站这干嘛,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开车回来晚了点,久等了,抱歉~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