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再没人遇见 > 第七十四章

再没人遇见 第七十四章

  


    有很长一段时间,程夏的大脑处于完全空白的状态。奇异的是他的所有感官知觉全都紊乱,他似乎能听见破烂窗户外夜风刮起的声音,树叶窸窸窣窣地在路上游移。今年冬天还没下雪,太晚了。


    太晚了。


    程夏浑身都在抖,李泽坤牢牢的覆在他身上,眉头蹙的很紧,面无血色的一张脸。他想开口说话,可已经很费力了,他一张口就感觉有咸腥的液体往外涌。李泽坤紧紧抿住唇,他想的是,不能吓到底下这个人啊。


    程夏看到李泽坤的右肋下氤出一大片黑,触在手上,是黏腻的血液。程夏不敢动,紧紧为李泽坤捂着伤口,他在哭,眼泪是从眼眶往外大颗大颗涌的那种哭法,一张脸都湿透了。他很没用,到了这种时候,除了哭什么都不会做。


    李泽坤太疼了。不是伤口,他觉得身上似乎已经麻痹,反而没什么感觉了。他只是朦胧着眼睛往下看的时候,他抱住的是真真切切的程夏,细眉毛圆眼睛,菱形嘴尖下巴,是他的男孩儿。可程夏实在是哭的太可怜了,李泽坤从来没见他这么哭过,疼的李泽坤一颗心都要碎了。


    “小夏…”李泽坤今夜最后的两个字,呢喃般,连着涌上来的血吐出来,似乎求解脱般。他寂寞太久了,四年,也许到了可以去找程夏的时候了。


    “我回来了李泽坤,你听得见吗?我回来了…”程夏凑在他的耳边,声音很温柔,不可避免地带着哽咽:“我不惹你生气了,不骗你了,我是小夏…我回来了,你怎么不理我了呢…”


    李泽坤没有什么反应,他已经失去了意识。


    乔铭的人分了前后两波撤,当乔铭意图料理程夏时已经走了一部分,部队车到的时候,剩下的人走的也非常快。


    李泽坤被扶起来放倒在担架上,没有人过多理程夏。他软着腿慢慢站稳,低头只见自己满身的血迹。刺得他眼眶生疼。


    今夜很混乱,李泽坤被带走时程夏跌跌撞撞跟了上去,他固执的去抓李泽坤的手,出去的时候他被地上建筑废料绊了一下,手掌从细碎的沙砾中磨到血肉模糊,可他似乎丝毫没有感觉到,站起来就往李泽坤身边跑。


    幸好现在已经很晚,路上很少有车,加上他们的车牌不限速,去医院的路很顺畅。程夏的手紧紧握着李泽坤的手,两个人掌间糊的全是血,分不清谁是谁的。


    程夏坐在手术室外等,盯着那盏红到冰冷的灯,他想给自己一巴掌,却连举手的力气都没有。 李泽坤那么爱他,可自己只知道揣摩,计算和伤害。如果最开始就把一切都告诉他,会不会有一点不一样?至少李泽坤倒下的时候会告诉自己一定要为了程夏坚持下去,而不是用那么疲倦而解脱般的眼神期待终结。


    程夏的灵魂似乎都脱离了身体,他看着医生推门出来找人签病危通知,他听见有人慌乱地打电话给生活秘书让首长过来一趟。程夏把一口浊气慢慢地吐出来,表情麻木到冷漠。他拢紧衣服领子出去,仰头望着远处二十多层的住院部,程夏想,如果李泽坤是盖着出来的,他就从楼上跳下去,一切都结束了。


    凌晨的时候手术室终于打开门,程夏看着医生护士把李泽坤转进监护室,虚脱般顺着墙角滑坐下来,他大口地喘了半天气,最后实在控制不住,呕了一地酸水。


    他真的是被吓到了。这种事情经历一次就已经包含了后半辈子所有厄运加起来的痛苦血泪。


    痛失所爱的感觉无异于剜心之痛。当年程夏是凉透了的,那李泽坤是怎么熬过来的。程夏简直不敢多想。


    李致启是六点多过来的,他这次出来算是机密,没带车队,也没清道封路。程夏本来是在监护室外拥着大衣迷迷糊糊地做噩梦,听见从外往内传的软底皮鞋嗒嗒的声音猛的就醒过来。


    脚步声虽然不大,但很繁乱,听起来人不少。程夏忙贴墙站起来,看着一群人走过来,有穿西装,有医护人员,最后面还有两个警卫。


    他并不是第一次见李泽坤的父亲了,李泽坤闹着要领证的时候见过一面,距离现在大概也有四五年了。李致启并没怎么变,头发仍然染的漆黑,个子不高不矮,脸上除了已经习惯成自然的和善与笑纹,并没别的能让人看懂的东西。完美的政客。


    李泽坤并不像他父亲,程夏之前趴在他怀里听故事,心里觉得李泽坤大概随了他爷爷,无论是脾气还是品性,都像是军营出来的。


    程夏有些怕李致启,那种从心底里爬上来的战栗让他发冷。其实程夏并没有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和威胁,他如果想动程夏,一夜之间程夏连半点痕迹都剩不下。恰好只是因为李泽坤实在是太把程夏当回事,李致启才不能下手。


    程夏看着他们从眼前走过去,因为之前李泽坤的属意,没人去赶程夏。


    李致启待了二十多分钟,从病房出来的时候才把眼神从程夏身上掠了一眼。旁边的生活秘书立刻凑上去轻声说了几句,程夏就见李致启的眉细微地皱了一下。


    程夏只觉得心跳都不齐了,他想起陶然的一些经历和过去,能查到的东西肯定脏到极点。正常人都是要啐上一口的,难为首长面对一个差点害死他儿子的MB只是才皱了下眉。


    程夏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他觉得可能那两个警卫马上就要把自己摁住拖过去。可李致启很快就把步子频率调整好,边看表边向门外走。他连料理程夏的时间都没有。


    紧凑的空间瞬间空旷下来,程夏跌坐在椅子上,额头都被汗湿了。他轻轻打开病房门走进去,久久地看了李泽坤一会儿。


    李泽坤的脸色比之前好了一些,至少不是死一般的青白色。程夏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摸了摸他的脸颊,真好,还是温热的。


    “你什么时候醒过来呢?”程夏低声喃喃:“你醒过来,就能看见程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