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再没人遇见 > 第七十一章

再没人遇见 第七十一章

  


    乔野回来把自己的东西又收拾了一遍打算彻底搬出去。他可以花的钱并不算太多,七八张卡加起来大概三百来万。但要是说能在十二月之前赶快回到本家的话,怎么也能够了。


    他本来还有点犹豫要不要去跟乔铭打个招呼,但到底不是很愿意去触一个神经病的霉头。陶然的事肯定已经有人跟乔铭通过气了,也是多亏楚江远,让乔铭也分不出太多心力再去干涉乔野。乔野到底是大了,自己的想法多的没边,一味的管束并不是太好的事。


    程夏觉得很苦恼。乔野从乔家回来之后 不知道是被那些绝望压抑的气氛所感染还是被什么刺激到了,他变得更加敏感和无常。向程夏伸过去的手也渐渐越来越过格。


    乔野十八九岁的年纪,正是男孩子血气方刚的时候。喜欢到都要成了执念的人就从身边儿,开始时内疚掺着讨好的正人君子脸装的生了腻,一些想想就让浑身战栗的恶劣念头就起来了。


    程夏夜里睡得轻,轻细的吻才落在脸上他就猛地睁开眼。


    乔野察觉到他醒,动作顿了顿,但没停。乔野试探的去握程夏稍凉的手掌,语气还是很乖:“宝贝,给我抱一抱。”


    程夏一把抽回手,冷道:“你别跟我得寸进尺。”


    许久,身上半压的人轻轻笑了一声,这回没再去握程夏的手,而是顺着腰线一路向下。不容拒绝,不容置喙。


    黑暗里程夏看不清乔野的表情,只是那张已接近成熟男人的坚毅面部轮廓,让程夏竟脑子里乱麻一样,从最深处诡异的跳出乔铭的脸。


    这般惊悚的直觉般的联想,本不是程夏该承受的。


    他整个人都弹了一下,双腿很结实的被压制住了,程夏挥出去一只拳头,乔野握住狠狠折了一下。程夏半声不吭,突然比谁都能忍痛。他用唯一自由的左掌扇在乔野脸上,但离他脸很近的时候就被捏住手腕。


    程夏瞬间弯起手指,从乔野脸上重重划着带了一倒下来。很重,他似乎都能听到皮肉裂伤时轻微的“嗤”的一声。


    “操!”乔野松了劲,程夏一翻身,直接从床上自己滚了下去。


    没有地毯,程夏摔的实实在在,扑的一声。


    乔野摁亮台灯,食指从脸上一带,流动的一抹殷红。他半声不出,看着地上的程夏,眼睛里几乎是涌出些暴戾的东西了。


    程夏感觉出这回没有更狠的气势肯定要被乔野整得更惨。他脑子冷静下来,在乔野发狠之前一个箭步冲过去,狠狠地将床头柜上自己睡前还抱着喝水的大玻璃杯摔在脚下。


    足够骇人的一声,玻璃碎了一地。


    程夏红着眼睛去扯脖子上的纱布,他的伤好了很多,但暴露于人前,仍是可怖的一道痕迹。


    “这是在乔铭那里弄的,我自己弄的,你知道因为什么吗?”程夏的字吐的清晰缓慢,裹着轻烟的妖蛇般直往乔野耳膜深处钻。


    “你哥找人轮女干我,”程夏冷笑:“我被摁在地上的时候整个人都发懵发冷,一圈隐隐绰绰的人影,几个人我都不记得了。很恶心,恶心的要命,我就用自己藏过的一块碎瓷片,直直往脖子里插。”


    乔野打了个冷颤,嗓子里低低挤出来:“…对不起。”


    “那些事有什么好对不起,又不是你做的。”程夏对他几乎是露出一个温柔的笑,但转瞬就冰冷下来:“但你现在和那些人有区别吗?嗯?”


    乔野彻底被击垮了,肩膀可怜巴巴的怂着,佝着腰,他脸上的血已经流到了唇边,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他翻身下床去拿笤帚什么的收拾一地狼藉,一副想跟程夏说话又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


    程夏知道唬住了他,冷哼了一声坐在床上,拽过被子裹紧自己又躺下睡下了。


    一个喜欢你的人,只要你不喜欢他,无论什么事,从来只有所向披靡战无不胜的道理。


    只是这次事情让程夏的紧迫感更强了,他一定不能等了。必须出去。


    他在这里待了小半个月,无论李泽坤有没有事,这段时间就是极限。他不能完全等人来找他,什么事情都要自己留点后路。


    可程夏所能选择的方式实在少,家里有监控,平时院里都很少可以出去。最后想来想去,只能选择成本最低又安全的。虽然很俗套。


    冷水淋在身上的感觉非常不好,恍惚间甚至勾起很多程夏不想回忆的遇到李泽坤之前的事情。


    冷意不能让他更清晰,程夏的脑海很混乱,他在思考一些很危险的,甚至有些脱离正常人类道德规范的事情。


    比如,如果李泽坤不在了,他可不可能和乔野在一起。


    但他很快回了神,跌坐在地上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


    浑身湿着将洗手间的窗户敞大,冷风灌进来,程夏的脸色更白了。他咬着牙站在风下,坚持的很勉强。


    怎么可能会有别人了啊?他这一辈子是李泽坤从黑暗里牵着小指头带出来的,李泽坤要是敢走在他前面…程夏估计弄不死乔铭也要先捅死乔野给他陪葬,最后自己再去陪他。


    愿意为他重新走进黑暗里。


    就是这样爱他。


    程夏那天夜里就病倒了,他心里本就压抑,病一上来,都不用多去伪装煎熬。病来如山倒,程夏意识恍惚间想起自己并不是个爱生病的人。


    病不起,也没有养病的时间和精力,他记得高中的时候假期里一边在小饭店后厨一个接一个不停的刷碗,一边嘴里背着七十二篇高考要考的文言文和英语句型,直到下班时老板瞥见他苍白的脸,多问了几句才发现他已经烧到三十九度。一切其实都可以忍受。


    他也许不是个享福命,套牢李泽坤之后被娇养的连个咳嗽都要被当成天大的事全身查一遍,后来还是得了白血病。


    就说人怎么能跟天争?他竟然死在骨髓移植之后。


    程夏烧糊涂了,乔野给他裹紧长羽绒服搂怀里急得不知道怎么好的时候,就听程夏嘴里一直在含糊地低声喃喃:


    “我不想死…”


    不想离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