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最爱你的那十年 > 第五十六章

最爱你的那十年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蒋文旭在医院只待了一天,他像个木偶一样被牵来扯去检查身体,脑子是放空的状态。医生让他戒烟戒酒,蒋文旭却知道这些对自己根本毫无作用,他戒不掉的只是一个人。


    他最爱的人,从学生时代就放在心尖上了,笑起来比花还好看的小少年,脸颊一侧有浅浅的小酒窝。后来在一起了,那人咬牙陪他吃了旁人一辈子都吃不了的苦头。但日子好过之后却全都变了。贺知书不太爱笑了,经常性的沉默,眼睛里盛的越来越满的悲伤。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蒋文旭紧紧抿住唇深呼了几口气,他现在不想哭。


    手机铃声响了很久蒋文旭才回神,他伸手摁了接听。


    蒋先生?我们是物业管理部的。


    蒋文旭淡淡的应声:有事吗。


    是这样的,月初您好像有事查了上个月的监控,还剩了一小段没看的。不知道您还要不要看,如果以后再想找的话就不太容易了。


    蒋文旭本来想说算了吧,他没时间做这些已经毫无疑义的事。但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隐约的念头,宁可事无巨细,也不能再错过哪怕那么一点。


    连检查的单子都没拿他就自己开车回去了。


    蒋先生,监控部的人跟他打了个招呼,高档小区的安保人员素质确实很高:因为我们回放的时候看到了些不太寻常的,所以打了电话让您再来确认一切。您来看看吧。


    蒋文旭的心猛的一颤。手指都有些抖。


    出于保护隐私性,除了小区,楼里只有电梯和安全通道有监控,到了居民门口范围就没有了。但即使是这样蒋文旭也很确定那天出现的车和上楼的几个人和艾子瑜有关系。


    这个,能放大吗?蒋文旭敲了敲电脑屏幕上一个穿驼色大衣的男人。


    放大后的人脸给蒋文旭一种很奇怪的似曾相识的感觉,就是觉得面熟,却怎么都没法想起更没法确认。他脑子里突然闪了闪,屏幕里的男人模样很英俊,面无表情的时候眉眼和下颌的弧度很像…艾子谦?


    心里有根弦颤了颤,蒋文旭冷静不住了:录像,往前推,投在那些车的车牌号上。


    蒋文旭亲手抄了所有车的车牌,转身才出门就给交通局的局长打了电话。


    那天整个警局都很忙碌,都在研究录像,据说是什么犯罪团伙驱车南逃。


    蒋文旭也彻底跟艾子谦掰了,把那张只划了艾子瑜开的那辆车的车牌号的单子送到了艾子谦眼前,就让人捎了一句:你等我找到人。


    ——————————————


    南方的冬天,有阳光的时候室外比室内暖和。贺知书难得出来也晒晒太阳。


    艾子瑜正修建那些花的枝叶,虽然每一簇都长得很大了,但还是连个小花苞都没结。


    我什么时候能看到花啊?贺知书支着下巴坐在小板凳上懒懒的看着医生:光长叶子了。


    艾子瑜就把手里的活放下了,他走过去俯身用干净的手背触了触贺知书的额头,而后才松了口气把手滑下来摸了摸他的脸;快了,结了花苞马上就能开花。他想了想,笑道:四月肯定能开花。


    贺知书恹恹的偏过头:还要好晚,不知道能不能看的到。


    艾子瑜脸上的笑意一瞬间抹的干干净净:以后不许说这种话。


    贺知书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带了些安抚讨好的冲医生笑了笑:我就是随口瞎说的,逼着它看着我的面子快点长。他心里清楚艾子瑜的心意如果是真的,这段时间这个男人心理上受的折磨。照顾病人时的疲惫和费心不用多说,单是看着在乎的人一点点消瘦一点点失去生机,那种心理上的折磨才是真正的痛苦。


    艾子瑜半蹲在贺知书眼前,根本不吃这一套。他看着贺知书眼睛,眼神复杂,然后很慢很慢的凑过去,在贺知书唇上印了一个很浅很浅的痕迹。


    贺知书没躲。


    艾子瑜的眼泪一瞬间就下来了,连一点掩饰的机会都没有。艾子瑜有些狼狈的偏头,声音很低:你想听我唱歌吗?


    贺知书垂下眼眸,他看医生的眼神温柔的让人心碎:以后不要这样了,我会愧疚。愧疚心里有更难忘的人,愧疚仅是陪伴都不能长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