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 > 066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 066

  

 萧如归的语气乍然一听和往日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柳俊溪却听出了里面的疏离和冷硬。


    柳俊溪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笑意,俊朗英气的容颜都因此柔和了一分。


    他心里很清楚,只有在意才会显得疏离,如果心里一点痕迹都没有,那表现出来只会是冷漠和如常。


    相比后两者,他更喜欢前者。


    柳俊溪望着萧如归,声音比往日温和了一分, 他低声徐徐道:“好在伤势无碍,若不是祖父看管的严格,早在几日前我便出门了。”


    这声音低的仿佛在耳边轻声呢喃, 萧如归克制住了想要转身离开的冲动, 眉角却缓缓动了下。他想,刚才还在说是病了,怎么转眼又有伤了


    若不是说谎, 怕是后者了。


    萧如归心里想着这些,脸上却是分毫不显。他也没有看柳俊溪,正准备表明自己要回宫复命的态度时,林锦文有了动作。


    他先是碰了碰顾轻临, 顾轻临看了他一眼,便开口让四周的服侍的人都退下了。


    等下人都离开后, 林锦文冷笑着软绵绵的说道:“表哥既然这么紧张的第一时间就来探望我了,那就快进来吧,站在门前做什么。”


    这意有所指的话一出口,在场人面色各异。林锦文不用说了, 言辞和表情上的嘲讽隔着几道门都能听到看出,顾轻临则是有些茫然不解,萧如归是发怔紧张,柳俊溪则是有些心虚不安。


    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林锦文那话里的意思。林锦文刚从宫里出来,柳俊溪几乎没差什么时间就赶来了,可不就是第一时间了吗。


    何况柳俊溪和他闹翻的事情先前也闹的沸沸扬扬满城皆知的,两人颇有老死不相往来模样。


    那在有心人眼中,柳俊溪今天能第一时间赶到林家,那他盯得是皇宫还是林家林锦文心里自然清楚柳俊溪盯得是萧如归,但这事别人不知道。


    柳俊溪和萧如归之间那点若有若无的暧昧,是一件隐秘又默契的事,他们瞒着还来不及,怎么可能把这事大肆宣扬出去


    那柳俊溪这一番行为让皇帝知道了,他老人家会不会多心


    柳家在京城中本来就处在一个微妙的位置上,皇帝现在对柳家的态度是轻了不行重了更不行。现在柳俊溪这么一出现,若是被有心人利用说成是窥视帝宫,那乐子就大了。


    想到这里,林锦文又哼哼笑了两声。


    柳俊溪干咳两声,那双灵动的双眸中倒是没有什么尴尬之色。他慢腾腾的走进院子里,萧如归迟疑了一下,到底是没有直接抬脚离开。


    顾轻临以为林锦文是担心柳俊溪的处境,并没有往深处想。等人走进来后,他本来想亲自倒茶的,林锦文把他拦住了:“你身体重,不用招呼他们了。”


    怕顾轻临觉得为难,他扯着脸皮一脸痛苦的说道:“我这身上疼的厉害,你先把我扶进去休息休息吧。” 


    顾轻临一想到林锦文身上的伤,立刻把一切都抛在脑后了,他眼底有些急切道:“你快回去躺着,我让人给你请大夫来。”


    林锦文嘴角勾起一抹轻笑,他低声道:“不用请大夫,你拿些伤药给我涂涂就好了。”


    顾轻临嗯了声,连忙催促他往房内走。


    林锦文自然要顺着他的意的,看在自己心情不错的份上,他看向柳俊溪,好意给他和萧如归找了个聊天的台阶:“表哥是和我闹翻了,但最近流言蜚语的,外祖父和表哥对我有所关注,想第一时间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是应该。这事就算是皇上知道了,也会觉得在理。”


    林锦文这话的意思是,让柳俊溪把他来林家的缘由归结在皇孙流言上。这事也关系到柳家,柳家自然要问清楚的。


    柳家身为臣子不好质问皇帝,只能问询林家。


    柳老将军身份贵重,不轻易出面,就算是出面寻的也是林松仁,那柳俊溪盯着林锦文,在他出宫时便得到了消息前来质问一番最是可行。


    事情闹得这么大,要是柳家听到流言一点动作都没有的话,皇帝心里说不定还会有别的想法。要是柳家动作太大了,皇帝心里怕是更不舒服。


    所以柳俊溪因这件事冲动的来林家一趟也是有道理的。何况还有个萧如归在,萧如归完全可以把这事说给皇帝听。柳家和林锦文闹得越开,皇帝大抵是越放心的。


    柳俊溪听了林锦文的话,神色放松的同时又有些复杂。说来皇孙流言传开时,柳老将军震惊无措之余也同他就商议过。


    这事事关林家颜面皇帝尊严,他们不能不过问也不能过问太早,而且只能在最合适的时间质问林松仁。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柳俊溪和柳老将军已经做好了林松仁敷衍他们,什么都不说的准备。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林锦文是皇帝私生子这事就算是真的,只要皇帝不开口,那他就是假的。


    柳氏之事,柳老将军和柳俊溪心里没有气儿那是不可能的,但没有确切的证据,加上林家的态度,他们甚至连质问皇帝和林松仁的理由都没有。


    柳俊溪甚至不敢想这事如果是真的,柳老将军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因为那样的话,就意味着柳氏当年的死另有他因。


    柳俊溪今日前来除了有萧如归的原因在,也有想看看林锦文态度的意思存在。


    林锦文倒是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通透,还要沉得住气。


    柳俊溪对林锦文还是有点复杂的,毕竟牵扯到了去世的柳氏。


    林锦文这么心底明亮的人,柳俊溪在想什么,他猜也能猜出分。不过他并没有多说什么,人都是感情动物,有着自己的判断能力,但也受各种感情因素的影响。


    他对柳俊溪和柳老将军的态度与他们对自己的是一样的,别人对他好,他自然是要回报的,别人对他存有利用之心,那他就会进行反利用。


    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只是柳家现在对他还是不错的,他也就暂时不想考虑那么多。


    他也只是个人,不是神,算不到人生路上的每一步。


    林锦文想着这些,由着顾轻临把自己扶回房内。


    他趴在床上退下衣衫,顾轻临亲自给他抹药。


    中途林锦文呜呜了两声,惹得顾轻临心疼不已,手上又轻了几分。


    药涂抹完后,顾轻临给他盖上薄被,低声抱怨道:“皇上下手也太狠了。”


    林锦文把头从枕头里,微侧头看向他道:“他是皇上,向来说一不二的,只给我十大板已经算是咱们烧高香了。”


    顾轻临自然明白这些,只是理解归理解,心情归心情,感情归感情。


    林锦文这几天的心一直在紧绷着,现在事情在皇帝那里暂时被控制住。他回到家中,在顾轻临面前,终于能松口气了。


    松了口气就感到浑身疲惫的厉害,他眯起眼含含糊糊道:“我困了,睡一会儿。”他是个普通人,在精神高度紧张过后剩下的便只有疲惫了。


    在安稳的环境中趁机睡一觉,恢复下精神气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顾轻临轻声道:“那你睡吧,我在这里看着你。”


    林锦文嗯了声,静静的趴在床上,不知道多久,呼吸变得平稳悠长起来。


    顾轻临静静的望着他,林锦文很少有比他先睡着的状态。每晚他都不知道自己何时睡着的,更不用说林锦文了。


    林锦文睡着时的模样很平静,紧闭的双眸掩盖住了他眼中的光芒,收敛起了身上的锐利之色,整个人看起来斯文温雅极了。


    顾轻临就那么呆呆的看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伸出手在林锦文脸颊上抚摸了下。温热的皮肤比不上夜晚时彼此接触的温度,却让人心安。


    顾轻临放下手,微微俯身,在林锦文嘴角偷偷印了个极为清淡的吻。


    这吻很轻收起的很快,顾轻临却像是沸腾起来的水,整个人都热起来了。而睡梦中的林锦文,大概是做起了什么美梦,嘴角突然勾起抹笑,容颜俊美笑若三千桃花,灼灼其华。


    顾轻临再次出门时,柳俊溪和萧如归都已离开了。


    三七上前禀告说,萧如归急着回宫和皇帝复命,柳俊溪看林锦文回房内了便也离开了。


    顾轻临听罢这话微微沉思了一番,林锦文刚才那一番话他总感觉有哪个地方不对,但让他说出来,他又说不出到底是哪个地方有问题。


    顾轻临心里有些怪怪的,就好像所有人都知道一些事,就他不知道那般。


    当然,顾轻临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如果里面没有林锦文什么事,他也不会对此特别关注就是了,就因为林锦文也在里面,他心里才有那么点不舒坦。


    顾轻临想着这些,思绪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


    三七在一旁瞅着走神的顾轻临,小声道:“少主君,你要不要吃些东西”


    顾轻临最近胃口是极好的,隔一段时间就会觉得饿的慌。今天已经超过时辰了,顾轻临却没有一点想吃东西的模样。


    三七可是见过顾轻临饿过头难受的模样。


    顾轻临今日却是真的没胃口,他有点懒懒的说道:“不用了,我去躺一会儿。”


    三七嗯了声,顾轻临并没有躺在床上,他知道林锦文睡眠极浅,他动作太大的话会把人给惊醒,便在房内的小软塌上躺下了。


    他肚子已经极大了,这软塌不是特别大,普通人躺在上面还好。他侧身躺在上面不能随意翻动身体,看着就比较憋屈。三七有些心疼,顾轻临朝他看了一眼,无声的让他离开。


    三七只好退下了。


    顾轻临闭上眼,虽然和林锦文没有躺在一处,但他能感受到林锦文的气息,这让他很安心。不知过了多久,顾轻临也睡着了。


    在林锦文和顾轻临陷入睡眠中时,萧如归已经策马回宫了。


    他回宫后的第一件事自然是去面见皇上,皇上道:“锦文没事吧。”皇帝话里端的是关心,语气里带的是无奈。


    萧如归把自己送林锦文回去时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再说到周安跟了上去时,皇帝并没有太多的反应。但说到柳俊溪和他们前后脚到了林家时,皇帝讶然的挑了挑眉道:“柳俊溪”


    萧如归微垂眉眼迟疑了下道:“柳小将军好像是去质问林副统领一些什么事,只是林副统领受了伤让柳小将军进了院子,他便去房内养伤去了。柳小将军在臣离开时,也跟着离开了。”


    萧如归并没有直接说质问有关皇孙的流言,但皇帝心里清楚他说的是什么。


    皇帝根据萧如归这三言两句,脑海里很能想象得出,柳俊溪气势汹汹的跑到林家,林锦文丝毫不给他面子,直接回房内休息的场景。


    皇帝对萧如归的话根本没有怀疑,在他看来,林锦文这谁都不放在眼里的性子如果特别给柳俊溪面子才是怪事。


    林锦文可是个爱记仇小心眼之辈。


    想到这些皇帝幽深深的叹了口气道:“柳俊溪当时怎么样了”


    萧如归知道皇帝这是想知道柳俊溪当时的心情,他沉吟了下委婉道:“柳小将军大抵是有些生气的,所以便直接离开了林家。”


    当然,和自己分别时,柳俊溪轻轻在他耳边说,晚上会寻他一叙这事是不用说给皇帝听的。


    皇帝叹息道:“柳俊溪也是眼睛里容不下沙子的人,两个人脾气倔到一块了。”


    萧如归没有吭声,沉默的跟个雕像一样。


    皇帝了解到自己想了解的,他感到浑身酸软的厉害,便站起身伸了伸胳膊道:“算了,都是一些小事,由着他们去吧。”


    然后皇帝看向王尽安道:“去芳贵人那里说一声,朕这几日乏的厉害,让她燃好香,一会儿好好给朕捏捏。”


    王尽安应了声,忙去下去了。


    萧如归知道这没自己什么事了,便小声道,臣告退。


    皇帝嗯了声,挥手让他退下了。


    萧如归离开乾清宫时,情绪莫名。在芳美人得宠之后,林锦文便他查明芳美人受宠的缘由。


    林锦文当时还开玩笑的说,他的身份比自己探消息要方便的多。


    这话倒也不算假,林锦文根本没受后宫妃子待见,他自己便以这个为理由不常往后宫跑。萧如归相当而言能做的就比较多了,打探消息也比较迅速。


    毕竟后宫一个人突然受宠,肯定会被人议论的。她再怎么想隐藏自己的特殊之处,也会被那些紧盯着她的人给扒出来的。


    芳美人受宠除了一双手能把人按得舒坦外,还会自制药包。


    她做出来的药包能安神清脑,皇帝闻上那么一夜,第二天醒来精神头肯定要比往日好。


    当然,芳美人制成的药包,太医院都会认真检查一遍才会用的,毕竟皇帝龙体为大。


    林锦文听到这些后嗤笑了声没说什么话,萧如归其实并不大认同这些的。药包这种东西,太容易被人利用了。


    但太医院的御医们都觉得这些没问题,他一个不懂药理的人也就说不出其他话了。不过萧如归始终觉得这个突然蹦跶出来的芳美人有问题,就是不知道存在的是大问题还是小问题。


    顾轻临这一觉睡得极香甜的,朦朦胧胧中,他听到了玉竹的声音。他皱了下眉,心中一惊猛然睁开了眼。


    “吵醒你了”他人还没有彻底清醒,耳边传来林锦文温和的声音。


    顾轻临顺着声音看向林锦文,他缓缓坐起身,这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在床上了。


    说来他的防备心不算小,把他从软塌上抱到床上的肯定是林锦文了。对此,他竟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林锦文不知道顾轻临在想什么,他一边弯腰把顾轻临的鞋子拿出来给他穿上,一边略带几分不满的说道:“下次别这样了,若是困了,直接上床睡便是,哪有睡在软塌上的。那地方那么小,万一你掉下去怎么办最关键的是,你睡觉不睡在我身边,我不习惯。”


    顾轻临回过神时,林锦文已经把他安置好了。


    顾轻临缩了缩腿,面色泛热,人也有些不知所措。


    林锦文喜欢极了顾轻临这样羞涩又极力忍耐的表情,他脑海中不由的想起一些夜晚的画面。为了不让自己难堪,他错开了眼,低声道:“洗把脸,吃点东西吧。”


    他这么一说,顾轻临觉得自己真的有点饿了。他想到自己临睡前那点心思,便垂眸道:“表哥是怎么回事”


    他觉得自己这话不问出来,心里总是有个疙瘩似的,难受的紧。


    林锦文笑了,道:“你也看出来了”


    顾轻临疑惑的看向他,林锦文俯身在他耳边低语几句,说完顺势又弄了下他的耳垂。


    顾轻临浑身一个激灵,被林锦文动作弄得也被他那话惊的。


    他根本没有朝那个方向想,弄明白这些后,他才恍然那股怪异之感是怎么回事。


    林锦文在自己忍耐力告罄之前理智回笼,他退开身体,看到顾轻临还处在惊讶的模样,他眨了眨眼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在他眼中,小哥和男子其实是没什么区别的。只是在这个时代的人来看,小哥和男子在一起是非常正常的事,男子和男子在一起怕是很多人都接受不了。


    林锦文自己能接受这种事,不过他并打算强求顾轻临也接受,顾轻临毕竟是这大周土生土长的小哥,思想已是根深蒂固了。


    他把这件事说给顾轻临知道,只是希望这人知道有这么一件事。如果顾轻临心里因此不舒服,那以后就避免让他见到柳俊溪和萧如归就是了。


    顾轻临脸上的惊诧很快就收起来了,他点了点头道:“原来是这样,这样也好。”


    萧如归和柳俊溪这两个八竿子打不过一块的人竟然有这样的关系,命运真是奇妙的东西。


    林锦文细致观察了下顾轻临的神色,发现他真的没什么不适后,心里松了口气,他道:“我也只是猜测的,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不过,在自己房里,咱们能不能不要讨论外人了,老是说别人,我这心里总觉得不舒服。”


    顾轻临被他这话说笑了,他道:“好,那就不提他们了。”


    林锦文朝他露出个轻笑,然后他起身,扶起顾轻临,两人紧挨着朝门口走去。


    说了这么一会儿话,两人都有些饿了,此时去吃点东西,时光正好。


    林锦文再次入宫的时候是三天后,他本来还想以伤势较为严重为由,躺在床上继续养伤的。结果才刚刚三天,宫里就出事了。


    这次出事的不是旁谁,而是皇上,这事情还出在芳美人身上。


    林锦文入宫时,乾清殿外跪着周祥。周祥身胖体虚,跪在那里,满脸汗水,身上的衣服就更不用说了,就跟在水里浸泡过似的。


    大大的太阳底下,他浑身在发着抖。任谁看到他那模样都知道,他这是害怕,而不是被热的。


    林锦文从周祥身边经过时,周祥看着他眉眼间的惊恐根本无处隐藏,他眼圈红红的,里面噙着不敢掉落的泪水。他望着林锦文的背影,想要说什么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这事儿说来也巧,皇帝昨天突然心血来潮没让人通禀就去了芳美人处,结果去的时候芳美人正在制香包。看到皇帝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不说,第一反应是把香包收起来。


    她那动作不明显,但皇帝是谁,眼神多尖,一眼就看出了芳美人的不同之处。


    皇帝沉下脸就让人把香包给拿走,芳美人大概是看事情败露了,直接把东西全部扔进了香炉里。这香包在香炉里散发出来的气味腥臭难闻,皇帝当场就呕吐起来。


    王尽安吓得尖声让人把芳美人给拿下了,皇帝头晕眼花的被人护着离开了。


    折腾了一天一夜后,皇帝人总算是彻底清醒了,除了有点头晕没别的症状了。


    皇帝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让人审讯芳美人,又命人把淑妃和太医院的王忠都给抓起来了。


    理由很简单,芳美人是淑妃献上去的,芳美人想害皇上,就意味着淑妃想害皇上。


    王忠更不用说了,那芳美人自制的药包是他带人亲自检查的,当时也是他信誓旦旦说没问题的。现在有了问题,皇帝第一个要追究的可不就是他吗。


    林锦文知道这一切的事情时,心里只觉得日了狗了这是。


    每次他想好好休息的时候,这皇宫里的事就没有消停过。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起的太早了,又在外面跑了一天,状态不好。先更上吧,回头会修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