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 > 064

误穿生子文的男读者伤不起 064

  

 林老夫人离开后, 林松仁的目光就那么淡淡的落在了梅氏身上。


    梅氏安静的站在那里,站了许久都没有等到林松仁一句话。她心里装着事, 脑袋里也在想着乱七八糟的事, 便不由的抬起头望向林松仁。


    不曾想这一望就和林松仁的目光对上了。林松仁的目光和神态都很平静, 但不知为何, 梅氏对这样的目光感到有些心惊。


    她勉强一笑道:“老爷这是怎么了”


    梅氏生来最大的优势是性子温婉,人走的是柔情蜜意善解人意路线。


    平日里都是清清雅雅的,如果真的受了委屈,才会梨花带雨哭哭啼啼出声。


    梅氏一直以为林松仁是喜欢她这模样的,但上次事情发生后,梅氏的泪水涟涟在林松仁面前根本没用。


    林松仁甚至没有怎么查证就定下了她的罪,那一刻她心里十分惶恐,突然觉得自己也许根本没有看透过林松仁。


    她弄不清这个男子到底想做什么,应该也从来没有了解过他。她认定的林松仁, 也许只是这人特意给她的感觉罢了。


    林松仁看着梅氏, 许久后,他慢慢的收回目光,淡声徐徐开口道:“母亲未进京前不过是山野妇人, 她不懂京城内宅妇人里面的那些弯弯道道, 容易被人利用。这次母亲听信旁人之言差点犯下大错,日后母亲若是上香你也跟着去了,好生提点着些也是好的。”


    梅氏听了林松仁这不轻不重的话,脸色一僵,小声道:“老爷说的是, 妾身知道了。”


    林松仁听罢这话半闭上双眼说了句自己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会儿。梅氏顺势接话离开了。


    梅氏走后,林松仁睁开眼,他缓缓躺在床上,眉眼间满是复杂之色。不知道过了多久,他长长叹了口气,闭上了双眼。


    不知道是不想看眼前的一切,还是真的想去休息了。


    而那边梅氏在偏室内,神色晦暗不明。刚才林松仁说的是林老夫人信了旁人之言,他们都知道这个旁人指的是梅氏的母亲。


    梅氏是庶出,她的母亲自然是梅家的主母。


    梅氏知道林松仁这么说话自然是有些生气了,她只是一时分不清林松仁是在生梅家的气,还是在生她的气,只是为了她的颜面而没有直接说出口。


    梅家主母怎么那么巧合能遇到林老夫人,那自然是她在梅家抱怨过林锦文的缘故。梅夫人虽然对她们这些庶女庶子不怎么待见,可是在关系梅家的大是大非上还是很有心计的。


    梅氏知道梅家一开始就是站在大皇子这边的,在林锦文和顾轻临成亲后,林家也成了大皇子的臂膀,梅家和林家算是有了共同的目标。


    林锦文是皇帝私生子的事,不管是真是假就跟一个刺一样卡在大皇子和支持他那些人的喉咙里。能除掉自然是最好的,不能除掉那也不能让他被皇帝承认。


    至于这次梅夫人遇到林老夫人的事,是梅家那边递了信儿,梅氏从中撮合的。她知道林老夫人喜欢上香,随意提几句哪个寺庙里的香火最旺,哪个僧人说的话最准。


    而后的事不用她再怎么开口,林老夫人自然会去的,碰上同在那里上香的梅夫人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梅氏自从上次被幽禁一段日子,心里知道林松仁看重林锦文。所以她放低了姿态,很多事都不在表面上参合。林老夫人去上香回来后心思重重的想要找顾轻临麻烦,她没有多问还给拦住了一下,说是时机不成熟。


    恰好这话刚说两天,林松仁便被气病了。结果林老夫人开口就把林锦文那个疯子给惹毛了,要让皇帝灭人九族的话都说出来了。林老夫人被吓住了,梅氏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场面极为尴尬。


    好在林松仁醒来了,这事也就遮过不提。


    梅氏弄不清林松仁的态度,也琢磨不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她心里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林老夫人和林松仁刚才的对话有古怪。


    以前林松仁在林锦文身世上表现出的是极为镇定的,林老夫人根本是懒得提柳氏,但刚才林松仁说的那句这孩子他姓林,总让梅氏觉得含义非常。


    想到这些梅氏本能的想把这事说给林文眷听,让他避着点林锦文,免得被连累。不过转念想了想,梅氏又暂时摁下了这年头。


    这事不能让林文眷出头的,在林锦文身世之谜没有彻底揭开时,林锦文和林文眷就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兄弟。


    林文眷不但不能避着林锦文,还要一切都不知道,这事需要别人出头。


    梅氏认真想了想,然后取出纸张细细写了几行字,打算让信得过的丫头把信尽快送到了梅家。梅氏觉得大皇子那一脉人应该比较想知道这个消息吧。


    梅氏做完这些事轻轻吁了口气,她朝林松仁所在的房间看了看,最后慢慢收回了目光,脸上缓缓涌起一丝自嘲。


    梅氏至今还记得她得知自己要给林松仁当填房的心情,梅家主母对他们这些庶女庶子并不怎么上心。她以为自己会成为某个达官贵人的妾室,没想到能成为一个小官的正室。


    虽然是填房,但还是正室,未来她的儿女都是嫡子嫡女。


    他们成亲时,林松仁朝她微微一笑的样子,梅氏至今还记得。林松仁面相白净为人温柔,又步步高升,成亲后她心里自然是喜欢的。这些年她把林松仁看的很重,只是没想到到了这个年纪才发现她根本不了解自己的夫婿。


    柔情温和也许都是假的,林松仁眼里怕是只有林锦文那个儿子吧。想到这里梅氏冷笑了下,她也有自己的儿子和女儿,别人不心疼,她自己会心疼。


    林家到底发生了什么,外人自然是不知的。不过林松仁从柳家回去后没多久就晕倒,林家请了大夫去把脉的事,自然是瞒不住的。


    至此京城有心人都已打听到林松仁被柳家拒之门外,回家晕倒是被气的事。他们把这些事加油添醋的往外传了一番。一夜之间,京城流言纷纷,林锦文在众人眼中的形象,自然更加糊涂混账了。


    对于这些,林锦文根本没在意。顾轻临自打听了他那分析后,便是大半夜都没睡着。


    孩子在顾轻临肚子里,他是最心乱的。在某些时候,言语上的安抚总会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还好的是,后来顾轻临自己想明白了。


    他望着同样没睡着的林锦文,轻轻握住了他的修长白皙的手道:“不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是了。” 


    林锦文把他揽在怀里,道:“我会护着你的。”


    顾轻临半眯着眼道:“只要我们一家人能在一起,什么我都不怕。”


    林锦文嗯了声,又把人往怀里带了带。


    天亮时分,林锦文起床时,顾轻临还在沉睡。他睡得不够安稳,眉头还在轻轻皱着。


    在林锦文看向他时,他的肚子猛然动了下,顾轻临的眉头随即紧紧皱起来了。林锦文忙把手放在他肚子上低声道:“不许动了,让你父姆好好休息。”


    不知道是他的恐吓起了作用还是这孩子只是伸了个懒腰,已经继续睡着了,总之过了好大一会儿他都没有动。


    林锦文松了口气,这才把手轻轻拿离。


    等林锦文收拾一番离开后,一直闭着眼维持着一个动作的顾轻临缓缓睁开了眼。他嘴角噙了一抹轻笑,然后把头往林锦文所在地方挪了挪,低声含含糊糊说了句傻。


    在感受着林锦文的气息,他缓缓闭上眼,很快就睡着了。许是被林锦文刚才那傻气动作那傻气的话给安抚了,他这次睡着的很快,眉宇间的痕迹都被抚平了。


    林锦文到了宫里时,皇帝今天没上朝,人也不在乾清殿,当然王尽安也不在。乾清殿门前站着的是元宵,林锦文看到他道:“皇上可是在御书房”


    说来林锦文每天入宫就能见到皇帝,两人来回表演一番。今天他表情都做到位了,看表演的人却不在,乍然这样,他还真有点不大习惯呢。


    元宵笑眯眯道:“林副统领,昨晚上皇上歇在了后宫,现在还没有回御书房呢。”


    林锦文拉长声音哦了声,淑妃近来给皇帝送了个美人的事,他自然是知道的。本来他想以皇帝这性子,这美人新鲜个几天也就不新鲜了,没想到这美人倒是挺能留住人的。


    元宵垂眸不吭声,林锦文道:“皇上不在,那我先回御林军处了。皇上来了,麻烦元公公替我禀告一声。”


    元宵忙道:“林副统领放心。”


    林锦文听罢这话就离开了,到了御林军处,其他人都在进行训练。萧如归在指挥训练,不知道是不是林锦文的错觉,他总觉得萧如归面色有些阴沉,出手也有些狠。被他点到名的人站到训练台上不超过五分钟就被踢下来了。


    林锦文看到王顺站在一边,便朝他招了招手,王顺走了过来喊了声林副统领。


    林锦文朝训练台处抬了抬下巴,道:“那是怎么回事啊,萧统领今天心情不好吗”


    “没有。”王顺憨厚一笑道:“统领不是和往日一样吗”


    林锦文纳闷道:“我怎么就感觉不一样呢,萧统领浑身充满了怨气啊。”


    王顺低眉垂眼没有吭声,林锦文朝他看了看,打了个哈欠道:“算了,反正他揍的也不是我。我昨天没睡好,就先进里面躺一下,有事叫我。”


    王顺应了声。


    等林锦文离开后,和王顺关系好的刘福等人走了上前,刘福用胳膊戳了戳他道:“王顺,副统领刚才说什么了我怎么看着好像和萧统领有关。”


    王顺平和道:“副统领刚才说萧统领是不是心情不好,今天对属下出手有点重。”


    刘福嗤笑一声道:“挑拨离间,这典型的是在挑拨离间。咱们统领哪次出手时不是这样,咱们兄弟谁没在统领手下挨过副统领这是故意这么说想让咱们兄弟对统领心生怨气吧。就他那点心眼在咱们跟前都不够看,别说是在统领跟前了。”


    刘福说完这话,其他人都随声附和了一番。


    刘福看着没有怎么开口的王顺,拿眼瞅了瞅他,半是认真半是玩笑道:“王顺,你不会就被副统领那几个西瓜给收买了吧咱们兄弟在一起的时间可比他长,你不会就这么出卖咱们兄弟吧。”


    其他人听了这话,也都看向王顺。


    王顺皱眉望着刘福道:“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是那样的人吗”


    刘福嘿嘿一笑道:“就知道你不是我才敢开口这么说的,要你真是,以副统领那小心眼的模样,自己亲表哥都能瞎编排,我们能在他跟前得好果子吃”


    其他人也都安下心来,和王顺开起玩笑来。有的甚至还说,王顺跟在林锦文身边,算是替他们打探消息了。


    几人正说的开怀,他们身后传来贺帆的声音:“你们围在这里做什么”


    王顺等人心一惊,回头望过去,只见萧如归和贺帆站在不远处正静静的望着他们。


    王顺和刘福等人忙行礼喊了声统领,萧如归扫视了他们一眼,目光在王顺身上稍微停留两分道:“怎么回事”


    王顺和刘福相互看了眼,最后还是王顺开口把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只说了林锦文对他说的话,隐去了后面他们调笑林锦文的事情。


    刘福趁机道:“王顺说的一点也没错,卑职们都没看出来统领心情不好,没想到副统领倒是看出来了,想来是卑职们的眼力劲不够。”


    刘福这半真实半讽刺的话说的极顺口,贺帆皱了下眉道:“胡言乱语些什么,脑袋不想要了还不滚过去多训练训练身手”


    刘福等人一向比较听贺帆的话,他话音刚落,几个人就起身溜了。王顺走的不紧不慢,在几人中并不大显眼。


    等身边没什么人了后,贺帆看向萧如归道:“统领,林副统领这话什么意思要不要我找人去教训他一下”


    萧如归看了他一眼道:“你找人去教训他我早就告诉过你,别轻易惹他。你今天敢派人去动他,他就算是找到真凶,以他那性子也能把这事算在你头上。到时你说皇上是信他还是信你再犯下这种低级的错误,我可不替你求情挨板子。”


    贺帆被萧如归这话说的半点脾气都没了,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不甘心的说道:“难道咱们就任由他这么嚣张这御林军中总有那么几个人眼皮子浅的,听了这话怕是要多想的。”


    萧如归眯了眯眼,清逸的脸颊越发淡然,他凤目微眯望向林锦文所在的房间道:“这件事你不用管,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


    贺帆常年敢在萧如归身边,自认为对他的表情是非常了解的。至少在他看来,萧如归这般动作就是代表他生气了。


    他大概是想不到,当然任谁也想不到,萧如归只是在他们面前演演戏,私下里对林锦文还是相当和善的。


    萧如归既然把这话说出来了,还是瞅了个机会直接去了林锦文那里。包括贺帆在内的人都以为他去找茬去了,没人知道萧如归进入房内看到林锦文的第一句话就是说谢谢两个字。


    林锦文坐在椅子上,半眯着眼睛,一脸懒散的挥了挥手。


    萧如归看着林锦文那仿佛什么都知道的神色,他沉默了下,也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静静的望着林锦文。


    他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他这两天的确是有些心中窝火,今天在众人面前出手也重了几分。林锦文对王顺说的那话是说给他听的,意思他明白,林锦文让他收敛点。


    他所处的位置本来就被人惦记着,若是被一直盯着他的人发现了不妥之初,找出他的弱点,那往后的事情可由不得他做主了。


    萧如归是个敞亮的人,在王顺开口的一瞬间,他就明白了。为了这点提醒,林锦文在御林军众人心中的形象又多了一个,挑拨离间,想让众人跟着他而不是萧如归。


    有时萧如归会想,林锦文真是天生一颗七窍玲珑心,任何事都瞒不住他那双眼睛。


    林锦文心里本来一直在琢磨其他事,结果被萧如归这么一直盯着,他也琢磨不下去了,便抬眼一脸嫌弃道:“你这是怎么了,就算要感谢也不用这么看着我吧,我浑身起鸡皮疙瘩。”


    像是在肯定自己的话那般,林锦文的身体还不由的抖了抖。


    萧如归知道他一向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也没在意,只是收回了目光。


    林锦文又把自己软在椅子上,他懒懒道:“没办法,这世上除了顾轻临,谁多看我两眼,我都觉得难受。”


    萧如归没想到林锦文会说这个,他愣怔了下道:“你很喜欢他”


    林锦文点了点头:“自然喜欢。”


    “可是为什么”萧如归有些疑惑:“你们一开始怎么就喜欢了呢。”


    林锦文笑了,他拿眼斜向萧如归道:“哪有这么多为什么,人若是看对了眼,就会喜欢上了。这是一种很奇妙的心情,是没办法用词语形容的。总而言之,就是不见时心里惦记着,见了心里又特别高兴。就像是一根线连在心里,时刻能牵动着自己的那颗心。很微妙的感觉,需要亲身体会的。”


    他话音刚落,萧如归猛地站起身道:“外面人多眼杂,我先出去了。”


    林锦文耸了耸肩,两手一摊,嗯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萧如归从林锦文房内出来后,直接回自己的住处了。其他人看到他的神色和身上冷冽的气势,都没敢上前,贺帆也不敢。


    萧如归关上门把自己摔在椅子上,他仰头望着雕刻精美的房梁,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柳俊溪的面容。柳俊溪自打那次在宫里打消了皇帝想要指婚的念头后,再也没有出现过他眼前了。


    人人都说柳俊溪是被林锦文这话给伤到了,所以不想出门,萧如归却知道不是的。柳俊溪那样厚脸皮的人怎么会被流言所伤,更何况他们心里都清楚,这和林锦文没关系。


    也许是觉得无聊了,不想出现了吧。想到这个,萧如归就有种想要狠狠发泄心中那股郁闷之气的冲动。


    所以今天他稍微有些失态了,好在林锦文及时提醒了他。


    在皇宫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他今天的状态实在是太糟糕了,这本是不应该的。萧如归心想,他在房间里默默把所有的情绪都收敛起来,变成了往日那个萧如归。


    在林锦文看来,萧如归也是个聪明人,聪明人之间的对话都是点到为止的。萧如归会因此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他不用看也知道。


    不过他也不是那么没良心的人,等他出宫后会让人前去柳家,给柳俊溪带口信说说萧大统领走神的事。他觉得事情如果真的是他猜测的那样,那萧如归的心情很快就可以得到彻底平复了。


    这些都是小事,让林锦文在意的是皇上。


    他入宫也有这么长时间了,皇帝还没有召见他,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直在后宫温柔乡里没起身。不知道这美人是用了什么手段把皇上留在了床上。


    林锦文的感觉也没错,皇帝召见他时,已经是下午了。


    林锦文到了乾清殿看到皇帝容光满面的,精神头很不错的样子。皇帝表情也很欣喜,似乎处处在表明自己年轻了不少。


    从皇帝的表情来看,皇帝对那个刚受宠的美人应该是满意的。


    林锦文对此却觉得不容乐观,皇帝这样突然精神抖擞起来,除了被人用药,他想不出别的手段来。而且吧,这古代乱七八糟的药很多,但都有很大的副作用,用多了可是会要命的。


    这话林锦文只能在心里琢磨,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他若是说出口,皇帝的第一反应肯定不是感激而是怀疑。


    皇帝展示了一番自己的身体情况后,看向林锦文道:“锦文,有关那些流言的事,朕派人查清楚了。”说到这话,皇帝心里也有点恼怒。不过这份恼怒在自己今天精神头不错的情况下,消散了不少。


    流言是他让人散布出去的,但发展成现在这情形,在里面添油加醋的还有周瑞和周祥。有他们两个,自然也就包含了宫里的贤妃和淑妃等人。


    贤妃的手段要隐秘些,查证的时候稍微有些困难,淑妃手段粗暴,比较容易被查出来了。


    要是往日,皇帝早就气了,但今早他听了芳美人的一番话,觉得这事也不易太过大惊小怪。这芳美人就是淑妃用来固宠的,皇帝很是喜欢,一夜之间便是美人地位了。


    皇帝想到芳美人,心情就舒爽了不少。他看着林锦文道:“这事怨朕了。”


    听着皇帝开口,林锦文也明白皇帝的意思了。在皇帝口中,这流言的起因从皇帝身边内侍口中传出去的,那内侍是听到了林锦文当时和皇帝的谈话,林锦文说到了不举什么的。


    后来柳俊溪入宫又拒绝婚事,皇帝又说了他是不是伤到了根本。


    内侍把这话给当做笑话说出去了,然后就一传十十传百的,周瑞和周祥本来就看不惯林锦文,忙让贤妃和淑妃帮忙推动流言。宫外的温家也出了点手,后面的情况就不受控制的变成了这样。


    皇帝掩去了自己、周瑞和周祥等人在里面出的力,把事情都推在了莫须有的小太监身上后,他道:“事情就是这样的,你也就别放在心上了。”


    林锦文一脸木然,他僵硬着脸道:“皇上,卑职当时说的是就算是不举这一开始说话的人怎么能这样。皇上,事情起因既然是这太监弄出来的,那卑职请求皇上把那太监交给卑职,卑职好好抽他一顿才能消心头之恨。”


    皇帝身边的王尽安不由都绷紧了,一开始说流言的可是他。皇帝面不改色道:“你放心,那太监朕昨晚就把他杖毙了,算是给你出了这口恶气。”


    林锦文在皇帝眼中是十分好哄的,听罢这话,他怅然道:“既然皇上都已经帮卑职出气了,那也没办法了。”


    皇帝看林锦文接受的这么顺畅,一点也没有多考虑后果,心里一时有些复杂,毕竟流言还会继续,受伤的还是他林锦文。


    皇帝便道:“朕私库里有南海送来的夜明珠,非常漂亮,一会儿让王尽安给你拿一颗。”


    “夜明珠”林锦文眼睛亮了,他道:“很大吗有几个”


    皇帝动了动嘴,道:“自然大了,南海送来十颗。朕这些年赏赐出去三颗,这次便给你一两颗吧。”


    林锦文满脸写着两个太少,不过还是没说什么谢过了皇帝。


    王尽安在一旁看的牙疼,这夜明珠后宫里惦记的人多了,皇帝一个都没舍得,现在给了林锦文俩,他还嫌少。


    关键是皇帝还不生气,林锦文真是够有福气的。


    当天,林锦文带着皇帝给的两颗皇帝补偿的夜明珠回家了。顾轻临挺喜欢这东西,拿在手里爱不释手的。


    林锦文笑道:“喜欢的话,以后我多给你找来些,让你房间四周都弄上这个。”


    顾轻临弯起眼角道:“房内都弄上这个,那夜晚不就跟白天一样了,那还怎么睡”


    “就是因为有夜晚才要用到这个的。”林锦文一本正经道:“你不觉得有了这个,夜晚看美人就看的更清楚了。”


    顾轻临愣了下,才恍然自己被林锦文给调戏了。


    他看向林锦文,林锦文正定定的看着他,手里还拿了一颗夜明珠,仿佛在说,这是给他准备的。顾轻临的耳朵再次热了起来,有时他真的想不通,林锦文这么一本正经的模样,到底怎么学会说出这般让人脸红心跳话的。


    顾轻临错开眼,他淡淡道:“我觉得手头上的人有些不够用,过两天准备多买几个回来。你身边要不要添两个小厮”


    林锦文知道他这是在转移话题,便顺着他的话道:“咱们家的事你做主,你愿意买几个人服侍就买几个,这些事不用和我商量的。”


    顾轻临怀了个男孩的流言是在温家举行完宴会后传开的。当时顾轻临腹中胎儿已有六个月了,他以身体笨重没有去参加宴会,梅氏却带着林文眷和林文秀前去了。


    然后就有和林家关系不错刑部侍郎的妇人安氏,说什么曾远远见过一次顾轻临,看那胎像应该是个男孩。


    安氏说完这话还眉开眼笑的恭喜梅氏,说柳家马上就有金孙了。在场其他人也纷纷恭喜梅氏,梅氏干笑应承着,最后笑的脸都要僵了。


    而后顾轻临身怀男胎的事便彻底传开了。传到后来,都传出了什么有远处的得道高僧游历至京城,曾开口说京城将有皇孙降世。


    这消息一出,京城世家都沸腾起来了,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盯住了顾轻临的肚子。他们都在不停的打探,都想知道顾轻临怀的是不是个男胎。惹得一向以斯文出名的林松仁,痛斥了不少人。


    而处在暴风雨中的林锦文和顾轻临也许是早就做好了心里准备,也许是想的太开无所畏惧。事到临头,他们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恍然、害怕。


    流言传的越来越厉时,终于通过芳美人的嘴传到了皇帝耳中。


    皇帝听了这话沉默了,他盯着芳美人。芳美人被他那渗人的目光吓得瑟瑟发抖忙跪下请罪,皇帝最终一声不吭甩袖离开了芳美人的宫殿。


    芳美人跪在地上看着皇帝离开的背影,许久后她笑了,眉目冷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