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再没人遇见 > 第七十章

再没人遇见 第七十章

  

程夏悄悄松了一口气,只要能撑过这段最敏感的时间,什么都好说。他走进卧室,把门锁拧了几圈才躺下。

程夏这几天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他对于危险有种很敏感的直觉,来乔野这他其实是做过打算的。小孩虽说冲动起来不知轻重,可若说如果当真找到乔铭,这男人就算出于保护自己肯定也会帮着销毁证据,但乔铭真的太难对付,摆程夏一道太容易了。反倒是乔野,棒子夹大枣,好用的让程夏都生出些怜爱之心。

陌生环境让本就心事重重的程夏睡得更不踏实,半夜浅眠的时候他听见门把咔咔动了几声,勐地就睁开眼。他倒是没多想外面有备用钥匙,门把声没平息半分钟,锁孔之中就传出钥匙开门的声音。

乔野轻手轻脚把门带上,过来就想往程夏床上爬。

“…你想让我睡沙发?”程夏没动,背着乔野冷冷的开口,反倒吓了乔野一跳。

他一把就把程夏从背后抱住了,弱声弱气地撒着娇:“外边太冷了…你看,我自己自备毯子来的。”

程夏反着手肘怼了他几下:“离我远点。”

但他也没说别的,乔野立马顺着台阶下来,乖乖收回手,拢紧被子闭上眼睛。

身后有个大活人的感觉对程夏来说并不算太好。即使之前没恢復记忆时那些回忆已经跟蒙了层毛玻璃似的看不大清也没多疼,可若是多想想也足够泛起恶心。

程夏闭了良久眼睛都睡不着了,反而是乔野已经沉沉入睡,猫一样打起带着气音的小唿噜。程夏微微起身转过头,少年大半张脸都埋进柔软的枕头里,他确实长得好看,一头小乱毛温温柔柔的俯着,睫毛很长,连着这张脸看起来比白天死皮赖脸软硬兼施纠缠人的时候讨人喜欢多了。

程夏轻轻叹了口气重新躺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他跟乔野这么相安无事的待了三天,也没感觉太煎熬,更多时候总有一种自己是一个家里养了条狗的宅男的奇怪想法。乔野越来越乖,最多是半夜里一根手指的指尖轻轻碰着程夏的后腰就很满足,梦里都甜甜地弯起眼睛。

年少的喜欢很真挚,你都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出他喜欢你,那种灼灼的光无与伦比的美丽。可惜世上残忍和遗憾太多了,每时每刻都有星星黯淡,也就总有一双发着光的眼神失落。

程夏懂得这种心情,他最开始看李泽坤的时候,那眼神可能比乔野都更卑微狼狈,黑暗的地方是他的保护所,他把头垂的很低,李泽坤的眼神永远不会落在他身上,自然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后来程夏对着镜子掩藏起卑微和喜欢。他温存他柔弱他骄傲,做一份要被时刻记挂的白月光。不然又能怎么办?世界上多的是求而不得的爱情,他已经足够幸运。

乔野这几天一直在联系人,虽说是背着程夏,可也有被听去几句的时候。他想带着程夏先去珠海,然后直接回香港。他是乔家最小那一辈,他舅和几个姨护他护的没边,就连乔铭都说不出什么。到时候把人找个地一藏,躲猫猫呗,那么多f**d都没法抓,李泽坤一个官二代找情人的事还能翻了天?

程夏靠着听的只言片语联想了一遍,全身都发毛。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绝对得搭进去,一个乔野堪堪应付,可豺狼虎豹的窝他怎么敢往里踏?

可乔野对他任打任骂撒娇卖痴是一回事,防他防的更严也是事实。电子产品程夏连见都见不到,那天他趁乔野上午不在翻了半天翻出纸笔,寻思写个字条等乔野回来自己能在院里熘达的时候找个机会扔出去,能遇到个热心群众报警也成。

可程夏没想到的是乔野阴沉着一张脸回来,摁着他头给程夏用平板看了段东西——家里竟然有摄像头。

“你想让我给你拷起来是吧?吃硬不吃软是吧?”乔野咬紧牙盯着程夏恶狠狠地瞧,那种凶悍的气场确实吓人。依着乔野阴晴不定的暴躁性子连拳头都举起来了,最后却还是变成掌落在了程夏发顶重重拍了一记:“你给我老实点,我知道你心里主意多着呢,知道我不敢跟你动手是吧?对,我是舍不得,”,乔野的话一顿,才支着下巴冷冷看着程夏道:“但给你弄到下不了床还是可以的。”

温柔时是乔野,沉起脸吓人的时候完全变成他哥了。程夏愣是没敢再开口刺他。

乔野似乎意识到了眼前这个人一味对他好是没用的,推着门出去,不知道从哪个五金商店买了根两米长的链子摆在了客厅茶几上吓唬人。

这段时间断断续续的事已经很折磨人的精神了,李泽坤没半点消息,乔野又琢磨把他往外带。每一个叠加的新一天都变成了钝刀割肉,程夏终于开始慌了。

他半夜睡不踏实,乔野稍微靠近点他就哆嗦。乔野也泄气,最后也是破罐子破摔了,干脆直接把程夏紧紧箍怀里。

月末的时候乔野回家了一趟。楚江远已经被放出来了,在庄园最靠后那栋楼的四楼,他没去看一眼,但听说乔铭一直在那里陪着。匆匆有医务人员出入,似乎不是什么太好的预兆。

乔野之前听说了一点,就算身体里流着共同的血脉,他都对乔铭发毛,一个男人对枕边人竟能那么狠。

楚江远的过去被乔铭扒了个通透,最早他在警校联欢弹吉他的视频都弄到了手,也不知道触到乔铭什么敏感的神经,硬生生看着别人掰断了楚江远十根手指头。

乔野当时觉得这个人早死早痛快,谁知道后来还能被放出来。

反正冯叔是恨得能去杀人了,老早就跑回了香港告状,可乔铭是铁了心不不去理了。床前孝子的模样做了个十足十。

说起来倒也挺可笑的,只是乔野一点都笑不出来。

仿佛煞气太多了一大家子都要被诅咒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