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再没人遇见 > 第六十九章

再没人遇见 第六十九章

  

乔野紧紧抿住唇,他忽然就委屈了。可他什么都没说,慢慢直起腰转身进了厨房。

程夏把被角一直拉到下巴,微蜷起身子来让自己暖和些。他能听见厨房里厨具碗碟叮当作响的声音,后来便闻到一种苦涩呛人的焦煳味。

这傻孩子煮一锅面条都能干锅。程夏轻轻叹了口气,终于待不住了,他掀起毯子起身,腰有些疲倦的垮着,实在是身体太不舒服。

“你一边等着去,我来吧。”程夏忙先把燃气阀门关上,视线无意扫到乔野手背上时 ,发现已经红了一大片了。

这一看还当真是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爷。

乔野见他在看,嘴里才轻轻嘶起气,里面怎么都是表演性质多。

“我要是有你这么蠢,估计连疼都不好意思叫。”程夏拎起锅把里面煳了一团的面全倒了,刷了好一会儿才刷出来。

厨房有烟火气和人气,待着还要暖和一点。程夏看着锅等水开, 忽然被人环着腰从背后抱住了。

乔野把下巴轻轻搭在程夏的肩上,也不出声,像只蹭裤腿的流浪狗。

“滚开。”程夏动了动身子,语气平缓。

乔野又抱了会儿,见水已经咕噜噜大开了才松开手,乖乖找门口站着看程夏往锅里下青菜和挂面。他个子高,往厨房一杵,怎么都让人觉得碍事。

只是他幸好还有点眼色,知道帮忙拿下筷子收拾收拾碗。厨房里可用的食材不多,程夏的面做的却很香。

乔野确实饿了,连汤带面一碗不到五分钟就光了,程夏的胃这一天都不舒服,本来以为有点东西垫垫就能好受一些,却不想吃了点之后更难受了。他看了看乔野空空的碗,意识到傻孩子可能也没吃饱,顺手就把自己的面倒乔野碗里去了。

“你吃了。”

乔野愣愣地看他一眼:“干嘛啊?”

“胃不舒服,别把饭浪费了。”程夏边说边走到沙发边坐下,拽过毯子给自己披上:“你要不想吃就倒了。”

乔野埋下头吃饭,动作越来越慢,不住的悄悄往程夏那边看。程夏能感觉出一种很无害,悄悄打探的视线投在身上,懒得去理会。

乔野吃完之后很快的收拾完桌子,肯定没刷碗。他弄完之后就又凑到程夏身边,蹲下来去掰程夏的脸。

“不要烦我。”程夏皱起眉。

“我感觉你比之前有点不一样了…”之前程夏的情绪变化很明显,有时候虽然看着凶,但怎么都能让人感觉出一种色厉内荏的软弱。而现在明明语气平淡情绪毫无起伏,却冰着人不敢往前迈一步。

乔野的手掀开程夏的毯子,直往下伸。

“干什么?!”程夏一惊,勐的坐起来。

“…我看看你肚子,有淤青一定要揉开才能好的快。”

程夏见他还好意思提,那股火气又上来了。狠狠地挥了乔野一下:“用不着,你离我远点我什么毛病都没了。”

乔野轻低着头轻轻问道:“还疼吗?”

程夏嗤了一声。

“…因为把你放走,乔铭让我跪了两天,我第一次知道挨鞭子那么疼,但我一想到你就觉得,其实也还可以吧。要是你挨,我肯定更难过。”乔野伸出手碰了碰程夏颈间雪白的纱布:“我就是生气你骗我只是为了回去找李泽坤…他对你那么不好了,你还要回去。”

乔野却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不是他常规印象里的陶然。他是程夏,是李泽坤从来都没有辜负过的一个人,所以他就算费了所有力气,拼着最后一口气都要回到李泽坤身边。

程夏伸出手拍了拍傻孩子的发顶:“咱们两个是不可能的,你以后要乖,还有好多值得喜欢的人在后面。”

他没说出口的是自己确实不值得,程夏知道自己的不完满,他善妒又没安全感,小心眼又爱钻牛角尖,心里一大片阴影。乔野年纪还小,他喜欢陶然那样的,就总会遇到一个当真那样的。

程夏对乔野总归是有那么点不忍心的,如果程夏还活着,乔野比他小了快十岁,在他看来确实就是个孩子。而且乔野的性子也有一点点像李泽坤,有的时候连程夏都会瞎想,李泽坤上高中的时候,撑着下巴带笑不笑地看人一眼,能勾去多少小女生的心。

乔野的牙帮子鼓了鼓,很明显是并不赞同程夏的话,这个年纪一些完全不必要的执拗往往是连本人都弄不明白的。他们只有当某一天真正撞了南墙,疼的热泪盈眶时,才会松手。

没有别的副作用,只是疼了点。

程夏问了洗手间的位置过去了,他试了试花洒,半天都放不热。乔野从门口沉着嗓子道:“燃气还没弄好,你简单洗洗脸得了。”

程夏没办法,用冷水简单洗漱完。他擦脸的时候看着镜子发呆,闭一会儿眼再睁开,也值了,白白长小了这么多岁,打多少针玻尿酸也换不回这么嫩的一张脸啊。

程夏出去之后没见到乔野,估计闲着没事把碗洗了。他自己在屋子里逛了一圈,实在是有点小,两室一厅的房子,还有一个卧室做了储物间。

他直接还是占据了自己的沙发。

乔野看到也没说什么,洗漱完走回来才又开口:“睡这里晚上冷。”

程夏说:“我不怕冷。”

“睡床舒服。”乔野语气一顿,总觉得下半句话说的屈辱:“你要是听话,想问我点什么也可以…”

程夏像看怪物一样看了他一眼:“就算你跟我说今晚把李泽坤捞出来我都不陪睡。”

“操!”乔野忍无可忍爆了一句:“你他妈的是智障吗,我要是想就直接给你强了,从客厅给你玩到卧室!我现在就是让你去睡床我自己睡沙发,你还能这么侮辱我一顿?”

“…哦,抱歉,”程夏不痛不痒说一句:“那我去睡床了。”

乔野被程夏气的眼睛疼,觉得自己请回来的不是祖宗,是个魔鬼。

偏偏程夏站在卧室门口就不动了:“那我就直接问了,李泽坤现在没什么是吧?”

“离枪毙远着呢。”乔野怪声怪气

“离枪毙远着呢。”乔野怪声怪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