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再没人遇见 > 第六十八章

再没人遇见 第六十八章

  

程夏一下子就跌倒在地上,一声痛唿极微弱的从喉咙里泄出来,他的手紧紧捂住肚子,脸色瞬间就变成青白色。

程夏是一个很厌恶且难以接受暴力的人。生理上的不适涌上来,大半天都没站起来。

乔野扯着程夏的衣领硬生生把他拽起来:“说话!”

程夏比乔野矮了大半头,被这么一扯都踮起了脚,连站都站不稳。他从乔野的手下挣起来,皱紧眉咬起牙,很倔强又无端透出丝脆弱的一张脸。

乔野松开手,重重推了程夏一把:“哑巴了吗?”

程夏感觉很难受,连疼都感觉不出,浑身轻飘飘的,踩在云里一样。

“诶,小同志,不要欺负同学啊。”有买菜的奶奶从胡同口路过,喊了几声:“快回家吧!”

乔野嗤了一声,拽着程夏往车里走。

程夏额头上覆了薄薄一层冷汗,胃里一阵阵疼起来,连胸口都发起闷疼。

可能是他的脸色实在太差了,乔野开车的时候目光都忍不住往他这边瞥了好几次,等红灯的时候终于没忍住,转过头去掰程夏的脸:“…别跟我装。”

程夏深深吸了几口气,把脸偏过去了。

“这样就疼了?我为了把你带出去,被我哥拿三十公分的软牛皮鞭抽的时候,你怕是都跑回去跟李泽坤腻歪了吧?”乔野把卫衣的长袖往上狠狠一撸,连胳膊上都是紫红色微凸的鞭痕,他这动作实在是幼稚,但其中夹着的又有不少委屈。

“你现在拿着照片威胁我回去,乔铭怕是得抽死你。”程夏冷冷回了一句,好不容易积攒的力气就这样被抽走了大半。

“呵。”乔野短促地笑了一声:“他现在,怕是想跟楚江远死在一块得了。人他都给毁害成这样了,现在知道舍不得有个屁用。说起来李泽坤为了个死人还真是够狠,党是不是得跟这样的好儿子划清界限?”

程夏眼睛红起来,心有些疼。

李泽坤是真的爱他,为了他什么都能放弃,什么都能毫无畏惧。程夏后悔没有在第一时间就告诉李泽坤自己回来了,让他那么伤心,那么煎熬。

程夏知道是自己自私,不能接受李泽坤的爱有半点瑕疵,所以可以狠着心去算计,披着别人的躯壳去伤害他以掩饰恐惧和嫉妒。

“你在他心里都不如个死人位置。”乔野还是冷言冷语,但气焰自己就慢慢弱下来:“我比他还能…好一些。”

程夏久久地盯着他,忽然觉得乔野有一点点可怜:“你爱陶然,是没结果的。”

陶然对李泽坤心灰意冷之下如果遇见小狼狗一般热烈而执拗的乔野,很可能被打动。但程夏不可能,他是为李泽坤而活,从十九岁时纷乱嘈杂的包房见到李泽坤第一面起,程夏这辈子就不可能再去这么爱一个男人了。

“你他妈别瞎扯,我爱你?”乔野把视线放在前方的道路上,每一个字都咬的凶狠:“我就是没玩够你。”

但怎么听都如同虚张声势。

程夏叹了口气,胃里翻江倒海的疼。他环着自己,把头深深低下去,也不问去哪儿,也不往车外看。

不知过了多久车才停下来,漆黑偏僻的一条路,西边一大片已经拆迁完七零八碎的旧楼房。北边拉了一长排货箱。打眼过去,只有很远的地方在亮着零星的灯光。

程夏以为自己的难受是可以忍过去的,却没想到时间越久就越难受。他上午过后还没吃东西,精神压力太大,忽然受了重创,难受肯定是难免的。

乔野绕过来给他开车门,紧紧盯着程夏:“下来。”

程夏动了动,腰都没办法直起来。他用了点力气,除了让胃更翻江倒海般疼也没其他作用。

“我起不来…”程夏低声出口。

乔野讽刺般笑了两声:“是不是得我抱你?”

程夏拢起眉,还没说什么,就听乔野补了一句:“又想拿我手机给谁发短信?李泽坤这回也不知道能不能收到。”

程夏什么都不说了,忍着疼勉强站了起来,他跟在乔野身后,一脚重一脚轻,偏偏乔野步子还快,程夏踩在坎坷不平的沙砾路上,重重被绊了一下。

乔野的步子一下就停了,他飞快的折回来,一声不响地抱起程夏。眉眼里没有太多不耐,而且仅剩那丝微弱的狠意,似乎只是受过伤后的不平,和没得到期待中的爱意的失望。

“等回去我给你弄点热的吃。”乔野仔细的看路,在黑夜里被杂乱东西占据了大半的小巷里穿行。

少年的胸膛已经很宽厚了,可以保护一个人,承担起责任了。

程夏闭了闭眼:“你以后能遇到更好的人。”

乔野意外的没有生气:“让我颠三倒四,像犯了魔障的只有你。”

乔野的脚步停在一个大院前。

“从我侧兜里把钥匙掏出来。”乔野轻声道。

程夏一愣。

“里面没手机。”乔野有些自嘲地道,也没力气装凶使狠了。

程夏从他兜里摸出一枚钥匙,打开了门上那把大锁。

乔野把他带进屋才折回去锁好门。

这是个挺好的小院,只是很久没人打理了,院子里积了一层落叶和灰尘,看起来破败了不少。

屋子倒是还很干净,灯也是新换的,投下来一种很干净且明亮的白光。

程夏窝在沙发上,珊瑚绒的毯子从身上裹了好几层,他低低咳了几声。正好被才回来的乔野听到。

乔野坐过来,沉默了片刻,手伸到程夏肚子上轻轻揉了一把:“是不是还在疼?”

乔野之前打架斗殴简直太多了,对自己的力道下去能造成什么后果也一清二楚,他才看到程夏时脑子里绷紧的那根弦直接断了,踹过去的时候大脑都一片空白。他嘴上硬了一路,但其实早就后悔了。

“肚子不疼。”程夏的唇都褪了色:“胃里难受。”

乔野的手往上移了移:“我给你做点热汤面吃,暖一暖就好了。”

“躺一会。”乔野拽了个软枕头过来,看着程夏躺下去。他伸手去为程夏拢拢被角,才一俯身,就在明亮灯光的照射下瞥见了程夏脖颈间一块梅色的痕迹。

乔野突然很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