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最爱你的那十年 > 第五十四章

最爱你的那十年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四章

肇事的是京城最有名的豪车俱乐部的VIP,据说还是某个军区首长的亲外甥,这太子党那晚喝了点酒去燕西别墅会情人,谁知道飙车弄出了人命。天子犯法怎么可能与庶民同罪,人家屁股后面等着平事拍马屁的多了,这件事硬是连个水花都没砸起来。

蒋文旭知道了沈醉的事已经是两天后了,他当时只觉得心跳都停了一瞬。他对沈醉没有太深的感情,只当小猫小狗养着玩的初衷,但听到这样突如其来的消息还是浑身一凉。

蒋文旭家底做到这样深厚,说他手还干净那是鬼话,他对于沈醉的死没有多少歉疚和动容,但心里就是拧着发疼。蒋文旭没想过自己都放过了沈醉,那个人还是突然死了。他也勐地就醒悟过来,一个人的生死,并非人力可以操控。

后来蒋文旭才知道自己当时是在难过什么,原来那时候的寂寞是真的悲伤到极点。因为他想到了贺知书。

蒋文旭之前,哪怕是知道了贺知书得了这样的病的时候都从没想过贺知书会死,他心里一直想的都是要把贺知书找回来,对他好,再也不给他受委屈,永远,永远和他在一起。

原来世界上不是所有事都能如自己所愿。蒋文旭颓然的闭上眼,他知道了什么叫不可预测的死亡。

景文的婚礼仍是照常举行,张景文本来是想等蒋文旭稍稍缓过来找到贺知书再办,可新娘子的爷爷身体最近很不好,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看到自己最宝贝的丫头嫁个好男人。

典礼那天蒋文旭还是来了,亲手包了一个很厚实的红包。人家的大好日子,蒋文旭本来是想让脸色喜庆一点的,但不容易,他的状态很差,脸庞线条瘦到萧瑟凌厉,眼睛里细细密密的红血丝。

景文亲自来迎的蒋文旭,亲热的揽男人的肩,景文很贴心的不去提不去问,蒋文旭已经受不住任何同情的眼神:来,去内厅,新娘子和伴娘轮流先敬一遍酒给你。

蒋文旭摇头,轻笑:算了,还是让她们轮流敬那老爷子吧。我就是来随个礼就走。他把那个红包抽出来:算我一份心意。

蒋文旭对身边的人一向大方,红纸包了八千当个彩头,真正的心意是钱里夹的卡。

景文不知道里面的门道,没多少心理负担的接过来,笑嘻嘻的捏了捏:行啊,还真挺厚实。

蒋文旭眼神温和了一些,笑道:我和知书两人份的。

景文怔愣了一瞬,定定的看了蒋文旭一阵,心头一酸。他轻轻开口:文旭…

满是酸涩和叹息:…你鬓角,有白头发了。

——————————————

艾子谦来的那天晚上就又走了,他了解自己弟弟,多余的话一点都没多劝,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自己不管是最好的,不治病的绝症病人能活多久?到时候超不过一年人就没了,死人还能被惦记多久?不到一年的时间,艾子谦等得起,全当给弟弟上堂课。

贺知书的病重了。他身上满是青紫淤痕,严重的地方已经开始水肿。肿的地方手指戳上去可以看到一个小坑,看不到的却是隐隐的刺痛。

贺知书成日恹恹的,什么都吃不下,更没力气到处走。他从来也不给人惹麻烦,疼的再狠都没有出过声。贺知书最近喜欢上二楼落地长窗那里的小阳台,往下看是艾医生那一圃长的又疯又欢的植物,好像已经长了几个小花苞了。向远看是灵隐和茶园小湖,风景是很好的。

艾子瑜心疼贺知书心疼的天天坐立难安,贺知书比他想的还要倔,不仅真的治疗的药物半点不动,连止疼药和安眠药都不再碰。

这天贺知书又烧了一个白天,体力消耗的太大容易困,很难得夜里睡着的早。

艾子瑜用温热的毛巾小心翼翼的给贺知书擦了擦脸颊,控制不住的从他眉心轻轻亲了亲,然后又亲了亲唇角才卧在了贺知书旁把人抱住了。

这些日子贺知书失眠清醒的时候时候艾子瑜也常抱他进怀里,贺知书怕冷,空调温度再高夜里他也觉得冷。艾子瑜体热,一臂就能把贺知书抱满,还要像哄小孩一样拍几下。时间长了之后贺知书睡得好了些,艾子瑜的觉却越来越浅。

所以今天晚上贺知书才有了些响动艾子瑜就醒了,他听见贺知书调子细弱的轻声呜咽,是哭腔。艾子瑜打开台灯,贺知书还没醒,额上一层冷汗,怕是身上难受,梦里都忍不住疼。

艾子瑜去洗了毛巾重新给贺知书擦了擦脸,看着贺知书脸颊上透明的泪线心疼的手都在颤。他吻了吻贺知书的眼睫,祈愿贺知书能一夜安眠。

贺知书突然睁了眼,怔怔看向艾子瑜,然后恍然的,没头没脑的开口:…我的戒指呢?

你看到我戒指了吗?

艾子瑜摸不到头脑,结果却发现贺知书目光根本就是混沌的。被梦魇住了。

艾子瑜哄他躺下睡着,握着贺知书的手看了看,无名指确实有一圈常年带戒指留下的细白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