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最爱你的那十年 > 第五十三章

最爱你的那十年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蒋文旭已经有几天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他心里总挂念一个人,控制不住地想,控制不住地心里发疼。蒋文旭很痛苦,从医院出来那天直到现在蒋文旭都不肯接受这样的事实,他怕贺知书有事,倒更宁愿那些痛苦落到自己身上。

可他连贺知书都找不到,查到艾子谦的时候本以为自己那个合作伙伴是个明白事理的,没想到那人又是装疯卖傻扯东引西,那态度明摆着就是把他弟弟护到底了。蒋文旭气狠了,这些日子拼了老命和人家硬碰硬。

这天蒋文旭趴在办公桌上就睡着了,他太累了,身心俱疲。很不舒服的睡姿,蒋文旭没睡熟,似乎身体还和外界有着联系,头脑里却开始昏昏沉沉的做梦。

那梦很真实。蒋文旭意识恍惚之间觉得自己仍然在高中时的课堂,是化学课。老师讲课讲的他犯困,趴在桌子上睡着时看到的最后一眼是自己身边坐着的少年,规规矩矩整齐着穿校服的少年,头发又黑又软,认认真真的听课,眼神温和纯良。

知书…蒋文旭隐隐间听见有人在哭,清醒过来时却毫无预兆的在自己脸颊上触到了湿冷的液体。他趴在办公桌前没动,睫毛垂着扑了两下,声音低哑间有那么几分哽咽的意味,他说:贺知书,你回来,你想怎么样都成…喜欢小猫小狗也好,家里能养得开就养,自己工作再忙晚上也会回家抱抱亲亲他,伏低做小的逗他开心得他欢喜。留给贺知书谁也勾不走的一整颗心。

深夜蒋文旭开车回家,因为家里有贺知书的气息,说不上是油墨的书香味还是静谧的檀香气,没有什么侵略感的味道,和那个人一样,接触久了觉得寡淡,当突然没了的时候自己又却像犯了毒瘾一样无法满足。

蒋文旭今天心情很不好,他挪着用的钱有一部分是公司的流动资金,董事会已经有了不满意,但幸好他专权久了,也没闹出大风浪。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在自己家门口看到了黑暗中抱膝蜷坐着的一小团人影。蒋文旭心头一跳,他突然想起两个多月前自己把贺知书关在门外,那人大概也是这么瘦削的身形,一定是难过且失望的静默,不敢争,也没勇气撒娇。

蒋文旭有些慌张,他的心被小虫子细细密密的钻咬,千疮百孔的都是愧疚和悔恨。他现在紧张到不敢迈步,根本无法控制的想,是他的知书回来了吗?

蒋哥…刻意放软的声音,有哽咽的闷音,满满的讨好和哀求。

蒋文旭眼前一黑,就像被迎头给了一棍,他站在那没动,终于缓过来一身血液的冰冷:你来干什么?

你他妈还有脸来?!蒋文旭毫无预兆的暴喝出声,眼睛通红的向沈醉一步步走过去:你知道我曾经想过多少次毁了你吗?

蒋文旭声音冰冷:我想过找人轮了你,接着刮花你的脸,让你只能接最下等的客,让你没日没夜的被男人操,什么时候得病死了什么时候算完。他说这话的时候已经没什么情绪波动了,平静无波,但你绝不会去怀疑他说的话的真实性。

蒋文旭突然笑了,特别嘲讽,接着就毫无预兆的自己箍了自己一耳光:但是,我他妈没资格!

连惩罚一个伤害了自己心肝宝贝的人的资格都没有,因为罪魁祸首从来都不是别人。

沈醉跌撞中站起来扑过去想抱蒋文旭的腰,却被一脚踹开了。沈醉后背狠狠撞在门上,似乎这些疼一点都比不上心里的伤口:蒋哥,你不要离开我,我知道错了…沈醉的脸难勾难画的漂亮,苍白着小脸哽咽时都柔弱的让人心疼:咱们和以前一样就行了…你怎么折腾我都行,我再也不去想代替不该替代的人了…

蒋文旭的神色晦暗不清,难受的无法形容:你给我马上滚,别在我家门口说这么恶心的话。蒋文旭不想听,恶心,恶心沈醉的倒贴犯贱,也恶心自己曾经的放纵享乐。

沈醉没有说话,只是哭,眼泪几乎连成珠。许久他才缓了缓气:…蒋文旭,我是真的喜欢你。

很喜欢。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喜欢。即使这个男人温柔待他的时候少,即使人家待他不过玩玩而已。沈醉哭的已经不是眼泪,滴滴都是心头血。他的表情很空茫,神色间是孩子一样的怯弱:…我不是故意拿你戒指的…蒋哥,别生气了…蒋哥,你说把那套房子给我,可名字我一直都没去改,你给我打得钱都在那张卡上没被动过,我不想真的被你包养…

沈醉的哭腔太重了些,让人听着心里压抑的慌:我知道你有喜欢的人,可总想着…总想着自己不会比任何人差…你别恨我…我真的…真的不坏的…

蒋文旭的手指勐地颤了颤,他明白情到深处的疼。从前的贺知书,现在的沈醉,未来的蒋文旭。

你走吧。蒋文旭叹气,等我忙完这几天,以后再说。

沈醉眸子亮了亮,孩子一样的笑出颗小虎牙:好啊!蒋哥,我以后再找你,再见。

沈醉很乖的走了,他其实一切都明明白白。

他漫无目的的走,神智并不清楚。十字路口红灯失灵,一辆黑色玛莎拉蒂疾驰而来,一声巨响。

鲜血染红了路面。

一条命,在无关的人看来,也不过就是第二天报纸上不大的一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