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耽美爽文 > 藏妖 > 第85章

藏妖 第85章

  

难道皇上跟王爷一样不许别人生下他的孩子?李休和周公升瞧着心情明显非常好的王爷,心里浮上疑问。「王爷,您可是又找了位谋士?」

终于找到木马图稿的严刹丢下一句:「月琼说的。」就大步走出朝阳斋回「后府」做他的木马。李休和周公升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难怪王爷的心情那么好,难怪……

躺在g上背对着严刹,月琼还陷在自己今天的「多嘴」中。想到桦灼会问过他觉不觉得严刹喜欢他,月琼在心里呻yi,他和严刹现在算什么呢?为何在六年之后严刹对他的态度变了?烦啊烦啊。

「不睡觉想什么呢?」

身子突然被紧紧揽入温暖宽大的怀里,月琼的心「怦怦怦」地跳。

「小妖又闹腾了?」

「不是。」怎么心那么慌呢?

「渴了?」

「没有。」怦怦怦,怦怦怦。

「解手?」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

两只大手把他翻了过来,大眼看向绿眼。绿眼的眉心皱起:「哪里不舒服。」

「没有。」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

眉心拧紧,粗糙的大手不怎么温柔地摸上月琼的脸:「又胡思乱想什么?」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月琼闭上眼睛,热气喷在他的脸上,嘴被含住,他启唇让对方的舌进入。

「唔……小妖……」

「伤不了他。」粗嗄。

怎么就做起来了呢?情动中,月琼只听到自己的心跳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自那晚莫名其妙地跟严刹翻了红被后,月琼一见着严刹心就跳得厉害,后果就是严刹拿他的落腮胡扎他的脸或身子一遍,扎完后,月琼的心更是快要跳出来了。若不是他大着肚子,他肯定每天都下不了g。月琼觉得自己病了,是心病,不然他的心怎么总是跳得那么快。与月琼的不安相反,府里的每一个人都看得出他们的王爷心情极好,好的不得了。就连南北苑新来的两个不懂规矩的公子打架他都只是让严萍把他们赶出了府,没有赏板子。

下了一个月的雨,太阳终于露脸了。十一月末的江陵在雨水过后yīn寒yīn寒的,趁着今日天好,洪喜洪泰赶紧把公子的被褥衣物拿出来晒晒。月琼也得以出来透透气。桦灼照例陪他到院子里散步,近八个月的肚子大得跟快生了似的,看得人紧张不已。黎桦灼小心翼翼地搀扶着他,刚下过雨地上还有些sh滑。

月琼的脸和四肢都有些浮肿,脸胖了,不过也只能算得上丰腴,有孕前的他因为跳舞身子太过偏瘦,现在这样刚刚好。不过严刹的脸色更yīn沉,盯着他肚子的时间也长了。

「桦灼,府里最近是不是出事了?」

「怎么了?」

月琼叹道:「他最近整宿整宿地不睡觉。」摸他的肚子,摸得他皮疼。

黎桦灼眼里闪过亮光:「我没听谁说府里最近有什么事。应该是你身子浮肿,肚子又这么大,王爷着急吧。」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应该不是,可能是皇上那边还坚持让他把公主送回去,应该是这个。」

黎桦灼偷瞄月琼的神色,道:「啊,也有可能。我去不了『前府』,消息不灵通。」月琼的心跳得没那么快了。

「月琼,这里路太sh,咱们往那边走吧。」

「好。」

走着走着,月琼听到了锯木头的声音,有人在做木工?循声看去,月琼的心「怦怦怦」快跳了好几下,他看到严牟抬了一根木头进了前方的一处院子。严牟不是都跟在那人身边吗?

「咦?严牟管事。」黎桦灼也惊讶地看过去,「他抬根木头做什么?月琼,咱们看看去。」

「不要了。」月琼的直觉会探到了让他心跳的事。

「没事,咱们悄悄的。」黎桦灼拽着月琼朝那边走,月琼不得不跟上。

锯木头的声音停了,接着是敲敲打打的声音。还没有走近,月琼就听到严牟说:「王爷,属下帮您钉吧。」

「不必。」

怦怦怦,怦怦怦,怦怦怦……左手紧握,月琼脚步不听自己使唤地走了过去,黎桦灼悄悄后退几步。

当眼前豁然开朗时,月琼看到院子里有一人穿着单衣,卷着袖子坐在凳子上拿着锤子在敲打手里的木具。离那人不远的墙边放着刚刚上好漆的摇篮、摇g、小车,而那人敲打完之后拿过刻刀在那个已经初显模样的木马上雕花。

眼泪就这样毫无预警地掉了下来,月琼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哭,但他就是忍不住哭了。严牟察觉到了异样,转头。「月琼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