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我五行缺你 > 16|復赛开始

我五行缺你 16|復赛开始

  

虽然沈一穷并不知道昨晚怎么回事儿,但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周嘉鱼醉酒之后对林逐水做了点什么才惹得林逐水那么生气。

厚厚的符本就算是两人天天画符最起码也得画半个月才能完成。沈一穷欲哭无泪,周嘉鱼反倒是抹去了额头上的冷汗……还好,只是画符。

待早餐结束,沈一穷问周嘉鱼到底做了什么,才让先生这么生气。

周嘉鱼捏着本子,幽幽道:“非常可怕的事。”

沈一穷:“……”

周嘉鱼说:“比上次吃菌子还恐怖——”

沈一穷打了个嗦哆,看着手里的本子,勉强挤出笑容:“先生可真是个好人啊。”

周嘉鱼:“……”他为什么觉得这话有点耳熟。

“等等,周嘉鱼,你脖子上的坠子,什么时候挂上去的?”两人说着话,沈一穷忽的注意到了昨晚林逐水送周嘉鱼的游鱼吊坠。

周嘉鱼稍作犹豫,还是乖乖说了:“昨晚先生送的。”

沈一穷:“……”

周嘉鱼惊了:“卧槽沈一穷你要做什么?!”

沈一穷掐着周嘉鱼的手臂怒道:“周嘉鱼,你到底给先生灌了什么迷魂汤——快教教我,我也想灌。”

周嘉鱼:“……”你声音那么大也不怕被先生听见,是嫌符本还不够厚吗!

沈一穷捏着周嘉鱼的脖子上的翡翠吊坠,悲伤的表示他已经跟了林逐水快十年了,却还没有收到过先生的礼物。

周嘉鱼硬着头皮安慰他:“可是先生给了你很多很多的爱和教育啊!”

沈一穷表情狰狞:“我不要爱和教育,我要翡翠吊坠。”

周嘉鱼:“……”

沈一穷仔细观摩了翡翠之后,长叹一声:“这雕工……若是我没看错,应该是先生亲手做的。”

周嘉鱼觉得自己脖子上的吊坠有千斤重。

沈一穷说:“所以,你收了吊坠,居然还惹了先生生气?”

周嘉鱼干笑,他道:“我这不也是想回报先生吗。”所有很激动的给了他一个吻,然后被嫌弃了。

沈一穷哀怨道:“是啊,毕竟,你们已经有了肌肤相亲,而我……”

周嘉鱼:“……”你不要入戏那么深好吗。

沈一穷哭道:“而我却连一个孩子都不能给他……”

周嘉鱼:“……”他服了。

最后周嘉鱼懒得管沈一穷,抓着符本熘了,沈一穷演戏没人看也没了劲儿,没一会儿也回了房,两人都开始窝在屋子里画符本。

在等待初赛正式结果的剩下十几天里,两人几乎都没怎么出过门,战战兢兢的完成着林逐水布置的作业。周嘉鱼经过这段时间的练习之后,终于记住了符的模样,可以一笔将之画完,虽然画出来之后样子还是挺丑的……

比赛之中选手选出的三百块石头全部被一一解开。果然如沈一穷所说那般,其中没有再出现比评委选的那二十块更好的石头。

周嘉鱼有些好奇,他问沈一穷,风水师在赌石上有如此厉害,岂不是个个都能发大财。

沈一穷道:“每个人一辈子的财运都是有定数的,若是利用风水的手段进行干预,其结果必然是后半生凄惨无比。”

周嘉鱼道:“这样么……”

沈一穷点头:“是的,当初有谁不信,谁便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况且能选出宝石的风水师在风水一事上肯定是造诣不浅,决不会犯如此低级的错误,哦,当然,你除外啊。”

周嘉鱼:“……”

沈一穷说得的确是实话,周嘉鱼对风水一事只能说是浅浅入门而已。祭八作为他的老师,也只给他讲解了一些最浅显的知识和案例。

“马上就要復赛了。”沈一穷说,“准备好了吗?”

周嘉鱼说:“没有……”

沈一穷说:“既然准备好了,就好好比吧,成绩不好就不用回来了。”

周嘉鱼:“……”喂,我说的没有啊,沈一穷你到底是真没听清楚,还是故意的。

復赛又称淘汰赛,直接会刷十个选手下来,之后才是半决赛和决赛。

虽然比赛里包含了风水二字,但实际比赛的内容却囊括命理玄学,辨人识物等等一系列技巧。

復赛的地点也是在云南,具体内容未知。

七月的云南正值雨季,每日小雨连绵,下的好像连着人的心情也湿润起来。

周嘉鱼窝在酒店门口看下雨,杨棉正好路过,道:“你做什么呢?”

周嘉鱼说:“我不能和你说话。”

杨棉道:“啊?”

周嘉鱼说:“因为我是一朵蘑菇。”

杨棉:“……”

周嘉鱼说:“蘑菇是不能说话的。”他本来想开个玩笑,结果这话一出,杨棉还没应,身后就传来了林逐水冷冷清清的声音:“谁是蘑菇?”

周嘉鱼蹭的一下站起来,指着杨棉说:“杨棉说他是蘑菇!”

杨棉:“……”

林逐水冷淡道:“看来你很闲啊。”

周嘉鱼委屈道:“……我有努力画符本了,手都画黑了。”

林逐水:“人也画傻了?”

周嘉鱼:“……”

杨棉在旁边忍笑。

林逐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坐在离周嘉鱼不远处的地方,面前还放着一杯茶,他手指点了点桌子,对着周嘉鱼微微扬起下巴:“过来。”

周嘉鱼屁颠屁颠的跑过去:“先生!”

林逐水道:“復赛的时间和地址都出来了。”

周嘉鱼听到復赛二字,整个人都蔫了,垂着头坐在林逐水的对面,像个被放了气的气球。

林逐水道:“时间是后天,地址是近郊的一栋别墅。”

周嘉鱼道:“那、那大概会比些什么呢?”

林逐水道:“虽然我是评委,但比赛的内容也只有当天才能知道……怎么,你很怕?”

周嘉鱼说:“哈哈,我才不怕呢。”

林逐水挑眉道:“不怕?不怕你就抖什么?”

周嘉鱼不要脸的撒谎:“哦,我有点冷。”

林逐水沉默片刻,不知道是不是也被周嘉鱼的张口胡来震撼了。

周嘉鱼抹了把脸:“先生,我一定会努力的。”

林逐水点点头:“比赛一事,你也不用太过紧张。”

周嘉鱼心中一动,正想感叹林逐水对他可真好,结果林逐水的下一句话就来了:“第一我不强求,至少拿个第二吧。”

周嘉鱼:“……”

林逐水淡淡道:“若是第二都拿不到,会怎么样你可以去问问一穷。”

周嘉鱼表示他完全不想问。

林逐水温声道:“好好表现哦。”

周嘉鱼:“……”第一次听到林逐水说话是如此温柔的语气,但是他却完全感觉不到一丝温柔的气息,总觉得林逐水是边把刀架在他脖子上,边说出这话的。

就这样,心中含着对生命的渴望,时间一晃便到了第三天。

比赛当日。

选手们领了号码牌,然后由专车接送到比赛场地。沈一穷和周嘉鱼告别的时候让他注意安全。

周嘉鱼没忍住,道:“如果我比赛连第二名也没拿到会怎么样啊?”

沈一穷说:“人生自古谁无死……你当然会……”

周嘉鱼做了个停的手势,转身走了。

沈一穷在他身后哈哈大笑。

比赛方准备的车里,已经坐了两个其他选手,模样十分普通,也没有要和周嘉鱼搭话的意思。

周嘉鱼坐进后座,看着司机发动了汽车。

窗外的景色向后飞快的略去,由城区到郊外,环境逐渐变得荒凉。二十个选手,一共八辆车,沿着蜿蜒的山路盘旋而上。两个小时后,停在了一个巨大的空地之上。而空地的对面,便是一栋看起来格外古朴的别墅。

这别墅虽然看起来年代久远,但应该经常进行打理,周遭并未看见太多的杂草,墙壁上隐约可见爬山虎的痕迹……想来是被清理掉了。

这别墅的氛围,实在是像极了周嘉鱼曾经看过的那些恐怖电影。他下了车,站在人群之中,看着别墅的模样,心中却已经开始揣测復赛到底会比些什么。

“周嘉鱼。”肩膀被人拍了下,周嘉鱼回头,看到了一个熟人。

徐入妄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还动作自然的搂住了他的颈项,道:“看你表情,你不会是在害怕吧?”

周嘉鱼道:“怕又怎么样?”

徐入妄小声道:“我告诉你,住在这别墅里的一家四口,全被人杀了。”

周嘉鱼看了他一眼:“你知道的这么清楚?”

徐入妄得意:“那是自然。”

周嘉鱼道:“那这算不算比赛作弊?”

徐入妄的笑容僵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