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悬疑/灵异 > 我五行缺你 > 15|初赛的后续

我五行缺你 15|初赛的后续

  

沈一穷显然对嘲讽这个技能非常的熟练,看徐入妄那表情,也知道他肯定是被气得不轻。周嘉鱼正在苦恼,便听到屏幕之上主持人念起了他的名字,与此同时刚才被解下来的二十块翡翠原石被整齐的摆放在了屏幕面前。其中,周嘉鱼赌中的那块帝王绿格外醒目。

因为选出的石头品质第一,所以周嘉鱼的名字被主持人第一个念了出来。感受着周遭人投来的带着各种情绪的目光,周嘉鱼的心情倒是非常的平静。

“恭喜周嘉鱼先生。”大约看到了珍贵的帝王绿,主持人的语气里也带了些激动,“据说,这是我们开赛以来,解出的第二块玻璃种帝王绿!不愧是林先生的弟子,实力果然亮眼!让我们期待他在復赛中的精彩表现!!”

“你猜猜第一块是谁解出来的?”沈一穷问。

周嘉鱼猜出了答案:“是林先生?”

“对,就是先生。”沈一穷说,“据说来参赛的那年,先生才八岁……便在石场之中,发现了一块非常漂亮的帝王绿。”

周嘉鱼点点头。

接下来二十名参赛选手的名字一一被公布。徐入妄挑出的玻璃种排在第二,若不是有周嘉鱼这个意外,他定然能夺得桂冠,也难怪他刚才如此气急败坏。

这二十块石头,便已几乎确定了进入復赛的名单。

杨子泉的弟子杨棉也进了復赛,不过是排在十几的位置,他公布名单后便叫着周嘉鱼他们去喝酒。

沈一穷道:“喝酒?”

杨棉尴尬的笑:“当然,这次还是别吃菌子了……”虽然菌子味道的确美,但若是又带着这两人中一次毒,他肯定得被他师父好好收拾一顿。

“行吧,走。”沈一穷说。

“先生呢?”周嘉鱼在比赛之后便没有看到林逐水,回了酒店后也不见他的身影。

“应该是在和评委们聚会吧。”沈一穷道,“比赛方会接送评委回来的,不用担心先生。”

周嘉鱼这才说好。

三人选了个吃晚饭的地方,边吃边聊。杨棉提到他也看到周嘉鱼选那块巨石了,还以为周嘉鱼输定了,哪知道石头里居然真的开出了翡翠,还是玻璃种帝王绿。

周嘉鱼酒量一般,两瓶下肚之后坐在椅子上傻乐:“这事儿还得感谢我的祭八。”

杨棉:“啥?”

沈一穷撸串的动作也顿住了:“你感谢什么?”感谢鸡……吧……?

周嘉鱼这才反应过来,道:“哦,我是说,感谢我的鸟。”

杨棉:“……周嘉鱼你别喝了。”

沈一穷说:“卧槽你快别给自己倒酒了,再喝我怕你回去会被先生打死。”

周嘉鱼倒是挺听话的,乖乖把酒杯放下。

沈一穷看他这模样看的有点胆战心惊的,没敢让他继续喝,赶紧结账回酒店,想把他哄去睡觉。

周嘉鱼说:“你走吧,我没醉,待会就睡。”

沈一穷道:“那你可千万别出门啊,先生要回来了,看见你喝醉了肯定得生气。”

周嘉鱼点头。

沈一穷说:“我去睡觉了,你别出门,早点洗洗睡。”他反復叮嘱之后才离开。

周嘉鱼真觉得自己没怎么醉,就是脑子有点迟钝,他在床上呆坐了会儿,然后傻乐:“祭八,我赢了耶。”

祭八说:“对啊,你赢了耶。”

周嘉鱼说:“谢谢你给我的开的金手指。”

祭八道:“不谢不谢,其实还是得靠你自己啊。”它做的,不过是将周嘉鱼的能力释放出来,说白了,就是周嘉鱼现在对他自己的能力还不熟悉,只能靠着它来把控开关。

“嗯。”周嘉鱼正准备去洗澡,便听到门口传来咚咚敲门声。

他还以为是沈一穷,便直接拉开了房门,哪知道门后却站着脸上没什么表情的林逐水。

“先、先生!”周嘉鱼吓了一跳。

“嗯。”林逐水淡淡道,“今天表现得不错。”

周嘉鱼缓了会儿才反应过来林逐水是在夸他,他脸红了大半,嗫嚅着:“嗯,嗯……还好,谢谢先生。”

虽然林逐水闭着眼睛,但周嘉鱼却有种被他凝视着的感觉,他觉得酒意顺着心脏往上涌,让他的脸颊也跟着烧了起来。是自己喝太多了吧……周嘉鱼这么想着。

林逐水没说话,他伸出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物件。

周嘉鱼还未看清楚那是什么,便看到他伸手朝着自己的脑袋上套了一下,下一刻,周嘉鱼胸前便出现了一枚漂亮的翡翠吊坠。

那吊坠是条游鱼的模样,通透澄碧,雕工精细,连周嘉鱼这种对翡翠一窍不通的人,都能看出其价值不菲。翡翠贴着他的胸口,周嘉鱼隔着衣物也能感觉到它透着淡淡的冰凉,就好像……林逐水指尖的温度。

“想什么呢。”林逐水的声音在周嘉鱼的耳边响起。

周嘉鱼恍然回神,道:“没、没什么,先生,您送我这个做什么……”

林逐水道:“这是你第一次解的石,我讨来了一块,留个纪念吧。”

周嘉鱼喝了酒的脑子有些迟钝,反应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这是他解出来的那块帝王绿。帝王绿的价值沈一穷已经同他科普过,再看这吊坠的雕工,显然也是出自名家之手,他道:“这太贵重了……”

林逐水道:“身外之物而已。”

周嘉鱼伸手握住了翡翠,他道:“谢谢先生。”

林逐水微微点头,道:“你也累了,早些睡吧。”

周嘉鱼内心无比的激动,他觉得先生真是一个大好人,这么贵重的东西,如此轻易地便送予了他,而他却无以回报……喝了酒的脑子显然并不如平日里那般清醒,这要是平时的周嘉鱼,估计早就点头说好,然后乖乖的转身回去睡觉了。但是此时的他内心却一片澎湃,他道:“先生!您可真是个好人!”

林逐水察觉了周嘉鱼的不对劲,他抿了抿唇,正欲发问,哪知道站在他面前的周嘉鱼却整个人都扑了上来,重重的抱住他,然后小心翼翼的亲了亲他的脸:“先生!您可真是个好人!”

林逐水:“……”

周嘉鱼亲完之后也没觉得他的动作哪里不对,还用手重重的拍了拍林逐水的后背,重復了第三遍:“您可太好了?!”

林逐水的声音却冷了下来:“周嘉鱼,你又吃菌子了?”

周嘉鱼:“……”

林逐水:“嗯?”

周嘉鱼还委屈:“我没吃菌子呢,就喝了点酒,就那么一点。”他还用手比了比,却没去想林逐水压根看不见。

林逐水突然觉得自己这两年来脾气真是好了不少,这要是换在他年轻的时候……罢了,何必同醉鬼计较。林逐水最后什么没话也没说,转身直接走了,留下周嘉鱼一个人趴着门框上嚷嚷:“先生,晚安啊,早点睡——”

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周嘉鱼哼着歌儿去洗了澡,然后回到床上,握着翡翠沉沉的进入了梦乡之中。

第二天,周嘉鱼在宿醉中醒来。

他捂着疼痛难忍的头,呻,吟道:“祭八,我的头好疼啊……”

祭八说:“早上好,我的朋友。”

周嘉鱼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起,一低头看便到了挂在自己胸口的翡翠吊坠,有关昨晚的隐隐约约的涌入了他的脑海。

周嘉鱼:“……”

祭八:“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周嘉鱼:“……”

祭八说:“我其实也很惊讶你没有被直接拖出去打死。”

周嘉鱼:“……”

祭八说:“不愧是我喜欢的先生,脾气可太好了。”

周嘉鱼笑的像是在哭:“是的,他可真是个好人。”

周嘉鱼洗漱完毕,下楼准备吃早饭,却见林逐水也在餐厅,他在门口正在犹豫要不要过去,却听到林逐水不咸不淡声音:“昨晚胆子不是挺大么,今天怎么怕了?”

周嘉鱼:“……”这不是在说他吧,他还没进去呢,怎么就被发现了。

林逐水说:“周嘉鱼?”

连名字都被点了,周嘉鱼彻底死心,灰头土脸的进了餐厅,强笑着:“先生,昨晚我喝多了……”

林逐水没理他。

周嘉鱼颤声道:“对不起!我以后都不喝了!”

林逐水说:“沈一穷。”

沈一穷看表情是已经被教训过了,整个人都蔫蔫的,他从包里掏出来了两个厚厚的本子对着周嘉鱼说:“你的,我的。”

周嘉鱼:“啊?”

林逐水冷冷道:“既然你们那么闲,每晚都给我练画符吧。”

周嘉鱼看着那和字典一样厚的本子差点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