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耽美爽文 > 农家乐小老板 > 第377章

农家乐小老板 第377章

  

昨晚被冒冒折腾那一通,两人差点就废了,陈安修当时窝了一肚子火,晚上临睡觉之前,他还在脑补明天起床怎么把冒冒的屁股揍出十八朵花来。可早上一睁眼,看到那个小东西肉嘟嘟地偎依在自己身边,安安稳稳的,全心依赖的,忽然间,也说不上来具体是什么感觉,就是憋了一晚上的那股气一下子就散干净了。他现在是越来越理解妈妈那句口头禅的无奈了,因为他现在也很想说,“真是上辈子欠你们的。”一个两个的都不省心,吨吨太内敛,他总是担心吨吨受了什么委屈都闷在心里伤自己,冒冒倒是和内敛没半毛钱关系了,但是奔放太过,花样百出,也让人有点吃不消。

如果中和一下就好了,不过这个念头刚冒出来,陈安修自己就先掐掉了,现在两个孩子健健康康无病无灾的,他要是再不知道满足,老天都该看不下去了。他低头看看还在沉沉酣睡的冒冒,这小子还是个不知道害羞的年纪,睡觉就愿意光熘熘的,陈安修顺着摸摸他的背,又捏捏他肥嫩的小屁股,冒冒在睡梦中可能感受到爸爸的骚扰,翻身换了个肚皮向上的睡姿,陈安修很知道他如果睡不饱,起床后又要哼哼唧唧,当下也不再招惹他,只拉拉被子将他裹地更严实点。

在床的另一边,章时年睡过的痕迹还在,但人已经不见了,他当时起床的时候,陈安修其实是有一点感觉的,不过他见时间太早,一翻身又继续睡过去了,感觉在那之后,他又睡了挺长时间的,怎么现在房间里还是这么暗?他就着床头小灯看看表,这一看不要紧,都快七点半了,章家这边雷打不动七点的早饭。他就是现在起来,等他洗刷一下再赶到饭厅,估计其他人也该吃完了。他以前听章时年说过,他小时候偶尔贪睡赖床,章家的老爷子从来不会让人过来喊,但起床后绝对没有饭吃也是一定的。

撑死事小,饿死事大,陈安修想到这里也不想多耽误时间,掀开被子就准备下床。可脚尖刚一着地,被拉扯到的大腿内侧就传来抗议的酸痛,昨天晚上还没什么感觉,现在进卫生间,他自己掀开睡袍扒着腿看看,两条大腿内侧牙印叠着吻痕,吻痕压着牙印,有两个地方摸着都破皮了,更让他羞恼的是那两处破皮的地方都位于在大腿根部,可能那里的皮肉比较细嫩,章时年失控之下下嘴又不知道轻重。一大早地看到这些痕迹,很难让人不想起昨晚那火热激烈的一幕幕,他这一回忆倒是不要紧,没想到脑子一热,鼻血跟着啪地滴下来了。

这下丢人丢大发了,竟然会有人因为想想自己床上那点事流鼻血。他赶紧拿凉水冲冲,鼻血竟然一时止不住,他只好又抽张纸团团塞住鼻孔,过会又换了一张。他想着应该让人过去说一声,免得真有人等他吃饭,可他这德性,衣服还没换,怎么出门?章时年的手机就丢在床头上也没带。他总不能打开窗户大吼一声吧?这个时间点保姆一般也不到正屋里走动。

就在他想着无论如何先换衣服出去说一声的时候,房门响了。

章时年端着托盘进门,他从外面刚进来,一时不适应房间里的黑暗,他将手中的牛奶和水放在外间的桌子上,见卫生间的大灯开着,料想安修应该也起来了,就去将窗帘拉开,今天天气不好,即便拉开窗帘,屋里也不是很明亮,但视物是没问题了。他刚想过去问安修洗漱好没有,一转头就见那人鼻子里塞着一管卫生纸,满脸生无可恋地举着右手站在卫生间门口。

尽管他的模样实在有点可怜,但是章时年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很没良心地笑了出来,“这是怎么弄的?一大早怎么流鼻血了?”

陈安修肯定不会承认自己回味太过,他左边的鼻子塞着,说话就有些瓮声瓮气的,“春天太干了。”这也不算撒谎,春天本来就干燥,北京的的春天尤其干。

“过来我看看,”对这个理由,章时年也没怀疑,他去卫生间拧了条冷水毛巾给安修压在鼻梁上,同时又说了一个消息,“舅妈今天也不太舒服。”

“什么时候的事情,你怎么没喊我起来?医生看过了吗?”陈安修这一刻也顾不上自己那鼻子了,他也不是生活在韩剧里,流个鼻血就要死,还是老太太这边比较重要。

章时年将他摁在椅子上,“你别着急,医生看过了,问题不大,老毛病了。”老太太的身体一直就不是很好,也就是这些年旅居国外远离是非再加上精心调养,身体状况才维持地不错,现在老太太年纪不小了,这次乍然回国,环境和气候等方面不大适应,身体反復了几次,但是最近倒是挺稳定的,也不知道怎么突然就这样了,人的年纪上来了,有时也说不好具体是什么原因。

“我换好衣服过去看看。”

“过会再过去吧,杨姨他们刚把饭送进去。”

陈安修一听这样也不着急过去了,又问,“那吨吨起来了吗?”

“我让他在饭厅那边先吃了,我再看看鼻血止住了吗?”

这次没用他动手,陈安修自己就把纸卷冲□□了,他低低头,还有一点血流出来,但基本上是止住了。

饭后章时年要回房间看冒冒,陈安修和吨吨就先去的老太太那屋,他们进去的时候,两位老人正在说话,老太太和衣半坐在床上,应该已经洗漱过了,脸上画了淡妆,她从来就是个生活精致优雅的女人,说起来陈安修好像从来没见过老太太没上妆的样子,可能因为妆容的掩饰,脸色看着还行,但目带疲倦,精神是比往日差些。陈安修问她,她说是胸口闷的老毛病了,多休息两天就可以,让他们都别担心,该做什么还去做什么。

陈安修和她相识不算久,这老太太性子又冷清,真要说起来,他们的感情实在算不上多深,但老太太冷归冷,从来也不曾为难过他,甚至都没给他过脸色看,陈安修还是很尊重她的,现在看她这样,也是颇为担心,快八十的人了,什么病都不敢掉以轻心。不过其他人都说没事,他不能摆出个我苦大仇恨忧心忡忡的脸给人添堵,他也做出些稀松平常的样子,“春天太干了,最近的风沙大,空气不好。我今天早上起来也流鼻血。”

方碧凝闻言会意地笑笑说,“确实是最近空气不太好。”但同时又说,“不过流鼻血的问题可大可小,你待会让小王再给你检查一下,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让厨房里给你熬碗藕节水喝。”

人家的好意,陈安修都答应着,“行,我待会就去。”

因为吨吨明天就要走了,两位老人的注意力大多还是在他身上,问他东西都收拾好了没,又问他下学期有什么课程,学校里的饭菜怎么样,有没有午休的地方之类的。

吨吨轻易不和人亲近,但这些爷爷奶奶真心疼他,他也不是没感觉,现在要离开了,不知道什么是时候能再次见面,他自己也愿意和老人多说说话,陈安修陪在边上,偶尔的补充两句,气氛看着就很不错。

过会冒冒醒了,章时年给他洗洗就抱着过来了,冒冒醒来晚,还没吃早饭,手里自己抱着半杯子牛奶,嘴巴边上长了一圈白胡子。

老爷子一看到他就接过来了,让他在自己边上坐着喝完了剩下的半杯牛奶,之后又拿毛巾给他擦擦嘴。

冒冒喝完奶就坐不住了,可能见老太太这个时间还在床上奇怪,他就站在床下瞪着眼和老太太说,“奶奶,起床了。”

章时年摸摸他的圆脑袋,“奶奶今天不舒服,你乖乖的,不要闹奶奶。”

冒冒大概也能理解不舒服是什么,就自告奋勇说,“我给奶奶吹吹。”他是调皮捣蛋的性子,有时候摔到或者磕到,家里人就抱着给吹吹,说吹吹就不疼了,恩,好,他学会了,在家里的时候,爷爷干活说胳膊累了,他给吹吹,奶奶生病感冒了,他也给吹吹,现在听大爸爸说这个奶奶不舒服,他又要给人吹吹。

陈安修是知道老太太不太喜欢孩子在她跟前闹的,他刚要阻止,章时年已经给冒冒脱掉鞋子放到床上了,冒冒熘熘爬过去,陈安修注意到老太太的笑容倒是没太大变化,但目光中也没有那种孙子怎么可以这么懂事的欣喜和满足,总起来说反应有点平淡。

冒冒是不具体说哪里疼的时候,他一律是吹脸的,此刻就凑到老太太的跟前鼓着腮帮子唿唿吹了两下,老太太笑着说可以了,但她不了解冒冒,没说已经吹好了,冒冒就不肯放弃,他鼓足劲,唿地又来一大口,他刚喝完牛奶,这一口不要紧,吹了老太太一脸口水和牛奶沫子。

事情搞成这样,冒冒自己看着也有点傻眼,章时年给老太太递纸,陈安修怕冒冒继续捣乱,赶紧将人抱了下来,“你看你怎么吹的,怎么都把口水都吹到奶奶脸上了?”

老太太用纸简单地擦了一下,又和他们说,“别责怪他,冒冒很乖,我洗一下就行,你们先带他去吃早饭吧。”

陈安修何尝愿意怪冒冒,不过是怕他惹人厌恶,本来老太太对冒冒就不怎么感冒,“那您好好休息,我先带他去吃饭。”

既然老太太要洗漱,章时年叮嘱两句注意休息也带着吨吨出来了。

厨房里今天给冒冒准备的是拉面,面团是一早就揉好的,猪骨头和肥鸡熬的清汤已经在灶台上用小火炖着,现做现下也很快,冒冒坐下就吃了一个胡萝卜鸡蛋卷的功夫,面就上来了,碧绿的菜码和香菇上面盖了厚厚的一层拆了骨头的鸡腿肉,吨吨眼馋,从冒冒的碗里挑了两筷子面,哥哥吃他的东西,冒冒从来都没意见的。厨娘见吨吨想吃,又主动进去给他盛了一小碗。

十三四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尤其是男孩子,饭量很大,这两年陈安修是深有体会,吨吨这会刚吃完早饭没一个小时,一小碗拉面他搁点辣椒油连汤带水的不长时间就见底了,饱嗝都没打一个。

冒冒见哥哥吃地香,他也张大嘴吃,到最后见哥哥停下筷子了,他着急,竟然不怎么嚼就往下咽,陈安修放下叉子,拿小勺舀点汤喂他喝,“你慢谩吃,没人和你比赛,你哥哥碗里还有呢,他等着你。”

吨吨也配合地做出碗里还有好些的样子,勉强地用筷子从碗底夹起拇指长的一小条面给他看,“我还有很多,你吃慢点等等我。”冒冒瞪着眼瞅瞅,发现哥哥确实还没吃完,他不着急了,他愿意等等哥哥。

今天虽然天气不算好,但现在快九点了,饭厅里也渐渐明亮起来,正对着饭厅窗户的院子里种了两棵石榴树,陈安修前些天来的时候枝子还是枯干的,几天没见,枝头都有嫩红的新芽发出来了,他隔着石榴树望过去,章时年在对面的走廊里打电话,听他的意思,今天是不去公司了,那现在应该是在和阿joe交待些什么。可能注意到他凝视的目光,章时年投过来一个疑惑的眼神,他咧咧嘴,章时年无声地笑了。

在这个笑容中,陈安修从昨天就忐忑的心慢慢安稳下来,他知道章时年今天之所以空下来,除了老太太身体不适,吨吨要走,也未尝没有陪他的意思,章时年担心在老爷子生气后,他单独留在章家不自在。前景艰难,有时候不是不恐惧的,只是知道有那么一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坚定地和自己站在一起,所以才有了往前走的动力。

“爸爸,面条送到冒冒鼻子里去了。”

陈安修听到吨吨的喊声,低头一看,还真是,他面条挑地太高,冒冒为了吃到嘴里,努力仰着头张嘴在够。

章时年打完电话,进屋发现吨吨冒冒都吃地不少,他倒是不怕两个孩子胃口好,可担心他们积食,就准备牵着到街上熘两圈。经过前院的时候,章时年找小王医生给安修检查了一下,确实也没什么问题,医生也没开药,只给他拿了一小瓶鱼肝油,让他自己回去抹抹鼻子。

街上要比院子里热闹一些,上午的时候经常有趁着暖和出来遛弯的老人,还会有三三两两背着大包慕名来参观的游客,老爷子住的这条胡同并不是什么着名景区,但这边离着故宫不算远,这附近的四合院又保存比较完整,喜欢胡同和四合院文化的人会愿意到这边走走逛逛,成群结队的旅游团倒是很少见,可能一般人也很少对此有兴趣。看来看去无非就是些院子,还是些不怎么新的。

今天他们一出门就遇到两个外国人站在他们家门口,看样子是在描摹门楣上的精致雕花,可能见他们刚刚从院子里走出来,其中一人还上前客气地询问,能不能允许他们进院子参观一下,章时年拒绝后,那人笑了笑也没勉强,但又打手势说仔细看看那些砖雕和门墩,这次章时年没制止,还让门房给他们拿了个凳子。

陈安修看到他们就想起天蓝,天蓝来北京这些天,除了第一天来的时候,他们在天晴那里吃过一顿饭,其他时候就见过几次面,也没怎么特别招待过,他想着人明天就要走了,就给天蓝打了个电话,本来是想约着中午出来一起吃顿饭的,但天蓝在电话里说,她正在阿姨家里做客,陈安修也就没勉强,他知道天蓝口中的阿姨是四婶的一个好友,天晴见过,他也没什么可担心的。想来四叔四婶应该也不会在这件事多计较,毕竟天蓝在绿岛上学,他们平日里也都没少照顾,不差这一点半点。

他们这一圈熘达的时间有点长,但当陈安修他们拎着一大包绿豆饼回来的时候,那两个人还没走,吨吨闲来没事也凑过去看,他的英文很好,倒是那两人的英文可能不是母语,有时候还磕巴两下,但基本的交流都是没问题的。那两人介绍是来自意大利,然后是做家居设计的。

进屋听保姆说老太太已经歇下了,他们也没再进去打扰,转身回了自己房间,房间内已经被重新收拾过,昨晚换下来的衣服也都洗出来了,冒冒刚刚在街上遇到个捏糖人的,陈安修给他们哥俩买了两个小的,他们在路上就嘎巴嘎巴吃干净了,结果现在冒冒不死心,章时年就拿出彩泥和他一起捏小人玩。

厨娘杨小桃就是这个时候敲门进来的,她手里端着一大碗热气腾腾的汤水,“小陈少爷,这是给你熬的藕节水,趁热喝吧,我放了一点冰糖。”

陈安修想起早上老太太是这么说过,可是他都没和厨房里说,他们竟然做了,还是这人亲自送过来的,“谢谢杨姨,先放在这里吧,我马上就喝。”

章时年在里间见他端着一个碗进来,就问他,“刚才是杨姨?”

“恩,熬的藕节水。”他端着碗喝了两口,即便加了糖,味道也没那么好,老太太现在病着,现在肯定没心思特地嘱咐厨房,那么就是厨下主动做的了,真是难得,他记得刚来的时候,可是没这待遇的。

说起杨小桃的来历,他在闲聊中听章时年提过几句,这小老太太七十多了,也是从旧社会走过来的,她父母以前就是在章家做事的,她从小也算在章家长大,她的厨艺也是章家上一代的大厨手把手教出来的,她从出师以后一直就在章家做事。章家最困难的那几年,老爷子让她回了老家,不少人知道她曾经是章家的厨子,做的一手地道的章家菜,都打听着上门请她去府上做菜,这其中就包括不少建国初期新起的所谓权贵之家,她不敢得罪,去也去了,但没过多久,就托辞出来了。据她自己后来说,她实在不愿意去伺候那些人,新富乍贵,家里不讲究,也没有规矩。

辞工后,她自己找了个在国营饭店做厨师的工作,等老爷子东山再起,派人去寻她的时候,她已经在那个饭店里做地有模有样了,就这样,她二话不说,收拾行李又回来了。后来老爷子退下来出国,她也跟着去了。这次老爷子回国祭祖前,她病了一场没跟着,病一好,她就跟着回来了。

这小老太太的丈夫也姓杨,早年就去世了,她自己带着一双儿女也没再嫁,如今她的女儿一家住在南京,家里的餐饮生意做的很大,儿子就在北京教育系统上班,据说退下来的时候官职还不下,她有两个孙子,大孙子国外名校毕业,现在北京一个知名高中当校长助理,小孙子是二婚妻子生的,和吨吨年纪差不多,正在上初中。说起来陈安修和这家人还有过一面之缘,刚过完年的时候,他们全家过来给老爷子拜年。

说起来也巧,那天老爷子还有其他客人,冒冒过年收红包收习惯了,见面喊了爷爷就朝人家伸手,偏那天来的客人没准备,陈安修怕人家尴尬,赶紧抱着冒冒出来了,他们就是在胡同口遇到的那家人,当时刚过完年走亲访友的很多,胡同里的车停不开,那家人的车就停在胡同外面的,本来街上人来人往的,他也没特别注意那家人。就是很普通的一家四口,唯一有点特别的那个小的满脸不情愿,边走边嘟囔,几次停下来不想走,那个妈妈样子的人又过去劝。过年不愿意走亲戚的小孩子多了,陈安修也没在意,可就在双方离着不远的时候,那个孩子突然吼了一声,“烦死了,那老太婆非要在那里给人当下人,你们还嫌不够丢人吗?现在过年,人家也没请你们,你们还要来,那个章时年不是找了个男的吗?等章家断子绝孙了,看看你们还能讨好谁?”

陈安修当时就火从心起,虽然那那是个孩子,可刚过完年,正月还没出,有在大正月里这么咒人的吗?他家吨吨冒冒明明好好的站在这里。可比他更快的是吨吨,吨吨冲上去,二话没说,照那孩子的腿弯就踹了两脚。那孩子向前一个摔了大马趴。当时那孩子的妈妈还想对吨吨动手,被他拦下了。之后见他们毫无道歉的意思,还说要告他们,当然最后的事情就比较简单了,当吨吨摘下口罩,那父亲和大儿子将妻子和小儿子拉开了。

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事后他也没和章时年提过,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他感觉近来这小老太太的态度发生些许变化,以前倒是也没慢待过,但是也没主动为他做过什么。家里现在有两个厨娘,除了杨小桃之外还有个年轻点的,是杨小桃的徒弟,她另外一个徒弟早年出师放在章时年身边了,章时年将人留在美国没带回来。

杨小桃在厨房里准备午饭,看到保姆收回来的空碗也没说什么,但心里是庆幸陈安修不是个多嘴的,可能老太爷这一脉子嗣实在太单薄,家里的老爷子最不喜别人拿时年少爷的孩子说事。小孙子那话真要传到老爷子的耳朵里,惹老爷子厌弃是一定的。如果真是那样,她即便在章家工作这么多年,也没脸去向老爷子说情。说起来儿子的工作,当年还是老爷子帮忙安排的。女儿那边的事业,也没少托章家的情面。

陈安修自然不知道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他下午帮着吨吨收拾好行李,晚上他们去季家吃的饭,转过天来吨吨和陈天蓝就坐车回绿岛了。

其后再过两天吨吨八年级第二学期开学,陈四叔也顺利地做完电视台的专访带着妻子和女儿回了广州。

陈四叔走后,陈家的这个年也算是彻底过去了,各家将过年的东西规整一下,准备新一年的忙碌,而此时,她也在忙着,但她忙的不是却不是自己的事情。

“你确定要让天齐离开绿岛?他都这么大个人了,你也不能私自给他拿主意。你确定他能同意吗?”陈天丽的丈夫黄清明很不理解她的做法。

但陈天丽很坚持,“他必须要走,不仅他要走,他还要带着睿哲走。”

“刘雪现在还在拘留所里呢,她能不能出来还是一回事,万一刘雪出不来,你让天齐自己带着孩子去省城,他要工作还要照顾睿哲,不是我要说,你觉得天齐有这能力吗?”黄清明指出一个很现实的问题。

“他没有,所以我妈也要跟着去照顾睿哲。这样一来,我爸肯定也要跟着去。”至于刘雪,是肯定出不来的。

黄清明摇摇头,“天丽,你到底怎么想的?爸妈他们年纪一大把了,你要他们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重新开始?而且刘雪的官司还没解决呢,她现在可和天齐还没离婚。”

“不走还能怎么办,现在的工作单位让他回去吗?再说省城那边四叔都帮忙打过招唿了,那边的院长是四叔以前的高中同学,他女儿是市电视台工作,就是上次采访四叔的主持人,他们老同学见面聊地很好。管院长答应帮忙。”如果她现在不做,那接下来动手的就不知道是谁了。她以前还是太天真了,总以为只要有二叔在,怎么样应该也不会出大问题,安修和天雨即便和天齐闹不和,但是要他们害天齐,她也是不信的。但现在是章时年,章时年对他们家并没有什么感情,刘雪一而再再而三的撩拨,那人都没出手过,但这一次出手,刘雪一家就再无翻身之力。她担心再闹下去,下次就该轮到他们家了。自从知道章时年受伤后,她就一直在考虑让天齐他们暂时离开的事情。

不仅仅是因为章时年,还有刘雪家那个泥潭,天齐不能继续陷在里面了,必须尽快撇清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