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 > “教”吸烟

我到底上了谁的婚车 “教”吸烟

  

司渺回去的时候天都黑了。

他在夜市买了几根玉米,寻思烤不了可以做点别的玉米料理,结果季越东迟迟没回来,他便先回房间歇着。

半夜十二点多,密码锁被按动的声音响起来,司渺趿拉着鞋去门口,季越东进来看到的,便是小朋友穿着白蓝格子睡衣,不停揉眼睛的画面。

“被吵醒了?”季越东换鞋。

“没有,一直没睡沉。”司渺顺手接过他胳膊上搭着的外套。

季越东手上一空,觉得有些不太适应,看司渺往开关那边走,阻止道:“不用开灯,我洗漱完就睡了,你也回去睡。”

却见小朋友没听他的,依然打开了墙壁灯。

季越东不让开灯是怕影响司渺睡觉,既然对方坚持要开,他便必要多说什么,解下领带进了浴室。

等洗完澡出来,他发现灯竟然还开着,而司渺也没回房,正歪在沙发上打瞌睡。

季越东提着毛巾,过去拍了拍他,“小朋友。”

司渺勐地一下坐起来,“嗯?”

“回去睡。”

男人刚洗完澡,头发还没擦干,水珠顺着硬朗的下颌线条缓缓流淌,有种说不可言说的性感,司渺一下子精神了。

他悄悄瞄了那水珠一眼,“我、我先不睡觉。”

“不睡觉干嘛?”

司渺沉默半晌。

季越东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边懒洋洋地擦头发边等他回答,洗发水味道弥散在客厅里,司渺一颗心越跳越快。

“你”司渺有些难以启齿,“你忘了么?”

季越东挑眉,“什么?”

“你”司渺咬咬牙,过于用力导致尾音有些发颤,“你说等我回来……要教我吸烟的。”

季越东哑然。

合着大半夜不睡觉,等这个呢?

他把毛巾随意丢在茶几上,走到司渺面前。司渺被男人高大的身影笼罩,却像被闪光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照着似的,紧张的手不是手,脚不是脚。

“你真的很想学?”季越东居高临下地问。

司渺:“想、想。”

“行,”季越东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点燃,烟嘴递到他嘴边,“来。”

司渺却迟疑了。

他想象中的“教吸烟”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以为季越东会先把烟在自己嘴里吸燃再递给他,或者,两人各一支烟,烟头对着烟头点燃也好。

光想象那画面,都忍不住脸红心跳。

看他迟迟没有动作,男人的手再进一步,烟嘴已经贴到了他嘴唇上,语气不容抗拒,“来,吸烟。”

司渺眼皮一跳,抬头看他。

这个角度看过去,男人薄唇紧抿,微挑的眼角带着一丝冷意。

他这才反应过来,季越东好像生气了。

“看我做什么,”季越东冷声道,“你不是想学吸烟么,张嘴。”

司渺不知道怎么惹到他了,哪有心思想吸烟的事,刚要问为什么,眼前的阴影突然放大——男人微微躬下身子,两指不由分说地捏住他两颊。!

司渺被他捏的嘴唇微张,趁这机会,男人干净利落地把烟嘴插到他嘴里!

“咳、咳!”他被迫吸了满嘴烟雾,瞬间呛的咳嗽两声,伸手想把烟拔丨出来。

“别碰,”季越东单手轻轻松松箍住他两只手腕,“你不是想吸烟么,今晚让你一次吸个够。”

“唔”司渺从小干农活,力气很大,可跟季越东的手就跟钳子似的,怎么挣都挣不开。

“味道好么。”季越东冷声问。

司渺:“”

他被呛的不停咳嗽,眼眶泛红。

季越东:“看来你很喜欢,那继续吸。”

司渺没放弃挣扎,越挣扎季越东箍的越紧,过了一会儿,季越东又问:“味道好么。”

司渺还是不说话。

季越东挑了挑眉,似是有些意外,手却一丁点都没放松。

一直到一支烟燃尽,烟灰撒了满地,司渺才停止挣扎。

季越东把烟屁股抽出来,手劲加大,第三次问:“味道好么。”

司渺抬起头。

视线相触,冷白的色灯光打在男孩脸上,映的他眼眶红肿的厉害。季越东微不可查地蹙了下眉,“回答我的问题。”

司渺移开视线,小声道:“味道不好。”

季越东脸色稍霁,“以后还想吸烟么?”

“不想。”

季越东终于放开了手。

因为箍的太久,司渺手腕痛的厉害。他不想在季越东面前示弱,立马把手藏到背后。

季越东淡淡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问,回房去了。

客厅安静下来,司渺这才把手拿出来看了一眼——那细白的手腕上赫然躺着四道红痕。

他握住伤处,想要揉一揉。

却见刚才离开的人去而復返,坐到他身边。

沐浴露的味道笼罩住司渺,他刚缓过来的脸又有些红了,“你……”

季越东拉过他手腕,皱眉道:“别动。”

这次动作与上次不同,极轻极小心,季越东打开手中药油,均匀地涂在他手腕上。

药油的味道覆盖住沐浴露味道,司渺低着头,不敢唿吸也不敢看,两人沉默了一阵儿,季越东才低低出声:“烟不是消愁的好工具,你最好别碰。”

原来他是在关心他……司渺小小地“嗯”了一声。

“酒和其他东西也一样,”季越东耐心揉搓,“如果你有心情实在糟糕的话,可以选择不伤身的途径排解。”

司渺心中一动,也不知哪里来的胆子,“比如说我可以选择给你打电话吗?”

季越东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司渺被看得如坐针毡,却依然梗着脖子硬坚持。

“行吧,”良久,季越东轻笑,“随时奉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