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有一条染色体想认识你 > 第22章 symptom22

我有一条染色体想认识你 第22章 symptom22

  

许和辉:“骚,不愧是楚骚,太特么骚了。今天想对谁出手?”

楚修远往竹签屁股上踹了一脚:“对你未来老婆出手。”

竹签立马怂:“别别别,哥,远哥,咱有话好说,您千万别惦记我。”

“你又不是女人,我惦记你干嘛。”

三人边看竹签耍宝边组队去公共洗手间洗漱。先洗了脸,楚修远总算把自己弄清醒,开始挤牙膏,突然听闻八卦。

张俊鸣:“可靠消息,今天所有选修课都不点名。”

“谁说的?”三人一起问。

张俊鸣羞涩:“我女朋友。”

哦,张俊鸣的女朋友,学生会干事,小道消息特别多。

竹签一蹦三尺高:“靠,不早说,不点名我们还上什么伦理学啊,谁高兴跟他搞什么生命神圣观的历史意义和局限性。”

蒋礼超面无表情瞥了竹签一眼:“我们那是专业课,**。”

竹签哭唧唧。

“为什么不点名?”楚修远问。

“社团招新呗,每年不都这样。”张俊鸣边抹脸边回,“而且我女朋友说学生会很多美女干事全都决定常驻心理社招新展位,因为宋煜加入了心理社团,一整天都被借去当门面。”

楚修远咕噜噜把嘴里的水全吐干净,忙说:“那他不是翘课一天?”也就是就算我去上伦理学,也遇不见宋煜?

“对啊,临八今天的课本来就不多。”

楚修远呆呆地看着手上那把牙刷,我现在回去睡回笼觉还来得及吗。

竹签也郁闷,但和楚修远的不同:“宋煜艳福不浅啊,岂不是一天都有美女围着他转。怎么就没个美女看上我。”

张俊鸣鄙视:“你以为社团招新是好差事?今天招新最后一天,还是在总校区,那么多人,凭你那风一吹就倒的身材,招半天都累死你。”

楚修远突然将手里的牙刷捏得死紧,招新最后一天?那今天不就是他和沈倩倩约定的截止日?

捏了好久才把牙刷塞进嘴里使劲刷。

他居然忘了今天必须替那什么何韵儒搞定宋煜的手机号。

想到何韵儒的事情,楚修远心里就一阵烦躁,还没想好对策,张俊鸣又爆出一个惊天八卦:“我女朋友还说宋煜去心理社帮忙,是因为心理社里有宋煜喜欢的女人,他喜欢一个师姐。”

这会儿隔壁寝室的同学也八卦上了:“你确定?”

张俊鸣:“不然呢?大部分人社团学分都满了,大三又比大一大二忙那么多,他怎么会突然去心理社帮忙还入社,闲的啊。”

蒋礼超:“实话,临院大三学业那么紧,的确没多少时间给他们悠悠闲闲参加社团。”

于是几个男人跟女人一样八卦起了宋煜和他的梦中情人。

张俊鸣:“我女朋友说已经确定宋煜喜欢的师姐就在心理社了。”

竹签:“好看吗?”

张俊鸣:“肯定好看啊,不好看不优秀怎么能让宋煜为了她转来医学院?”

蒋礼超:“诶!心理学大四不就有个师姐长得特别漂亮,一手毛笔字还在国内拿过奖。”

隔壁寝室:“啊,你说会弹古筝那个?女神,多才多艺。”

隔壁寝室:“你们还别说,那师姐不但长相90分,目测不是d也有c,身材也没的说。我前天还看见他们两个走在一起,有说有笑,样子很亲密,气氛很虐狗。师姐小鸟依人跟在宋煜……”

“走了,要迟到了。”楚修远一言不发加快了刷牙速度,刷完突然插嘴,声音里带着冰渣子。

“我也好了,走走走。”竹签立马跟上。

蒋礼超和张俊鸣面面相觑,看见楚修远一张冷脸:“这是生气了?”

“不知道,起床气?”

******

他们难得四人一起去上课,走在校园里,竹签总是自比校园f4,医学院exo,被寝室另外三只一人打了一下。可浩浩荡荡走到半途的时候,发觉有点不对劲。

路上总有一些同学对他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心最细的蒋礼超忍不住说到:“你们有没有觉得他们看我们的眼神有点奇怪?”

楚修远认真观察了两眼,除去几个迎面走来表情怪异的,前头十来米的地方还有两个女生边交头接耳边转头投来异样的目光,眼神和表情都不怎么友善,而且从她们视线的角度来判断,两人的议论对象似乎是他,和其他三人没有关系。

也不是没经历过类似的情况,以前有人不爽他美女在怀,污蔑他是小三,在校园里闹过一阵,如芒在背,后来澄清了才平息,今天这情况……难道又出了什么幺蛾子?

可我这两天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啊……

楚修远毫无头绪,只得顶着或看好戏或鄙视的目光走在校园里,直到进了教室才松口气。但松气了楚修远也高兴不起来,因为这天的伦理学,宋煜真的没来。

不会真如小道消息所说,宋煜去追心理专业的师姐了?

楚修远捏太阳心,他们口中的师姐楚修远听说过,傅珏,医学院风云人物,国学博睿,而且人如其名,冰清玉洁,美如双玉,被誉为医学院头号古典美女,弹得一手绰约绕梁的古筝,无人不知。

楚修远无法控制自己不去猜想傅珏是否就是那位让宋煜放弃大好前途,义无反顾转来临八的心上人,因为依据散落又交错在一起的线索显示,傅珏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她”。

优秀,才貌双全,人如玉,唯独脾气和温润如玉搭不上边,她有点凶,就像宋煜之前说过的那样,“她有点凶”。

还有一点,傅珏是有男友的。

思及此,楚修远面沉如水,因为对得上的线索更多了。

楚修远至今没有忘记宋煜所说的,之前没有展开追求攻势是由于“有很多因素和障碍”,傅珏的男友,可不就是最大的障碍吗?

也只有傅珏此刻名花有主,才能让转专业如此果决的宋煜那么犹豫。

怎么想,傅珏都有极大可能,是宋煜心里的那一位。

楚修远疲累地闭上双眼,他不断自我反问,宋煜和傅珏在一起不好吗?郎才女貌,相得益彰,不好吗。

好,可为什么自己那么胸闷?难道是他不愿意看到宋煜成为人们口中的第三者?

应该是这样,他已经拿宋煜当朋友,自然不希望朋友犯下令人不齿的道德错误,何必为了一个别人的师姐,往自己的人生里画一笔黑历史。

一定是这样。

此时此刻,楚修远无比后悔给宋煜提的建议,就不该让宋煜去追他心里的什么白月光朱砂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