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有一条染色体想认识你 > 第21章 symptom21

我有一条染色体想认识你 第21章 symptom21

  

短袖将楚修远的身子遮得严实,宋煜眼前却回放起那赤-裸的身躯,自胸膛到小腹的肌肉隐约可见,精实流畅的腰线画出矫健的弧度,带着充满活力的恣意张扬。

楚修远虽然懒,但经常运动,身上没有一丝赘肉,这具褪去年少青涩的身躯,仅仅只是匆匆一瞥,腰胯性感的弧线却已然印入宋煜眼帘,撞入宋煜脑海。

宋煜在这一刻屏住了唿吸,同样后退半步,又从头到脚打量了两眼,最后定格在紧实的腰侧,挑眉:“身材不错。”边说边开门出隔间,调侃的语气,好像之前的所有举动,只是朋友间的正常交流,不带有任何特殊情绪,一丝一毫都没有。

楚修远心里有些紧,明明刚才还能闻见宋煜的唿吸,现在却又拉开了距离。楚修远明白宋煜之前所有行为都是无意的,可明知无意,他的心跳为何会被牵动?

好烦。

皱眉,直接在宋煜身上推了一把,推出隔间,关门,勾起衣角看了好一会儿,这里是宋煜捏过的地方,可那又如何?有什么好多想的?我有病吗?

楚修远甩甩头,深吸气想平復心情,结果吸进的不是马鞭草的清香,而是一大口厕所特有的味道……

呸呸呸。

几十秒后才出去。

宋煜并没有离开,而是在洗手台前等他:“这么久?”

说谎从不打草稿:“两个男人同时从一间小隔间里出现会很奇怪,被人看见不太好。所以多等了会儿。”

“也是。”宋煜发现楚修远衣装整齐,显然是又重新理过,只是那簇毛……

“头发也理下。”宋煜提议。

楚修远沾上几滴水开始伺候自己那簇毛,昨天洗完头没吹就睡了,所以经过一晚上的定型,这簇毛格外坚-挺,压都压不住,拗了两分钟造型毫无起色。

宋煜终于看不下去:“你别动,我来。”

楚修远乐得有人伺候,边盯着宋煜在他额前摆弄的手心边问:“你怎么也上伦理学?”

宋煜好奇:“我选修的。你不知道?”

“我怎么可能知道?”选修课又不是专业课,能查课表。

宋煜笑:“你给我发了短信,问我在哪个教室,却不知道我要来上课?”

楚修远仰了仰额头,突然歪头去看手机,才发现他那条“几零几啊!!!!!”的短信,回復人是“a宋煜”。联系人栏第一位。

“呃……”楚修远在宋煜顺势要瞥他手机时,立马将手机塞回裤袋,“发错了,本来想发给我室友的。”

没瞥到屏幕,宋煜随便应了一声,又去折腾宋煜头发:“好了,走吧。”

楚修远照眼镜子,突然不满地嘿声:“你玩我呢。”

镜子里,那一簇毛依旧挺翘,不同的是,那簇毛左右分别多了两簇同样粗细的一起杵在那儿,造型特别别致,蠢萌如鹦鹉兄弟,再帅的脸也hold不住如此中二的发型。

宋煜还解释得特别正经:“压不下去,只能把另外两簇弄起来作伴。”

“你当我三毛啊。”楚修远瞪着镜子不敢置信,撩了一手掌水往头上浇。越看越哭笑不得,后来直接拘了把水往宋煜头上泼,泼完又扑上去一顿乱搓,宋煜整头毛全给楚修远揉乱了,“拿我自己的头发作伴有什么意思,不如拿你的来陪我。”

宋煜压根就没反抗,等楚修远玩累了,才抓住楚修远两条手臂:“课还上不上?”

“上啊。”楚修远看着宋煜一头鸟窝噗嗤笑出声,“怎么不上。”

宋煜眼角微弯,心情似乎不错,松手狠狠帮楚修远将留海撸到头顶,爽朗笑出声:“走了。”

整个上午都是伦理学,第二节下课,寝室三只围来第一排唠嗑,楚修远感谢哥们鼎力相助,虽然只拖了几秒,却让楚修远免于扣分危险,结果谈论起来才得知,最大的功臣居然是宋煜。

是宋煜在点名前巧妙地问了几个老师感兴趣的问题,老师兴致一高,侃侃而谈,硬生生拖延了五分钟,才给了竹签打电话和发短信提醒楚修远的时间。

楚修远一高兴就喜欢搂人,搂着宋煜肩膀:“欠你个人情。”

“好啊。”宋煜也不客气,“不过我的人情可不好还。”

“怕你不成,你还能让我s-a人放火?”

“当然不可能。”

此时的楚修远还不知道,宋煜的人情的确不好还,比他曾经历过的所有承诺都要难。

******

时间不紧不慢过,第二周的周五早晨,又是一堂伦理课,闹钟一响,竹签练嗓:“远哥,起床啦!”

蒋礼超:“别叫了,他肯定起不来。”

话语间,楚修远的蚊帐里悄声无息竖起个人影。

竹签一瞪,指着蚊帐结巴:“鬼鬼鬼鬼鬼。”

龟?

蚊帐里的人挠挠头皮,打了个哈欠,声音又哑又缓,一听就是没睡醒:“一大早叫什么王八……”

楚修远破天荒跟着闹钟起了床,竹签不可思议:“你起来干什么?”

“上课……?”楚修远慢悠悠从上铺爬下来,睡眼惺忪,眼神软绵绵的完全看不出一代撩神的王霸之气。

蒋礼超也吃惊:“伦理学?”

“啊,那老师讲得挺有意思。”

竹签看怪物一样看楚修远,谁不知道伦理老师周公附体,每次讲课底下能睡倒一大片,他们寝室哥三个从没在那老师手下走过两柱香:“骗谁啊……我看你是怂了怕点名。”

楚修远毫不犹豫:“点名我也怕。”

打开衣橱先套上一条卡其裤,随手抽出件短袖,正好是上周穿反那件,愣了两秒,扔回去又重新拿了件黑色的。

刚穿上竹签就取笑他:“你怎么穿那么骚啊?”

黑色的是一件长袖衬衫,袖口卷到肘部,露出两截修长的小臂,衣摆收进休闲裤里,越发显得欣长挺拔,丰神飘洒,十分干净利落的打扮,给楚修远穿出了一股子禁欲味道。

“骚,不愧是楚骚,太特么骚了。今天想对谁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