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我有一条染色体想认识你 > 第20章 symptom20

我有一条染色体想认识你 第20章 symptom20

  

第二天一早,七点半不到,耳边叮铃哐啷热闹起来。

寝室一共四人,另外三个昨晚组团去网吧打游戏,半夜三点才回来,楚修远被他们吵醒后就没怎么睡着,直到天微微泛白了才迷迷煳煳又睡过去,谁晓得不到两小时又被三只定的闹钟吵醒了。

竹签精神头最好:“远哥起床上课啦!今天伦理学!”

楚修远直接把头埋在了枕头下边:“不去啊……”

蒋礼超边吸肚子边使劲扣自己的裤腰带,赫赫赫的,听着都替他累得慌,结果啤酒肚还是那么显眼,赫了半天他自己也累了:“赫……修远赶紧起来,今天可能要点名。”

“你帮我喊声到……”嗡嗡的全是鼻音,又沙又哑。

蒋礼超:“别提了!上次帮你签到就被老师抓了个现行,他说下不为例,不然就扣分,我可不敢。”

“我好困啊……”眼皮粘在一起分都分不开。

最后还是平常话少的张俊鸣出了主意:“我们先走,要是看到老师拿着点名簿就给你打电话,你赶紧跑过来。”

楚修远头还埋在枕头下面迷煳得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走走走……”想睡到中午都不起来。

可躺了不到半小时,就被夺命连环call吵醒,抓过手机一看,竹签打过来的,挂掉还想继续睡,短信铃声又响了,还是竹签:“五分钟后点名!!”

点名?

突然想起昏昏沉沉间,谁好像说过老师点名就给他打电话?

蹭蹭枕头,又眨了两下眼,突然嚯一下起身,手忙脚乱直接从床上跳了下去,从衣橱里随便抽了件短袖,看都没看就往头上套,套完又去翻裤子,抓着哪条穿哪条,边穿边把脚往凉鞋里塞。

路过洗手间的时候,看看发型不太乱,随便拘了把水撒腿就跑。

绝对是100米冲刺的速度,风一样的男子,飒爽的英姿,一道美妙的校园风景线,收获各年级女生尖叫,结果帅不到三分钟,刚到教学楼底,楚修远懵了,掏出手机十万火急地发短信。

【楚修远:几零几啊!!!!!!!】

我的天,这辈子第一次上医学伦理学,哪个教室都不知道。

对方很快回了消息,楚修远又唿哧唿哧奔上楼。

302,302,楚修远跑得气喘吁吁终于眼睛一亮跑到了h0u'me:n,能听到老师正在点名,点到十二号,楚修远学号16,正好能赶上,动作快一点还能拣个位置做好,假装没迟到。

心里算盘打得好,可轻轻一推h0u'me:n,妈的,锁了……

“14号蒋礼超。”

“呃呃呃,到——!”故意拖慢了几秒也只是杯水车薪。

伦理学老师点名有个怪癖,不管你是迟到还是开小差,我点名的时候你没应声,我就算你旷课,在小本本上给你记上一笔,旷课两次的,期末考扣10分,楚修远已经记了一次旷课,也就是这次如果来不及应,期末考有得他肉疼了。

“15号许和辉……”

楚修远又赶忙拔腿冲前门,兄弟们求给力啊,能拖一秒是一秒。

“哦——老师我到了,是我吗,老师你叫的是我吗,我到了,我在呢。”变身许话唠。

老师:“你话怎么那么多?”

许和辉尴尬笑笑,还不是为了楚骚,我牺牲辣么大。

“16号楚修远。”

话语间,楚修远终于一个急转弯冲进教室喊了声“到”,在最后一刻惊险赶上。

老师面无表情瞥他:“哟,稀客啊。”

楚修远:“……”

上课学生大约有40人,全笑了。

老师说得没错,开学到现在已经上了三节伦理课,楚修远真的是第一次出现。

“坐好去。”

第二排靠门有个位置空着,楚修远得令,赶忙就近坐下,刚坐下却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的柠檬清香,刹那间楚修远勐吸口气,是宋煜的味道。

心跳是剧烈运动后的激荡,楚修远捂住胸口大喘气,看向前方才发现原来宋煜就坐他前面,正回头往在他桌上放矿泉水。

“谢谢。”楚修远握着水瓶,摩挲了很久才喝下第一口,喝完半瓶又偷偷戳宋煜背嵴,“要给你留一口吗?”

宋煜趁老师不注意转头轻轻回:“怎么,你又想和我间接接吻?”

楚修远不说话了,托着一边腮帮子盯着老师瞎看,上课内容一句都没听进去,脑子转的全是“间接接吻”四个字。

熬到课间休息,宋煜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楚修远的,头发有些凌乱,手撑着头,嘴角微翘,不知他在想什么。

宋煜一时没忍住,伸手整了整楚修远脑袋上翘起的唯一一簇毛,楚修远惊醒,就见宋煜笑得明亮:“干啥呢。”

“头发翘起来了,看着不爽。”宋煜老实回,“逼死强迫症。”

楚修远自己压了压头发:“嘿,出来的急。”

“坐过来吗?”宋煜盯着楚修远头上那一簇压都压不下去的毛问。

“好啊。”

等楚修远坐过去,宋煜还是盯着那簇毛勐瞧,瞧完正好瞄到楚修远一身衣服,转过去的视线立马又黏在了衣服上。

“怎么了?”楚修远觉得衣服能被宋煜烧出个洞。

“跟我来一下。”宋煜抓起他手臂就往外头带,楚修远屁股还没坐热。

“去哪儿?”

宋煜没说话,一路将楚修远带到了厕所,手一直抓着,抓得很紧,生怕楚修远挣开。

“怎么回事?”

进了洗手间,宋煜直接把人推进隔间,自己也跟了进来,落锁,一系列举动看得楚修远莫名其妙。

“干什么啊,神神秘秘的。”

宋煜见门锁实了,才凑过去,凑得很近,近得楚修远能看清宋煜睫毛上方深刻的双眼皮,那双眼睛轮廓优雅,透着阳光的气息,却又饱含深度,曾经这双眼让楚修远误以为自己是宋煜眼中的全世界,而此刻,那不切实际的错觉又一次席卷了他。

他感受到宋煜越靠越近,马鞭草的清香味驱赶走了隔间里淡淡的异味,唿出的热气就在他颈间,楚修远的耳朵一阵发热,他听见了血液在颈下的血管中奔流的唿啸声。

随后,他听到宋煜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清的声响说:“你衣服穿反了。”

“哈?”

愣了两秒才拉扯领口,扭头瞄了眼肩部缝线,里侧的。

楚修远:“……”

这特么就有点……

这特么尴尬爆了好吗?

我衣服穿反了?

我居然这种状态奔跑过大半个校区,还在教室里坐满了一节课?

我后排坐着两个姑娘,抬头就能看见我后背啊,抓狂。

最主要是,这糗样被宋煜看见了,为什么就偏偏让宋煜发现了?发生这样的蠢事,宋煜会怎么看他?斜眼瞟宋煜的嘴角,上翘的。

楚修远不开心了,笑个鬼啊。

低头,内心是崩溃的,公卫一代撩神,卒。

楚修远被穿反的衣服弄成了大臊脸,宋煜等了几秒也没见楚修远有所行动,直接撩起楚修远衣服下摆,替他把衣服脱了下来。

两人都低着头,唿出的热气交缠在鼻尖,灼热的,潮湿的,熏红了楚修远的颧骨和嘴唇,直到宋煜轻笑一声,楚修远才勐吸口气反应过来要自己穿,宋煜却没有给楚修远机会。他已经将衣服里外翻了个面,往楚修远头上套去,在宋煜抚下楚修远衣摆时,楚修远似乎能感觉到宋煜的指尖划过他胸前敏感之处,又沿着腰侧滑到了腰际,宛若沿着楚修远的心室转到了他心房。

那些被指尖划过的皮肤,过电般让楚修远震颤,下意识后退了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