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玄幻/科幻 > 一级律师[星际] > 第18章 证据(一)

一级律师[星际] 第18章 证据(一)

  

因为伤了一只手的缘故,约书亚达勒生活变得很不便利,如果只有他一个人也就将就对付了,但偏偏还有一个身体尚未恢復的妹妹罗希达勒,这就有些捉襟见肘了。

为了防止发生兄妹双双饿死在旧屋的人间惨剧,这两天他们都暂住在燕绥之和顾晏下榻的酒店。

保释期间,约书亚达勒会受到诸多限制,比如不能随便离开居住的市区,不能会见受害者、证人,以防串供。

甚至包括受害者吉蒂贝尔老太太的亲属,比如那天泼开水的少年,他也不能擅自去会见。

但他和律师之间的联系是不受限制的。

咣咣咣——

燕绥之的房间门响了起来。

这么粗鲁且闹人的敲门声,一听就知道是约书亚达勒。

燕绥之坐在窗边的沙发椅中,放松着受伤的那条腿,正支着下巴,面容沉静地翻看着案件资料。

闻声,他头也不抬地说:“进来。”

这状态,跟他当初在院长办公室的时候几乎一摸一样。

坐在他对面的顾晏正在回一封邮件,听见这话手指一顿,撩起眼皮。

燕绥之又翻了一页,才注意到顾晏的眼神,“怎么?”

他说完这话终于反应过来,干笑一声拿起桌面上的遥控按下开门键,补充了一句解释:“我以为自己还在德卡马呢,忘了这里的酒店房间不是声控了。”

顾晏冷冷淡淡地收回目光,继续将手中邮件回完。

燕大教授内心庆幸,还好自己的解释还算自然。

“你喊我来干什么?”约书亚达勒一进门就开始抱怨,抓着头发烦躁道:“又要问那天夜里的经过?”

他没有智能机这种高级玩意儿,幸好酒店房间有内部通讯,所以燕绥之“提审”这小子只需要动动手指头。

“你说呢?不然还能问你什么?”燕绥之放下了手中的全息页面。

“就这么一个经过,这两天里你们已经颠来倒去问了800来遍了。”约书亚达勒很不情愿,连走路的步子都重了几分。

“来吧,别垂死挣扎了,没用的。”燕绥之翘着嘴角拍了拍第三把椅子,示意他乖乖坐下。

向约书亚询问案发经过以及他当时的动向,是顾晏这两天一直在做的事。

根据联盟律师行业的规定,出庭律师会见当事人的时候一定要有第三者在场。第三者的身份并无限制,可以是助理,可以是实习生,也可以是事务律师。初衷是谨防有些律师为了赢案子,运用一些不太合法的手段。

当然,实际上屁用没有。

因为燕绥之腿伤,移动不太方便,顾晏也不想被他瘸来拐去的龟速移动瞎眼,所以询问约书亚的地点就干脆定在了燕绥之的房间。

顾晏干脆利落地回完三份工作邮件,抬眸盯着约书亚道:“即便已经问过800遍,我依然需要你向我保证,你说的一切都是真话。”

约书亚哼了一声,翻着白眼举起手:“当然是真话,我骗你干什么?我没抢人家东西,说了不是我干的,就不是我干的。”

燕绥之想了想补充道:“我想还是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依照行业规定,律师是有保密责任的。我们有权利也有义务对你所说的内容保密。”

保密到什么程度呢?就比如当事人被指控故意杀人,警方迟迟找不到犯案凶器。哪怕当事人对律师坦白了凶器是怎么处理的,律师也不能把这些告知警方。

这玩意儿听起来就很不是东西,在常人眼中更是糟糕至极。

有些人实行这条明文规定的责任时毫无障碍,有些人则始终带着挣扎和不安。

燕绥之以前跟人开玩笑时说过,这是一条魔鬼法则,黑色,阴暗,违背最朴素的道德,令人厌恶。但现实就是,只有在这种法则框制下,魔鬼们才会说出真相。

燕绥之第800次给约书亚达勒喂上定心丸,缓缓道:“所以——”

“所以希望我不要有顾忌,有什么说什么,即便涉及一些很混蛋的内容,也会得到保密。”约书亚用背书式的语气毫无起伏地替他说完,咕哝道:“知道了,我耳朵都听出老茧能抢答了。”

燕绥之和顾晏一个比一个淡定,对于他这种不耐烦的态度司空见惯。

“所以21号下午到晚上,你都做了哪些事?”燕绥之对照着案件的已有资料,问道。

“那天打工的时候跟人起了冲突,被打伤了颧骨,得到了100西的额外补偿,还能提前收工离开工地,得到了半天假期”

他肿着脸,又捏着钱,心情微妙。说不上来是颓丧烦躁更多,还是多一笔钱的惊喜更多。

又或者这种矛盾本身就很令人难过。

他摸着颧骨舔着一嘴血味,回家补了个短眠,又揣着钱上了街,去巷子里那家首饰批发小店花了68西买了一对珍珠耳环。

然后他带着那对廉价但还算漂亮的珍珠耳环上了吉蒂贝尔家的围墙。

“为什么花68西去买那副耳环?”顾晏问。

尽管这问题已经对答过很多次,但约书亚每次回答前,都还是会沉默几秒。

“因为下午睡囫囵觉的时候梦到了外祖母。”约书亚道。

“为什么梦到外祖母?”

“谁知道呢。”

也许被打的颧骨突然比以往的每处伤口都疼,或是那100西的补偿突然让他觉得委屈又没意思

短眠中的约书亚就那么梦见了过世好几年的外祖母。

他梦见自己站在狭小的厨房里,给妹妹炖着菜叶粥,外面大雨瓢泼,屋檐的水滴成了帘。

外祖母站在厨房窗外的屋檐下躲雨,慈祥地看着他。

他推开窗,冲外祖母道:“外面雨大,屋檐挡不住,你干嘛站在这里,赶紧进屋呀。”

外祖母摸了摸潮湿的衣角,又朝屋里看了两眼,温和地笑笑说:“不进去了,我只是想看看你。”

约书亚有点急,“进来吧,快进来,雨要打在你身上了。”

外祖母还是笑笑,没进门。

梦里的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焦急地想让外祖母进屋,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难过。

他就在那种浓烈的难过种惊醒过来,瞪着红通通的眼睛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儿,然后突然想去买一对珍珠耳环。

因为好几年前,外祖母还没过世的时候说过,她一直想要一对。

“为什么翻上吉蒂贝尔家的围墙?”依然是燕绥之和顾晏轮番的提问。

“因为她坐在扶手椅里,凑着灯光织围巾的时候,跟外祖母很像”约书亚道,“老花镜很像,动作很像,侧面整个儿都很像。”

有时候他突然想外祖母了,就会蹲在围墙上,借着夜色和窗户上水汽的遮挡,一声不吭地看上一会儿。

那天他一时冲动买完珍珠耳环,走回家门口才意识到,他这对耳环,没有外祖母可送了。

于是他又借着夜色上了吉蒂贝尔家的围墙,这次不止是看着,而是悄悄跳进了院子里。把装着珍珠耳环的黑色天鹅绒小布兜挂在了门边。

谁知道好死不死的,那天晚上吉蒂贝尔家刚巧发生了抢劫,偏偏装着耳环的绒布兜被风吹落在地。

没有其他确凿身份线索的前提下,那个绒布兜刚好成了重要罪证。巷子里杂乱老旧,没有可用的摄像头,但警方追踪到了卖珍珠耳环的商店,调出了商店的监控,约书亚买耳环的过程在监控中清清楚楚。

再后来,又通过约书亚鞋底残存泥迹定他进过吉蒂贝尔家

总之,证据一道一道全部指向约书亚。

“我再确认一遍,你什么时候出的院子?”顾晏道。

约书亚:“7点半不到。”

抢劫案发生的时间大约在7点50到8点10分之间,如果能证明这段时间差就好了。

这也是他们最好的突破口,只要能证明约书亚提前出了院子。

然而糟糕的是,巷子里没有安装摄像头,当时也没有人经过,同样没有人能给约书亚做那段时间的不在场证明。

“如果有摄像就好了。”燕绥之交握的手指一下一下点着指尖,有些微微的遗憾,“可惜”

约书亚一脸绝望,“所以问了800遍你们也还是没办法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