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玄幻/科幻 > 一级律师[星际] > 第16章 医院(三)

一级律师[星际] 第16章 医院(三)

  

这么一句话说得平平静静,却听得燕绥之心头一跳。

几乎全世界都相信那场爆炸是一个意外,有人感慨他的倒霉,有人唏嘘他的过世,法学院会把他请进已故名人堂,金毛洛克他们会在谈论起他的时候把称唿纠正成“前院长”。

等到再过上几年,那些因为他的死而感到难过的人会慢慢不再难过,聊起他的人会越来越少,甚至偶尔还能拿他调侃两句开个玩笑

这是一条再正常不过的变化轨迹,也是燕绥之心里预料到的。所以他对此适应良好,看得很开。

反倒是顾晏这种反应,完全在他意料之外。

他没想到除了自己,居然还有其他人在关注那件爆炸案,会花额外的心思去探究它的真相。

最令他感到意外的是,这个人居然是顾晏。

难不成这位同学毕业之后兜兜转转好几年,突然又回归初心,重新敬爱起他这个老师了?

燕大教授这么猜测着,心里突然浮上了一丁点儿歉疚——当年应该少气这学生几回,对他稍微再好点的。

燕绥之这短暂的愣神引来了顾晏打量的目光。

“你也是梅兹大学的,难道没听说过?”

“嗯?”燕绥之回过神来,点头应道,“如果你说的是前院长碰到的那次意外,我当然听说过。刚才发愣只是因为没想到你接爆炸案会是这个原因。怎么?你觉得那次意外有蹊跷?”

顾晏斟酌了片刻,道:“仅仅怀疑,没什么实证。”

“没有实证?那为什么会怀疑?”燕绥之看向他。

顾晏:“看人。”

燕绥之:“???”

这话说得太简单,以至于燕大教授不得不做一下延展理解。一般而言,“看人”就是指这事儿发生在这个人身上和发生在其他人身上,对待的态度不一样。

“看人?”燕绥之打趣道,“难不成是因为你特别敬重这位老师,所以格外上心想知道真相?”

得亏燕大教授披了张皮,可以肆无忌惮地不要脸。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想嘲讽两句。

顾晏闻言,用一种“你在开什么鬼玩笑”的眼神瞥了他一眼,然后不紧不慢地喝了口咖啡,淡淡道:“恰恰相反,你如果知道每年教授评分季我给他多少分,就不会做出这么见鬼的猜测了。”

燕绥之:“多少分?”

顾晏:“不到50。”

燕绥之:“啧。”

顾晏看了他一眼。

燕绥之:“你也就仗着是匿名的吧。”

顾晏:“不匿名也许就给20了。”

燕绥之:“啧。”

同学,你怕是想不到自己在跟谁说老师的坏话。

不过郁闷的是,燕绥之略微设想了一下,就当年顾晏气急了要么滚要么呛回来的脾气,当着面打分说不定真能把20分怼他脸上。

他确实干得出来。

所以还是让师生情见鬼去吧。

燕绥之挑了挑眉,自我安抚了一下脾气,却越想越纳闷:“那你说的看人是什么意思?”

顾晏把喝完的咖啡杯捏了扔进回收箱,才回道:“没什么意思。”

燕绥之正想翻白眼呢,顾晏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我那天听见那几个实习生说你长得跟他有点像。”

“什么?”燕绥之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翘着嘴角笑了一声,状似随意道:“你说那位倒霉的前院长?以前也有人说过,我自己倒没发现。你呢?你觉得像么?”

关于这点,燕绥之其实反而不担心。因为有那么一个说法,说陌生人看某个人的长相,看的是整体,乍一眼很容易觉得两个人长得相像。但是越熟悉的人,看的越是五官细节,下意识注意到的是差别,反而不容易觉得像。

就好像总会有人感叹说:“哇,你跟你父母简直长得一模一样”,而被感叹的常会讶异说:“像吗?还好吧”。

比起洛克他们,顾晏对他的脸实在太熟了。

况且,就算像又怎么样,世界上长得像双胞胎的陌生人也不少。

不过即便这样,顾晏突然微微躬身盯着他五官细看的时候,燕绥之还是惊了一跳。

他朝后让开一点,忍了两秒还是没忍住,没好气道:“你怎么不举个显微镜呢?”

说话间,顾晏已经重新站直了,平静道:“不像。”

果然。

“你如果真的跟他长得那么像,第一天就会被我请出办公室了。”顾晏说完也不等他反应,转身便走了。

燕绥之哭笑不得:“你那天是没请我出办公室,你请我直接回家了,这壮举你是不是已经忘了?”

顾晏走在前面,一声没吭,也不知是真没听见还是装聋,亦或只是单纯地懒得理人。

两人一前一后走到了电梯这边,然而围着的人有些多,于是顾晏脚尖一转,干脆拐到了楼梯口。

“上楼干什么?”燕绥之一头雾水地跟在他身后上了三楼。

“刚才说话的时候,我们的当事人达勒先生进了电梯。”

照理说医院该办的手续都办完了,该交的费用也都交了,况且就算没交完,也没他什么事,毕竟现在掏钱的是顾晏。罗希达勒还在一楼输液,他好好的上楼干什么?

燕绥之回忆了片刻,突然想起来,入室抢劫案的受害人吉蒂贝尔就住在这家春藤医院。

显然两人的猜测一样,他们上了三楼后就极为默契地转向了通往b座住院部的连廊。

b座3楼是春藤医院的特别病房,提供给某些身份特殊的病人,比如某些保外就医的罪犯,比如像吉蒂贝尔这样案件尚未了结的受害人等等。

这层的病房和上下层之间都有密码门相隔,只有这条连廊供医生和陪护家属进出。

吉蒂贝尔的病房门口还守着警队的人,穿着制服坐在两边的休息椅上,其中两个正靠着墙小憩,看脸色已经好几天没好好休息过了。

顾晏和燕绥之刚进走廊,就看见约书亚达勒正靠在走廊这一端,远远地看着那间病房。

不过从他的角度,只能透过敞开的病房门,看见一个白色的床角。

约书亚达勒站了一会儿,警队的人抬头看了过来,其中一个皱了皱眉,正要起身。

不过他刚有所动作,约书亚就已经转身往回走了。

“呵——”他垂着眼,刚走两步就差点儿撞上燕绥之,惊得倒抽一口气,抬起了头,“你们怎么”

“刚刚在楼下看到你进了电梯。”燕绥之道。

约书亚的脸色变了变,有一瞬间显得非常难看且非常愤慨,“我上来怎么了?难道你们还怕我冲进病房?”

燕绥之挑了挑眉,心说这小子还真是浑身都是炸点,随便一句话都能让他蹦三蹦。

他按住约书亚的肩,把他朝连廊外不轻不重地推了一下,“得了吧,真怕你冲进病房我们都不用上来,门口守着的那些刑警捉你还不跟捉鸡崽一样?”

约书亚达勒:“”

他扭了扭肩,让开了燕绥之的手,粗声粗气道:“那你们跟过来干什么?”

“怕你被吉蒂贝尔的家属撞见,吊起来打。”燕绥之随口道。

约书亚达勒一脸愤怒:“不是我干的为什么会打我?!”

“你说呢?”燕绥之道:“在没找到可以替代你的真凶前,人家总要有个仇恨对象的。况且法院一天不判你无罪,人家就默认你依然有罪,这很正常。”

约书亚达勒又瞪圆了眼睛要嚷嚷,刚张口,燕绥之就道:“闭嘴别喊,你们这些年轻小鬼就是脾气大,别总这么激动。”

“”

约书亚达勒气得扭头喘了好几下。

顾晏一直没开口,在旁边看戏似的默然看着。

“别唿哧了,风箱投的胎吗?”燕绥之笑了笑,道:“你可以这么想,也不止你一个人这么倒霉,还有被牵连的我们俩呢。一般来说,他们不止恨你,还恨帮你脱罪的我,你应该庆幸进法院有安检,否则来个跟你一样瞎激动的家属,挑两桶浓硫酸,泼你一桶,泼我一桶,余下的倒他头上,也不是不可能。”

他说这话的时候笑眯眯的,约书亚达勒听着心都凉了。

吓唬完人,他还安抚道:“以前还真有过这类的事,你看我就不喘。”

约书亚达勒:“”

顾晏在旁边不着痕迹地蹙了一下眉,又很快松开,像是从没有露出过那种表情。

燕大教授吓唬小孩正在兴头上,全然忘了自己还有个特别技能,叫做乌鸦嘴。

说话间,三人正要走出连廊,拐角处转过来一个人。

那是一个棕色短发的少年,看着比约书亚大不了两岁,顶多17。他手里正提着一桶不知从哪儿弄来的热水,看那热气滚滚的样子,很可能刚沸腾没多久。

病房这边供给的大多是可以直接饮用的冷水或者温水,这样滚开的水得额外找地方烧。

那一瞬间,燕绥之觉得这少年略有些眼熟,但没细想,就下意识给那个少年让开了路,毕竟人家好不容易弄来一桶水,绕来绕去洒了就不好了。

谁知他刚朝侧边让了两步,那个棕色短发的少年瞪着他们看了两秒,突然骂了一句:“操!是你们!”

“人渣!”

那少年说着,一托水桶底,将那一整桶开水泼了过来。

我得找个地方去去晦气了,怎么又碰上这种事

那一瞬间,燕绥之心里冒出的居然是这么个想法。他只来得及抬起手臂挡一下脸,紧接着,他就感觉自己腿上勐地一痛,同时又被一个温热的躯体撞了一下。

再然后是不知哪个小护士的尖叫。

十分钟后,燕绥之坐在一间诊室里,老老实实地给医生看右边小腿到脚踝处的烫伤。

这还是顾晏的大衣替他挡下大部分水的结果。至于约书亚达勒则比较幸运,只伤到了左手手背。

医生给他们紧急处理了一下,打了一张药单,让顾晏帮他们去刷一下费用。

春藤医院的半慈善性质决定了每次诊疗都要从身份档案上走,缴费拿药的时候需要填一份身份证明单。

顾晏将湿了的大衣挂在手肘,径自去了收费处。

桌台边的小护士道:“是第一次在这边就诊吗?是的话需要填一下身份证明单。”

顾晏垂着眼皮扫了眼填单格式,在光脑上点出了一张新表单。

患者姓名:

顾晏握着电子笔,下意识写了一个字,又顿了一下。

小护士伸头过来,关切地问道:“怎么啦?有什么问题吗?”

顾晏淡声道:“没事,写错字了。”

小护士笑了笑,顺带瞥了眼姓名栏。

就见那里有一个写好的“燕”字,不过下一秒,就被顾晏点了删除。

作者有话要说:  汪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