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三步上篮 > 第十四章

三步上篮 第十四章

  

孔玄章的这一拳,又勐又狠,赵游完全没有准备,被打的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

“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孔玄章嘴上说着,眼睛却盯着九中的众人,“见你一次,我打你一次!”

轰!

九中的火气顿时被挑了起来,田开吆喝着也无济于事。

而这个时候,孔玄章又做了一件令人诧异的事,他非常光棍的走过来,非常英勇的打了赵游,非常有气魄的撂了狠话,然后,又非常迅速的逃跑了。

对,就是逃跑。

在说完那一句后,他掉头就跑,但九中的此时哪会放过他?一群人嗷嗷叫的追了上去。

于是,当裁判和教育局等人走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九中的在天茗的校车前闹事。

要说,已经比赛完了,他们也不该管了,但这还是在体育馆,又落到了他们眼里,如果不管,那就太说不过去了。

于是,最后的结果就是九中停赛一年,失去了明年参赛的资格,然后被教育局批评了一通,这还是九中在体育界的关系硬,否则,恐怕就不只是这么简单了。

至于天茗?天茗是被害者啊。虽然九中上下都说,是天茗那边先动的手,但裁判们看到的却是相反,而且裁判对九中的球风也一直鄙视,这个时候当然不会站在九中那边。

至此,天茗和九中算是成了死仇,发展到后来就是,九中的学生绝对不敢穿着校服单独从天茗校门前过,天茗的学生也是如此。

而这件事产生的另外一个结果就是,两个学校的学生一时间都对自己学校的篮球队更加拥护了。

当然,这都是以后了,而在现在,就是两个学校的教练拼命的阻拦,欧和青更是赶着队员上大巴,并让司机把门给关了。

天茗的队员都上了车,九中的队员也只能围着大巴跺两脚出气,这落在裁判的眼中,更是印象分大跌——如果说过去是极低的话,现在是直接就降为了负值。

而在车上面,孔玄章已经摸出欧和青的手机给自己的老爸老妈都打了电话。孔玄章的老妈对自己的儿子只有一个形容词,那就是溺爱,儿子对的是对的,儿子错的,也是对的。

至于他老爸,虽然和他很少相处,但毕竟是自己的崽,哪有不护着的?一听他说打球的时候被九中的人伤了,立刻放下手中的事物,就向这边赶。

九中是老牌学校,在开市的体育界教育界都有底子,这一点,天茗是无法相比的,但天茗有的是银弹攻击,论关系的话,那是丝毫不差的。

那边双方的人都在搬救兵,这边孔玄章放了电话,只发现全车的人都在看着他。

“孔少,有担待,是爷们。”

李铎第一个开口,随即全车的人都紧跟而上:

“孔少,你真厉害。”

“哈哈,这次还整不死九中的那帮崽子!”

“孔少,我崇拜你!”

孔玄章保持一贯的冷面,没有说话,众人对他的冷面已经习惯了,也不是太在乎,嘻嘻哈哈一通,就趴在窗户上对着九中的人比鬼脸,做手势。他们受孔玄章的启发,也都学精了,只对着九中的人比划,一看到裁判要看过来,就立刻做严肃静默状。

九中的人气的跳脚,有人想拿着砖头砸窗户,但当着裁判和一干体育局教育局的人终是不敢。

半个小时后,双方的救兵都到了,三方都知道,这不是在这里能说清的事,于是,该去走动的走动,该去请客的请客。欧和青也趁机脱身出来上了车。

他来到车上,一边叫司机开车,一边将孔玄章叫到自己面前。

孔玄章走过来不说话,欧和青看着他也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欧和青笑了起来:“回去吧,小兔崽子!”

孔玄章难得的脸上一红,但还是保持着冷面装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半决赛是在一个星期后开始的,下午天茗也没有比赛了,原本欧和青想让队员们看看另外两个学校的比赛,但现在怕再闹出意外,就直接让校车回了天茗,然后让另外一个体育老师给全队安排午餐,自己则和张威带着于磊去医院。

王鑫和马森本也要跟着去的,被欧和青赶了回去。在医院里拍了片子,又让大夫看了之后,得出一好一坏两个结果,好的是没有大碍,赵游下脚虽勐,但毕竟被于磊避了一下,坏的是,起码在十天内不能剧烈活动了。

“学校篮球队的?那就多休养一段时间吧,他还小着呢,别以后留下后遗症。”

欧和青张威自然是没有异议的,就是于磊有些担忧,如果只休养十天,他也是要缺席半决赛的,如果再多一些时间,他连决赛说不定都要缺席。

虽然说他作为替补,在半决赛、决赛这样的场合中也不见得能有多少出场时间,但多有一分钟也是好的。

欧和青看出他的担忧,宽解道:“别急,养好伤才是关键的,如果养不好,以后就不是一两场比赛的事了。”

于磊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于是老老实实的点头。欧和青又道:“比赛你是不能参加,不过你要是愿意的话,还能跟着一起来,现场看看比赛,再做做后勤。”

于磊更用力的点头了。

于是一个星期后,于磊就作为后勤人员,参加了半决赛。具体工作就是给从场上下来的球员递毛巾矿泉水和巧克力,经过这一星期的修养,他走路是已经没有问题的了。

天茗这一次的运气很好,虽然没有轮空,但对手却是上一次轮空的七中。从技术上来说,七中和九中是差不多的,但是七中打球干净,没有那么多犯规,还有一点,他们的体力也没有九中那么好。

前两节下来,欧和青就又换上了替补,这次连庄航都上场了。

王鑫下场后,一边擦汗喝水,一边说自己腰酸背疼,让于磊帮他放松放松,于磊就去给他按肩膀,看的一圈人又是眼热又是气愤。

李铎道:“王鑫,别看着人家石头老实就欺负人家啊。”

王鑫舒服的哼了两声:“队长,你妒忌吧。而且,我这哪是欺负他啊,他今天没上场嘛,赶明儿我不上场的时候,也帮他按,石头,就这么说定了啊。”

他是首发,于磊是候补,不出意外的话,怎么也不可能是于磊上场而他不上的,一群人纷纷骂他无耻,也有人怂恿于磊:“石头,别帮他按,看把他美得,还以为自己是职业球员呢。”

“嘿,这可难说,说不定我真能成职业呢,老实说,不打篮球,我都想不到自己能干啥。”

这边正说着,那边七中的教练看形式不好,叫了暂停,两边的球员退下来,于磊也丢下了王鑫,去给庄航等人送水送毛巾。

送到孔玄章的时候,孔玄章迟疑了一下才接过来,然后一边背过身擦脸,一边道:“你怎么样了?”

“啊?”于磊愣了下才道,“挺好的。”

“我是问你的脚!”

“我的脚也挺好的。”

孔玄章手中的矿泉水瓶呈扭曲状,大半的水都洒了出来,于磊连忙又递给他一瓶。

孔玄章黑着脸接了,又听到于磊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那个,谢谢你。”

孔玄章身体一僵,然后才道:“谢我什么?”

“那个,九中。”

“九中什么?你别误会了,我可不是为你出头。”

说完,喝了口水,再不说话,那边王鑫见于磊一直在孔玄章附近,怕他又受欺负,连忙叫他:“石头,过来给我按摩。”

于磊又跑了过去,孔玄章没有反应,倒是卫峰看着一脸享受的王鑫很是不忿,嘟囔道:“我就说那于磊犯贱。”

这话的声音不大,但坐在附近的都听到了,马森刚才也和他们一起上场,此时也坐的比较近,听到这话,立刻想说什么,只是没等他开口,那边时间已经到了,双方球员都是只得起身。

这一场比赛,没有太多的波折,毕竟双方实力摆在那儿,七中虽然在最后一节的时候反扑了一下,最终还是回天乏术。

而在下面决赛的时候,天茗终于走了一回运,他们被轮空了!在这个结果出来的时候,从上到下又是兴奋又是遗憾。

兴奋的是,他们注定出线了,一定是能到省城的了。

遗憾的是,他们只能以第二的身份出线,原本幻想的痛扁二十五中的场景不会出现了。

也许是因为天茗和九中闹的那一场矛盾,也许是因为开市的体育局觉得这种比赛实在没什么意思,因此直接取消了轮空的和获胜者的比赛。

官方解释是,这是为了更公平,至于具体原因,恐怕还是觉得这比赛耗时耗力,还没有油水,多一场少一场,也没有什么区别。

虽然是轮空取得的资格,天茗的领导层还是非常高兴,这是他们第一次在体育上取得省级成就——虽然说天茗到省赛上能走多远还很难说,但,总是去参加了省赛不是?

高兴之下,对于立功篮球队也不吝啬,欧和青等人发奖金不说,还许愿到寒假的时候组织篮球队的全体成员去旅游。

欧和青趁机帮于磊申请了一下,于是从下学期开始,于磊的学杂费也免了,这个消息,总算驱散了于磊原本纠结的心情。

是的,于磊最近在纠结。让他纠结的,自然是他的成绩。虽然说他很努力了,几乎是抽出一切的时间在学习,连早上跑步的时候都戴着復读机听英语。

当时流行的復读机和后来的MP3、MP4不同,光是个头,就抵得上后者的五六个甚至七八个,更没有什么蓝牙功能,平时拿着听也就罢了,要背着跑总是不方便。

也亏得于磊不怕麻烦,每次都放在书包里,然后再加上几本厚书当负重。从用功的角度上来说,整个篮球队恐怕没有人能比得上他,但从成绩上来说……他却和书本如同崭新的王鑫不相上下。

在期中考试成绩出来的时候,王鑫很是同情的拍着他的肩道:“石头,你就安心打球吧,我看你在这上面,还是比较有天赋的。”

于磊在这方面已经被打击习惯了,只是重申自己的立场:“我打球,也想成绩好。”

王鑫怜悯的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有说。

于磊下学期学杂费全免,对于于家来说,又是一件喜事,这次于磊回去的时候,给于跃进买了瓶汾酒。

于跃进过去抽烟,生了于磊后就戒了,但酒却戒不了,平时没事的时候,也喜欢自己喝两杯,只是几乎从没喝过好酒。

于磊所拿的汾酒自然也不是多好的,但也比他平时喝的几块钱的二锅头之类的要好的多。

于是第二天,全小区的又上下一致的知道了,老于家的儿子,不仅孝顺娘,还孝顺爹。现在这社会,孩子有没有出息,聪不聪明是假的,他孝顺你,才是真的。

这一次轮到王鑫的爸爸妒忌了。王鑫的妈妈妒忌了最多暗自泛酸,王鑫的老爸一妒忌,拿着电话,吼了王鑫一通,于是当天晚上,于磊就发现王鑫总用怨念的眼神看着自己。

于磊不知道他干什么,还以为他有什么为难的,就道:“你有什么事,就说。能帮的,我一定帮。”

王鑫烘托了一晚上的气氛顿时破功,最后只有无奈的叹息:“石头啊石头,唉,你,我真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

于磊莫名其妙,追到他床头问:“你到底有啥事啊?”

“我啥事都没有,睡觉,我明天还要回家呢!”

其实王鑫并不是不孝顺,只是像他这么大年纪的少年,正是管不住自己的时候,五百块虽然不少,真说起来,也不是太多,多吃两顿好的,多买一件新奇的玩意,就没了。

王鑫也想过要给自己的老爸老妈送礼物,但是钱总是莫名其妙的没了,于是,送礼物这件事就一直只是想想,从没有付诸过行动,本来这也没有什么,但是被于磊这么一衬托,就有问题了。

第二天,王鑫找于磊借了二十,给自己的老爸买了两盒烟。

他借钱的时候,于磊终于恍然大悟:“你早说是借钱嘛,这有什么?二十够不够?”

看着他真诚的面孔,王鑫只有无语。

作者有话要说:越来越晚,泪……

那啥四千字,三千的最后的收藏四千的三千,一千的最后的留言九千的头一千,现在是五万五……

还有还有,俺想以后每个星期休息一天……那一天用来睡觉以及休养俺的脖子和手= =最近手又开始疼了,躺在床上就不想起来。让俺休息一天吧,就每星期六那一天,然后其他时间只要不出意外,还有欠债,就还会乖乖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