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三步上篮 > 第十三章

三步上篮 第十三章

  

王鑫!

作为一个得分后卫,他的职责并不是抢篮板,但是在看到九中的人一直在骚扰于磊后,他就开始留意着这边,因此一见于磊闪神,他就在第一时间冲了过来,然后先赵游一步将球揽到了手里。

球一落手,九中这边的人都开始向他扑了过来,他抬眼一扫,将球抛出:“石头,快攻!”

于磊正要上前掩护王鑫,一听这话,立刻掉头就跑。

“石头,你知道什么叫长传吗?对,就是远传,这是打快攻最简单也是最好的手段。你现在传球水平还不行,再练练,等回来抢到篮板直接传给我,看我给他们上演绝杀!”

在茶前饭后,王鑫没少幻想将来两人的配合,此时于磊一听他说快攻,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他大踏步的向前奔跑,同时不时的扫一眼空中的篮球,在发现高度差不多的时候跃起,一把将篮球揽在了手中。

此时,他已经进入了前场的三分线内。

“石头,扣篮,第一,你要清楚自己和篮筐的距离;第二,你要知道周围的防守如何,不要跳起来,却被别人盖了火锅。”

这是那天他扣篮失败后,马森对他所说的。

要注意防守,要注意距离。

周围没有防守。距离、距离,在罚球线上,他将球捞到了手里,然后大踏步的向篮筐冲去。

“在把球拿到手中的时候,你可以走两步,然后在第三步的时候,要尽力起跳。咱们是高中生,裁判一般都不会卡的很紧,一般在你走第四步甚至第五步的时候才会吹哨,但如果碰上比较操蛋的裁判,很可能就在你第三步的时候吹哨,所以,能起跳的时候,要起跳,不能起跳的时候,要试着运球。”

“在罚球线上,再跑两步,也许就行了。”

王鑫庄森的话,交替出现在他脑中,他紧紧的盯着篮筐,在第三步的时候,拔地而起,身体直扑篮筐。

哐!

其实声音并不大,在这样空旷的篮球场中,就算有些声音,传到旁边的休息区的时候,也几乎没有了。

但于磊的这一下灌篮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于是所有人都仿佛听到了篮球入网的声音。

扣篮、灌篮,这两个词在有的解释上是没有区别的,但也有的人认为,扣篮只是把球扣进球篮,也就是说,只要你伸长手臂,双手或单手把球扣进球篮,就算你是扣篮了,而灌篮,却是你的头,要超出篮筐的。

而哪怕是按照后一个标准,于磊的这一记也是标准的灌篮,在把球往球篮里按的那一瞬间,他几乎要超出篮筐一个头!

“好!”

欧和青第一个开口,天茗的替补席上纷纷鼓掌,卫峰先是不想动的,后来看孔玄章都在鼓掌,也鼓了起来。

“干的漂亮!”

“太好了!”

“帅呆了!”

王鑫等人赶过来,纷纷拍着他的肩夸奖,一时间竟没有人去在乎这个球是否有效。不过这样的进球,又没有犯规,裁判当然是不会吹出来的。

这个进球,将比分又拉到了十五分以上,裁判又接近着吹了暂停哨。就这样,带着十六分的差距,两队进入到第三小节。

在这一小节,欧和青换下了陈宁,换上了孔玄章,以保证第四小节不会被九中反超。

九中对孔玄章还是有几分印象的,但也没有太在意,毕竟还只是高一的新生,经验身体都放在那里呢。

但是很快他们就知道这个新生比于磊更令人头疼,于磊虽然来了那么一记震撼性的扣篮,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依仗的是身体素质,而这个人更具有技术,并且打起球来,很有一股狠劲,敢和大前锋、中锋争内线。

而于磊在这一节中也不再受干扰,哪怕赵游叫的几乎连裁判都听到了,他也不再回头。

“果然有钱是万能的,天茗今年招的新生,一个比一个厉害。”

田开在旁边感叹,却不知欧和青在那边也是有些疑惑的。

再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孔玄章的球风了,动作规范流畅,行动之间还带着一种优雅,穿透是犀利的,得分能力也突出,但却绝对是说不上凶勐的,更是厌恶和人争抢内线——这一点,从他偏爱三分就可以看出。

可以说,像此时这样的状态,欧和青几乎没有见过。

“大概是被九中惹恼了。”

最后,他也只能这么想了。

天茗被九中惹恼了,但九中此时已经急疯了,眼看已经被拉下二十三了,再不追上来,到第四节就算天茗体力不支了,他们也不见得能反超了。

赵游和中锋蔡骏更是急迫,刚才暂停的时候,田开已经点明批评他们两个了。九中一向都不是技术流的,后卫小前锋一向无法和强队相比,最大的依靠,也就是中锋大前锋,而他们两个刚才抢篮板的时候却连连失利,直接影响了几次反攻。

孔玄章又一次拿到球,蔡骏伸出手想盖他火锅,却被他避了过去,这个动作如果放在动漫电视的慢镜头中,那是非常漂亮的。

人的思维反应是很快的,但是身体却不见得能跟上思维,特别是在已经跳起电石火光的刹那,要在看到对方动作的同一时间偏离原本的方向,那是非常困难的。

不过这不是电视动漫,甚至连一个摄像机都没有,所以众人所能看到的也就是孔玄章起跳,蔡骏紧跟,然后赵游包夹。

“这个跳投难了。”

这是很多人心中的想法,连孔玄章也知道,恐怕要被盖火锅了,但是他立刻发现赵游根本就不是冲着他手中的球来的。

那动作、那眼神……

他想令我失去平衡,然后,踩到我的身上!关匡受伤不是意外!

一瞬间孔玄章就明白了过来,但是他此时身在半空,也无能为力。他想的没有错,赵游就是这样打算的。

小前锋是一个球队的最主要的得分手,如果他在这里废了孔玄章,那陈宁就不得不再上场。陈宁已经打过两节了,如果此时就上来,到第四节的时候,体力势必是跟不上的,那时候,他们就有更多的机会!

当然,天茗也许还有别的小前锋,但是他相信,不可能每个替补小前锋的技术都这么好的。

他欺了上去,孔玄章此时是跳投姿态,再被他这一挤,绝对不可能平稳落地的。

这一串变化,说起来慢,其实不过只是几秒,在他欺上的前一瞬间,孔玄章唯一能做的就是出手,投篮!

篮球入筐的同时他倒在了地上,赵游眼看就要踩到他的脚上,却突然觉得左侧传来一股大力,他的身体立刻向右边倒去。

那力气奇大,他不仅无法按照原本的计划踩到孔玄章的脚上,甚至无法保持自己的平衡。

尖锐的哨声响起,裁判跑上来示意于磊推人犯规。

此时于磊身上已经记了三次犯规了,带上这一次就是第四次,欧和青只有用岳庆将他换下来。

从技术上来说,岳庆是要比于磊好的,但是他的身体素质显然还不是太能和九中的对抗,他刚上去的两分钟,天茗的内线频频告急,九中连入两球,差一点就把比分扳回到了二十下。

也好在孔玄章状态神勇,扣篮、三分、篮板,竟然一个不差,一时间,场上就只见到他活跃的身影,连裁判都为之瞩目。

第三节结束的时候,天茗竟领先到二十九分!在这样的比赛中,这可以说是锁定战局的比分了。

欧和青连连换人,除了留下李铎,其他的全派了替补,他手中的替补也不差,,但就是欠缺比赛经验,这种垃圾时间当然要好好利用。

在第四场的时候,九中也打出了一个十分的小□,但二十九分,毕竟太难追了,所以在最后还剩一分钟的时候,两队的分差还有十六分!天茗的替补席上已经开始庆祝胜利了。

裁判也频频看表,这不是什么国际大赛,不到最后一秒都不能结束,在这样的比赛中,又是这样的分差,他差不多就可以吹哨了。

但就在这最后一刻,于磊受伤了。

在最后两分钟的时候,球场上的两队都有些散了。九中知道自己是回天乏术,而天茗则是知道已经锁定了胜局,在这个时候唯一还在努力奔跑、卡位的,全场上下也只有于磊。

于磊自然也知道结局已定,他如此积极,一是他认定这是自己的责任,他既然在场上,就要努力;第二,他也是想更多的感受一下比赛气氛。他知道若想进步,练习是一方面,比赛经验也很重要。

而他这种仿佛不知疲倦的努力落到九中眼里,则是□裸的讽刺。说不上是什么心理,赵游在他又一次卡位的时候,没有去推挤,反而从侧面,重重的踩向他的脚腕。

在他抬脚的时候,于磊也有所察觉,向旁边避了一下,但还是被他踢到了脚后跟。

这一下,无论如何也不能说是误伤,虽然于磊有了躲避的动作,但还是被捂着脚蹲了下来。

天茗的立刻炸锅了,赵游无辜的摊着手向后退,一边退一边说自己不是故意的,九中的队员也站了出来和天茗的对持。

两边剑拔弩张,裁判吹着哨站在中间也无济于事,欧和青一边让张威帮他看着替补席上的球员,一边冲上来拉人,这边田开也站了出来。

在两边教练的努力下,终于算是拉开了。裁判连忙示意天茗获胜。

而就算是进入了四强,天茗上下也不觉得高兴,特别是在九中那边不时传来窃笑声音的情况下。

都正是年轻气盛的岁数,不管平时相处的怎么样,自己这边的人吃了亏也总是气愤的,欧和青只有一再的吆喝:“你们赢了!赢了才是最关键的!不要忘了我们的目标,省赛!全国大赛!我们是要拿冠军的!有的人没有本事,就是只能依靠这种手段。他们要的,就是我们失去理智,和他们一样,沦为垃圾!”

他的声音没有丝毫掩盖,清清楚楚的传到九中那边。九中那边顿时一片寂静,然后一个忍不住的高叫:“天茗那边在乱叫什么呢?”

欧和青没有回答,那人又要吆喝,被田开喊住了,然后田开一边吩咐自己的球员收拾,一边自己就走了过来:“欧教练,恭喜你的球队进入了四强,希望你们能打败二十五中拿到咱们开市的冠军。”

欧和青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先问了一下于磊的情况,这才转头道:“是不是能拿到冠军难说,但是,我们的球是干净的。”

田开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欧教练你还年轻,慢慢的,你就会知道了。”

欧和青没有理他,只是嘱咐自己的队员赶快收拾。

田开僵在了那儿,他本想以资历以及九中在开市体育界的地位教训欧和青一通,哪知欧和青说了这么两句就不说了,弄的他很是尴尬。

这时两队的球员都收拾好了,于磊被王鑫和马森扶着,他自己觉得应该没什么大问题,但张威却坚持让他去拍片子,因为赵游踢的地方是脚筋,这个地方只要不严重,对一般人没有大碍,但是对一个运动员,弄不好就有可能变成慢性损伤。

于磊才刚开始打篮球,他最起码还要再打三年,如果落下这样的后遗症,以后很是麻烦。

于磊是一向听老师的话的,所以虽然觉得这有点太劳师动众了,也乖乖的被搀扶着走。

两队虽然走的不是同一个出口,但都要到停车场,在要进入停车场的时候,孔玄章突然脱离队伍,走到九中那边。

九中的人摆出戒备的姿态,有人问道:“你干什么?”

孔玄章没有理他,只是向赵游走去,一边走一边道:“我有件事要对你说。”

赵游一愣,孔玄章已经来到了他面前,然后一记右勾拳就砸到了他脸上。

作者有话要说:擦汗,终于算是更了出来,*再次抽了,一些留言俺没能回上,明天不抽的时候俺来补,那啥,四千字,三千字的正常更新,一千字的小小给俺的《有感而言 关于最后》的评的最后一千,不过因为收藏到一千一了,所以是加一减一,还是五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