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民国之文豪 > 第72章 阿毛

民国之文豪 第72章 阿毛

  

穆琼寄出的两封信, 一封里面放的是给霍二少的青霉素的培育方法, 另一封信里面, 放的却是《我在百年后》后面的稿子。

将这两封寄出后, 穆琼就暂时就不去关注这些了, 而是筹备起教育月刊来。

教育月刊的封面早就设计好了, 上面是齐老先生写的“教育月刊”四个字的大字,下面则是穆琼让魏亭画的一幅充满童趣的水墨画。

魏亭这样的学者,基本都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画技比他好了太多了。

而月刊里面的内容……教育月刊的创刊号用得着的稿子,穆琼和盛朝辉两个人早就准备好了。

按理说,这些既然都已经备齐, 那么就可以印刷售卖了,可实际上……这份月刊在短时间里, 怕是没办法面世。

而这也是有原因的——穆琼想在教育月刊里使用标点。

虽然如今的出版物会用空格来代替标点,但穆琼看的时候总觉得不习惯, 也觉得仅仅这样不够,因此, 他希望能在教育月刊中引入标点。

他的这个想法, 得到了魏亭和盛朝辉的支持, 但没有得到排字房的支持——排字房那边, 根本就没有标点。

为此, 盛朝辉只能去找排字房交涉, 希望他们能烧制一些标点出来。

这世上的很多事情,都是可以用钱解决的, 这件事也一样,在他们给了两百个大洋之后,排字房那边就按照他们的要求烧制出了一些印有逗号、句号、问号、冒号和感叹号的铅字来。

至于双引号、单引号和书名号,却并没有烧制。

这些标点用的比较少,就先省略了。

如此一来,《教育月刊》怕是要等到过了正月才能上市。

对这份刊物,穆琼主要操心里面的稿子,至于印刷之类的事情,都是盛朝辉去跑的。

盛朝辉年纪不大,不过二十出头,原本为人处世都是有些稚嫩的,出去跑多了,竟是多了几分稳重。

当然了,偶而,他还是露出自己跳脱的真实性子来,比如这会儿,他就在魏亭那个狭小的房间里来回踱步:“虽然我们的刊物还没有问世,但我莫名地对它充满信心,相信它一定卖得出去!”

魏亭在平安中学,原先是有个单独的办公室的,但他后来搬来了这里住,就把自己的办公室改成了卧室,还把自己的书桌搬到了老师们合用的大办公室。

现在,这个房间里就只有一张床,一个放衣服的箱子,一个放水盆毛巾的木架以及一把椅子。

魏亭的书,都是直接堆在床的里侧的。

“我也这么觉得。”穆琼正在翻阅一本期刊,闻言道。

这个时代大家能看的书太少了,只要书好,就不愁卖不掉。

“当然卖得出去了,正式发行之前,我去申报新闻报这些报纸上面打广告,希望月报大众报也可以去跑跑,这么一来,我们的教育月刊肯定不愁卖。”魏亭道。

教育月刊这份刊物,是他们三人合作办的,穆琼和盛朝辉两个人出了全部的资金,各占四成,魏亭没有出钱,但他到时候会帮着做宣传,并且里面许多文章都是他写的,占两成。

穆琼和盛朝辉最初的时候这么做,只是想帮帮魏亭,但到了后来,却发现这帮的太值了……他们的刊物还没有出来,魏亭去跑了一圈之后,竟然就接到了许多订单。

上海好几所中小学的校长向学生推荐了这份还没面试的刊物,推荐学生们订阅。这是自愿的,并非所有的学生都订了,但即便如此,他们也收到了上千份订单,以及上千个银元——教育月刊每期一角,订一年十二期的话,正好一个大洋。

正是这笔钱,让原本挺穷的教育月报编辑部,一下子就不穷了。

不过,如果要打广告,到时候这笔钱,怕是都要填进去……

“大众报的广告不用花钱买了,到时候我在自己的小说里介绍一些我们的教育月刊就行了。”穆琼道。

“在你的小说里介绍我们的教育月刊?怎么介绍?”魏亭好奇起来。

这想法是穆琼刚刚才有的,他并未细想过,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很快就想到了:“可以在《流浪记》里插入这样一段剧情,豆豆看到一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孩子在读教育月刊,他就凑过去偷偷看,这个孩子便和他一起读了起来。”

“然后呢?”盛朝辉道。

“然后……那个孩子父母赶走了豆豆。”穆琼道,绝大多数父母在看到自己的孩子跟一个小乞丐一起看书时候,怕是都会这么做:“当然,豆豆并不生气,他觉得自己很棒,他也是读过书的了。”

盛朝辉:“……”

魏亭道:“豆豆真是个惹人怜的孩子。”

穆琼深以为然。

在魏亭的住处讨论了一些跟教育月刊有关的事情之后,盛朝辉就离开了。

但穆琼并没有走,他还有事要找魏亭:“校长,我有个妹妹,我想送她去读书……这附近有合适的学校吗?”

穆琼原本,是想现在租界买个房子,然后再给穆昌玉找学校的。

但他问过房价之后……就发现自己想多了。

租界的房价,非常高!

说起来,陈老板能在租界拥有房子和店铺,多亏了他在租界安家早!

这时在北京,八百个大洋能买个不错的四合院了,但是在上海,八百个大洋只能买个租界外的小院子,至于租界里面……想买个房子,三四千是至少的。

而这,还是因为现在是民国初期。

到了民国中后期,租界的房价会持续飙升,一些在文坛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到了上海都是买不起房子,只能租房住的,甚至只能租亭子间或者在租界外租房。

穆琼现在手上的银元不到两千,暂时没钱买房,就决定先给穆昌玉找个学校。

朱婉婉和穆昌玉都是很小心的人,他也不敢让她们乱跑,以至于她们平时绝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家里,偶尔出去也就是去买个菜,再加上她们两个埋头苦读不爱跟邻居说话……在这里住了几个月,她们竟是没认识什么人。

穆琼觉得,小姑娘最好还是有点交际,既如此,出去读书就是个很好的选择。

“你想让你妹妹读怎么样的学校?”魏亭问。

穆琼已经了解过这时候女子读书的事情了。

此时绝大多数的公立小学公立初中,都是不招收女学生的,而那些大学,更是不收女生。

一直要到四年后,进入二十年代,北京大学这样的学校,才会招收女大学生。

当然了,女子小学、女子中学早就有了,这些学校大多都是传教士创办的,十年前,传教士还创办了第一所女子大学。

在去年,赫赫有名的金陵女子大学更是开始招收学生。

但就算这样,女子想要读书,还是比男子难了很多很多。

“魏先生,有男女一起上学的学校吗?”穆琼问道。

魏亭惊讶地看了穆琼一眼,随后道:“没想到你竟然愿意让你的妹妹去读这样的学校。”

“我觉得按照性别来给予不同的教育,是不对的。”穆琼道。

“我也这么觉得。”魏亭道:“我一直想把我的女儿接到上海来读书,可是我的父母不愿意,她自己也不愿意,她甚至对我很排斥……”

魏亭叹了口气,又道:“符合你的要求的学校,我知道一所。”

“是什么学校?”穆琼问。

“那所学校叫崇新学校,是一所公立学校,这所学校是招收女子读书的,不过女子跟男子不在一个班级上课。”魏亭道:“如果你有兴趣,过几天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谢谢校长!”穆琼道。

“不用谢,我是希望能多一些女子去读书的,这也是我在重新创办女子班的初中,可惜几年来,女学生连一个班都招不满。”魏亭道。

“魏先生,崇新是你创办的?”穆琼有些惊讶。

“是的,不过我只是协助政府创办学校,后来就功成身退了。”魏亭道。

魏亭真的很厉害!跟这样一个人在一起,穆琼总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

崇新学校的年假放的比平安中学久,他们正月十五才开学,魏亭最近刚得了霍二少的钱比较忙,因而他们干脆就约了正月十五去看学校。

接下来几天,穆琼的生活过得跟往常一样。

但有一些人的生活,却跟以往不太一样了。

在租界,是见不到流浪儿童的,但在租界外面有不少。

阿毛就是一个流浪儿童。

他已经流浪了好几年了,总觉得自己随时会死,要不是还有个妹妹,他其实很想跳到河里,再也不起来了。

毕竟只要死了,就不用挨饿受冻了。

但那样的话,妹妹怎么办?

所以他只能活着。

眼瞅着气温越来越暖,阿毛的心情好了很多……天热起来之后,他就不用担心晚上睡着睡着,再也醒不来了。

这天,阿毛跟往常一样,在一家饭店的后门处等着。

饭店的伙计会把不要的汤汤水水倒在后门的泔水桶里,他总能在这里找到吃的。

可惜,他今天运气不好,泔水桶被一个成年乞丐霸占了。

他是打不过这个成年乞丐的,只能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这条巷子。

他从巷子里出去,沿着屋后的角落走,正打算去别处找找吃的,不想一个女学生竟然喊住了他:“喂,小孩子。”

阿毛抬头看向那个女学生,身子克制不住地抖了抖,一般来讲,别人叫住他们,总归没有好事。

甚至有人就喜欢逮着他们打一顿。

他有个同伴,就是被一个喝醉酒的男人给活活打死的。

阿毛有点想跑,但又不敢跑……身子越抖越厉害。

但那个女学生并没有打他,反而拿出一个包子递给他:“给你。”

阿毛根本就不敢去接。

他的手那么脏,怎么能拿这么白的包子?

可是,包子是那么香……他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包子,再也移不开,喉咙更是不停地开始咽口水……

“吃吧。”女学生又道。

就算这女学生其实是在戏耍自己,阿毛也不管了,他接过包子,然后就一空咬了下去。

他咬到了肉!这是个肉包子!

阿毛的眼睛瞪大了,他曾经在泔水桶里找到过一条肉丝,但从没吃过这么香的肉包子。

他又咬了一口,眼睛突然就酸了。

跟狗抢食的时候他没哭,冬天快冻死的时候他没哭,但现在,他想哭了。

阿毛在地上跪下,给女学生磕了一个头,爬起来就跑。

他要让妹妹尝尝肉包子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