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第39章 外公

回档1995 第39章 外公

  

黎舟白天去上学, 陆老大就去把那支大哥大换了一台直板爱立信手机,这手机比起大哥大要小巧很多, 可以让黎舟带去学校, 陆老大特意挑了一款蓝灰色的, 在一众黑色大块头手机里显得很别致。

当然价格也不低, 两千九百多的价格, 相当于普通人大半年的工资了, 陆老大这钱掏的一点都没含煳,能给儿子花钱心里高兴着了。

买好了手机, 又一时兴起,在商场金店里给老婆买了一套金首饰。

售货员热情道:“先生您好,买三金是吧?我们这金戒指、金耳环各式齐全, 您挑挑看?”

陆老大道:“给我来对金镯子, 一条金链子。”

售货员:“好好,您稍等啊!”

这样买三金的大客户商场里一年也碰不到几个,售货员立刻就从柜台拿了金饰出来给他挑, 陆老大买了一对贵妃金镯和一条金项链,准备付钱的时候,又看到旁边的小金锁,问道:“这是什么?”

售货员道:“这个呀, 这是给孩子的福锁, 有多福多运气, 百年长福的寓意,送给家里的宝宝戴最合适不过了!”她取出来给陆老大看, 笑着道,“您看正面是‘福’字,背面是生肖,这又叫长命锁,保佑小孩儿岁岁平安,长命富贵呢!”

陆老大眼睛盯着那一小块金锁看了好一会,咧嘴笑道:“有小猴子的吗?”,他抬头看了一眼时间,大课间十五分钟时间还足够,他就拿起笔记本去了一趟初中部。

黎江转学去了初二一班,也是学校里排的上的尖子班,黎舟一路问着到了教室门口,他站在那刚想喊弟弟,就看到黎江坐着的位置那边围着五六个男孩儿,为首的一个特别高壮,一身腱子肉特别结实,这会儿挡在黎江课桌前眉飞色舞地正在说着什么,聊了没几句就激动地给了黎江肩上一下。

黎舟眉头皱了一下,刚想进去,就看到黎江坐在那笑着也给了对方一下,几个男孩都哄笑起来。

“我就说不知火舞必须用连招吧!你看京城里的都这么玩儿,我这技术在京城也能排的上号了,哈哈!”

“臭美吧你!”

“哎黎江,回头咱们一起打一盘啊,我拳皇贼熘!”

……

几个男孩聊地热闹,黎江笑着点点头,显然已经融入了其中。

黎舟脚步顿了一下,抬手敲了敲教室门,喊道:“黎江。”

小少年抬头看过来,原本含笑的眼睛在看到他的时候笑弯了起来,站起身小跑过来:“哥!你怎么来了?”

黎舟道:“给你送笔记,昨天你放错书包了。”

黎江拿过来翻了翻,道:“哎,还真是,我今天还一直找它呢,谢谢大哥,要不然我一会就要在课桌上记了。”

黎舟揉了他脑袋一下,笑道:“不许破坏公物,行了,进去上课吧。”

“哎!”

黎舟没多停留,送下笔记本就走了。

黎江坐会自己位置上,那几个男孩也都在等他,瞧见了之后好奇道:“黎江,那是谁呀?”

“我哥。”

“真好!”一个男孩羡慕道,“我也想有个同校的哥哥罩着。”

黎江挠了鼻尖一下,道:“还行吧,就是回家得先写作业,我哥成绩特别好,还给我检查作业,写的不好就不陪我玩儿游戏了。”

另一个男孩道:“啥,你哥放学给你辅导功课,还陪你一起玩儿游戏啊?我哥就只会抢我零花钱。”这说的都冒着酸意了,简直恨不得换一换大哥。

“你哥长得可真帅啊,跟你一样,一瞧就是兄弟俩!”

这句话拍到黎江心口上去了,他嘴角扬起来一点,大方道:“等过两天我家里搬家收拾好,我有几盘新到的卡带游戏,回头来我家一起玩儿吧。”

几个男孩都兴奋起来,立刻道:“好啊!”

旁边的几个女孩也在好奇地看着新转学来的同学,昨天自我介绍的时候就听说是从京城来的,虽然也穿着和他们一样的校服,但是发型和精气神不一样,特别得明亮自信似的,像是一个发光点,引着人不由自主地看过去。她们年纪还小,只能感觉到新同学长得好看,白衬衣干净,脚上的运动鞋和随手搁在一旁的书包、桌上的文具都看不出什么牌子,印着一些外文字母,特别耐看。

等到放学的时候,初中部要早半个小时,黎舟老早就看到等在门口的弟弟,下课铃一打,黎江就等在门口给他拎书包了,开开心心道:“哥,晚上咱们吃什么呀?”

黎舟道:“回去看看,可能要去岛上吃。”

黎江咧嘴笑道:“那好,我想吃上次的开花馒头。”

兄弟两个一路说着一路往外走,刚到校门口就碰到了刁明山。

刁明山迎过来几步,笑呵呵道:“大少爷也在啊,正好,省得我再跑一趟,你们先跟我过来,要带你们去见一个人。”

黎江愣了一下,忽然若有所思,脸上的表情瞬间就笑起来:“刁叔,是不是……他老人家回来啦?”

刁明山笑道:“是,老爷子过来了,刚下飞机没一会呢,就在前面的茶室等着说想见见你们。”他转头对着黎舟又道,“大少爷还不知道吧,老爷子前段时间病的厉害,出去一趟治病来着,公司里的人都不知道。咱们也是没有办法,一直瞒着也是防备有心人,哎,大家都不好做,这半年可是苦了小少爷喽,难为他能憋这么久。”

黎江开口想说话,被大哥捏了一下。

黎舟点头道:“回来就好,外公身体没事了吧?”

刁明山叹了口气道:“这个,也不好说,等一会你们见了老爷子就知道了。”

学校前面街上有一个规模不小的茶室,二楼地方宽敞,分了隔断做了两个雅室。

整个二层都被黎老的人包下来了,外面一间坐着五六个保镖并两个随行医生助理,里面靠窗一间只坐了老人自己,面前整张原木雕成的桌子上放着一套功夫茶具,黎老两鬓斑白,鼻梁上挂着一幅金丝边眼镜,正在那慢悠悠地沏茶。

黎江跑的要快,到了门口就把书包甩到地上去扑过去喊了一声:“外公!”

黎舟要沉稳的多,站在那也喊了老人一声。

黎老笑呵呵地接住外孙,又抬头对黎舟笑道:“放学了?来来,坐下,我让他们上了些小点心,你们先吃一点垫垫肚子。”

这是黎老往日里都会做的,黎舟已经很多年没有听到了,弟弟笑着点头,他却鼻尖有些发酸。

上一世他最后见到黎老的时候,并没有这样坐下长谈的机会,老人避而不见,再等到见面,就是老人与世长辞他去献花,他在心里说了很多,但是那个时候外公已经不能给他任何回应了。

黎老端了一碟蝴蝶酥放在黎舟跟前,笑道:“小舟吃这个啊,趁热吃。”

黎舟拿起一块咬了一口,比小时候吃过的都要香甜,他吃的很慢,那一口蝴蝶酥咽下的时候,他已经决定不管老人是因为什么原因疏远他,他都敞开心结体谅他了。

这还是那个,一口热乎乎的蝴蝶酥都记得要留给他的外公。

“有有,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拿!”

陆老大时间足够,等了不多时就把那块小金锁拿到了,和买的其他金饰放在一起拎在手上出了商场。

他中午没有再去学校,黎舟和弟弟两个人一起吃饭,他也能放心,又转着去给儿子买了点东西。

中午的时候有两个徒弟找过来,岛上的事儿还有的忙,只是陆老大现在心思都放在儿子身上,徒弟们把能做的都做了,要紧的还得等陆老大亲自点头才行,跑了来找他拿主意。

陆老大一边听着他们说,一边道:“不就是两船的货吗,他们要,就给他们,也不能咱们全吃下。”

“可是师父,薛家那些人也太不讲理了,原本就是咱们先跑起来的这条路,他们现在哪儿是掺一脚啊,眼瞅着就要独占了……”

陆老大看他一眼,道:“老三,你跟我多少年了,这点都看不清?”

徒弟拧着眉头没吭声。

陆老大拍拍他肩膀,大气道:“咱们吃了肉,也得给别人留口汤,这要是把海路都占起来成什么了?那不是海霸吗,我可不当这个。他们要走这条航路,就让他们走,海面江面那么宽敞了,你还能拦着不许人家过去啊,他们能跑起来,也是本事,小灵山岛那边他们人多,码头什么的人家也方便,就让他们去吧。”

老三也就是年轻气盛有些咽不下气,但是陆老大这么说了,他还是点头应了。

陆老大有子万事足,这会儿听见什么也不着急,乐呵呵地还在逛市场。

师父这样,那两个徒弟也不急着回去了,陪着一起逛了半下午,手里都拎满了东西。

岛上的条件没有市里好,陆老大一边逛着一边开始琢磨要不要重新修房子。

他们现在住的房子,还是以前的老房子,十几年来都只是加固了一下留做落脚的地方,全部心思都放在跑船和找孩子上,钱是赚了不少,但是生活方面一直没抽出空来去提高一下。现在儿子找到了,总要给他一个好的条件才行,陆老大想了一会,又扭头问徒弟:“哎,你们说现在这些小孩儿是喜欢在市里住,还是喜欢岛上?”

身边一个徒弟想都没想,张嘴就道:“岛上啊,咱们岛上最好了,市里算个啥。”

陆老大觉得不放心,又问:“老三你说呢?”

老三是跟在陆老大身边时间最长的一个徒弟,做事也稳妥一些,想了一下道:“岛上吧,宽敞,玩儿的也不比市里少,还有咱们的人可以照应着。”

最后一句说到了陆老大心里去,他考虑一下道:“那就修修房子,重新盖个大点的。”

市里的房子地段好一些的地方要五六百元一平米,年初的时候发了不少传单,房子卖不出去,还降价了一些,陆老大给黎舟买的哪部大哥大就要小三万块,拿出去都能换套小房子了,他不缺钱,在镇上自己盖的话,弄一纸批文,圈一块地也能盖栋占地不小的小楼。

中午的时候他们去酒楼吃饭,也是陆老大一个徒弟开的,那徒弟亲自下厨炒了几道拿手好菜端上来陪着陆老大他们一起吃,听见他们说要盖房子的事儿,笑了道:“巧了,那天我有个朋友还在这里和大学一个建筑学院的教授吃饭呢,也是有合作项目,师父,您要是想弄好点,要不我们也请人家大学教授给设计一下,无非就是花钱的事儿嘛!”

陆老大听见他这么说又详细问了一下,有些意动。

这边陆老大在准备重修房子,另一边在学校里,黎舟遇到了一点小麻烦。

他没想到转学生会这么受人关注,还会有其他班上的女生特意来教室门口看他。

对方打着的旗号自然不是来看转学生,而是跟一班的同学借下节课用的书本或者只是一支笔,一块橡皮擦,站在门口垫脚多看两眼黎舟——没办法,太好认了,整个班就转学生最白,又是靠窗坐着,只看一个侧脸都帅得让人脸红心跳。

一个个这么传下去,光下午来一班“借”东西的人就没散过,大部分是小女生,也有男生来,不过男生大多是“情敌”的心态来试探敌情,这个年纪的男孩女孩多少有点朦胧的少年心事,垫脚看黎舟一眼,又走了。

虽然来去匆匆,但是架不住来的人多,甚至还有高年纪的学姐来瞧。

黎舟转学来两天,已经从班草变成了校草。

校草本人毫不知情,预习完课本之后,在拿练习册的时候摸到一个软皮本,拿出来就瞧见上面飞扬着两个字:黎江。

黎舟翻开看了下,是随堂笔记,大概是昨天弟弟放错了书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