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谁许我如梦浮生 > 十一

谁许我如梦浮生 十一

  

几个穿黑西装的大汉把季泽同抬到他的房间里,放在床上。一个领子上打着蝴蝶结的适应帮他脱去那一身奶白色的西装,换上舒适的睡衣。

季泽同浑身都是酒味,沉沉睡在床上。空调定在精准的26°,他的身上盖了一层薄被,有深蓝色条纹的睡衣在闪着鹅黄色微光的被子下露出一截,格外扎眼。

任啸徐看着他们安置完毕,对着旁边几个黑西装的大汉低声说了两句,几个大汉便站岗似的分开来守在这屋子的每一扇门窗边。

顾家臣看到任啸徐冷冷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事情。任啸徐平时对人的淡漠,是一种礼节性的客气和自我保护式的疏远。他会若无其事,但不会冷若冰霜。现在他这样板起脸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顾家臣怕他又发脾气,一路跟着他,从party的大厅跟到了季泽同的房间。

看着黑西装的保镖们把季泽同安放到床上,打领结的适应给他换衣服了。季泽同月色一样的肌肤露在空气中,鹅黄的床单和被面衬的他更加肤白胜雪。他本来就很瘦,锁骨分明,四肢纤细,瓜子脸。他闭合的眼睛眼角微翘,弧度很是勾魂摄魄。

顾家臣还在想,季泽同不使坏的时候,还真是招人爱。怪不得那么多姑娘被他搞的心如碎璜遍体鳞伤,还一个个飞蛾扑火一样往他身上扑。原来他还竟然是这样好看。以前每次见到季泽同,都要被他捉弄,顾家臣还真没有怎么好好打量过这个人的外貌。

虽然季泽同有那样象牙一样美丽的肤色,却一点不能用“温润如玉”这样的字眼来形容。季泽同身上没有温润,他从来都是尖锐的,说话做事带风,能刮伤人。

可他对外越是强悍,就越是让人觉得他的内心一定柔软而不可触摸,所以喜欢他的人都像中毒了一样,一旦爱上,就怎么也戒不掉。

待一切安置妥帖,任啸徐头也不回地往外走,剩了两个保镖跟着他。顾家臣最后看了季泽同一眼,他在睡梦中皱起了那两条烟丝一样淡的眉。

顾家臣心里记挂着那个白裙子的女孩白墨沙,这边又担心一脸冷气的任啸徐,只在季泽同门口停了一会儿,就跟着任啸徐往他的房间走。

一只黑色的公文包端正地放在任啸徐房间的公务台上,看到它顾家臣才想起来明天还要上庭。他都已经工作了呢,大学毕业典礼仿佛还在昨天。

任啸徐站在巨大的落地窗边,看着窗外的世界,夜凉如水,华灯已上。

一环路璀璨的灯光和天上的星光搅和在一起,看起来那样刺目。任啸徐的眉头紧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顾家臣隐隐感觉到,他好像不是在为刚才自己和女孩子聊天的事情生气,他的目光里没有吃醋的嗔。一定有更严重的事情。

可任啸徐那双如星一般的眼,却一点痕迹也不愿透露。顾家臣随时看着他,都觉得他眼里透露的就只是星光,灿烂的星光。让人看就知道他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大少爷,坐拥繁华,满手辉煌,撒金成土,翻云覆雨。在他的眼里仿佛能看到一切繁华与幻灭。

却偏偏看不到他深沉的感情。

顾家臣觉得他这样的背影挺苍凉的。

任啸徐今年也不过二十二岁,生在普通人家,大约也是个刚毕业拿着简历到处投递的青头愣小子。天黑了走在马路上,不过一盏路灯拉着他的影子,老长老长,如同他单纯的过往。

而现在,这个男人的背影却刻画了一座城市的繁华与哀伤,那样的復杂,那样的难以捉摸。风云诡谲是他的襁褓,运筹帷幄是他的摇篮。长在这样的环境,一句话在心里起码打十次转才敢说出来。每一根头发都要蕴含机巧和心思,每一颗汗水都要流得有目的和利益。导致他要爱一个人,都是那样的寸步难行。

所以,每次任啸徐贴在他背后,软软地叫他“家臣”,那声音都像丝绒一样柔和温暖,能把人抬得飘起来。每听一次,顾家臣都觉得恍如梦中。

客厅的灯光照在任啸徐背上,他面前的玻璃掩映着万家灯火。在这天地之间,他的背,就是将士们驰骋的沙场,是这城市数万万精英们争夺的战场。

顾家臣不禁心疼。这样的背影附着在他身上,平日里供自己依靠的厚实的肩膀,显得多么薄弱啊。他好想贴上去抱住他,可又害怕揉碎了他背上那一幅气吞天下的图。

顾家臣偶尔会想,自己跟在他身边,是不是挺碍事的?

不过碍事也跟了这么多年了。他动一个指头,顾家臣就能知道他是渴了还是饿了,是要吃东西,还是想按着他来一场。这些他都清楚。

他却唯独不能解读他的眼神。

有时候在床上,两个人高潮的时候,顾家臣死死地看着他的眼睛,却也看不见爱意,只看到那一幅璀璨的画面。他总觉得若有所失。

做到意乱情迷的时候,顾家臣就想,管***,爱与不爱,有那么重要么?两个大老爷们还那么墨迹,想在一起就在一起,想做就做呗,又不会怀孕。

那也只是意乱情迷的时候。一到平常清醒的日子,顾家臣就会感觉到他和任啸徐之间有那么一道鸿沟,隔着两个世界,看起来好像不宽,却怎么也跨越不过,而沟底下,就是万丈深渊。

何时会粉身碎骨呢?他自己也不知道。大约跨不过去,就只能掉下去死掉吧。

说来可笑,可当初发生了那件事,顾家臣本来也以为完了就完了。他心里觉得那是强奸,为这件事还去翻了法律书,可后来发现只能是一男一女才构成强奸,心中好不悲愤。本来以为这些人是有法不尊,可现在却是自己无法可依,顾家臣纵有万分苦痛不满,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他就想,那就算了吧,反正也只是屁股受了点伤,也不重,过几天就好了。虽然体育课让他很痛苦,可初三大家都在復习准备中考,体育课上的很少,也可以赖在教室里復习的。不算了还能怎么样呢?这些二世祖他又惹不起。

他本来还还怕传出去会被人笑话,后来发觉学校没人知道这件事――大概也不是没人知道,只是没人敢说。这些人在学校集会的时候都敢动手打人,背地里不知道怎么坏呢,谁不忌惮他们三分?

他默默地等着这件事被时间的橡皮擦擦去,可任啸徐却不想放它走的样子。事情没过多久,顾家臣就在他的寝室碰到了任啸徐。

那天是他打水回来,寝室一个人也没有,他的床在下铺,任啸徐就坐在他的床上。

然后,接下来的事情他有点记不清了。任啸徐那段时间特别急,像吃了药一样。虽说人小,没什么体力,他却还是能把顾家臣整的很累很累。

顾家臣就记得那天寝室的铁架床被他们摇得哗哗直响,顾家臣心里害怕有人来看见了,却也没个人回来,不知道是不是被任啸徐提前都赶走了还是怎样。

他记得他的水瓶就放在床边,任啸徐把水瓶碰倒了,热水流了一地,幸好没烫到谁。蒸汽就那样从地板上腾起,包裹在他满是汗水的肌肤上。那种感觉太混乱了,既有蒸汽和身体的热,又有水分蒸发的凉,下身又是撕裂一般的痛,又是触电一般的快感。

顾家臣捧着头,觉得自己忽而天堂,忽而地狱,徘徊游走,痛兮快兮。

他记得那天下午他没有去上课,因为他起不来了。还是任啸徐去帮他请了个假,他也不知道任啸徐是怎么请的。

后来这种事就越来越多,任啸徐整天来找他,搞的像谈恋爱一样。顾家臣也被带着经历了游击战的紧张刺激,校园里那些情侣常去的隐蔽区域他几乎都去遍了。只不过像他这个年纪的别的小孩子谈情说爱大都是谈谈心、拉拉手,最多亲亲嘴,可是他们却总是直捣黄龙,每次都干那最羞于启齿的事情。

他一直觉得任啸徐是把他当个玩物带在身边的。他还能怎么想呢?他这样的身份,怎么想不是僭越?玩物就玩物吧,起码跟在任啸徐身边,他还能开开眼,见识见识所谓的上流社会的生活。自己平日里就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都快读成个书呆子了,大约一辈子也没办法见到这些场景。

什么时候起他觉得他和任啸徐是“恋人”的关系了呢?哦,对了,大概是上大学的时候,有一天,季泽同突然开始叫他“任二少奶奶”。那个时候他才真正开始觉得自己和任啸徐大概是在谈恋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