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彪悍人生 > 分节19

穿越之彪悍人生 分节19

  

简乐阳看到前面落荒而逃的钱寡妇,嗤笑一声,又走了会儿,被人拦下了,用手挡在眼前遮住刺眼的阳光,看看拦路的大高个,简乐阳没好气地说:“好狗不挡道,赵二虎你挡在我前面做什么?”

这个憨货,当日事毕后居然真的托了人过来探他家的口风,永安村这边托到的人就是田小牛的娘赵婶子,赵婶当场就把人骂回去了,当阳哥儿那日放出来的话是放屁啊,她是清楚阳哥儿有一说一,放出去的话绝不会反悔的,没看中赵二虎就是没看中,根本就不必要托人来问,把人骂回去后还是在简娘面前透了个底,可把简娘气坏了,就那憨货当日的行径,就算这人再好她也不可能同意的,落在简娘眼里,那憨货就是个莽夫,哪里配得上自家哥儿?

她家哥儿可不仅仅是有把力气,儿时识字的能力比他弟弟都强得多了,相公常在她面前叹息,如果阳哥儿不是哥儿身,一定能在科举上早早闯出功名。

赵婶子是背着简乐阳告诉简娘的,简娘却从没想过要瞒住自家哥儿,哥儿早在家里当家作主了,所以如实告诉了简乐阳并将那憨货狠骂了一顿。

所以这人这会儿出现,是对提亲被拒一事还不死心,亲自过来了?

赵二虎完全没那日的熊心豹子胆了,不仅仅因为他看上了简乐阳想要求娶,而且那日回家后他老爹分析过,简乐阳一个哥儿的身手武力完全在他们之上,简乐阳要动手,他们父子三人一起上未必都能拿下他,所以赵二虎哪还敢仗着一身力气天不怕地不怕的。

赵二虎缩着脖子搓着手,朝简乐阳嘻嘻一笑:“阳哥儿,我不是要挡你的道,我就是想跟你说会儿话,你千万别生气啊,对了,我帮你挑水。”

说着就要过来抢简乐阳肩上的水担,这种粗活哪能让一个哥儿来干,没看阳哥儿生得细皮嫩肉的。

这要退后,桶里的水肯定要洒出来了,这会儿水都珍贵,所以简乐阳想也没想,脚下一踢,一块土疙瘩正中赵二虎的膝盖,让他膝盖一麻差点跪下来。

简乐阳呵斥道:“站住!谁要你来替我挑?有话直说,说完就赶紧滚!”这天热的,连他也有点躁,这出口的话也没好气。

赵二虎脸一垮,都是那日将简乐阳得罪惨了,来之前他问过他爹,问过他哥和嫂子,要怎么才能把人追到手让他如愿,俗话说三个臭皮匠凑一个诸葛亮,所以这三人确实给他出了不少主意,而总结起来只有一点,那就是必须在简乐阳本人身上下工夫,没听赵婶都传过话了,在简家,简乐阳一个哥儿完全作得了主。

所以还需要在简乐阳身上下水磨工夫,靠诚心打动简乐阳,让他松口点头同意,那就万事大吉了。

哪想到刚出手就遇挫,大哥和大嫂告诉他的办法完全没用啊,他想帮简乐阳干活可不是想干就能干上的。

赵二虎忙让开路,等简乐阳走在前面,他仍掇在后面舔着脸问:“阳哥儿,现在挑水是浇地吧,那我待会儿帮你浇地?我就一身力气,什么活都能干,真的!”

简乐阳轻飘飘地投了个眼神,说:“你会干的活我哪样不会?是上山打虎还是下水捉鱼?”

“别啊阳哥儿,两个人干跟一人单干那是不一样的……”

简乐阳越走越快,赵二虎不得不加快步子在后面追赶,这么大个人竖在永安村子里,早有人发现了,立马通风报信,于是简乐阳还没到地头上,就看到他弟弟卷着袖子手里拿着瓢往这边跑,等到近了指着赵二虎就叫起来:“谁让你来的?你走,你赶紧走,我们永安村不欢迎永昌村的人。”

这上混蛋,居然肖想他哥,别说没门,就连窗户也没有!

简文远虽然跟赵二虎相比矮小得很,可卷着袖子子叉着腰,那气势一点不见弱,至于手里的瓢,被经过他身边的简乐阳顺手捞走了。

赵二虎眼睁睁地看着简乐阳走远了,却拿眼前的这小不点毫无办法,如果他不是简乐阳的弟弟,赵二虎两个手指头就能将他提熘到一边待着了,现在却不能动一根手指头,更别说,有简文远带头,地里跑出好几个人将赵二虎团团围住,就是不准他接近简乐阳。

“你……”赵二虎干瞪眼,“我是帮你哥干活,难道你就要让你哥一人把活全干了?”

“你走了我就会回去帮我哥干,所以你赶紧走,别耽搁我时间,我忙着呢!”简文远挺胸昂着脑袋说。

“就是,你们永昌村的人脸皮太厚了,被阳哥儿打败了还这么没脸没皮地找过来,羞不羞!”其他与简文远年纪相差不大的小伙伴们起哄臊赵二虎。

赵二虎伸手,立即有人叫起来:“你敢打人?你敢打人,尽管往我们身上打,阳哥儿绝对会为我们报仇的!”一个个把自己小身体往赵二虎身上顶,来打啊,谁怕谁啊。

饶是赵二虎也吃不消这一个个的小不点,放在永昌村,他脸一唬,那些小孩子一个个都吓得有多远跑多远,可到了永安村却束手无策,赵二虎捶胸顿足,最后只得看了眼简乐阳远远的身影,对简文远说:“我还会再来的,我不会就这么认输的!”

简文远气得牙痒痒,回到地里跟他哥说了赵二虎临走前放出来的话,简乐阳拿瓢敲敲他脑袋,好笑道:“跟他斗什么气?他说不认输就有用了?好了,把地浇完了赶紧回去,没看这几天都晒黑一圈了。”

简文远听了他哥的话心情就转好了,颠颠地跟在他哥身后:“哥,我当然不能跟哥你比了,只要哥没晒黑就好了。”嘿,他娘说他哥是天生丽质,只是他哥不爱听这样的话罢了,所以他就默默在心里念上一句。

浇完了水往回走,地头上碰到不少人家唉声叹气的,这又半个月过去,可老天爷还是半滴雨都没落下来,就算没有永昌村截水,这河里的水位也在不断下降,要是再不降场雨,这河里的水也不知能支撑到几时。

简乐阳听得也拧起了眉头,虽然他作了不少准备,凭他和外公的能力也能让一家人度过难关,可也希望旱情能够缓解,之前收夏粮的时候,和他爹说的一样,这粮税不仅没减少一点,反而比平时还加了半成,就这半成足够让老百姓的日子更加难过了。

回到家,简爹简娘也刚干完活,同样热得满头大汗,这么热的天学堂也停课了。

简娘招唿回来的两个孩子:“快进屋歇着,这才上午天就这么热了,中午就不要出来走动了,等下晚再说。这城里有钱人家冬天的时候储了冰块,大热天的时候日子还能好过点,可咱们庄户人家就不行了。”

简娘说着心疼地替简爹擦擦汗,简爹最受罪了,这种天还要坚持看书练字,夜里又热得睡不好,这家里要是有冰块该多好,白天不说,至少夜里能睡个好觉。

冰块?

听到简娘的话简乐阳心头一跳,他想起地球上古人制冰的一种方法,用硝石就可以让水结成冰,看看家里他爹和文远,明显瘦了一圈,他也看得心疼。

说干就干,简乐阳喝完他娘羰来的绿豆汤,嘴一抹说:“娘,我去镇上一趟,有事找外公跟华大夫说。文远待家里,不用跟我跑。”

第33章 多管闲事

还没提出来就被他哥发话驳回的简文远,只能垂头丧气地坐在一边,简娘戳戳他脑门说:“你这小身板能跟你哥比?你哥是怕你跟他一起出去晒坏了。阳哥儿,”又追上来问,“要不等下晚再去镇上,明早再回来?”

“不用了,娘,我现在就去,下晚下阳下山了正好回来。”简乐阳摆摆手,戴了顶帽子就出去了。

他也没借牛车,就这么走着去镇上,牛这种天出来拉车也够呛,反正他一个人的话,速度可以快很多,不比牛车速度慢。

很快赶到镇上,简乐阳直接去了华仁堂,找到了华大夫,看华大夫脸色也不太好,铺子里小伙计跟简乐阳诉苦,这种天气热坏了不少人,也有吃坏肚子的,所以华大夫出诊的次数比以前多,人可不就累坏了。

“阳哥儿怎么这会儿来了?莫不是有事?”华大夫心里已经做好跟着简乐阳出诊的准备了。

简乐阳把华大夫拉到后面说话,问:“华爷爷你这药铺里有硝石这玩意儿吧?”他记得中医里是拿硝石当药使的,可以治病。

“硝石?你要那玩意儿做什么?谁要用到?”华大夫没反应过来。

“真有?华爷爷你这里有多少?这东西应该可以制冰。”简乐阳没隐瞒他寻找硝石的用意,否则凭他未必能弄到这玩意儿,再说凭华大夫与外公的关系,说是他的家人也差不离。

华大夫的胡子翘了翘:“阳哥儿你说的硝石是芒硝还是火硝?我行医一辈子了,可从没听说过芒硝能制冰的,你可别唬我一个老头。”

简乐阳黑线,围着华大夫转了两圈:“华爷爷,我怎没看出你已经是一个老头了?这话让我外公听到了可不服气,我外公一直不服老的,正当壮年。不过这硝石是哪一种?”简乐阳挠挠下巴,他怎不知硝石还有两种的,“我也搞不清楚,要不两种都试试?”

华大夫伸手敲了敲简乐阳脑袋,笑道:“别拿你外公那套按我身上,你等等,我去给你找来。”华大夫的语气跟哄孩子没两样,简乐阳也不在意,只要能弄到硝石并制出冰来就足够了。

没一会儿,华大夫带着两个纸包过来了,简乐阳也从井里拎了桶水倒出来,先取过火硝来试验,虽搞不清楚硝石的两种分类,但他还是能记得,制冰的硝石这玩意儿,也能制作火药,所以应该、大概……是火硝吧。

华大夫摇着扇子漫不经心地看着,简乐阳打开火硝的纸包,将里面的晶体状物倒进水里,硝石溶解于水的时候需要吸收周围的热量,简乐阳没敢倒太多的水,没过一会儿,盆里的水明显发生了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