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回档1995 > 第38章 缘由

回档1995 第38章 缘由

  

黎舟做炒饭的时候, 陆老大和刁明山就在外面喝酒,刁明山抬头瞧见他们感慨道:“还是他们兄弟感情好。”

陆老大哈哈笑了, 一巴掌拍在刁明山肩膀上差点把老头打趴下:“那是!我儿子, 脾气好, 随我!”

刁明山一把老骨头勉强撑住了, 见陆老大还要跟他勾肩搭背称兄道弟, 吓得不敢等他手落下来, 就立刻拿酒壶给他倒酒,“来来, 陆老弟好酒量,我给你满上啊!”

“老哥哥客气了,你也喝, 喝茶!不是我跟你吹, 我第一次见小舟泡茶的时候都愣了,哎呀这姿势,跟专业的一样, 怎么什么都会啊!还是你们教的好,真的,我和我媳妇都感激你们,感激啊!你们拿他当自己家孩子, 你放心, 以后黎江在我家, 就是这个!”陆老大竖起一根大拇指,冲他比划一下道, “他来着一天,我护他一天,你们把这当自己家就成,别客气!”

刁明山笑道:“还真说不得要叨扰老弟一段时间,小舟这也不是我们教的,他以前都是老爷子带着,是老爷子带的好。”

陆老大给他敬酒,自己仰头喝下先干为敬,“回头老爷子有时间了,我们一定亲自去谢谢他老人家!”

刁明山笑着应了,“一定有机会见面。”

外面小厅推杯论盏说的热闹,小厨房里,黎舟做个蛋炒饭十分不易。

黎江一直跟他闹,先是趴在他背上,后来又伸手去摸他校卡。黎舟衣服还没换,被他在胸口胡乱摸了两下,拍了他手道:“别闹。”

黎江不听,单手把胸卡给他摘下来拿在手里自己玩了一会,又摸了摸他胳膊:“哥,你手好点了吗?”

“嗯,已经好很多了,前几天去医院拍片检查了一下,骨头长好了就去了石膏,再养几个月就没事了。”他盛了一盘炒饭转身的时候,手臂碰了黎江腰那一下,黎江轻轻躲开了点。

黎舟看他一眼,黎江顺手接过盘子装作不经意道:“我来帮你端。”

这盘蛋炒饭小少爷一个人包圆了,陆老大几次想伸勺子过来分一点尝尝味道,都没落勺子的地方,黎江吃的很快,三下五除二就吃了个干净,十分满足。

饭后黎江坐在那也没有要走的意思,刁明山大概也瞧出来今天晚上没法把小少爷喊回去了,只能客气道:“他们两兄弟也好长时间没见了,要不今天晚上先住这?”

陆老大道:“行啊,住下吧,反正都一个学校念书,明天早上我一起送去!”

他答应的豪爽,刁明山心里也放心许多,临走又低声叮嘱了小少爷几句,这才离开了。

这边房子三室一厅,但是没准备客房,空出来的那个小房间陆老大和叶红玉给儿子放了一套书柜和桌椅,布置成了书房,他们之前听黎舟说过家里有专门看书的地方,特意给儿子腾出来了个小书房学习用。陆老大睡了意见卧室,隔着走廊和小书房,黎家兄弟睡在里面那间卧室里。

陆老大晚上喝了些酒,很快就睡了。

黎舟让弟弟去洗澡,自己去外面找了一个小医药箱提进来,等黎江洗完出来瞧见,愣了一下道:“哥,你哪儿伤着了?”

黎舟拍了拍床边,对他道:“不是我,是你。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就看着有点不对,腰那是不是伤着了,我看看。”

黎江略微有点犹豫,但看到大哥一直看着自己,还是走过去掀开睡衣让他看了一下,他之前脸上的轻伤已经都好了,就是腰背上还有点淤青,平时穿着衣服也瞧不出什么来。

他和大哥太熟悉彼此,挨着又近,一点避开的小动作就被察觉了。

黎舟手指放上去轻轻按了一下,皱眉道:“怎么弄的?”

“打球,不小心碰了下。”

黎舟掀开他衣摆,痕迹已经淡了很多,两片淤青落在那也挺像平时打球时候撞到的模样。他抬头看了弟弟,对方小脸上委屈更多一些,下巴也比他来的时候尖了一点,也不知道是这段时间没有好好吃饭还是在拔高长身体人都清瘦了几分,只是下颌棱角还未出来,看起来没有成年后的那份桀骜,还是个灵动少年。

黎舟也没揭穿他,给他上了点药揉了两下,“下次小心点,别伤着自己。”

“哦。”

黎江等他揉完了,又道:“还疼。”

黎舟给他揉了好一会,最后见他一直哼唧喊疼,照着他腰后那轻拍了一下,“行了,不疼了。”

黎江趴在床上不肯动,叹了一口气道:“哥,你不知道,我一个人在家过的好辛苦啊。”

黎舟正在收拾小药箱,听见他这么说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一个十三岁的小孩在那长吁短叹还是挺有趣的,他故意逗他道:“以前那么要强,怎么现在突然学会撒娇了。”

床上趴着的小孩翻了个身滚到里面一点的位置上,留出床铺来给大哥,侧趴在那道:“哥,你上来,上来我跟你说。”

黎舟把小药箱放在桌上,关了灯跟弟弟一起躺在那说小话。

这是他们兄弟两个以前的小习惯,黎舟比弟弟大两岁,每次看了什么故事书都会有模有样地捧着到弟弟的小床边再读一遍给他听,等弟弟再长大一点,他们就一起吃一起玩儿,不想听故事书的时候,兄弟两个就躺在一张床上小声说一会话。

黎江管这个叫说小话。

因为大哥不让他说的时间太长,也不可以大声说——这是他们背着大人的小秘密。

隔了两个多月,黎江再见着大哥要兴奋一些,他跟大哥说着学校里兴趣小组的事儿,说他转学的时候收了许多礼物,还跟大哥说他刚到的班级,“我上午的时候没拿校服,中午刁叔带我去教职工餐厅吃饭,就是旁边那个小食堂,我就一直看着,瞧见一个来买饭票的人跟你特别像……哥?”

“嗯。”

黎江歪头和他枕在一个软软的枕头上,笑道:“你想什么呢?”

黎舟皱眉,过了一会才问他:“刁叔有没有继续让人查车祸的原因?”

黎江道:“查了吧,不是说酒后疲劳驾驶吗,虽然没有出人命,但是听说那人也要坐牢,那个文具店的老板伤的有点重。”他说完立刻又道,“那个司机家里也比较困难,一下拿不出那么多钱来,刁叔已经让人给送医药费去了。”

黎舟眉头没有松开。

刁明山做事还是信得过,那就是查了,但没有什么证据,或者说只是一个单纯的意外。

黎江道:“哥?”

黎舟应了一声,缓缓开口道:“我在想,他为什么这样做。”

黎江没听明白,“什么?”

“先是我在书房看到了那封孤儿院的信,然后他又给了我许秘书的电话,让她陪我来这里找家人,然后的车祸,还有你现在离开京城。”黎舟说的很慢,声音淡然,“这一些意外都太过巧合了,不是吗?我想了很久,只能想到一个原因,就是他在一步步地试探。”

“你说爸?可是爸为什么要试探……”

黎舟转头看向弟弟,问他,“外公是不是病了?”

黎江呆愣在那。

黎舟看他这样,就知道自己猜的没错了,拧眉道:“外公他病的很重,对不对?”

严重到江心远已经开始怀疑,甚至踩着边沿线小心试探扩展自己的领地,试着逼他老人家出面。如果黎老出来,那么江心远还会再压下野心老实上数年,如果一连发生这么多事黎老还不出来,他就可以断定老人病重,是他可以放手一搏的机会。

上一世的时候他记得黎江腿伤转院,黎老痛心,让刁明山把黎江接去了自己那边照料,江心远亲自陪同过去留了两天,回来老实了很久,但京城分公司的事一点都没有落下,依然窥伺着黎家偌大的财富,并未死心。黎舟带着上一世的记忆,他先入为主地认为老人病重是在数年后,至少也要98年前后才会有一些苗头,等到黎江成年后才会住院治疗,是以他从来没想过早在这个时候老人的身体就出现了问题。

黎江沉默了一阵。

黎舟小心道:“能跟我说说吗?如果不方便的话,也没事,我只是有点担心外公。”

黎江抿唇,眼眶发红,“他一直都在国外治疗,这半年没在国内。”

“那你暑假过去是?”

“嗯,外公也没在那边,刁叔让我过去其实也是做给别人看的。刁叔说,外公不在公司的事,不能让人知道。”

黎舟叹了口气,有些怅然:“果然是这样。”

黎江翻了个身,蹭过来一点脑袋抵在他肩上,黎舟下意识地搂住他,怀里的小孩肩膀很单薄,蜷缩在那一团之前都是在硬撑而已。

“我也不知道外公得了什么病,刁叔说很严重,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连爸爸、妈妈和大哥都不能说……刁叔教了我很多东西,还有公司的一些事儿,我特别害怕,哥,我不想学那些,我怕外公回不来了。”

黎舟轻抚他后背两下,安慰道:“不会,外公他会没事儿的。”

“我害怕,特别、特别怕……”

“不怕了。”

“哥,你还赶我走吗?”

“不走,就住这吧。”

黎舟心里轻叹了一声,现在怎么可能再赶他走,小少爷这样简直像是无家可归的小狗。

怀里的小孩说了很多,最后声音都轻了,慢慢睡过去。

黎舟没松开手,他肩上那块布料上透着湿意,低头就能看到黎江侧脸安睡的样子,直到睡着还抓着他睡衣的衣角,生怕他半夜离开似的。

还是个小孩儿。

黎舟伸手给他擦了脸上一下,拇指触过的地方很软,跟小时候哄弟弟入睡时候摸到的一样。

上一世也是十来岁的年纪吧,遭遇了那么多磨难,先是以为自己永远失去了双腿,紧跟着又是外公生病,也难怪那个时候弟弟回来性情大变,怀疑身边的一切,甚至怀疑跟在江心远身后的自己。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黎江起来的时候眼睛还有点红,他挺不好意思的,自己偷着在洗手间用冷水冲了一会才出来,他哥起的更早,已经出去买早点了,在餐厅桌子上留了字条。黎江看到之后,也没闲着,瞧见厨房里还有蜂蜜,就冲了两杯蜂蜜水放在那等大哥回来。

另一间卧室门响了两声,陆老大推开门走了出来,头发乱蓬蓬的,眼睛也肿着。陆老大平时喝啤酒比较多,昨儿刁明山送的白酒,俩人又聊的投机忍不住多喝了两杯,现在眼睛肿的像是核桃一样,比黎江那个要凄惨的多。

黎江也瞧出自己比他要体面一些了,放松了许多,喊了一声:“陆叔早。”

陆老大应了一声,坐在那就看到手边有杯蜂蜜水,惊喜道:“一定是我儿子准备的!”

黎江:“……”

陆老大美滋滋地把蜂蜜水喝了,又夸道:“温度正好,喝了头就不疼了,哎,老话说的还真对,养儿防老啊!”

正说着,黎舟就拎着早餐进来了,瞧见他们都起来道:“我买了早饭回来,先随便吃一点,一会就去学校了。”

外面买的肯定没有家里吴阿姨精心准备的好,别说早餐的水果,就是平时喝的果汁也没有,但是黎江还是吃的津津有味,他偷偷用眼睛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大哥,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其他的情绪,也放心了下来。

他昨天偷着掉了两滴眼泪,心里一直有些难为情。

他从记事起,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哭过了。

黎舟见他一直看自己,还以为他想吃自己手边的东西,从自己跟前的盘子里夹了一根油条给他道:“吃吧。”

黎江愣了下,接过来咬着吃了,嘴角带着藏不住的笑意,“好吃。”

黎舟道:“那明天还吃这个。”

陆老大忙着表态:“明儿早上你们睡,我去买!”他说完之后立刻又反应过来,“不对啊,明天礼拜六,学校放假,咱们该回家了啊!”

黎舟淡声道:“是。”

陆老大比他激动多了,高兴地连吃了三张大饼,简直像是一个刑满释放等着奔向自由的人。他儿子要放假了,明儿就不用去学校了,四舍五入就等于今天晚上就能带回岛上去了哈哈哈!

黎舟吃好之后背上书包,也顺手给弟弟拿了,问他:“你明天要去哪儿?”

黎江摇头:“不知道,没什么安排。”

黎舟想了一下,道:“那等今天见了刁叔,我去问问他请你们来岛上玩两天,我也有些事想跟刁叔商量一下。”

黎江立刻高兴起来,神情同一旁的陆老大一样,上学都带着盼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