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勉为其男 > 分节阅读_68

穿越之勉为其男 分节阅读_68

  

拉住他的手腕,“不说这些了。走。今天忙了一天,一身汗,回去洗澡去。”

三楼专属二人的贵宾房里,灯早已点上,里面收拾得既干净又整洁,就像从来没有人住过一样。秦勉脱掉鞋袜,光着脚踩在地板上,冲进浴室,“砰”的把门关上,“阿铁,我先洗。”

第106章  会员卡制度

雷铁捡起鞋袜放在鞋架上,走到窗边。唿啦啦的水声隔着门板传出来,就像落在他的心上,痒痒的。他走过去敲门。

“咋了?”秦勉在里面喊。

雷铁推开门走进去,“媳妇,你说过要节约用水。”

秦勉坐在浴桶李,纳闷地回头,“咱们还没穷到这个地步吧——唔!”

……

刚过巳时,各式各样的马车陆续驶入流水镇。镇上的百姓见怪不怪地扫一眼就收回目光,继续忙手中的事,知道这是双飨楼又推出什么好菜了。大多数店铺的老板们都很高兴,因为,来镇上的人多了也能带动他们的生意。

聂衡也来到双飨楼,和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弟弟聂轩以及三位好友赵云翔、沐晨和楚涵。

一进大堂,熟悉聂衡的店小二立即将他们往楼上请。

聂衡摆摆手,“今日就在大堂用饭。”

“好的,各位贵客这边请。咱们双飨楼今日推出全粉条宴,不知聂公子和各位贵客可有兴趣尝尝?”

“今日就是为了粉条宴来的。”聂衡道。这也是他带这么多人来的原因,全粉条宴肯定不止一道菜,如果他一个人来的话肯定吃不完。就算他有钱,也不会不把钱当钱。

“好嘞,三号桌全粉条宴。”

“新鲜水果和饮品看着上些。”一看聂衡这架势就知道他是这里的熟客。另外四人也就不多嘴。

“是。”

小二很快东来新鲜的水果和冰爽的水蜜桃汁。

“大哥,这里果然如你所说不一般。”聂轩左右张望后,说道。前段时间他一直在外地,这还是他第一次来双飨楼。

“全粉条宴,”楚涵玩味地道。“拭目以待。”

吃了几块水蜜桃,又说了一会儿话,几人便看见几个小二鱼贯而来,每人手中都托着托盘,不禁微愣。这上菜的速度倒不慢。

小二们讲菜一一摆好,一起躬身。

“几位客官请慢用。”

全粉条宴,一共九道菜,最中间是用特大号菜盘盛放的大盘鸡,里面用的乃是宽粉条,粉条的柔润、土豆的软糯和鸡肉的浓香相得益彰,点缀着鲜红的辣椒和翠绿的香菜,色香味无一不足。另外八道菜分别是满枝繁花、麻辣跳水鱼片、凉拌三丝、酸辣粉圈、酱丝春卷、茄丁粉条煲、点翠粉条汤和焦熘素丸。

香味一阵阵侵袭入鼻,聂衡几人不约而同地拿起筷子。

还在等菜的客人都羡慕滴看着他们。

“九号桌全粉条宴!”

“一号雅间全粉条宴!”

……

店伙计的叫声此起彼伏,跑来跑去,跑上跑下,尽管忙,脸上都挂着兴奋的笑容。

聂衡尝了尝离自己最近的酸辣粉圈,手中的筷子几不可察地顿了顿,眼里闪过復杂的情绪。

聂轩嘴里不停,腾出一只手安慰地拍了拍他的肩。他了解大哥此时的心情。双飨楼的菜果然不错,难怪大哥会有压力。值得庆幸的是,流水镇离昭阳县不近,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这功夫每天都跑这么远来吃饭,因此,双飨楼对他们家酒楼的影响不算太大。

“大哥,咱们家的调料不是从双飨楼老板手里买的吗?或许你也可以从他们手里买粉条。”聂轩语速极快地说完,又去夹菜,生怕慢一步就会被另外几人吃完一样。

“再说。”聂衡见他们几个都只顾着吃,赶紧放下心事,一心一意吃饭。

大堂内,很快座无虚席。

孙掌柜笑呵呵地站在高台上,扬声道:“各位贵客,老夫宣布一事,三天后,双飨楼将实行会员卡制度。在双飨楼的消费达到一定数量,会有不同的优惠和奖励措施。具体情况,请各位贵客关注双飨楼门口的告示,老夫就不耽搁诸位持吃饭的时间了。”

聂衡等人的小厮就坐在隔壁桌上,聂衡立马朝春生使了一个眼色。

春生抹抹嘴跑出去,不一会儿回来,脸上还带着几分震惊。

“怎么回事?”

春生条理清晰地回答道:“回公子,那告示上说,三天后,所有在双飨楼吃饭的客人都能免费获得一张有编号的会员卡,称作‘普通会员’。会员在双飨楼吃饭住宿,出示这张卡,双飨楼会将消费情况记下,等到消费额达到一百两白银,便可升级为白银会员,可参加双飨楼举办的抽奖活动一次;达到一千两,升级为黄金会员,在双飨楼的消费可享受八折优惠,每月都可参加一次抽奖活动,并配备一位专属小二,贴身服务;消费达到一万两,可升级为钻石会员。钻石会员的好处最多,享受七折优惠;每次消费都可抽奖;配备两位专属小二;每年赠送悠然田居时令水果各十斤。若是男客,还可参加年终举办的‘除旧迎新大冒险’;若是女客,赠送独一无二的全套首饰。另外,如果客人是昭阳县的,一旦有新菜推出,会派人提前通知这位客人。”

聂轩两眼一闪,感兴趣地问:“‘除旧迎新大冒险’是何意?”

春生答道:“回二公子,告示上面没有说,直说,每年的‘除旧迎新大冒险’都不一样,但可以保证客人玩得很过瘾。”

“喔?”沐晨突然出声,“升级只能慢慢地升?”

春生摇头道:“不是,说是可以预存,叫什么‘充值’。”

“长健。”紫衣男子朝小厮那一桌喊了一声。

一位瘦高的小厮立即跑过来,“主子。”

“三天后,我要双飨楼编号第一的会员卡,给我预存一万两。”

春生连忙补充道:“沐公子,小的刚才忘了说,钱存进去了就不许再取出来。”

沐晨神色不变,可见主意已定。

“沐晨哥,你认真的?”聂轩惊讶地看着他,“就算你每天都来双飨楼吃饭,每天花五十两也要吃两百天。”

“很有趣,不是吗?”沐晨无所谓地道。

聂衡示意春生,“我要编号第二的。”

聂轩、赵云翔和楚涵三人都有些无语。钱多了烧的吧?

春生忙道:“公子,还有一件事。”

“说。”

春生道:“双飨楼决定在一楼大堂隔出一间茶室,在申时初道申时四刻(3点到4点)和戌时四刻道戌时末(8带你到9点)这两个时间段开放,供应茶水、水果和点心,还会请说书先生来说书。对了,还有一个规定,不允许从外面带食物和水进来。”

“这没什么稀奇的吧?”聂轩不以为然,“好多茶馆不也有说书先生说书吗?”

赵云翔摇首,“阿轩此言差矣。这两个时间段都不是正膳的时间,如果故事足够精彩的话,可不就把吃过午饭和晚饭的客人留住了?”

“三天后来看看就知道了。”沐晨说道。

聂衡没有说话。双飨楼老板的手段令他心惊。如果双飨楼是在昭阳县城里,他真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不对双飨楼是处不光明的手段。

沐晨道:“我还真有兴趣见一见那两位老板。”

聂衡道:“那两位都不怎么来。不过,三天后或许能见到。”

秦勉和雷铁不知道有人在议论他们,不过,就算知道了也不在意就是。当天下午,两人雇了一辆马车去昭阳县,到牙行买人。

因为男女大防,不好买单身的女子,秦勉买了一家三口,一对三十出头的夫妇全叔全婶,带着一个五岁的小女娃苗苗。

之后,秦勉让牙行老板把十四到二十岁的男子都叫出来,说明是要买两个人做说书先生。

接着,他讲了一段故事,让所有人復述。

此举和雷铁当初挑选家将有异曲同工之妙,雷铁看了媳妇一眼,漆黑的眼眸深处满是笑意。

秦勉注意到了,挑眉以示询问,他摇了摇头。

保险最突出的是一位十四岁、唱的虎头虎脑的少年强子和一位十七岁的少年叶逢秋。强子父母双亡,被狠心的大伯卖掉,不但记忆力好,嗓门也大;叶逢秋长相斯文,识字,讲故事时擅长渲染气氛,很合秦勉的心意,唯一有些遗憾的是,他的右腿有毛病,走路有些跛。

叶逢秋紧张地看着秦勉,袖中的双拳握得紧紧的。就因为他的腿有问题,他找不到活干,快要饿死了才自卖自身。

但进了牙行快一个月了一直无人问津,如果在没有人买他的话——

这时,秦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对他来说,犹如天籁。

“老板,就是他们两个了。”

不仅是叶逢秋,牙行老板也愣住了,瞄了一眼叶逢秋。

“这位公子,你确定?他……”

秦勉摆了摆手,淡淡地看了叶逢秋一眼,神色没有任何鄙夷或者厌恶,就像对待正常人一样,“说书是用嘴巴说,又不是用腿说。”

叶逢秋的心忽攸落地,长舒一口气,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既然客人没有意见,老板自然不会有意见,笑呵呵地让人去取强子和叶逢秋的卖身契。

第107章  扩大生产

回到镇上,雷铁先送全叔、全婶和苗苗回村。

秦勉带着强子和叶逢秋来到双飨楼,让小二带他们去梳洗一番,把孙掌柜交到休息室里。

“孙掌柜,你尽快找人给两个说书先生做说书时穿的衣服,他们俩做一样的,每人做两套。”

“是,小少爷。”孙掌柜对这个流程不陌生。他们双飨楼的上工服是统一的,都有“双飨楼”的标志,但工作不同的员工,服饰的颜色也不同。如今其他地方好些酒楼都模仿他们的作法,但也无法抹灭,最先统一上工服饰的是双飨楼。孙掌柜为双飨楼感到骄傲。

“小少爷,不知您打算如何装修茶室?”

秦勉拿出一张纸递给他,“休息室用模板隔开,最北面弄一张高些的平台,上面放置一张讲案,是说书人的位置;下面按照一排长桌一排凳子这样布置。这是设计图。茶室里会供应水果、饮品、零嘴和点心等,定价我都写在上面了。”

孙掌柜接过去看。悠然田居出品时令水果68文钱一份,其他水果18文钱一份;茶水按照茶叶等级定价不同,按杯收费;果汁类饮品28文钱一杯;瓜子,每份半斤,五香瓜子28文钱一份、原味瓜子18文钱一份、水果味瓜子38文钱一份(注:水果产自悠然田居);花生,每份半斤,五香花生、原味花生、麻辣花生和绿茶花生,价钱同样不等,都高得出奇;特色点心五样,金丝糕68文钱一份,马蹄糕68文钱一份,蛋挞、鸡蛋布丁和茶杯糕都是小小的一个就要28文钱。

“小少爷,这价钱都不低。”孙掌柜看出了其中的名堂,感叹道。

秦勉不以为然地笑笑,“茶室只对双飨楼的客人开放。双飨楼的菜价格本就比其他就楼高,客人既然吃得起双飨楼的菜,不可能吃不起这些水果、点心。况且,不少饮品咱们家是第一份,完全当得起高价码。”

孙掌柜连连点头。五香味的瓜子和花生他知道,是用五香调料制成,但什么金丝糕、马蹄糕、蛋挞什么的,他完全没有听说过。

“另外,”秦勉轻敲桌面,“三天后,所有以粉条为原料的菜,素菜每份500文,荤菜每份2两。”

孙掌柜拱手道:“是!”

“双飨楼增加了一个茶室,人手也要增加,倒茶、上点心什么的。该请几个人你看着办,办妥之后和我说一声就行。”秦勉逐一交代,“目前,五样点心每一样每天只能供应五十份,我会让人在每天早上送过来。”

“是。”

“你把强子和叶逢秋叫进来。”

“是。”

强子和叶逢秋进来时,都有些拘束。强子是因为不习惯新环境;叶逢秋垂着头,看得出他还有些自卑,刚才进来时,双飨楼的伙计和客人都若有若无地盯着他的腿。

秦勉靠在椅背上,环手抱胸,蹙眉看着叶逢秋,“叶逢秋,看着我的眼睛。”

叶逢秋一愣,抬起头看着他,目光不自觉地闪躲。这位小少爷明明仰视他,他却从小少爷身上感受到迫人的压力。

“如果连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凭什么希望别人看得起你?”秦勉用锐利的目光盯着他,“我不希望有一天会为买下你后悔!”

叶逢秋神色一凛,挺直腰,肃然道:“小少爷,小的知错,请小少爷再相信小的一次!”

强子被秦勉的气势影响,不自觉地也挺起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