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勉为其男 > 分节阅读_67

穿越之勉为其男 分节阅读_67

  

敢迟到。”一位爽朗的大婶笑着说道。

秦勉点点头,示意福婶开门。

屋内,收购来的土豆和红薯堆成了小山,需要用到的桌椅、菜刀、削皮器、木盆、水缸等也已准备妥当。

秦勉带着她们走进厨房,“以后,你们就在这间屋子里上工。上午从辰时四刻工作到巳时末(8点到11点),下午从午时末工作到申时末(1带你到5点)。给你们留的时间是相当充裕的,你们有足够的时间可以处理家务活,赶在天黑前做晚饭也完全来得及。”

几位妇人都点头,感激地道:“东家安排得很细心。”

秦勉淡淡地笑了笑,“所以,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希望你们每日上工都不要迟到。要知道,村里想做这分工的人可不少。”

妇人们神色一凛。

“你们每个月的工钱是三百文,迟到一次扣五文钱。刚才你们应该都看到屋檐下的小钟了,辰时三刻响一次,听到这个声音你们就要开始往这里赶。辰时四刻响第二次,在响第二次之前还没进门的,就算迟到。”

妇人们暗自佩服他的手段,同事也松了一口气。万一她们在家里做事一时没有注意时间,听到钟声响还来得及赶过来。

秦勉看了一眼福婶

福婶从她胳膊上挽着的一个小篮子里拿出一些口罩,每人发两个。

“上工的时候都要戴着口罩。允许你们说话,但不要耽搁手上的活儿。福婶会留在这里,如果以后遇到什么问题,可以问她。”

“是。”

交代完之后,秦勉便离开了。

福婶留下必然有监视的意思,几个妇人都心里有数,本来想和她套套近乎,想到福婶对秦勉和雷铁非常忠心,不该说的绝对不会说,也就作罢,各自带上口罩,拿了要用到的工具,开始忙碌。三百文一个月,比有些男人在外面扛一个月的货物赚得还多,谁也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秦勉熘达回去,看见雷琴顺在鸡舍里捡鸡蛋。

“小少爷。”

“今天捡了多少?”秦勉走过去瞄了一眼。

雷秦顺道:“三十一个。家里的鸡吃得好几乎每只母鸡每天都会下一只蛋。福婶已经攒了两百多个了,小的听她说改天要卖掉一些,如今天气热了,放久了怕会坏掉。”

秦勉摸摸下巴。坏掉?可以做成咸鸡蛋嘛。这边的人也会做咸鸡蛋,不过不知道是怎么腌制的,味道总是怪怪的,以前他和雷铁在一家面馆吃面时尝过一次,后来再也没吃过。

“这样,你看看还有谁闲着,你们去外面给我找一些黄土。”

他空间里的鸡也能生,如今已攒了八百多只鸡蛋,他和雷铁怎么都吃不完。幸亏空间能保鲜。今天刚好有空,干脆都做成咸鸡蛋。

雷铁从外面回来,看到秦勉坐在一个装满黄泥水的大木盆前,两只袖子挽起来,两只手在泥水里面搅拌着。

“媳妇,这么大了还玩泥巴。”

秦勉嘴角一抽,“谁玩泥巴了?”

“在做什么?”

“做咸鸡蛋。你也来帮忙。”秦勉扭头喊雷秦顺,“把洗干净的鸡蛋都拿过来。雷秦理,你把那边的,几个陶罐搬过来。”

“哎。”

雷铁顿了顿,挽起袖子走过去。

“这黄泥水里加了盐和精油,把洗干净的鸡蛋放进去均匀地沾上泥,然后放入陶罐里,大约二十天后取出,洗去泥巴,煮熟了就可以吃。这样腌出来的鸡蛋蛋黄出油,味道香得很,下就也不错。”秦勉一边说一边横他一眼。

雷铁点点头。

秦勉抬起手,飞快地用食指在他的脸上点了一下。

雷铁看他一眼,微微摇头,手上熟练地将鸡蛋滚一圈泥,放入陶罐。

“小少爷,鸡蛋都洗完了。这里交给我们吧。”雷秦顺和雷秦理挽起袖子加入。

“嗯,弄完后搬去仓库。”

秦勉到井边洗手,“事情还顺利吧?”

雷铁跟过去,帮他搓手上的泥,“嗯。以后不必再管他们。”

“当然,咱们自己要忙的事多着。”秦勉道,“刚才回来我从菜园那边绕回来得,种得最早的那批辣椒已经红了,得抓紧时间摘,坐成干辣椒或者辣椒酱,能存放得更久些。”

雷铁道:“下午睡过午觉后去摘。”

第105章  全粉条宴

接下来却连续下了两天雨。

天晴后,秦勉和雷铁拎着篮子,带上草帽来到菜园。辣椒地里,最早种植的一批辣椒占了约五分地,分成三畦。青绿的辣椒树能及膝盖高,一个个又细又长的辣椒挂在枝桠上,鲜红的颜色散发出热烈的生机。

两人一手拎着篮子,另一手麻利地采摘。

此时,田居的学堂里还在上课,雷秦顺等人大声朗读的声音清晰地传送过来。所有人都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一下课,雷秦忠带着雷秦顺等人拎着篮子跑过来,给雷铁和秦勉行礼后,一起摘辣椒。

秦勉和雷铁拎着两篮子辣椒回去,又进空间里摘了两篮。秦勉指挥雷铁将一篮辣椒去蒂、洗干净、剁成碎末后,加入适量的蒜蓉和盐,放入洗净沥干水分的陶罐李密封。这就是简单的辣椒酱,能存放比较长的时间。

秦勉还做了一些泡椒。泡椒的做法简单,小辣椒洗干净晾干水分;泡菜坛子洗净,倒入适量的盐,撒少许花椒粉,再倒入冷开水,然后把辣椒放进去,最后加入少许白酒密封,大约六七天后即可食用。

“媳妇,既然福婶留在作坊里,再买一个人。”雷铁看了一眼剩下的辣椒。

秦勉只想了几秒就同意了,“买。正好过几天要去镇上。”福婶去了作坊后,田局内原本属于她的活计就落下了些。就比如菜园里的活儿,他和雷铁也要亲自动手。既然他们有这能力为什么不让自己过得更舒坦些?

等到粉条作坊里生产的粉条超过两百今后,秦勉和雷特带着一百斤粉条来到双飨楼。

掌柜孙茂生一件两位东家带着东西来了就猜是不是有了新菜。

“孙掌柜,最近生意如何?”

孙茂生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回小少爷,酒楼里的生意还不错。只是如今天气越来越热,比起前段时间又差了些。”

秦勉明白,客源不足始终是双飨楼的硬伤。这个问题在他盖酒楼之前就考虑过,也早有对策,因此,神色丝毫不辩,淡然从容。

孙掌柜见状,心一定。

雷铁和秦勉说了一声,径自去巡查。

“天气热了就多推出几道凉菜、卤菜,或者弄个凉菜宴或者卤菜宴什么的。”秦勉一边说一边往里面走,经过大堂时,扫了一眼。他是刻意在近晌午时来的,此时大堂内还有三分之一的座位空着。

“凉菜,小的明白。这卤菜?”孙掌柜两眼发亮。能特意被小少爷提及的必然非同一般。

“这个等会儿再说,今天先推出新菜。”秦勉把早已备好的抽奖箱递给他,“今日双飨楼举办抽奖活动酬谢新老顾客,三成的中奖率。你让每一桌的客人都从这个箱子里取出一张卡片,空白卡片是‘多谢惠顾’,有图案的则是中奖。

中奖者,本老板亲自做一道新菜‘满枝繁花’送给他们。”其实他说的就是“蚂蚁上树”,但他觉得这个名字不够雅致,所以给改了个新名字“满枝繁花”,还算形象。

从这名字孙掌柜听不出什么,但一听是“新菜”,顿时激动了,立马抱着抽奖箱出去。

秦勉则赶紧进厨房,让人先用开水把粉条泡软了备用,不一会儿就听到大堂内喧嚣起来。

很快有店小二来报,“十二号桌贵客中奖了。”

秦勉示意李大厨让开厨位。

另外三位大厨便明白了,这道新菜将由李大厨负责。但他们并不嫉妒,因为他们每个人擅长的菜系不一样,而且小老板对他们四人一向不偏不倚,甚至表现好的,小老板还会多给一些菜方。需知,这也关系到他们每月的提成。

秦勉挽起袖子,洗了手,李大厨站在一旁观摩学习。

锅内冷油,放入姜蓉蒜蓉爆香后,秦勉倒入腌制好的肉末煸炒,再加少许盐、绍酒和鲜汤,接着放入泡软的粉条翻炒,加少许酱油,最后加入葱花,翻炒三两下装盘。

小二端起菜,快速而不失稳当将菜送到十二号餐位。

那边,一位小二一边跑一边喊,“雅间四号房中奖!”

“几位贵客,新菜‘满枝繁花’送到,请慢用!”

十二号桌的四位客人看到盘子里从未见过的粉条,对这盘菜的期待又多了几分,立即动筷,细细一尝,脸上均流露出满意的神色,频频点头。

其中一位长者更是忍不住赞出口,“好吃!这种像面条一样的食材完美地吸收了各种调料的味道和瘦肉的香味,柔润滑嫩,还微有韧性,爽口宜人。好!”

其余桌上的客人们一听,暗暗吞口水,懊恼自己的手气不够好未能中奖。

一位客人遗憾地看着手中印着“多谢惠顾”四个字的卡片,卡片上方有“双飨楼”三字。右下角印着一直极小的贼头贼脑的小老鼠,有些奇怪,但他没有放在心上,随手把卡片收入怀中,性急地交来小二询问:“伙计,这道菜是什么价钱?现在能点吗?”

店小二笑容热情而可亲,“这位客官,这道新菜今天才推出,总得给几位大厨学习的机会不是?不过,我们老板刚才说了,明天会推出色香味俱全的全粉条宴,整套的菜都是用粉条做成。客观若是感兴趣,不妨明天再来。”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当然不是只说给这一个人听的。

其余食客得到了想听的答案,满意了,但有些食不知味,恨不得天马上就黑再马上就亮。

近黄昏时,双飨楼的客人明显多起来,进进出出,大多数都是来打听粉条的,还有两家财大气粗地提前预定粉条宴。要知道,一桌粉条宴就要八两银子!可不便宜!

决定要在双飨楼吃晚饭的一些老客还缠着孙掌柜也要来一次抽奖,因此晚上,秦勉又做了十几道满枝繁花,累得够呛。

镇上的其他饭馆和酒楼见此情形,只能酸熘熘地说几句风凉话,心里无奈之极。比不过就是比不过。

晚上的饭点过了后,秦勉将几道粉条做的菜都细心地教给李大厨。李大厨做厨子二十多年,在做菜上感觉敏锐,因此,学得很快。

教完之后,秦勉让他将每道菜都出一份,给他品尝。

“小老板,如何?”李大厨抹了一把汗,有些忐忑地问,心里对小老板十分敬服。听说这种从未见过的食材——粉条是小老板和大老板家里发明的。因为是新食材,所以即使是老练如他也有些没信心。

秦勉一一尝过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点头道:“不错,满分十分的话,可得九分。”

李大厨脸上挂起了放心的笑容,“这样我就放心了。”

一直安静地站在门口的雷铁这才开口,“媳妇,吃饭。”

“来了。”秦勉放下筷子,快步走过去。他的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了。

休息室里,会议桌上摆着三菜一汤,一个精致的竹木桶里装满饭,另外还有盛好的两碗米饭。秦勉一看就知道是雷铁让厨子在小厨房给他们做的。

扭头看了看门口没人,秦勉豪气地把雷铁搂进怀中,“啵”的一声,奉上一个热辣辣的吻。

“你也没吃吧?快来吃。”他将雷铁按在椅子上,也一屁股坐下,端起饭碗,大口地吃起来,“饿死我了。”

“慢些。”雷铁夹起一块鱼肚子,剔掉大刺,放进他的碗里。

“你也吃。”秦勉给他夹了一块糖醋排骨。

“方才吃过水果。”雷铁舀了一碗汤,用汤匙搅动散热,目光一直在秦勉身上,又说了一次,“慢些。”

“嗯!”秦勉吃完一碗饭,胃里稍微舒服了些,“你也吃。”

雷铁舀了半匙汤尝了尝温度,将汤碗推到媳妇跟前,端起饭碗吃饭。

秦勉笑眯眯地喝了一口汤,舀起一匙送到雷铁跟前。

雷铁看了他一眼,张口喝掉。

晚上,两人就在如归楼歇下。闲庭信步地走在吊桥上,夜风一盏盏吹来,清爽惬意。

“媳妇。”

“嗯?”

“双飨楼每日咦新菜确实能吸引很多客人,但是如此一来,你会很累。”雷铁说道。尽管,那些菜方是媳妇空间里的书籍上所载,不需要媳妇费太大的心思。

“放心,”秦勉搭着他的肩膀,仰望星空,轻快地道,“我有办法,明天你就知道了。不过,里面也有你的事。”

他回头冲雷铁笑。

雷铁颔首,“听你安排。”

秦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