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越之勉为其男 > 分节阅读_66

穿越之勉为其男 分节阅读_66

  

好队。夏季不是红薯的果期,这些红薯大部分都是冬天的时候储存在自家地窖里的。价格略高些。六月是土豆的成熟期,不少村民带来的土豆上还沾着少许土壤。每年的这个时候农民们种的土豆都收获了,东西多了就不值钱了,他们从来没想过拿去卖,只是给自家的饭桌上填碗菜。但如今,悠然田居居然会收购土豆,不用出门就能换钱,没有一人脸上不是挂着笑。

村民们高兴地闲聊着,相互问问带来了多少土豆和红薯,换了钱准备干点什么等等。悠然田居门口一时间热闹得就像赶大集。几个顽皮的男娃眼巴巴地想往田居里面跑,被父母呵斥一句,乖乖地在门口玩。

“各位叔伯,安静安静,我先说说红薯和土豆的价钱。”秦勉站在椅子上,大声道。

雷铁看他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村民们立马安静下来,生怕听错了价钱吃了亏。

秦勉说道:“红薯是一文半一斤,土豆一文钱一斤。因为称重的时候不可能刚好是整数,我也不可能把一文钱掰成几份,所以,结账的时候如果有零头,我们家给你们都按整数算。”

“什么意思?零头……不给了?”一个村民问出大家心里的疑问。

秦勉笑了笑,“比如说,给你们称了土豆是二十斤七两,算是二十八斤。总之,如果有零头,都按照一文钱算。”

村民们纷纷称赞秦勉和雷铁厚道。

秦勉谦虚道:“过奖过奖。大家都是乡亲,,我们不会煳弄你们。我会在账本上把你们的名字、菜的重量和总价钱都写清楚。有不识字的,你们可以把数字记住,然后去问识字的人。”

村民们都点头。

“这样好。”

“此外,”秦勉讲该说的都说清楚,“因为没一家带来的篮子、篓子的重量都不一样,所以都用我们家的篮子称。称出来的总重量去掉我们家篮子的重量就是你们的菜的重量。”

村民们再次点头,这他们都懂。

秦勉从椅子上跳下来,在桌前坐定,摆好纸笔,“阿铁,你先称称我们家的篮子。”

雷铁当众把自己的篮子称一遍,“六两。”

庄户人家基本上都会读称,两个在一旁看的妇人都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好,现在开始过称。都排好队,一个个地来。”秦勉说道。

周二好来得最早,排在最前面,他家的土豆是用篮子装的。雷铁拿起土豆一个个地查看有无坏烂的地方,如果没有就装入自家的篮子里。

后面有些存了煳弄心思的村民赶紧找个地儿偷偷地把自家烂掉的土豆和红薯挑出来。

周二好觉得雷铁这样检查侮辱了他,但也不敢对雷铁抗议,只能板着脸,嘀咕道:“我们家的土豆都是好的。刚挖的,新鲜的。”

秦勉笑道:“这当然。只不过,过两天肯定会有别的村的村民送土豆和红薯过来,咱们这样也为了做到一视同仁,免去不必要的麻烦。周哥别介意啊。”

周二好无话可说。

检查到底部,雷铁挑出四个烂了的土豆放在一旁。几个村米看得分明,嗤笑起来。

周二好嗫嚅着说不出话。

秦勉和雷铁都没说什么。雷铁把篮子挂在秤钩上,秤砣一拨,“四十斤四两。”

秦勉如实记下,重復一遍给周二好听,“周二好,土豆,四十斤四两,算四十一斤,四十一文钱。”

“没错。”周二好道。

雷秦乐麻利地从钱箱里数了四十一个铜钱,递给雷秦惠。雷秦惠再说一遍,确认无误,交给周二好。

称过的土豆由雷琴忠倒在车上,车上堆满后,就运去作坊里。

周二好喜滋滋滴接过钱往兜里揣。

一个排在队伍后面的村民扯着嗓子和他打趣,“二好,今天一起去镇上喝酒啊!”

周二好把烂了一部分的几个土豆捡回自家的篮子里,“改天,改天。田里的土豆还没挖完呢。”

“下一位。”

杜氏和赵氏个字提着一个篮子,往地上一放。一个篮子里面是红薯,另外一个篮子里面是土豆。

村民们不约而同地安静下来,伸长脖子,心里都有一种感觉,这婆媳俩肯定又要惹出事来。

雷铁同样是一个个地检查。

杜氏摆着一张死人脸,冷哼一声,嗓门尖锐,“老大,都是自家人,难道我还会用烂的蒙你们?你这么一个个地检查不好看吧?”

夫夫俩都当做没听到。秦勉低头看账本,心说,如果真的有烂的,不好看的是你。雷铁手上的动作不停。

赵氏想到土豆地下和红薯地下都夹杂着烂掉的,有些心慌,忽然福至心灵,悄悄地推到杜氏身后。反正她只是帮着拎过来。

篮子底部果然是几个烂掉的,土豆六个,红薯四个。加起来能有七八斤。

好几个村民只啧嘴。

杜氏沉着脸,“只是烂了一点点,把烂掉的削掉还不是照样吃?”

秦勉站起身,态度客气,语气严肃,“娘,您这话就不对了。咱们买这些红薯和土豆是要卖给别人吃的,烂掉的也卖给别人不是害人吗?”

“你……哪儿有那么严重。”杜氏有些心虚,声音小了许多。

秦勉不置可否地坐下。

“红薯五十二斤四两,土豆六十斤八两。”雷铁冷漠的嗓音像冰雹一样砸在地上。

杜氏一个哆嗦,不敢再纠缠。

秦勉书写刘畅,口中报道:“红薯五十二斤四两,算五十三斤,应付七十九文半,算八十文;土豆六十斤八两,算六十七斤,六十七文钱。一共一百四十七文钱。”

雷秦乐拿出一吊钱,另数出十七文。

杜氏邹着眉,没有立即接钱,“老大媳妇,你再说一遍。”

秦勉不紧不慢地重復一遍。

杜氏琢磨了好一会儿才点点头,收下钱。

“你小娘想吃桃子,我去摘点。”说着,她就要往里面走。

秦勉不慌不忙地唤道:“雷秦乐。”

雷秦乐从车后面拎出一个篮子跑到杜氏跟前,笑吟吟地道:“老太太,大少爷和小少爷早就准备好了。我帮您老人家拎过去?”

杜氏一看篮子倒是堆得很满,但架不住每个桃都很大,应该是十几个,每个人最多只能分到一个,(她还真没猜错,秦勉就是按照老宅的人头给的),有些不满。但秦勉提前准备就是尽了“孝道”,她挑不出错。发现村民们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她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高傲地昂起头,向门外走去,朝雷秦乐斥道:“还不跟上?”

雷秦乐快步跟上。

“哎,还有篮子!”赵氏喊道。

雷秦乐当做没听到,殷勤地对杜氏道:“老太太您慢着点,小心踩到石头硌脚。”

赵氏无奈,只好自己拎着两个大篮子,飞快地追上去,紧盯着篮子里嫣红的水蜜桃,生怕会少一个。

他们一走,村民们哄堂大笑。

秦勉低头写字,两边嘴角悄悄地翘了起来。

还不到晌午,附近的几个村的村民都收到了消息,挑着红薯和土豆赶过来。

忙到傍晚,送走最后一个人后,秦勉直甩手腕。雷铁走过去拿起他的手揉捏。

秦勉像个大爷似的靠在椅背上,两腿架在桌上,对雷秦惠几人道:“下次收购就由你们接手,按照今天的步骤来。雷秦惠负责记账。谁称重,谁数钱,雷琴忠安排其他人轮流。”

“是!”

秦勉沉吟片刻,看了雷秦惠一眼,“还有一个事。”

雷秦惠上前,“请小少爷吩咐。”

“你识得多少字?”秦勉问。

雷秦惠道:“小的曾在私塾里待过四年,一般的字都认得。”

秦勉道:“咱们家的人不识字始终是个麻烦。你教其他人识字如何?”

福叔、雷秦乐、雷琴忠等人都惊喜不已,雷秦乐的手甚至忍不住颤抖。识字,对他们来说是一件遥不可及的事,但如今他们居然会有机会!

第104章  粉条作坊开业

两个主子都不是苛责之人,福叔和福婶也和气,悠然田居的下人之间相处得很好。雷秦惠也为其他人感到高兴,毫不犹豫地道:“ 小的愿意!”

“嗯。”秦勉道,“第三套下人房暂时给你们当学堂用。以后午饭后的一个时辰你们就用来学习。不比较太復杂的,先交一些简单的、常用的字以及基本的算术。”

“是。”雷秦惠应下。

福叔等人抑制着激动的心情,一起跪下,“多谢小少爷、大少爷!”

秦勉连忙道:“快起来,这也不是什么打不了的事。福叔,明天你安排人去镇上买些笔墨纸砚。”

福叔高兴地道:“是。”

“好了,你们把这儿收拾一下。”秦勉站起身,觉得肚子有些饿了,“阿铁,我们晚上吃什么?”

“有新鲜的鲤鱼。”

“那就做个干烧鲤鱼。”

两人说这话走远。

雷秦乐抱着钱箱,远远地缀在后面。

“嗷。”

秦勉回头一看,一点白嘴里咬着一只肥硕的灰毛兔子飞奔进来。

“呵呵,一点白回来得正好,再做个麻辣兔丁。”

等一点白跑到跟前,他赞赏地揉揉它的大脑袋。

“嗷!”

“放心,给你一半,剩下的一半用来做麻辣兔丁。”秦勉拍拍它的脑袋。

一点白咬着兔子跑远,自会把兔子送到厨房里。

两位少爷之间的气氛因为一点白的出现不那么暧昧了,雷秦乐找到说话的机会,“大少爷,小少爷,老宅那边有消息了。”

他这么说,三人都明白是“分家”的消息。

秦勉问:“怎么样了?”

“大闹一场后,老爷子和杜老太太都不同意分家,最终商定吃饭和干农活还是一起,从此以后个人做散工赚到的钱归自己所有,不过每个月二公子、三公子和四公子都要给老爷子、杜老太太和卫老太太一百五十文钱的孝敬。”雷秦乐说道。

秦勉眉梢扬起。一个月一百五十文钱对雷向仁、雷向义和雷向礼来说都不是小数目。

雷秦乐道:“小少爷,小的还听说原本说的是只给老爷子和杜老太太一百文,但卫老太太不同意。”

这倒是不难理解。虽然卫氏有钱,而且现在怀孕了,但毕竟孩子还没生出来。杜氏有四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这一点,她始终是比不过的,能为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多攥点钱在手里就多攥点。

见小少爷没有其他要问的,雷秦乐不再开口,将钱箱送到后告退。

雷铁去厨房里择菜。

每天早上福婶会在菜园摘一些新鲜的菜送过来,其实这些菜都被秦勉和雷铁换成了空间出产的菜,从菜园里摘的则被用来喂养空间里的鸡鸭。毕竟,空间里的菜品质比外面菜园里的更高。

“阿铁,你看三弟和四弟能做些什么?”秦勉搬了个木墩子坐在雷铁身边,手中拿着一把折扇摇着。张大栓、吴敌和里正与他非亲非故的他都帮了,不帮雷向义和雷向礼像个赚钱的法子怎么都说不过去。

雷铁没有头绪,“他二人也无手艺。”

秦勉用脚把雷铁做的垃圾桶勾到跟前,放下扇子,手中多了一个水蜜桃和一把水果刀,拿着刀削皮。其实在饮食方面还有很多可做的,但他不但算给雷向义和雷向礼出饮食方面的注意,饮与食都是要进肚子里的,万一以后出了什么问题,还要和他扯皮,还不如避开。

“要不然就给三弟和四弟一个烧炭的方子。现在市面上的炭大多烟重,熏得人掉眼泪。市面上已有的无烟炭又贵,寻常人家根本买不起。我这个方子可以保证烧出来的炭几乎没有烟。三弟和四弟都是勤快的人,有方子在手,今年冬天肯定能大赚一笔。只是,雷向仁……”秦勉皱眉。他对雷向仁夫妻俩都没有好感。但如果单单不理他,又怕引起雷向仁的反弹。

雷铁道:“给三弟和四弟,让他们叫上雷向仁,并让他们说清楚,按照各人砍柴所得分配酬劳。其他的,与我们无关。”

秦勉点头。给了这个方子,与老宅那边便是仁至义尽。以后会如何,看他们自己的本事。

次日,秦勉把烧炭的方子交给雷铁,让他去和雷向义和雷向礼说。他则带着福婶来到粉条作坊。

八个女工第一天上工,都来得很早,收拾得也干净,看到秦勉到了,都迎上去。

“东家。”

秦勉没有纠正她们的称唿,有时候疏离些是有必要的。

“各位大婶都来的挺早的。”

“东家给我们这么好的赚钱的机会,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