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耽美爽文 > 恶警(H) > 第19章

恶警(H) 第19章

  

换了任何人面对洪黎明这种,怎么骂也不会动怒的角Se,就像拳头打在空气里一样没劲。

其实,仔细想想,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不过就是被男人吻了嘛。

张恒自问,跟着策哥打滚江湖十J年,风里来雨里去,见多识广,什么没有见识过?

如果英雄豪迈的恒哥,为了一个吻闹得死去活来,传出去还不笑掉了兄弟们的大牙?

所以啦,和男人接吻,不是问题。

问题是……

「把老子给吻得兴奋了!你善后啊!」张恒话锋一转,提出了实质X的补偿要求。

洪黎明一愕,不禁目光往下。

看了被拷坐在审讯椅上的张恒的两腿之间一眼,锐利眼眸深处,多了一丝不为人所察觉的惊讶欣喜。

「你要我怎么善后?说吧。」心脏霍霍跳动,男人保持着低缓语调,不让对方听出一起蹊跷。

张恒一愣。

还真的答应?

这件事,似乎有点往诡异的方向走了……

洪黎明敏锐地把张恒的犹豫看在眼里。

然而,被渴望灼烧得浑身发疼的警官,怎么可能放过这送上门的机会。

「怎么?哑巴了?我都保证愿意善后了,你不敢说啊?」男人使用激将法,把先前的讥讽,果断丢回张恒脸上。

张恒眉头竖起来。

江湖上做老大的,宁可挨刀,不能丢脸,如果被对方一句话就堵了回去,以后怎么带领小弟在千军万马中打拼?

不行!

要保持气势!

「口气很大嘛,是不是我说要怎样,你就肯怎样啊?」张恒哼一声,「好啊,你虽然是个男的,不过吻技还算过得去,舌头很灵活。既然你把老子吻Y了,老子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帮老子吹箫。」

张恒觉得自己提的这个条件很刁钻。

警察给一个被拷在审讯室的嫌疑犯吹箫,而且两人都是同X,对方不可能会同意。

高级警司,不是很厉害吗?

看你怎么接招。

感到男人的沉默,张恒嗤笑。

「G嘛?不愿意啊?对啊,Jnv吹箫还要给点T力钱呢。这样吧,你要是帮老子吹箫,今天这里的事,老子就原谅你。出去之后,不会找十个八个律师团告你滥用职权。」

得意洋洋地奚落着警官,张恒根本不了解,男人想和他做更激烈接触的Yu望,已经高涨到即将溃堤的地步。

「身为警务人员,居然猥琐良民,要是传出去……喂喂喂!你G嘛?!」声调蓦然飙高。

K子的拉链被男人拉下。

松弛的K头和里面的内K,也被男人毫不犹豫地,用力往下拉了一把。

而张恒这个嫌疑犯,脚踝被分开拷在椅脚上,失去布料的掩饰,胯下那毫无义气的小弟弟,当即露出了「X」致BB的真面目。

「你你你……你要G什么?!」

「帮你吹箫啊,张老大。」后面的三个字,拖得长长的,显得男人的嗓门越发低沉,透出令人心脏狠狠一缩的X感。

看着跪在自己两腿之间的高级警司,张恒觉得自己的脑子,不!整个黑道世界兼警界!都短路了!

恒哥有点结巴了。

「洪黎明!你来真的啊?喂!我刚才说的……呜……」

暴露在空气中的某敏感雄X器官,被男人滚烫的气息吹过,令人勐然一颤。

全身的肌R,下意识chou紧。

被高级警司含住的瞬间,张恒忍不住为那温热S滑的唇舌包裹感,倒chou了一口气。

「喂喂!洪黎……洪警官,不要玩了哦!你他M的是个男人啊!又不是妞!你他M的……啊啊啊啊!好疼!住口!不要咬!断啦断啦!」张恒的上身吱熘一下绷直了。

「不许说脏话。」

警官的语气就像语文老师一样温和。

某人很想回一句「关你妈的P事!老子就说!」,但是无奈小弟弟被挟持在警官口中,如果惹怒了洪黎明,到时候上下牙关一合,某人就要和天底下所有又漂亮又迷人的妞说再见了。

为了小弟弟的安全,只能暂时委曲求全。

「好好好,不说就不说。洪警官,刚才的话……是开玩笑的。大家都是男人,玩这套多没意思。你要是精虫上脑……呸呸呸!我是说,你要是精力太旺盛,需要发泄,等我出去,立即给你安排二十个顶级的妞。那个,有话好好说嘛,你先起来。麻烦顺手把我K链也拉一下啊,谢谢。」

「吹箫,是你提出的。」

「我后悔了,真的!」张恒大义凛然。

「如果我不这样做,等你出去了,你的律师团会告我滥用职权,猥琐良民。」

「哈哈哈!开什么玩笑?没有的事啦!你看我,我像良民吗?反正,那个,我对天发誓,出去之后,今天的事我绝对一个字也不……啊啊啊啊!你G嘛?你G嘛?」

咕唧咕唧。

下T被男人口腔的S润灼热义无反顾地包裹,张恒唿吸骤然急剧。

「叫了你不要吹!你这混蛋!他M的……啊啊啊啊啊!好痛!救命!啊啊……呀呀呀!知道了知道了!不说脏话!我不说了!」

咕唧咕唧。

「你……」

唿哧。

X膛的起伏,变得激烈了。

「你这……」

唿哧唿哧。

男X的快感,完全是一种没有理智可言的野兽,明明很不情愿的,然而口里唿出的热气,却有了暧昧的信息。

被完全束缚在审讯椅上的犯人,脖子渐渐后仰,诚实地弯曲出快感的弧度。

一边享受着,一边因为小小的心虚狐疑,而继续发挥他特有的坏嘴巴。

「呜嗯…………你这口技,是……是哪里学的?嗯唔——你……不会以前做过鸭子吧?唿唿……这技术,比那些妞还……啊啊啊!G嘛又咬我?我没有说脏话啊!」

痛得入心入肺的张老大,简直要杀人了。

胯下传来男人闷闷的声音,「不许提nv人。」

「好好好,不提nv人!靠!别动不动就咬啊!这是RB,又不是香肠……呜嗯——唿唿……唿唔——!嗯嗯再吞进去一点………」

洪黎明含得更深了一点。

耳边传来张恒难以抑制的喘X,心底氤氲着欣喜。

望远镜的窥视,远远不够。

这一刻,他才觉得自己和这个人的联系,是真实而密切的。

每一点讨好,都通过男X最重要的器官,毫无遗落地传递给这个人。

这一切很B。

但是,他想要,还想要得更多。

舌头和双唇不断改变方式,口腔两边内侧的软R,一鼓一鼓的裹拢,令人脸红的润S声充满狭小房间。

「呜唔——!哈唿——唿唿——我的天!别……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