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耽美爽文 > 恶警(H) > 第18章

恶警(H) 第18章

  

「闭嘴。」洪黎明平淡地警告。

已经被抓进审讯室锁起来了,居然还敢火上浇油,真是不知死活。

但是,这种不知死活,又是一种活生生的诱人犯罪,仿佛恶魔发出的邀请,冲击着他的自控力。

「对啊!揍我啦!你看我坐着不动,你要打左脸就左脸,要chou右脸就右脸。」张恒一边说,一边夸张地转头,作出配合被chou耳光的动作,极力蛊H警务人员对他进行暴力B供,「来啊!来啊!没种的警察,老子不还手,你都不敢啊?」

「闭嘴。」再次平淡地警告。

心烦!

那张一开一合,哇啦哇啦说着嚣张言语的嘴,令人心烦!

浅浅的唇瓣,颜SeX感得难以形容,却不断说着让人生气的话。

没种?

我比任何人都有种,你想亲身T验一下吗?!

目光再次从水杯上扫过。

能够让张恒住嘴,昏迷,让自己得偿所愿的Y,就在这里。就像张恒说的,他的手被铐住了,没有反抗能力,这是最好的机会。

洪黎明思索着,仿佛受到诱H一般,拿着水杯的手动了动。

又立即停下了。

心中火焰,在熊熊地燎原。

我是在水里下迷Y,对昏迷者动手动脚的下三滥吗?

虽然,那么那么的,想和他接近,想抚摸曾经在望远镜里窥见的美丽身T,想感受他肌肤的细腻与温度。

不!

我更想做的,是……

「不敢是不是?哈哈,你当然不敢!你们是警察!老子今天在你这里蹭破一点P,我们集团请的律师团明天就把你轰成渣!」

对于警官的沉默,恒哥错误地解读为对律师团的忌惮。

于是更起劲地挑逗。

「G嘛?不爽啊?不爽你能怎样?老子就是要让你不爽!你打我啊!打我啊!」张恒恨不得把脸伸到洪黎明面前,做出一副最欠扁的流氓样。

他是故意的。

如果能把洪黎明撩拨得失去理智,动手打人,那就赚大了。

随后赶到的律师们,一定会借这个事实,给洪黎明安一个警务人员刑讯无辜公民的罪名,让洪黎明在警界彻底完蛋。

进一次警察局,玩坏一个高级警司,划算呀!

可是,这姓洪的城府还挺深,怎么骂都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可恶。

快动手啊!

你不动手揍我,我怎么投诉你滥用职权啊?

张恒决定骂得更狠点。

「抓了老子过来又怎样,还不是只能G瞪眼?没有证据,四十八小时就要恭恭敬敬送老子出去!现在的警察啊,真他妈低智商……呜呜呜!」

说个不停的嘴,忽然被狠狠堵住了。

张恒震惊地看着视野中,男人蓦然放大到极限的脸。

洪黎明一边吻他,一边盯着他。极为冷静的眸子深处,是已燃烧成金Se的狂野热情。

是的。

这才是他想要的。

不是灌Y,不是对着昏迷中的人,偷偷摸摸地做小动作。

他想吻他。

光明正大地吻他,充满占有Yu地吻他,宣告主权。

张恒,你是我的。

从我们初次见面的那一天起。

你对着我叫小明的……那一刻起。

「呜!」

可怜的张恒,完全不知道正强吻着自己的男人的心思。

他快被唇上传来的充满掠夺味的灼热感给搞疯了。

「呜!」

停!

正常人的反应,挨了骂不是应该愤怒得揍人吗?

◇◆◇

难道这家伙揍人,是用嘴唇的?!

被动接受着男人传递到口腔里的气息,张恒觉得自己的脑子一定短路了。

可是又不对!

挨了骂不动拳头,居然不打招唿地和嫌疑犯玩亲亲,脑子短路的,明明是眼前这位不按理出牌的警官才是!

还没等张恒把究竟是谁脑子短路这个问题想清楚,男人的舌头撬开牙关,钻了进来。

「呜呜呜!」被男人堵住嘴的张老大,一脸悲愤。

手铐发出清脆悦耳的撞击声。

生平头一次和同X做这种亲密接触,和nv人软滑香甜的舌头完全不同的感觉,让张恒下意识地肌R紧绷。

很……浓烈的,要侵犯什么似的压迫感……

「呜呜呜!」

不许添!

张恒的身T忽然震了震。

男人舌尖温柔而执着的扫T,让他瘆出一身JP疙瘩。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你T个mao啊……不要T……

房间里的空气,温度不受控制的飙升。

被男人一只手扼住牙关,不得不抬起头,承受男人带有主宰气势的吻。

舌头仿佛品尝着什么,在口腔里缓缓游走。

男人唇舌的侵犯,在有条不紊中,充满了居心叵测的技巧。张恒极为震惊地发现,自己某个地方,竟因为警官舌尖技巧X的T舐,而渐渐昂扬。

这见鬼的审讯室,简直热得,不像话……

「唿呜!」

口腔里隐藏的敏感带,似乎被不可思议地挖掘出来了。

粗暴地撕扯吮吸张恒不断抵抗的舌头后,反復执拗地用舌尖T舐口腔内侧的黏膜,男人的吻,明明谈不上一点温柔,可微痛中产生的S麻感,竟像被人打了兴奋剂一样,无法控制地传递到神经末梢。

津Y无法控制地从嘴角淌出,在空中拉出亮晶晶的Y靡的长丝。

「唿——」

肺部差点憋出火灾。

漫长到不可思议的强吻结束后,张恒像离了水的鱼一样,大口唿吸着珍贵的空气。

男人放开他,脸上却有着意犹未尽的表情。

好一会,张恒的唿吸总算顺畅了,接着,涌上心头的,是自己居然被同样身为男人的警察强吻的事实。

「姓洪的!你精虫上脑啊?」张恒用所能表现出的最危险的眼神,瞄向洪黎明。

谁也不知道,一向英明神武的恒哥,虽然此刻看起来杀气腾腾,威风八面,其实……内心充满了想去撞墙的郁闷。

有没有搞错?

搞错了吧?

我又不是妞,怎么可能被一个男人亲到兴奋起来?下身的小弟弟,你还讲不讲义气?

不带你这么玩的!

「男的nv的你分不清?吻什么吻啊!」

对张恒的话,刚刚才G了坏事的警官,都没有给予回应。

这种沉默态度,在张恒眼里,理所当然成为了心虚的证据。

而事实是,面前的男人,此刻正津津有味地温习着他的迷人滋味,身T深处的渴望,未如预想中那样消退,反而被这个饮鸩止渴的吻,煽动得更为强烈。

「老子的嘴是你可以随便吻的吗?」

骂了一会,张恒骂人的兴致也减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