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点小说网 > 耽美爽文 > 青越观 > 230、二三零

青越观 230、二三零

  

江同济听着那恶魔的嚣叫, 几乎不忍心看下去,然而没想到转瞬间, 眼前的情况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江同济看到方善水拿出了一张黄符,本以为他是在做垂死挣扎, 没想到黄符消失后,方善水抬起头,他刚刚那张清俊美好的脸,转瞬间变成了比恶鬼还要骇人的模样,连江同济看到都是心口一窒,只觉就算是钟馗在世,也不比方善水这面相的万分之一。

周围那些正在包围方善水的黑影们, 看到方善水的新面目后, 纷纷停了下来,顿了片刻,而后竟然突地发出了一片连环地恐怖鬼叫:【啊——!!】

林中的树叶瞬间都被这些恐怖的鬼叫撕裂,这些恶鬼的身体, 似乎都在极度惊吓中被吓扁了去, 仿佛由实转虚,从腐尸的样子,真的变成了一条条无形的鬼影,在白雾中忽上忽下地尖叫着亡命飞窜。

后面离得稍远的黑影本来不明所以,但在靠近方善水后,也立刻一一步了后尘。

方善水现在的脸,简直像是针对鬼怪的生化武器。

方善水看着这眼熟的一幕, 越发觉得自己原先的丑脸确实方便,面对这种围攻,不用出手,敌鬼就不战自溃,真是比什么武器都管用。

白雾中的恶魔也被方善水吓到了,但是并不像它手下那些恶鬼们,被吓得那么厉害,见状它稍微慌了一下后,立刻发出了吼声,想要控制恶鬼们安静下来,然而就在这时,白雾恶魔忽然一顿,回头一看,一只小小的手,从那个面容恐怖的年轻人身侧伸出来,抓住了它庞大身体的一角。

白雾恶魔的身体聚散无形,笼罩在整片森林,所有人的头顶,它可以随时出现在任何地方,也可以随时消失。

但是,被那只小小的手抓住瓶盖大小的一角后,白雾恶魔忽然发现自己的身体失去了控制,仿佛凝固了一样。

白雾恶魔中的人脸,在空中僵硬地转了点角度,去看方善水肩上那个巴掌大的小东西,还有那小东西抓着他的更加细小的小手……

那只小手是如此的眼熟,小手上那尖长锐利的指甲,看起来也是似曾相识,如果将那只手放大到正常人大小的话,它定然早早就能认出来。

白雾恶魔惊恐地尖叫起来:【啊!是你,刚刚是你!!】

被吊在树上的江同济,忽然觉得脚腕一松,顿时从树枝头上掉了下来。

江同济有些发愣地回头,就看到刚刚还嚣张着的恶魔,如今却仿佛受到了莫大的惊吓一样,在上头左奔右突地想要逃跑,然而却仿佛被一层看不见的塑料薄膜困住了,怎么挣扎都是徒劳。

空中不停地留下一连串不甘心地骇人大叫,庞大的纠缠在整片森林上的白雾恶魔,就像是被抽干了空气的充气气球,被不停地压缩折叠,吸往方善水身旁悬空的一个小罐头瓶里。

手办师父垫着脚尖扒在罐头瓶沿边,兴致勃勃地撸起袖子,正握着一把巨大的长柄勺子,在罐头里一圈一圈的搅拌,罐头中被吸进来的白雾,都被勺子卷着,被搅成了一个雾气的漩涡,这个漩涡就是拖拽着那恶魔的源头,让恶魔无法逃脱的同时,将恶魔被卷进来的身体一点点打散。

江同济扶着腰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头顶整片白雾越来越少,雾里的恶魔脸扭曲地拉长变大,短短时间内已经被搅碎了一半以上,恶魔刚开始还挣扎着想跑,如今只剩下绝望的哀嚎:【放过我,放过我……】

不过没喊多久,它就再发不出声音了。

江同济忽然明白了,这白雾恶魔忌惮的就是眼前的这年轻法师,他们曾经交手过,刚刚这恶魔误会他和方善水是一伙的,所以才会对他这么客气,只是因为有他冒充在先,正主来了,这恶魔反而不相信了。

江同济:“……”

旁边另外一个瓶子里待着的雷克斯几人,由于刚刚被招来当翻译,没有被封闭起来,如今趴在罐头瓶上眼睁睁地看着那恶魔挣扎到尽头的样子,都不免有点心惊胆颤。

“滴答。”

最后一滴液体落进罐头瓶中,装了满满一瓶,手办师父将脸压平在罐头瓶外往里头看了看后,满足地伸出小手,就要将盖子拧上。

雷克斯几人见状,下意识地吞了口唾沫,之前他们也是见过手办师父吞吃芬里斯之手的恐怖情形,但是如今见到这样高级地占据了一片地盘的林中恶魔,也免除不了见面就成了手办师父食材的下场,不禁对同样装在罐头瓶中的自己,更为担忧起来。

就在最后一点白雾消失在手办师父的瓶中之后,方善水忽然发现,眼前有一枚古怪的令牌,从白雾中脱离,掉到了他脚边。

周围林中的无尽恶鬼,都在方善水的丑脸符咒下哀嚎逃窜,离得最近的一批早就逃得不见影了,离得远的也都如潮水般在惊恐退散,尤其是见到那白雾恶魔也被抓了之后,更是无鬼敢继续停留。

不过片刻,这片充满鬼怪的森林里,就恢復了寂静。

“提举城隍司印?”方善水将令牌捡了起来,看到上头的字后,望向不远处呆坐在地上的江同济,“这是你的?”

江同济大梦初醒,战战兢兢地看着方善水那张惊悚的脸,态度恭敬地点头:“是,是老朽的。”

方善水见江同济被他的脸吓得不太敢抬头,如今周边也没什么恶鬼了,方善水索性就将自己的符纸收了回来,恢復了清俊如仙人的面貌。

江同济发现这种情况,顿时大松了口气。

就在方善水和江同济说话的时候,将罐头瓶盖严的手办师父,抱起有些沉手的罐头瓶,忽然“唿啦啦啦”用力勐摇了起来。

那罐头瓶里由气体组成的雾团,刚刚就在手办师父搅拌中凝聚成了液体,如今在手办师父地勐摇下,里头的液体又慢慢被摇晃成了固体,由水变成了奶油。

被手办师父摇罐头的声音吸引,方善水和江同济都侧目去看了眼。方善水是在看师父的新零食品种,江同济则是在观察手办师父。

江同济把手办师父当成了方善水的使鬼一类,虽然江同济也能感觉到手办师父身上那不同寻常的阴煞气息,但是他们久在海外,已经没有了那种特别正统的思想以及门户之见,只觉得万法归一,黑猫白猫能抓到老鼠就是好猫,除非很反社会喜欢恶意搞破坏的,否则不会过于多问。

江同济收回视线,又看向了方善水。

江同济他对方善水的修为很是好奇,方善水这种带着活人走进鬼域的行为,他只是听闻过。江同济自己能出窍来办阴差,靠得还是手中那一枚城隍印,若是城隍印丢了,他想回自己的身体都很是艰难,所以更加感受到和方善水的天差之别,虽然方善水面嫩,江同济也只当方善水是个修炼到返老还童的前辈。

江同济一瘸一拐地站了起来,小心问道:“这位道友……您莫非是位阴神真人?”

方善水顿了一下:“算是吧。”

江同济顿时更加严肃起来,给方善水弯腰行了个大礼:“失礼了,竟不识真人大驾。”

方善水:“……不用如此客气。”

跌坐在地的李涵,看到江同济这个样子,也不禁心中悬了起来,他这回国上了下网,竟是请来了一位真神?李涵心中郑重起来,一边为自己的运气感叹,一边越发觉得方善水高深莫测起来。

在方善水肩上摇罐头的手办师父,终于将它的奶油摇匀,停了下来。

手办师父兴致勃勃地将罐头瓶盖拧开,正想尝尝新零食的口味,没想到刚拧开口,里头的奶油一下子喷涌了出来,不但将手办师父身上沾满了奶油,就连正琢磨着要将城隍印还给江同济的方善水,也受到了波及,脸颊上沾了很多奶油,瞬间就破坏了他刚刚被江同济烘托起来的高人形象。

江同济&李涵:“……”

“师父……”方善水好笑地看向手办师父。

手办师父绯红的眼睛回头看了方善水一眼,淡定地伸出小手擦擦头脸,然后飘了起来,将方善水脸上的奶油也舔走了。

“师父,好了,你先把你自己弄干净吧。”方善水见状更是哭笑不得,将师父压回肩膀上,自己动手擦了起来。

手办师父顶着一身的奶油面无表情,目光似乎很遗憾的样子。

江同济惊讶地微微张开嘴,心中觉得方善水对这个使鬼还真是宠溺,居然丝毫不生气。

方善水终于研究透了手中的城隍印,没有理会江同济他们一脸惊讶的样子,伸手点了点手中的令牌。

那令牌似乎被方善水触动,在方善水手中震颤了一下后,赫然放出一道金光来,金光携裹着一条人影落到地面上,正是李书文。

李涵见到父亲,喜极而泣,一下子扑了过去:“爸!”

江同济虽然知道阴神真人修为高深,但见他如此轻易地将城隍印中的魂魄放出来,还是倒抽了一口凉气,脱口道:“真人,你这是?”

方善水知道城隍印的用处,也知道江同济的来意,闻言解释道:“我此来是应李涵要求,带他父亲亡魂回国,你不介意我将他从你的印中带出来吧?”

江同济忙摆手表示不介意。